傈僳族李金蓮代表的故事:山裡花開
2020年05月24日11:52

  原標題:山裡花開——傈僳族全國人大代表李金蓮的故事

  新華社昆明5月24日電 題:山裡花開——傈僳族全國人大代表李金蓮的故事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王長山 字強 高潔

  邁開腳板沿著山路走向學校、坐汽車奔向香格里拉、當上全國人大代表來到北京……腳下的路在變,李金蓮為群眾服務的初心從未變過,一直在大山深處貢獻著自己的青春和力量。

  李金蓮,這位來自“直過民族”傈僳族的全國人大代表,和鄉親們一起見證和推動著家鄉發展,也書寫了特別的人生故事。

    美麗與哀愁

  峰巒起伏,群山蒼翠。

  李金蓮的家在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傈僳族自治縣攀天閣鄉新樂村,一個位於山坡上的傈僳族村寨。“說起我家鄉,你可能不熟,但我要提香格里拉,你準瞪大眼睛!”李金蓮一臉笑意。

  迪慶地處滇川藏三省區交界處,藏語意為“吉祥如意的地方”,這裏融雪山、峽穀、森林、草甸、湖泊等於一體,猶如世外桃源。以前,與美麗風景相伴的卻是一種哀愁:村民世世代代生活在貧困中,貧窮如影相隨。

  “美是美,可以前哪有心情看呢?”對此,李金蓮深有感觸。

  山川阻隔,交通閉塞。連綿不絕的橫斷山阻隔了當地群眾追求美好生活的夢想。正如鄉名攀天閣一樣,這裏的大山直指雲霄,行路之難堪比登天。

  去學校靠走,運物資靠人背馬馱;花一天時間買一包鹽;住在煙燻火燎的木楞房裡……提起以前艱難苦澀的生活,李金蓮唏噓不已。

  窮極思變!

  2016年,李金蓮大學畢業。當時,她本可以留在城市工作,但看到父母兄弟仍住在破舊的木楞房裡,鄉親們還在脫貧路上爬坡,從小飽嚐貧困之苦、求學之難的她暗下決心:回家!盡己所能改變家鄉面貌。“不是多麼崇高的境界,就是覺得自己在城里過好日子,親人受窮很不安。”

  幫助老人使用微波爐,教村民用智能手機;勸導留守兒童返校讀書;帶頭打掃村里衛生,領著大家植樹;進村入戶講扶貧政策,向上級反映村民生產生活困難……瘦弱的李金蓮和駐村幹部們忙忙碌碌,成為溫暖大家的一團火。

  黨和國家的政策如春風拂進大山,維西迎來了“脫貧”的機遇。

  2018年底,新樂村開山破土,炸石鋪路。“修一條從家門口能通向北京的硬化路。”這令李金蓮欣喜不已,她三天兩頭跑工地,給工人送水送飯,瞭解工程進度。

  在村民期盼的目光中,一條約4公里長的硬化路在2019年底修通,連接起山頂和山腳。“以往下山要花幾個小時,現在坐車不到半小時。”村民有了發展的“快車道”。

  買摩托、種藥材、蓋新房……出行方便了,大家臉上笑容多了,一些以前不敢想的生活悄然出現在村里。

  依託海拔2400米所形成的高山氣候,縣農業部門引導村民種藥材。因不懂技術,缺乏經驗,一開始沒人種。看到大家滿臉疑惑,李金蓮挨家挨戶講解,鼓勵大家改變種玉米的單一模式。

  “金蓮是大學生,不會把我們帶到‘溝’里。”許多村民開始規模化種植,並連年受益。如今,中藥材成為攀天閣鄉重要的脫貧致富產業。

  路通了,與外界的交流聯繫也多了。曾經不會說漢語,看到外來人就躲進山林的傈僳族老人,如今也會用手機視頻聊天了。看著鄉親們的變化,李金蓮樂在心裡。

  傈僳族是我國“直過民族”之一。在曆史長河中,經曆無數次遷徙後,來到橫斷山區怒江、瀾滄江兩岸的高山峽穀中繁衍生息。“當年‘直過’就是一步實現跨越,現在,我們又迎來新跨越:告別貧困!”李金蓮說。

  “擺脫貧困跟吃蜂蜜一樣甜。”李金蓮家也曾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現在和村民們一樣正品嚐著幸福的滋味,也有心情欣賞周圍美麗的風景了。

    代表和村民

  “要了好幾次,老闆都不給,真氣人!要不去揍他一頓!”村里兩個村民放出的話傳到李金蓮耳朵裡時,她嚇一跳,三步並作兩步跑到村民家裡。

  “欠薪是不對,要回工資也要依法依規”“這是保障農民工工資規定”“真打了人,自己就輸了理、犯了法”……一堂“依法討薪”的普法課在火塘邊展開,跳動的火苗映紅了村民和李金蓮的臉龐。

