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無冕之王——偉大的謝利-史隆
2020年05月24日14:25

  眾所周知——無冕之王謝利-史隆去世了,享年78歲……

  實際上

  這已經是他與阿爾茲海默症和帕金森綜合症戰鬥的第四個年頭。

  聽聞老爺子去世的消息,

  不妨在這個時候,

  回顧一下老爺子傳奇的一生吧……

  願偉大的謝利-史隆在天堂安息……

  帕金森症,一種讓拳王默罕默德-阿里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的火炬儀式上抖顫不已的病症,四年前找上了爵士隊傳奇教練謝利-史隆。

  端著盤子走路對於尋常人而言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然而對於帕金森症患者來說,這難若摘星。

  史隆能做的,就是每一天早晨起床,帶著心愛的狗狗馬克思去完成一趟4英里的步行,然後回到家接受藥物治療。

  除了帕金森症,史隆還患上了一種名為路易體癡呆(DLB)的病症,這是一種臨床表現重疊於帕金森症和老年癡呆症之間的一種病症。

  這種病症的臨床表現為波動性認知功能障礙、視幻覺和帕金森綜合徵,這是一種以路易體為病理特徵的神經變性疾病。

  簡而言之,史隆會因為此病症,逐漸喪失思考、記憶等功能,甚至連說話都會變得極為困難。

  “我不害怕,”史隆在面對鏡頭時滿含淚水的低語道,“我只是害怕這樣一天天的不停顫抖......你必須得利用好每一天,因為前方很可能是一條艱難的道路。”

  謝利-史隆有著極為傳奇的一生,雖然始終無冠,但他同樣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偉大傳奇。

  史隆的一生與兩個關鍵詞始終緊密的聯繫在了一起,一是公牛,二則是23。

  史隆球員生涯的11年時間里,有十年奉獻給了芝加哥公牛,而他教練生涯生涯的開端也是芝加哥公牛。然而也恰恰是芝加哥公牛,讓他一生與總冠軍無緣。

  史隆生涯執教了爵士隊長達23個年頭,創下了北美四大體育聯盟執教單個球隊的最長時間紀錄。

  而也就是在這23年的時間里,他遇到了那個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公牛隊23號——米高-傑弗里-佐敦,後者摧毀了他關於總冠軍的所有幻想。

  史隆的一生伴隨不幸,但一切的不幸也賦予了他堅毅的性格。

  1942年3月,史隆降生於伊利諾伊州的一戶農戶家庭,他是老史隆一家10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

  原本小史隆可以過上安然閑適的生活,然後子承父業操持起農場。然而,命運的車轍在史隆四歲那年發生了改變。

  史隆四歲那年,他的父親去世,一家人的重擔都壓在了他的母親身上。小史隆漸漸長大後,開始跟著哥哥姐姐們一同在農場工作,幾乎每一天的早晨四點半,天濛濛亮,史隆便會去農場處理各種繁複的工作。

  不過這一切,他早已經駕輕就熟。忙完農活,史隆便會步行兩英里,前往學校參加七點鍾準時開始的籃球練習。日複一日。

  在結束中學之後,史隆來到了伊利諾伊大學的香檳分校繼續他的學業,然而史隆在伊利諾伊呆了一個多月便偷偷的離開了學校。他轉而前往伊利諾伊大學的卡本戴爾分校,之後很快逃回家鄉的油田找了份繁重的體力活。

  而就在這時,史隆的母親問自己的小兒子:“謝利,你要先明白你這一生的追求是什麼,然後再做決定。”史隆聽罷思前想後,最終選擇了前往伊凡斯維爾大學上學,在那裡,史隆開始了自己的籃球生涯。

  1965年史隆結束了自己的大學學業,隨後加盟巴爾的摩子彈隊,在這裏,史隆並沒有太多高光的表現,一年後他加盟芝加哥公牛。

  在公牛,史隆開始了一段美妙的旅程,球隊助攻王、籃板王、單場43分,這些對於史隆都不是難事。

  兩度入選全明星賽、六次入選年度最佳防守陣容,這一切的一切,為史隆贏得了“天生公牛”(the Original Bull)的稱號。

  但無情的膝傷襲來,史隆無奈帶著場均14.0分7.4籃板2.5助攻的數據,結束了自己傳奇的球員生涯。

  兩年後,他的4號球衣成了公牛隊歷史上第一件被退役的球衣,高高的懸掛在了芝加哥聯合中心的上空。

  隨後,史隆開始了自己的教練生涯。執教公牛隊成了他的第一份主教練工作。但在三年的時間里,公牛隊的戰績始終無法達到預期,94勝121負的戰績讓公牛隊最終炒掉了史隆。

  隨後史隆來到了爵士隊,在爵士隊擔任了一個賽季的球探之後,史隆被任命為爵士隊第六任主教練。然而史隆的上任,讓爵士隊的第七任主教練足足等了23年。

  史隆能夠在爵士隊執教,必須要感謝一個人,那就是球隊的老闆史提芬-米拿,米拿在1986年花費了1700萬美金入主爵士。

  在史隆執教的第一個賽季的聖誕節,米拿告訴史隆:“放手幹吧,我任用你,是因為相信我自己的眼光!”

