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中國律師致特朗普總統的公開信
2020年05月25日08:22

  一名中國律師致特朗普總統的公開信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今天

  以下文章來源於致誠律師 ,作者佟麗華

  導語

  長安君(ID:changan-j):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實時數據,截至5月24日,美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已達1,622,670例,死亡人數達97,087人。面臨嚴峻的疫情形勢,美國最高領導人仍強硬表示,即使“出現第二波新冠疫情,也不會關閉美國”。

  24日,一名中國律師向特朗普總統寫了一封公開信,一起來看看,他眼中美國的敵人究竟是誰——

  尊敬的特朗普總統先生,

  您好!

  我是一名中國律師,二十多年來主要致力於維護兒童和農民工權益。給您寫這封信,不是中國政府和任何人的要求所致。昨天晚上十點多,我認真閱讀了您給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先生寫的公開信,瞭解到美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已經超過160萬人,死亡已經接近10萬人,感覺很有必要給您寫這封信。當有了這種想法,竟思緒萬千,在床上輾轉反側,到淩晨2點多竟然還難以入睡。今天早上起床就開始給您寫這封信。衷心期待您能認真傾聽一位來自中國普通人發自肺腑的心聲。

  一、您應該瞭解的三個事實真相

  不僅是您,當前世界上還有一些人希望向中國政府“追責”,在美國已經有律師和州政府發起了針對中國的訴訟。在您以及其他所有要向中國“追責”“索賠”的行動中,主要理由都是“中國隱瞞疫情”。在疫情爆發的初期,我也認為中國政府處置不力。

  所以,今年中國“五一”假期,我利用五天時間認真閱讀了大量已經公開的文章,基於證據和事實,我的看法發生了重大改變。我認為您以及國際社會有必要瞭解以下三個基本事實。

  1、從發現“不明原因肺炎病毒”到確診“人傳人”風險是個複雜、漸進過程

  根據現有資料來看,武漢最早發現這種肺炎病例應該在2019年12月初,由於當時病例較少,並未引起醫生的重視。正如您所瞭解,最早向政府正式報告這種疾病的是湖北張繼先醫生,她在12月26日到29日先後發現了7個病例,並向湖北省衛健委做了彙報。29日是星期日,湖北及武漢衛健委在接到報告後就及時作出反應,市、區疾控中心當天就到醫院開展調研,當天就安排專科醫院接走6名病人進行救助。

  30日下午3點多、6點多,武漢市衛健委在系統內先後下發了兩個緊急通知,要求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和“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31日下午1點多,武漢市衛健委就向社會公開發佈通報,確認發現了27個病例,並對防治工作進行了緊急部署。

  您也關注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事件是發生在12月30日晚上,其實那時候湖北以及武漢的政府衛生健康管理部門已經在高效開展流行病學調查以及診治等工作。

  從12月31日淩晨到1月19日,中國國家衛健委先後向武漢派出了三批專家組。儘管這些都是中國頂尖的專家,但他們也要基於病例的證據對這種病毒的風險作出診斷。

  北大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醫生是國家衛健委第二批專家組成員,他親自參加過多次重大疫情防控工作,經驗豐富,代表了中國國內目前在這個領域一個較高的水平。他1月8日到武漢,1月10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介紹整體疫情“可防可控”,他因為這一觀點在中國受到社會廣泛批評。後來他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說的話值得我們每個人認真對待,他說,“但是對於‘人傳人’,我們專家組始終是一種困惑狀態。”“我估計,那段時間是疫情的一個隱匿的發展時期,從現在看,當時可能已經有社區感染了。”“我們要講科學,也不能毫無根據地發出錯誤的信息。”“從科學的角度認識,我們當時確實說不清楚有沒有人傳人”。隨著疫情近一步發展,1月15日確診了一例典型“人傳人”病例,以鍾南山院士為組長的第三批專家組才在1月19日明確這種病毒肯定存在“人傳人”。從理性、科學的角度,從武漢早期“沒有明顯人傳人的證據”到後來明確“肯定人傳人”,恰恰符合人類認識這種新型傳染病危害的規律。不能因為後來確診了這種傳染病的嚴重危害以及傳播規律,就批評早期的專家們無能或者隱瞞。

  事後已經證明,這是一種非常狡猾、善於隱蔽的病毒,在早期並未有很多病例的情況下,中國醫學專家們得出當時的結論,應該是恰當的。

  遺憾的是,在中國專家們發現、研究這種病毒的期間,病毒在中國擴散了。我經常想,如果中國專家們具備神一樣先知先覺的能力,那麼這種悲劇就不會發生了。但他們也都是人,他們也只能依靠更多的證據來得出結論。所以我們不僅不能對他們提出批評,還要對他們表達敬意和感謝!

