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論“至道學宮”的倒掉
2020年05月25日12:10

  原標題:論“至道學宮”的倒掉

▲資料圖。
▲資料圖。

  至道學宮被封了,朋友圈里陸陸續續有人放出了“鞭炮”,來慶祝這一曆史性的時刻。

  我明白大家的喜悅,就好像一口卡了多年的痰,終於咳了出來,舒暢。

  但我還是充滿了憂慮。因為那口痰造成的炎症還在,產生下一口痰的細胞還在。甚至“至道學宮”這口痰的製造者,是否依舊逍遙法外?

  至道學宮的“反智”不是一天兩天了

  說實話,注意到至道學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文章,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我卻疲於去批駁。

  一是,在滿滿的震驚之餘,有一股深深的無奈:它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揭發了,甚至不是第一次被微信團隊處理;二是,批駁它還會遭受其粉絲的反噬。

  至道學宮的西瓜指數(公眾號影響力評價指數),在4月份所有公眾號原創榜單中排名第一。

  是的,你沒看錯,是第一。它4月份的平均閱讀量,達到170萬+,在一些公眾號還在苦苦追求10萬+時,人家已經是100萬+起步。

  自媒體界流傳一句話,“每個人的朋友圈都有人關注至道學宮”。我前段時間看過,我的朋友圈是30人,這讓我陷入沉思。

  這個號的信條,在我看來就是,“沒有我不敢造的謠言,只有你想不到的謠言。”

  比如最近的一篇《瀕死:美國沉沒》,主打的信息量便是“美國人吃人”。

  它通過一段迷一般的數學計算,得到美國這次疫情死亡人數在百萬之眾的結論,然後猜測美國人無法處理這麼多屍體,做成“人肉漢堡包”“人肉熱狗”給美國人吃。

▲公眾號文章截圖。
▲公眾號文章截圖。

  再比如,它說鍾南山是“跨國毒藥集團”利益鏈中的一員,《柳葉刀》《科學》等權威科學期刊是間諜機構。還有諸如“魯迅就是個有點傻的文盲”“火箭的技術原型就是中國古代的穿天猴”“西方經濟學禍國殃民,是歪理邪說”等等。

▲公眾號留言截圖。
▲公眾號留言截圖。

  當然,最令人苦笑不得的、有點黑色幽默的是“國際日期變更線”。該號作者稱,“中國的時間比美國早一天,1月10號中國發射的導彈,1月9號就能擊中美國,美國根本無法防禦這種超時空打擊……”

  學過初中地理的都知道,所謂國際日期變更線,甚至所謂經緯度,只不過是人類為了更好地理解地理位置,而人為劃出的標尺。換句話說,當年科學家也完全可以把國際日期變更線畫在大西洋,也完全可以讓美國的時間早一天,這些無非是個抽像的地理學概念而已。

  但就是這種初中生一眼就可以看出的謊言,還是輕易擊中了那些小時候沒有讀過幾年書的中年人和老年人。這也是為什麼,一些網友調侃“至道學宮”是家庭群殺手。

  “至道學宮被封,再也不用擔心媽媽的朋友圈了。”我試圖這樣安慰自己,但是我依然不敢說,至道學宮是否會死灰複燃。

  不能再讓至道學宮“死灰複燃”

▲貼吧截圖。
▲貼吧截圖。

  隨便一搜,就在貼吧看到這樣一段交流。可以看出,他們是至道學宮的粉絲,他們期盼著至道學宮歸來,他們試圖繼續尋找下一個“至道學宮”。

  因此,相比至道學宮被封,更該追問的其實是:那些顯而易見的謠言,為何持久不衰?

  這次,除了平台給予的封號處理,其運營者是否被追究法律責任?要知道,造謠涉嫌違規違法,已經是當下的一個基本社會常識,更何況是造如此驚天之謠,傳播又是如此之廣。

  它的那些打賞和其他收入算不算非法收入?要不要追繳?是讓作者“白雲先生” 繼續以“先生”“智者”甚至“國師”的形象,停留在公眾心中,還是要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為那些被迷惑的受眾解毒?

  這些問號還有待作答。

  一封了之,的確很有必要,但仍不足以消除危害。如果不做進一步的處理,這位“白雲先生”大可以換個馬甲,重出江湖,它的那些受眾依然還在,它繼續惑亂輿論的空間依舊還在。

  相比製造“華商太難了”“多國渴望回歸中國”“多國女子想嫁到中國” 之流低端營銷號而言,如至道學宮這類公號,危害更甚。他們不僅反智、營銷,還偽裝成“知識淵博、思考深刻”的深度號,來誆騙粉絲。

  有人可能說,它不就是說了些“外國人多麼壞,中國人多麼優秀”的謊話嗎?此言差矣。

  至道學宮散播謠言,更深層次的受害者不是那些被黑的外國人,而是被迷惑的中國人。那些成千上萬的信眾,才是最終的受害者。而有些時候,思想傷害比肉體傷害還要惡毒,也更難痊癒。

  所以,在徹底處理“至道學宮”之外,我們還要做的,是為真實的、優質的信息鳴鑼開道,對那些處在信息繭房的人進行知識普及與“信息扶貧”。

  那麼多人之所以被迷惑,說白了,不是傳播媒介發達了,而是劣幣驅逐良幣了。

  而接下來,比起慶祝至道學宮的倒掉,也該警惕下一個“至道學宮”再立起來。

  文 | 與歸(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