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冠病亡近10萬,但最可悲的還不止於此
2020年05月25日18:54

  原標題:參考快評 | 美國新冠病亡近10萬,但最可悲的還不止於此……

  參考消息網5月25日報導(文/凡凡)

  “當這個國家接近10萬人死亡這個灰暗的‘里程碑’時……這1000人僅僅是死者的百分之一,他們不僅僅是數字。”

  這是美國《紐約時報》24日報紙頭版導語中的一句話。頭版僅一條稿子——大標題是“美國接近10萬人死亡,無法計算的損失”。特別是,該報用整個頭版列出了1000名新冠肺炎死者的姓名、年齡和身份。這在整個報業史上都是少見的。

  按照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全球新冠肺炎數據,美國新冠病例已超過97000例,距離10萬大關越來越近。

  10萬,已經超過了病例數排在美國後面的四國(巴西、俄羅斯、西班牙和英國)病亡數的總和。這對於全球經濟最強、科技實力最強、醫療資源最豐富的美國而言,無疑充滿諷刺。

  “他們不僅僅是數字”,更是一出值得深思的悲劇。但,這並不是最可悲之處。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傑弗里·薩克斯5月24日發表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上的一篇文章或許能給我們更多啟示:

  “美國的政治體系還未將重點放在如何結束這一流行病上。從流行的第一天開始,我們的政治辯論就迎來了唐納德·特朗普荒唐的推特‘投喂’:氯喹,高樂氏,中國好與壞,世衛組織好與壞,復活節前讓教堂的座椅上坐滿人,‘解放’各州,郵局紓困,福克斯新聞的忠誠,在福特工廠是否戴口罩……”

  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在疫情後關注的事非常多,小到宣傳受爭議的藥物,大到高呼“解放”各州,甚至要審判中國和世衛組織的“好壞”,唯獨缺乏對本國抗疫措施的關注。對此,薩克斯憤怒地總結道:

  “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政治,這是分心的政治。”

  作為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面對新冠病毒這一全球公敵,5個多月來特朗普政府抗擊新冠病毒到底有多“分心”,我們一直在親眼見證:

  千方百計隱瞞疫情;

  不擇手段甩鍋中國;

  火力全開攻訐媒體;

  不遺餘力吹噓成績;

  ……

  如今,“分心”的一幕仍在繼續上演:

  美國疫情仍然嚴峻,“重啟”卻已經成了“最大的政治”。儘管頻頻被世衛組織和公共衛生專家質疑、提醒,美國全部50個州還是不同程度地重啟經濟,這與特朗普政府的極力推動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不過,160多萬的感染病例和近10萬死亡病例的數字實實在在放在那裡,如何說服美國各界相信疫情已經得到控製,可以安全重啟?我們看到,美國當局正在使用的一招就是:造假。

  早在5月13日,美國《野獸日報》網站就爆料稱,美國領導人和白宮疫情應對小組成員正在施壓疾控中心與各州合作,改變他們計算新冠死亡病例的方式。很快,美國多州也相繼傳出數據造假消息:

  佐治亞州衛生部門為了讓重啟後疫情數據看上去令人滿意,改動確診病例數日期序列,讓它看上去呈下降趨勢;科羅拉多州公共衛生與環境部更改新冠死亡數統計標準,使得該州累計死亡數大降;佛羅里達州一位建立實時新冠死亡數追蹤系統的科研工作者瑞貝卡·瓊斯因為拒絕改動數據以支持經濟重啟而被衛生部門解僱……

  當美國政府帶頭搗鼓數據造假的時候,勢必將給整個國家的疫情防控帶來誤導性的影響。而這些,是以生命為代價的。

  可以看出,無論是猛烈地抹黑、攻擊中國和世衛組織以應對各方對自己抗疫不力的批評,還是壓製科學意見甚至推動數據造假來為經濟重啟造勢,白宮政客決策的背後都不是全心全意抗疫,而是充滿了政治算計,為了選票、鈔票,而不是民眾的生命健康安全。

  這些美國政客政治操弄的代價是什麼?正如哥倫比亞大學生物學家和公共衛生專家盧奇·特蘭所指出的:“當政客們審查科學家並操縱數字時,我們其餘的人都會遭受苦難。”

  薩克斯在文章中說:“漫無目的,分心和致命的政治讓我們受夠了痛苦。”

  這應該是美國近10萬病亡數字的背後,最可悲的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