  2、中國政府不僅沒有隱瞞,而且快速遏製了病毒擴散

  在早期中國醫學專家們並未對這種病毒的危害確診的情況下,那湖北、武漢政府官員如何認識這種病毒的危害呢?如果不瞭解這種病毒的危害,政府又如何能夠大張旗鼓地開展防治工作呢?

  中國中央政府在瞭解消息後,從12月31日到1月18日密集派出三批專家組,第二批專家組1月16日從湖北離開,第三批專家組1月18日就到達武漢。這體現了中國中央政府高度負責的態度。在1月19日下午第三批專家組明確這種傳染病的危害後,當天晚上就安排各位專家回到北京召開緊急會議。要提出的是,1月18日、19日分別是週六和週日,也就是說這個週末的兩天時間,中國這些頂尖的醫學專家和國家衛健委的官員們都在夜以繼日地工作。在中國醫學專家們明確這種傳染病嚴重危害後的第二天,1月20日,中國國家領導人就當面聽取了專家們的彙報,就開啟了全面防控疫情的戰鬥。

  我經常在想,世界上能有幾個國家會有這種效率呢?

  從1月20日開始,中國政府採取了強有力的疫情防控措施。國家最高領導人親自指揮,各級政府官員全面投入;中央政府迅速在全國組織4萬醫護人員馳援湖北;實施完全的免費檢測及治療政策;追蹤每個病例及密切接觸者;實施嚴格的隔離政策,不僅“封城”武漢,後來所有與確診病人有過密切接觸的人都要實施集中隔離;越來越多的城市和鄉村居民開始居家隔離;外出必須佩戴口罩。到3月11日也就是中國全面防控疫情52天的時候,當日新增只有15例確診病例,發生在湖北以外的中國境內確診病例只有1例,中國基本控製了疫情的擴散。

  正如美國媒體CNN在4月21日刊發《特朗普多次稱讚中國應對新冠疫情》一文所介紹,在疫情發生後您至少30多次稱讚中國“透明”“積極”的抗疫舉措。在沒有認真研究這個問題之前,我對您當時對中國政府的稱讚是有質疑的,但後來通過研究發現,當時您的評價是客觀、公正的。

  3、中國公開透明向國際社會通報新冠病毒

  從現有證據來看,中國這次不僅及時向世衛組織分享了信息,而且整個過程堪稱成員國與國際組織合作的典範。《國際衛生條例》6.1條是要求成員國要在“評估”公共衛生信息後24小時內向世衛組織通報有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情況的事件”,成員國很難對那些尚未經過評估的個別病例就進行報告。

  但在1月3日,當中國還並未完全理解這種病毒危害的時候就開始向世衛組織通報了疫情信息;1月9日,就把初步判定為新冠病毒的進展分享給世衛組織;1月10日,在中國公佈了這種病毒全基因組序列之後就及時通報給世衛組織;1月12日就向世衛組織正式提交了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實現了全球信息共享;1月20日至21日安排世衛組織代表團對武漢進行了現場考察;2月16-24日,再次安排世衛組織和中國組成的聯合專家考察組對武漢等地實地調研。在這種始終積極有效的合作過程中,世衛組織對中國的所作所為給予正面評價是恰當的。

  我注意到,中國政府不僅及時向世衛組織通報信息,也與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保持了密切溝通。1月4日,中國疾控中心負責人就與美國疾控中心主任通電話介紹疫情有關情況,後來雙方又多次電話溝通;2月7日,您就和中國國家元首通話溝通相關情況;中國不僅積極向世界各國介紹疫情信息以及治療經驗,也向世界各國防控疫情提供物資等支持,這些做法都是應該受到充分肯定的。

  在疫情應對的問題上,我也認為中國政府確實有需要反思的地方。中國很快就確診了病毒危害、及時採取了各種措施、在這麼大的一個國家僅僅用52天時間就遏製了病毒傳播,中國對這次人類應對疫情的戰爭作出了重大貢獻。但為什麼沒有能夠把這些事實真相和經驗及時、有效向國際社會說清楚呢?未來中國應該如何加強和改善與國際社會的溝通交流效果呢?這是值得中國政府反思的地方。

