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走紅的教師熊芳芳:剩下七年退休留給自己
2020年05月23日22:14

原標題:辭職走紅的教師熊芳芳:剩下七年退休留給自己

“據說還有7年才能退休,我想將這7年賞賜給自己,不願自己的一生被人安排。”近日一封辭職信讓深圳的語文教師熊芳芳走紅網絡。

31年從教生涯里,熊芳芳曾獲得多份榮譽,在多地有過教學經曆。她說,辭職的決定自己也考慮了兩年多,遞辭職信的時候,“豪邁和淒涼參半,有決絕也有不捨。”

關於辭職後的人生規劃,熊芳芳說,她想做點自己的事情,多陪陪家人,出去旅旅遊,將教育轉戰到互聯網上,做一些個性化的教學產品。

辭職信的意外走紅,網友也褒貶不一,對其原因有諸多猜測。熊芳芳在朋友圈發文稱,前同事對此事的評價最得我心,“你們都想多了,其實這很熊芳芳。”

辭職

“人生不止一次被安排”

5月18日,深圳下著小雨,天氣濕熱。

熊芳芳說,當日自己和往常一樣,下晚自習開始整理學生文章和教學材料,回到宿舍時已經夜裡12點。屋子裡蚊子多,她輾轉反側睡不著,“我突然想到,是時候了結自己兩年多以來的心願了。”

她的心願是辭職。

“據說還有7年才能退休。我想將這7年賞賜給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一次。生命無法重來,不願自己的一生被人安排。”熊芳芳在當晚寫下辭職信,落款日期是5月19日。

辭職信經由熊芳芳朋友圈發佈後,在網絡上意外走紅,“不願一生被人安排”被網友追捧。

熊芳芳說,她的人生不止一次被“安排”。

中學時期,由於成績優秀,她在家人的建議下就讀中等師範學校後,每月領取30元生活補助,除自己吃飯、買書籍和生活用品之外,剩下的都補給給家中。

畢業後,熊芳芳在湖北武漢、江蘇蘇州、廣東廣州等多地有教學經曆,教齡31年。幾地輾轉,多是因家庭原因和跟隨丈夫工作變動,“太被動”,她說。

學生

“老師帶著一種詩人的浪漫”

因辭職信走紅之前,熊芳芳在中小學教育界已經小有成就。

31年從教生涯里,熊芳芳帶出多個高考全校第一。她也輔導學生作文,幫助他們在《意林》、《美文》等雜誌上發表文章。

作為“生命語文”首倡者、“微寫作”創始人、她出版過《生命語文》、《語文:生命的、文學的、美學的》等8部專著,發表文章400餘篇,是首屆全國文學教育名師,首屆全國中語“十佳教改新星”。

走紅後,很多網友將她和多年前辭職稱“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看”的河南教師相比較,也開始討論當今的教育現狀。

熊芳芳說,她更喜歡沒有限製的教育方式,能夠根據學生的個性,有側重點的教學。多年來,她一直在嚐試提高學生的認知水平,不能僅僅停留在考試大綱里。

黃澤輝是熊芳芳帶過的學生,談及老師時他說,印象最深的是熊芳芳上課時,會延展很多課外知識,讓他們有更多的思考。“我沒想到熊老師會辭職,但也不意外,她最大的特點是帶著一種詩人的浪漫。”

談教育

“轉戰線上,將知識傳授給更多的人”

新京報:辭職的事情為什麼思考了兩年?

熊芳芳:因為家人起初是反對我辭職的,畢竟在教師這個崗位上工作31年,還剩最後7年就退休了。辭職意味放棄多年的教齡和退休後的待遇。深圳市的教師待遇在全國來講還是不錯的,現在淨身出戶,我內心也反複糾結。

新京報:最後是怎樣下定決心的?

熊芳芳:我覺得還是得為自己活著,生命很短暫,不能一生都讓別人來安排。我想把退休前的7年賞賜給自己,多陪陪家人。也可以多出去旅旅遊,做到真正的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新京報:辭職後還從事教育行業嗎?

熊芳芳:辭職後我想把教育轉戰到互聯網,做一些個性化的教學產品。

新京報:怎麼想到做線上教育的?

熊芳芳:今年受疫情影響,學校從2月份開始網絡教學,打破了地域、年齡和時間的限製,是多元化的。我想到去做線上教育,將知識傳授給更多的人,根據不同類型學生開展不同的課程。

新京報:目前學校同意辭職了嗎?

熊芳芳:5月19日我提及辭職報告後,學校將報告提交給深圳鹽田區教育局,教育局領導有和我溝通,但現在還沒給回覆。沒有想到我的辭職會引發這麼大的輿論關注,說走還沒走,在學校教學見到領導同事有點尷尬。

新京報:辭職後班里學生怎麼辦?

熊芳芳:我教兩個高二班級的語文課,在其中一個班級擔任班主任。5月11日開學時我向學校提出辭去班主任職務,想著等學期結束後再走,現在想盡快離開。

新京報:你和學生交往時性格是怎樣的?

熊芳芳:有人說我冷漠、清高,這隻是針對誌不同道不合的成年人,我沒有時間做無效社交。但我對學生是非常熱情和真誠的,每學期都會給學生買筆記本等禮物,讓他們積累摘抄美文、寫寫隨筆和遊記等。

談家庭

“最大的虧欠就是對兒子照顧不周”

新京報:這些年來有什麼遺憾嗎?

熊芳芳:最大的遺憾是忙於工作,對兒子照顧不周。我在蘇州教書時,孩子因打籃球受傷,沒做全面檢查,加上學校座椅低,後來出現腰椎間盤突出。以後我要多給他煲湯、做飯,讓他早日養好身體。

新京報:你對一些老師的示範課有意見?

熊芳芳:這些年有看多地優秀老師的示範課,並從中學習,但有些老師講示範課或巡講時,都是提前安排好哪些學生參加,學生回答什麼問題,這和演戲沒什麼區別,我覺得老師應該將精力花在打磨課程上。

新京報:對在崗的年輕老師和即將畢業的師範生們有什麼想說的?

熊芳芳:老師要多發現學生身上的閃光點,有些學生平時作文寫不好,但發現他寫了一個漂亮的句子,我也會打印出來在班級上講評。事實證明這是可行的,可以讓學生提高自信,更喜歡寫作文。

新京報:辭職後有沒有具體的打算?

熊芳芳:我已經在一家網絡教育平台上了一節課。根據我的經驗,學生對實景教學興趣高,我以後出去旅遊,比如在雲南洱海邊的客棧看風景時,也會備課。其間給學生們直播、錄製教學,講解地貌、民俗等等。當然,我也不知道這條路能走多遠。

新京報:在深圳教學時生活節奏如何?

熊芳芳:我們學校在山上,學生住校,每週回一次家。我會在週末坐車回廣州,週末再回深圳。平時在學校,無論有沒有晚自習,我都在辦公室改作文,幫學生們往各雜誌投稿,經常熬夜到淩晨三四點。

新京報:如何看待這一次事情引發關注?

熊芳芳:網上有很多質疑,有人說我是因為和同事、領導關係鬧僵,我朋友圈截圖,和他們關係都挺好。前同事對此事的評價最得她心,“你們都想多了。其實這很熊芳芳。”

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編輯 左燕燕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