  當時的爵士隊已經擁有了史托頓和卡爾-馬龍這兩名出色的年輕球員,後備席還不乏瑟爾-貝里這樣擅長得分的七尺長人。隨後的幾年爵士隊引入了傑夫-馬龍,打造了雙馬龍+史托頓組合,球隊的常規賽戰績始終保持在50勝以上。

  但這些卻無法改變爵士隊季後賽疲軟的事實。

  在執教爵士隊的前八年時間里,史隆帶隊的常規賽勝率除了1992-93賽季的57.3%之外,從未低於過60%。爵士隊黑白雙煞約翰-史托頓和卡爾-馬龍在這期間,收穫了無數個人榮譽。

  然而爵士隊在季後賽中卻四次止步於首輪,一次止步於次輪,三次止步於西岸準決賽。直到1996-97賽季,史隆才真正率隊實現了突破。

  是年,爵士隊在史隆的執教下,打出了單賽季38勝3負的主場戰績,並且以64勝18負的戰績進軍季後賽。第一次拿下西岸第一的爵士隊已經勢不可擋,他們先後將快艇、湖人和火箭斬落馬下。

  總決賽,他們遇到了籃球之神米高佐敦率領的芝加哥公牛。

  總決賽第一戰,雙方打得難解難分,比賽的最後時刻,雙方戰成了82平,馬龍原本有機會終結比賽,然而他在關鍵時刻2罰不中,公牛隊搶到了球權。

  公牛隊請求了暫停,比賽的最後7.5秒,皮球毫無懸念的來到了米高佐敦的手中。

  佐敦在左翼45度三分線外連續運球之後,晃開了可憐的白賴仁-卡塞爾,閃出身位干拔跳投,皮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穩穩入框。公牛隊縱情慶賀比賽的勝利。

  從那之後,卡塞爾也踏上了佐敦專屬背景帝的道路。

  是役,馬龍、史托頓合力得到39分18籃板15助攻,而公牛隊兩大巨星佐敦和柏賓則聯手砍下53分,爵士隊最終82-84惜敗對手。

  第二戰,芝加哥聯合中心響徹著對米高佐敦的呐喊,他瘋狂的一人砍下38分外加13籃板9次助攻。爵士隊黑白雙煞32投僅10中, 公牛隊最終97-85大勝對手。

  第三戰和第四戰成了爵士隊的表演的舞台,謝利-史隆指點江山,爵士隊發揮出了他們魔鬼主場的優勢。兩戰比賽,爵士隊淨勝公牛隊多達16分之多,重新將比分扳成了2-2平。

  第五戰,就是那一場著名的“流感之戰”。

  佐敦在那場比賽之前,感覺極度噁心,並且反胃和感到相當不舒服,重感冒讓他幾近虛脫,他當時幾乎都不能在暫停時走向本隊座位。

  不過佐敦最終還是硬撐著上場與爵士隊廝殺,比賽之後,佐敦已經接近虛脫,當時佐敦幾乎無法獨自離開球場,而他一頭紮入隊友柏賓的懷中的那個經典的鏡頭,不知道感動了多少人。