  二、 關於中美關係以及人類命運的三點認識

  1、中美合作才能造福兩國人民

  我知道目前美國有很多人在批評、指責甚至攻擊中國,但要告訴您的是,目前中國也有很多人在批評、指責甚至攻擊美國。這些言行都是有害的,只能加劇兩個國家以及兩國人民之間的分裂。過去很多年來,在中國和美國,不論政治家、企業家還是慈善人士,都有一些人致力於推動兩國之間的交流與合作,這些人對中美關係的發展以及兩國人民的福祉都是有益的,他們應該受到尊重和珍惜。

  最近一段時間,在美國有些稱讚中國的人受到攻擊,認為是不愛國的表現,這種現像在中國也存在,這種局面是危險的。您的外孫女那麼小的年齡就在學習漢語,用漢語唱歌和背誦唐詩的視頻在中國受到很多人的喜愛,這體現了您及您女兒對中美關係重要性的深刻認識。中美和則兩利、鬥則兩傷,這是必然的。在當前這種關鍵時刻,中美雙方都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2、中美關係的動盪以及對國際秩序的衝擊

  二戰以後,美國主導建立了當前的國際秩序,美國也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儘管當前國際秩序存在各種問題,但最佳的解決思路是改革,而不是革命。打破當前的國際秩序是容易的,但這樣做必將帶來動盪和不可預期的風險;只有改革才能避免這種動盪,實現過程以及結果的可預期性。

  但遺憾的是,美國卻正在打破這種國際秩序,不僅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巴黎氣候協定、伊核協議,而且公然啟動對世衛組織的調查。當前美國基於霸權的單邊主義政策讓包括盟國在內的很多國家迷茫困惑,現有國際秩序受到很大沖擊。每個國家都在發展變化,美國不應幻想永遠保持全球霸權地位,中國等新興國家的發展是正常的曆史現象。只有因應這種變化改革國際秩序,世界才能變得更加美好。

  所以,對美國而言,最佳的思路不是打碎這種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國際秩序、不是全面遏製和打壓中國,而是應該團結中國、與中國合作,支持和推動中國在全球治理體系中發揮更加積極、負責任的作用,與美國一起共同為人類福祉作出貢獻。

  3、誰是美國的敵人?

  誰是美國的敵人?《經濟學人》和一家民調機構在2020年3月1日至3日對1500名美國公民進行了一次調查,結果顯示:排名第一的為俄羅斯(22%),其次是中國(19%)。誰是中國的敵人?相信在中國也有很多人認為是美國。但看看當前還在肆虐的新冠病毒,這種看法是多麼的幼稚和膚淺!人類當前面臨著眾多如同新冠病毒這樣的共同敵人!

  地球是否會被其他行星碰撞導致人類滅絕?超級火山或者地震是否會發生?新冠病毒何時能夠結束?是否會出現更有殺傷力、傳播速度更快的病毒?恐怖分子手中是否會掌握生化武器?未來的機器人對人類的影響到底會怎樣?美國電影中屢屢出現的機器人對人類的戰爭是否會發生?氣候變化是否可能徹底破壞地球生態、導致更多極端天氣出現?貧富分化、不平等、種族歧視等問題依然根深蒂固。

  這些問題,都關係到世界各國人民的生命福祉。迴避這些問題去討論誰是美國的敵人或者誰是中國的敵人,花費很多精力在毫無價值的所謂大國博弈之中,人類自己就消弱了應對共同挑戰的能力,這是多麼的可笑!總統先生,您認真想過如何應對這種人類面臨的共同敵人嗎?

