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暴露短板,全國人大代表王靜成建議修訂《傳染病防治法》
2020年05月24日13:10

  原標題:疫情暴露短板,全國人大代表王靜成建議修訂《傳染病防治法》

  每一次傳染病的流行,都是對現有法律和管理製度的一次檢驗,也是推動法律完善的一個契機。今年兩會,全國人大代表、揚州市政協副主席、揚州民革主委、蘇北人民醫院醫療集團理事長王靜成帶來的建議是修訂《傳染病防治法》,包括強調預防和防治結合的作用,進一步完善傳染病目錄、時效、預警,協調各相關方在法律層面的責權利三個方面。

  1989年頒布的《傳染病防治法》曆經兩次修訂,一次是2004年,“非典”暴發促使第一次修訂,第二次是2013年。我國目前施行的《傳染病防治法》是2013年修訂版。

  王靜成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建國以來傳播速度最快、傳播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突發重大公共安全事件,在應對這一事件的過程中《傳染病防治法》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也顯現出一些需要改進的問題。

  比如,預防及防控結合的重要性不夠凸顯;傳染病管理目錄、時效、預警機製,以及相關方在法律層面的責、權、利等,還有待完善。

  王靜成提出三點建議,一是進一步凸顯“防”在傳染病相關工作中的核心和基礎作用,強調醫療機構的公共衛生職能特別是傳染病防控職能。

  二是,將新冠肺炎正式納入傳染病管理目錄分類管理,並明確提升傳染病應對等級時的上報時限,以及區別管理甲、乙、丙類傳染病的預警製度。

  三是,進一步明確《傳染病防治法》與其他相關法律的銜接,明確各級政府重大傳染病疫情時的管理權限。

  另外,建議進一步明確傳染病防治人員的權利、義務和激勵保障措施;增加個人不配合不服從傳染病防治的行政、刑事處罰規定,以及,當醫療機構造成一定規模的醫院感染或醫務人員感染時,也應當算作違法,受到處罰。

  建議明確上報時限

  目前,我國傳染病管理目錄分為甲、乙、丙三類,其中甲類2種,鼠疫、霍亂;乙類23種,包括傳染性非典型肺炎、愛滋病、病毒性肝炎、脊髓灰質炎等;丙類10種,流行性感冒、流行性腮腺炎、風疹等。

  甲乙丙的分類是根據對人類傳染範圍與延續程度,生命危害程度和病死率,以及傳染病史學研究等綜合指標來確定的。

  當流行病暴發時,明確其類別至關重要,因為不同類別意味著背後適用的法律條款不同,相應地,疫情報告與公佈製度、程序,政府部門採取的控製措施也會有所差異。甲類傳染病是對人類威脅最大的傳染病,因此其應對等級最高。

  對於突發不明的傳染病,短期內可能無法確定類別,但需要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製措施的,現有法律中規定了一個提升應對等級的路徑,那就是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及時報經國務院批準後予以公佈、實施。這一路徑同樣適用於需要採取甲類傳染病預防、控製措施的乙類傳染病。

  全國人大代表王靜成認為,現行《傳染病防治法》雖然明確了這一應對等級的提升路徑,但是對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上報時限未作規定,不利於及時採取合理應對措施,控製傳染病傳播。

  他建議明確一個時限——乙類傳染病和突發原因不明的傳染病需要採取傳染病防治法所稱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製措施的,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於指定時限內(建議24小時內)報經國務院批準後予以公佈、實施。或單獨在總則中設立時效條款。

  同時,王靜成認為,預警製度也需要完善。《傳染病防治法》對建立傳染病預警製度進行了表述,但對甲類、乙類、丙類傳染病的預警發佈是否採取具有區別性的前提和標準,未在法律層面提出要求。

  建議完善群防群控機製

  王靜成認為,聯防聯控、群防群控在傳染病防治工作中扮演重要作用,建議從法律上進一步明確政府及相關部門的職責、權利等界定,對個人、單位參與防控的法律地位、妨礙防控的法律責任進一步細化,同時對參與防治的醫務人員應明確其激勵保障措施。

  比如,疾病防控和監督管理體系的運行主體和主管機構是誰?公立傳染病醫療救治機構的日常經費誰來保障?

  醫務人員和其他傳染病防治工作人員在受政府指派參與傳染病防治工作時,是否屬於執行公務?妨礙醫務人員和其他傳染病防治工作人員開展相關工作的行為應承擔何種責任?當醫療機構造成一定規模的醫院感染或醫務人員感染時,應當受到何種處罰?

  另外,從本次新冠肺炎防控經驗看,在疫情防控初期,包括醫療在內的各種物資保障嚴重不足,暴露出公共衛生應急物資保障製度設計上的問題。

  王靜成建議,在預防為主、防治結合體系建設上,應當凸顯“防”的基礎作用,並通過法律條文,強調醫療機構的公共衛生職能特別是傳染病防控職能。

  在相關方在法律層面的責權利方面,建議進一步強化《傳染病防治法》與其他相關法律法規的銜接。明確突發重大傳染病疫情處置的主體責任,明確中央人民政府與地方人民政府在重大傳染病疫情時的管理權限。

  同時,建議增加對個人不配合不服從傳染病防治的行政、刑事處罰規定,提升傳染病防治法的條款剛性和違法成本。“對醫療機構造成一定規模的醫院感染或醫務人員感染時” ,也應當增加至《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醫療機構違法處罰情形中。

  在防治工作人員的法律地位及保障方面,建議明確受政府指派參與傳染病防治工作時的人員的法律地位,是否屬於執行公務,並以法律條文形式明確補助、撫卹標準,給予適當的津貼、補休、榮譽等。

  防護體系方面,建議縣級以上政府負責行政區域內公立傳染病醫療救治機構日常經費,完善公共衛生應急物資保障製度和機製,優化產能保障和區域佈局,確保重要應急物資關鍵時刻調得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