  最終,村民焦躁的心情得以緩解,放下了極端的念頭。

  離開村民家,李金蓮又與有關各方接洽協調,“討薪”事件最終依法解決。

  此後,李金蓮考慮把保障農民工工資問題作為今後代表履職的一項重要內容。

  2018年,李金蓮當選全國人大代表。第一次參加全國兩會,她先後乘坐摩托車、小客車、大巴車、飛機,輾轉多次才到北京,走進神聖的人民大會堂時,她還有些緊張。

  “人大代表處處可履職,從身邊事做起,關注身邊人,可以讓履職更接地氣。”現在,經過曆練的李金蓮從容多了。

  在多次參與法檢系統開展的調研、監督活動中,李金蓮對司法工作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去年底,李金蓮通過努力學習,以優異成績考入迪慶州中級人民法院,成為一名書記員。

  迪慶州多民族聚居、多宗教共存、多文化交融。在司法系統工作,李金蓮對維護藏區社會和諧穩定的重要性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近年來,迪慶中院在抓黨建的同時實現了審判業務質效的提升。”李金蓮說。

  “下面,我宣佈法庭紀律”“報告審判長、審判員,本案當事人及訴訟代理人均已到庭,可以開庭”……在今年5月法院書記員首次試崗現場,李金蓮身著職業裝,語言幹練,精神飽滿,得到大家的認可。

  在完成本職工作的同時,李金蓮還積極參加法院邀請人大代表履職的活動,旁聽重大案件審理討論,瞭解法院一站式多元解紛機製、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建設情況。

  “李金蓮作為書記員,自覺學習法律專業知識,幹好本職工作,自覺開展普法宣傳,主動參與司法調解,化解群眾法律糾紛,努力為藏區法治建設貢獻力量……”提到李金蓮,迪慶州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張宇打開了話匣子。

  “人民選我當代表,我當代表為人民。”在李金蓮看來,人大代表是份沉甸甸的責任,履職的秘訣在於加強學習、深入基層、為民解憂,真正做人民信賴的代表。

    初心和路途

  “我家門前的路通向北京呢。”坐在家裡二層樓房前,望著平整的硬化路從家門口蜿蜒盤旋通向山底,李金蓮動情地說。

  小時候,背著竹簍,沿著羊腸小道,靠兩隻腳一走就是幾個小時才能到鄉上,然後再花好幾個小時爬山,才回到村里;現在,坐上汽車不到半小時就可以下山,還能欣賞窗外掠過的山景……李金蓮對“路”有著特殊的感情。

  大山養育了她,她願把青春力量奉獻給大山。

  一名成績優異的學生,打算放棄上高中回家幫忙。她火急火燎尋求村委會及相關部門的幫助。最後,這個孩子成了迪慶州民族中學的學生。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她向村民講解疫情防控知識,和村幹部、年輕人組成疫情防控工作組,做好防控執勤、值班值守和出入人員信息登記等工作,還報名參加了“守護最美藏區”誌願服務隊,當好信息宣傳員、抗“疫”組織員、誌願服務“排頭兵”。

  ……

  李金蓮的父母均年逾五旬,在山裡生活了大半輩子。現在,家裡住上了二層小樓房,一樓二樓擺放著十幾盆蘭花。這個季節,正趕上蘭花吐蕊。人坐中庭,清香盈室。

  “從沒想過自己的女兒能選上全國人大代表,能把傈僳族同胞和廣大基層人民群眾的心聲帶到北京去。我們趕上了好時代啊!”回想起供養孩子讀書的艱難歲月,李金蓮的父親李正新百感交集,“希望她不改山裡娃本色,承擔起更大的責任。”

  迪慶州位於世界自然遺產“三江並流”腹地,這裏也是我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之一,而維西是迪慶州最後一個脫貧的縣。維西素有“蘭花之鄉”“滇金絲猴的大樂園”等美譽。

  曾經,“貧困”是迪慶的一個標籤。如今,“美麗”讓這張名片更加亮麗。

  “不忘來路,才能看清前路,我們不能忘了初心!”近幾年,李金蓮持續關注村民脫貧攻堅問題,每月都主動到單位掛鉤扶貧點調研,走訪困難群眾,瞭解群眾生產生活情況,協助村兩委開展扶貧工作。在下鄉過程中,如果發現群眾遇到什麼困難,她都竭盡全力幫助解決。

  她說,只有努力學習知識,在實踐中鍛鍊本領,聽取群眾的心聲,幫助群眾解決實際問題,才能真正成為一名合格的人大代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