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評述:全球地緣政治將迎來“第二波疫情”
2020年05月25日12:42

原標題:外媒評述:全球地緣政治將迎來“第二波疫情”

參考消息網5月25日報導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5月18日刊發湯姆·麥克塔格的題為《大流行的地緣政治餘震正在到來》的文章稱,西方國家不只擔心新冠疫情捲土重來的風險,地緣政治領域的第二波疫情也已開始讓西方領導人擔憂。文章摘編如下:

由於大多數歐洲國家相信,本國的新冠疫情最嚴重階段已經過去,因此一旦社會恢復某種正常狀態,它們的注意力將轉向第二波疫情來襲的可能性。但除了流行病學方面的挑戰之外,還有一個緩慢累積的威脅,在本質上與疾病無關,而與經濟、政治和軍事相關。這就是地緣政治領域的第二波疫情,其威力已開始讓西方領導人擔憂。

設想一種情況:就在歐美開始覺得已經控製住新冠疫情的時候,這種病毒卻在發展中國家迅速傳播。窮國筋疲力盡,債台高築,迫切希望本國經濟恢復到正常,但富國行動太慢,無法提供幫助。恐慌隨之而來。人們紛紛逃往南歐,但南歐仍在竭力擺脫由新冠疫情引起的經濟蕭條。終於,某個國家債務違約,而債權人主要是西方金融機構。

這隻是一系列場景中的一個(設想)場景,這些場景正在西方國家首都引發擔憂,最近幾週與我交談的六七位主要安全專家、學者和政府顧問向我描述了這一系列場景。在與我交談的人中,幾乎沒有人懷疑第二波疫情即將到來。真正的擔憂是疫情將在哪裡暴發。

正如貝拉克·奧巴馬在談到美國的進步時所言,曆史進程總是蜿蜒曲折。劇變引發連鎖反應:1929年華爾街崩盤開啟了羅斯福新政時代,盟軍在1945年的勝利為冷戰創造了條件。每一個大事件都會造成政治餘震和趨勢,我們只有在事後才能清楚地看到這些趨勢。

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的10年里,歐元區搖搖欲墜,英國投票脫歐,唐納德·特朗普當選總統。如今,全球經濟再次突然陷入衰退,隨著美中緊張關係升級,地緣政治發生改變,貿易顯著放緩,北歐和南歐之間的結構性分歧擴大。那麼,問題是,在這場危機之後的10年里會發生什麼?

這是一個英國等國家不得不考慮其戰略構想的世界。有些挑戰可能是全新的,但許多挑戰很可能是已經出現的挑戰,只是因為這場大流行而加劇,例如華盛頓與北京之間不斷惡化的關係。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國防研究教授、英國國家安全戰略委員會前特別顧問邁克爾·克拉克說,在經過10餘年的公共開支削減後,比如,英國軍隊已變成一支在歐洲以外維持不了6個月的“一次性”軍隊。在另一輪削減之後,英國軍隊的能力會是什麼樣子?2011年,英國和法國要求美國支持它們對利比亞的干預。一支歐洲聯合部隊會在暴露其軟肋的北非地區再次出兵干預嗎?是否只像在2014年伊波拉疫情暴發時那樣,完全只用於醫療領域?

英國政府關於英國外交、防務和情報戰略的一份重要評估報告原定於今年發表,但由於疫情的影響,這份評估報告被無限期推遲。直接的結果是,一旦評估報告發表,它與其說是戰略性的,不如說是戰術性的——因為其推動因素是財政考慮,而不是英國政府希望為脫歐之後的英國設定的宏偉藍圖。倫敦的官員將不得不更多地關注“我們能負擔得起的”,而不是“我們想要做的”。這是一種短期的、臨時性的和防禦性的策略。

在唐寧街內部,對地緣政治方面第二波疫情的擔憂是真實存在的,目前正在努力瞭解潛在威脅並做好應對準備。英國政府預計貿易保護主義會加劇,供應鏈重新收歸國家控製,民族國家得到加強,美中關係變得更加敵對——用我所接觸的政府顧問的話來說,這些變化可以被簡單地視為“某些基本面的鞏固”。

不管這場大流行是帶來革命性的變化還是僅僅加速了暗中已經發揮作用的潮流,事實是,第二波新冠疫情並不是我們唯一需要擔心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