  三、對特朗普總統先生的三個建議

  很多人說您難以聽進別人的意見。鑒於您的工作對美國以及世界各國人民生命福祉的重要意義,我還是本著坦誠的態度,向您提出三點建議。

  1、承認是您的失誤造成了美國當前疫情的肆虐

  我曾經在美國學習一年多,在美國也有很多朋友。我關注美國疫情的發展,也關心美國朋友的安危。美國疫情發展到這種地步,最主要的原因是您初期並未重視這種疾病。中國在2020年1月20日就啟動了面向全國的抗疫工作;1月21日開始每天公開發佈疫情防控情況;1月23日對武漢“封城”;世衛組織在1月30日宣佈將新冠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正式向全球拉響疫情警報,當時美國還只有5例確診病例;2月是中國疫情發展最慘烈的一個月,全世界媒體都在報導中國抗擊疫情的消息。也就是說,中國全力抗擊疫情為世界各國做好準備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但遺憾的是,包括美國在內,世界各國並未有效利用中國付出巨大生命財產代價爭取到的時間。您3月9日還說:“去年,有37000個美國人死於普通流感。平均每年因流感死的人有2.7萬到7萬。生活和經濟仍在繼續,沒有停滯。目前我們新冠病毒確診546例,其中22人死亡。好好想想吧!”3月11日您還稱:“對於大多數美國人而言,感染風險都非常非常低。”由於不重視以及沒有及時採取有效的措施,才導致了當前疫情在美國以及世界很多國家的擴散。

  不要再抱怨、指責他人了,這不是負責任的態度。每個人都有不足,每個人都可能犯錯誤,勇於承認錯誤、及時糾正不僅是一種美德,也是一種能力。您原來一直在企業工作,並沒有處理這種大國公共衛生事件的經驗,所以出現失誤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有勇於反思前期抗疫存在的種種問題,美國才能有效戰勝病毒,美國才能實現再次偉大!

  2、中國傳統文化對破解人類災難有重大意義

  人類面臨的種種共同挑戰根源在於人類自身。人類有著永無止境的慾望,很多人不僅要滿足物質的豐富、追求生活的奢靡,還要滿足狂妄、霸淩的虛榮。伴隨對無限慾望的追求與渴望,人類不僅陷入自身內部的鬥爭,也破壞了生存所要依賴的地球環境。所以,破解人類面臨的共同災難必須從人類自身尋找答案。

  在各種答案中,中國傳統文化一定有著特別積極的作用。目前國際上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爭議很多,但很多所討論的東西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國文化的魅力在於強調個人修養。我特別向您推薦老子的《道德經》一書,我一直認為世界各國領導人都應該認真閱讀這本書。我向您分享其中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簡單說人生最寶貴的三點是:要仁義慈愛、不要暴力和戰爭;要簡單質樸、不要奢靡腐化;要謙遜禮讓、不要逞強鬥勝。美國一些人崇尚的那種逞強好勝、總想保持世界霸權的思想是有害的,以蓋茨先生為代表的那種關注天下蒼生疾苦、追求人類平等的思想才是偉大的。您如果能閱讀一下《道德經》,多瞭解一下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傳統文化,就會發現,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觀決定了中國並不會追求國際霸權路線,中國的崛起對西方、對世界不僅不會是威脅,而且將是國際多元價值體系中一種特別積極的力量。

  3、為子女後代留下一個美好的世界

  我們每個人都有子女,我們都希望自己的子孫生活幸福。但如果世界上戰火紛飛、傳染病肆虐,那我們的孩子們能夠過上幸福生活嗎?建議您閱讀一下2019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執行主任亨麗埃塔女士發佈的《致全世界兒童的一封公開信》,這封信全面介紹了世界兒童面臨的各種災難以及希望。她在信中介紹:2017年,已經有約3億兒童生活在室外空氣汙染毒性水平最高(比國際標準高出六倍甚至更多)的地區,造成了約60萬五歲以下兒童的死亡;氣候變化正在成為導致近年來全球饑餓現象日益加劇的關鍵因素,如果不斷加劇的乾旱和洪水造成糧食的進一步減產,那麼未來一代的兒童將面臨最嚴重的饑餓和營養不良威脅;到2040年,每四名兒童中,就會有一人生活在水安全壓力極大的地區,兒童將成為水源性疾病的最大受害者。

  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嚴峻的問題:環境的惡化、人類的鬥爭是否真的會導致人類斷子絕孫?相信每個國家領導人都非常疼愛自己的孩子,願意為自己孩子未來的幸福付出巨大代價,但又有多少國家領導人真正關心未來孩子們的成長環境呢?

  當前人類社會正處在一個劇烈震盪的時代,國際治理格局必將發生重大變化。不論是聯合國、世衛組織,還是美國、中國等國家,真正的競爭力不在經濟和軍事,而在於自省力,也就是是否有能力發現自身問題並有效改革。任何體製與人都一樣,都是有缺陷的,只有發現這種缺陷並及時改正,體製才能進步,人才能成長。

  衷心祝願您帶領美國及時戰勝病毒,期望您能帶領美國為人類社會的福祉作出貢獻!

  最後,衷心祝福您身體健康、工作愉快!

  北京市致誠律師事務所主任

  佟麗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