  那一場比賽,佐敦一人再度砍下38分的高分,並且送出7籃板5助攻。爵士隊頑強的與公牛隊戰鬥到了最後一刻,最終以88-90兩分惜敗。

  第六戰,回到主場的公牛隊已經無可阻擋,儘管爵士隊4人得分上雙,公牛隊只有兩人得分達到兩位數。

  但這二人正是米高佐敦和柏賓,佐敦仿若穿著上帝23號球衣一般在場上無所不能,無論是內線強打,

  還是快攻大力入樽,

  球場之上全是他飛奔的身影。

  佐敦全場比賽瘋狂的砍下了39分11籃板4助攻,柏賓則得到了23分9籃板,兩人合力率領公牛贏下了比賽。憑藉這一場比賽的勝利,佐敦捧起了個人的第五座總冠軍獎盃。

  謝利-史隆就這樣,在與禪師菲爾-積遜的第一次交手中落敗,但整個系列賽的六場大戰,爵士隊總計只輸給了公牛隊兩分。

  隨後的一年,史隆率領的爵士隊再度與菲爾-積遜的公牛在總決賽相遇。

  總決賽第一戰,爵士隊先聲奪人,坐鎮主場的爵士隊與公牛隊戰到了最後時刻。約翰-史托頓和卡爾-馬龍經典的擋拆配合在這一次展現出了威力。

  史托頓在借馬龍掩護直殺籃下,用一記拋投為爵士隊鎖定了勝局。最終爵士隊88-85戰勝公牛。

  隨後的第二戰,佐敦單場砍下37分,公牛隊以93-88艱難的從作客帶走了一場寶貴的勝利。

  第三戰,坐鎮聯合中心,公牛隊大開殺戒,全場比賽爵士隊只有馬龍一人得分達到了兩位數,而公牛隊則四人得分上雙,比賽早早進入垃圾時間。

  最終公牛隊以96-54狂屠爵士隊42分。

  隨後公牛與爵士各勝一場,比賽再一次來到了第六場的大戰。爵士隊坐鎮主場迎戰公牛隊,比賽再度陷入膠著。

  比賽的最後時刻,馬龍先是在內線強打吸引防守,隨後妙傳給了弱側的史托頓,後者張手三分命中,爵士隊領先三分。

  佐敦暫停回來,直接強突白賴仁-羅素上籃得手,公牛隊追至85-86。

  關鍵時刻,佐敦在籃下偷球馬龍得手,緩緩的運球到前場,然後晃開了白賴仁-羅素,跳投命中,反超比分。

  隨著史托頓三分球偏出,公牛隊戰勝爵士,贏下了他們的第六座總冠軍獎盃。而謝利-史隆在與菲爾-積遜的第二次博弈中,也以失敗告終。

  米高佐敦縱情慶祝,做出了六枚總冠軍戒指的手勢,成為了永恒的經典。

  從那之後,爵士隊再沒有殺入過總決賽。而爵士隊內人員也出現了更迭,馬龍、史托頓、漢拿錫(Jeff Hornacek)等一眾球星相繼離開,不過,在2005年的選秀大會上,爵士隊選中了D.威廉士。

  在史隆的指導下,迪朗和保沙被打造成了爵士隊全新版本的“猶他雙煞”。

  而這支爵士隊也成了無數球迷的噩夢,他們在2006-07賽季和2007-08賽季連續兩次在首輪將紅隊淘汰。

  奧庫、基里蓮科、D.威廉士、布魯爾、米沙柏、保沙、哈普林……刺痛著那一代球迷的心……

  時隔多年之後,姚明被問及“奧庫”的名字的時候,立刻回答:“不,不要跟我提這個人。”

  當然,這一切的功勞,還是要歸功於幕後的謝利-史隆,是他出色的執教能力,才打造出了這樣一支無比堅韌的爵士隊。

  然而後來,球隊中傳出了史隆與迪朗之間的矛盾。

  一頭齊整的銀髮,佈滿皺紋的臉頰,乾燥的嘴唇,69歲的謝利-史隆取出一張面巾紙,拭去眼角的淚水。2011年的2月11日這天,史隆在能源方案場館的新聞發佈廳里宣佈退役。

  不久之前,史隆剛剛提交了辭呈,而感人的是,跟隨了他23年的助理教練菲爾-莊臣也宣佈與史隆一同辭職。

  老爺子為聯盟留下了許多寶貴的財富,他的執教方式也被許多教練所借鑒。就連有著“諸葛維奇”之稱的馬刺主教練格雷格普波域治,都曾表示:“我曾經效仿史隆的方式去運用鄧肯和馬努他們,延長他們的職業生涯,你看看史托頓就知道他那套有多管用了。”

  史隆老爺子從來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他至今仍然保持著NBA歷史技術犯規次數的紀錄。生涯總計創下413次技術犯規,著名的大嘴查爾斯-巴克利生涯342次技術犯規,是球員中最多的,但卻仍與史隆難相媲美。

  史隆老爺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是土到連直板手機都不會用的人,甚至直言:“我害怕那玩意兒。”他不苟言笑,管理球隊就如軍隊一般嚴格,他不是好好先生,如果你在場上投籃,他會把你罵的面紅耳赤……

  而如今,老爺子悄然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但我們卻不擅長告別……

  珍惜自己,珍惜眼前人,不負此生……

  (劍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