新“鍍金時代”:名為標普 實為五股
2020年05月25日03:54

  後疫情時代的美國經濟,世界上最大的幾家公司將會變得更大,中等規模的公司逐漸式微,實體企業正努力為“活下去”而爭取救濟金。而美利堅引以為傲的自由市場精神指引、競爭經濟的基石----創業---正漸漸消失。

  一個月前,高盛引發了成長型和動量型股票的小幅拋售,當時高盛指出,標準普爾500指數(S&P 500)中市值最大的5只股票——FAAMG(臉書、蘋果 、亞馬遜、微軟和Google),這五隻的市值已經超過整個標普指數公司市值的20%,代表著美股有史以來最高的集中度……

標普500指數中最大的5只股票
標普500指數中最大的5只股票

  這也導致了自科技股泡沫以來最窄的市場寬度,如下圖。

市場寬度銳減往往標誌著大跌
市場寬度銳減往往標誌著大跌

  高盛警告稱,“狹窄的市場寬度總會產生同樣的結果”,因為“市場寬度銳減往往會導致股市大幅下跌,因為少數幾家市場領軍企業最終未能產生足夠的基本面盈利實力,這也間接證明市場估值泡沫和投資者擁擠是存在的”。在這些情況下,市場領導者會反向“趕上”實力較弱的同行。

  簡而言之,當前的市場就是“名為標普,實為五股(FAAMG)”。投資者正在拋售這5只巨頭之外的其他股票,也形成了史上最大的“對衝基金/共同基金/散戶”集中在FAAMG股票。同時,高盛給出了另一項驚人的數據:截止到4月30日,這最大的五指股票上漲了10%,而標普500指數的其餘495只股票整體下跌了13%。

FAAMG表現傑出而其餘停滯
FAAMG表現傑出而其餘停滯

  幾天前,摩根大通策略師馬爾科-科拉諾維奇(Marko Kolanovic)提出了另一個重要觀點,他指出,疫情封鎖加速了科技巨頭和其他公司在市場上的分裂:

  很明顯,在長期關閉和社交疏遠中,經濟上有贏家也有輸家。遠程辦公、軟件/雲計算、在線購物和社交等都讓大型科技公司受益。大型科技股接近曆史高點,這並不令人意外。當領先的技術公司正在影響與經濟重新開放相關的政策(如再教育、醫療保健、疫苗、接觸者追蹤等)時,這可能會產生(也許是錯誤的)利益衝突的觀念。

  特朗普的前首席經濟顧問和高盛首席運營官加里-科恩( Gary Cohn)證實了這一點:

  我們允許大的零售商繼續營業,因為他們銷售必需品,但他們也同樣在銷售非必需品,就像那些被迫關閉的小商店一樣。我們不能讓這些小商店倒閉,我們必須確保公平競爭。

  現在,我們至少可以確認的新冠疫情正是這些巨頭公司們(和他們的億萬富翁老闆)想要的,第一季度財報季後,摩根大通指出,39%的標準普爾500指數成份股公司撤回了2020年指導,這可能似乎不是太多,但考慮,只有310家公司討論全年指導,這意味著,通常討論未來的公司中,有三分之二不再有任何能見度……

  …隨著對週期敏感的企業(能源、金融、工業、非必需消費品)繼續承受本輪衰退的巨大壓力。

不同類型股票的盈利分歧
不同類型股票的盈利分歧

  但有一件事更加確定:正如上面所說的,摩根大通發現,新冠疫情“衝擊”正在加速“贏家通吃”現象(贏家是美國的大型股、長期增長、高利潤率,例如FA女生G)。與此同時,對經濟敏感的公司被迫採取防禦措施(週期股、小盤股)。

不同規模股票的盈利分歧
不同規模股票的盈利分歧

  過去10年,科技相關公司的利潤基本上占到了所有公司利潤的100%,但許多人仍然震驚地發現,現在只有科技公司在創造利潤。隨著數字化的增強,科技公司盈利將轉向更多行業。

  我們能確定的新冠疫情封鎖能僅能讓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同時痛擊其他的美國上市公司,更不用說那些沒有上市的中小企業,而這些中小企業僱傭了超過6000萬的美國工人。就像摩根大通所指出的,從報告結果來看,贏者通吃的納斯達克100(盈利增長2%,成長9%)與週期敏感型小盤股(盈利-29%,成長-42%)之間存在著明顯的分歧。

  展望未來,摩根大通的2020年EPS預期為120美元(普遍預期為126美元),2021年初步EPS預期為150-160美元(普遍預期為164美元);這意味著當前3000點的標準普爾500指數現在的市盈率是2021年(不是2020年)的20倍,這是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水平,而且有效稅收也處於曆史最低水平。

  與此同時,華爾街繼續向下修正2020年的EPS預測,自2月以來下降了28%,至126美元,低於2017年的收益(這是調整後的收益,不是公認會計準則)。

  這每股收益預測意味著實際GDP增長率為-5%,收入下降5-6%,利潤壓縮約250個基點,淨回購的貢獻持平。根據重新開放和實際經濟複蘇的速度,摩根大通預測,2020年每股收益可能會因為GDP每增加或減少1%的變化而波動約5美元。

  摩根大通的意思是,頭部的科技巨頭會勝利,而尾部的全部人都會輸。

  最重要的:

  美國巨頭的壟斷對於當局和市場來說一直是個難題。即便是在南北戰爭後的“鍍金時代”,也沒有幾家公司/寡頭的淨資產、政治影響力和市場影響力超過當今的5家科技巨頭。當時,聯邦政府最終意識到,為了避免社會起義和第二次革命,它必須打破壟斷。

  而在新冠疫情之下,市場上最大的玩家佔據了更多的市場份額,而其他小公司可能無路可走,只能破產或者以極低的價格出售給實力更強的大公司。而監管機構和立法者們依然面臨壓力,因為在力求經濟擺脫危機的大環境下,他們也不能“礙手礙腳”,更加加劇了集中和競爭下降。

  在21世紀的今天,面對新的“鍍金時代”即將到來,現在還來得及嗎?(新浪美股 林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