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飛:即興劇,也是勇敢者遊戲
2020年05月23日12:40

原標題:沈飛:即興劇,也是勇敢者遊戲

原創 儲藝娜 複旦商業知識

■ 作者/儲藝娜

■ 公眾號/複旦商業知識

方寸舞台,沒有劇本。演員之間“心有靈犀”,隨著快節奏的場景變幻,默契驚人。這是即興劇,大膽而迷人。

01

反應的藝術

亞裔、理工科背景,內斂含蓄的東方特質,帶著與脫口秀演員極度反差的形象,那些年黃西在美國火了。

十多年前,沈飛也在美國講脫口秀,圈子不大,跟黃西也認識,“一開始沒有人覺得這個東西會火,完全是好玩”。他與黃西有著相似之處,脫口秀台上少有的亞洲面孔,帶著中式幽默,沈飛是計算機編程專業,“工科男,會講很多這方面的梗”。在洛杉磯日落大道上的The Comedy Store,沈飛說過英文脫口秀,據說是當時唯一的華人表演者。

只不過,在喜劇的岔路口,沈飛後來選擇了另一條路,一種沒有劇本、沒有準備,充滿不確定性與歡樂的表演形式,Improv即興戲劇。“在美國,一旦進入了喜劇的圈子,有人學脫口秀,有人學即興劇,很正常。”

即興表演這種形態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91年古羅馬時期的Atellan鬧劇。而即興戲劇,作為獨立的戲劇門類,則很“年輕”。上個世紀60年代,Viola Spolin(維奧拉·斯波林)奠定了現代即興戲劇的基礎,之後大量學者、創作者投入這個領域的研究。有人評價,它是反應的藝術,世界上最冒險的戲劇形式。演員之間“心有靈犀”,隨著快節奏的場景變幻,達到驚人的默契。沈飛記得第一次看即興劇,那種神秘感和未知性讓他“感覺像是觸電一般”。無需像脫口秀一樣,前期絞盡腦汁寫稿,反複斟酌修改,即興劇演員上台就能演,還能與觀眾互動、嗨翻全場。沈飛不敢相信這種能力是可以系統性學習的,直到後來,他去了The Second City(“第二城市”劇場)。

芝加哥,美國戲劇之都,也是戲劇即興創作的發源地,Spolin與兒子在這裏共同創辦了The Second City—迄今為止美國最成功的即興戲劇和喜劇演員培訓機構,幾十年來為荷李活培養了眾多喜劇人才和創作人才。

在The Second City,沈飛學到了一整套即興劇的表演體系,他所在的即興團隊,有演員、醫生、餐廳服務員,甚至還有60多歲的退休律師,大家共同創作和表演情景喜劇。通過一系列的學習和表演,沈飛明白了即興背後的智慧,“合作共創,以及Yes And精神”。

02

娛樂孤島

在美國,即興劇是一個行業,演員們平時可以在劇場演出、教課,演得好還有機會上電視、出演情景喜劇。美國最成功的王牌喜劇節目之一Saturday Night Live(SNL,週六夜現場),主打sketch小品,其中大量演員也都來自The Second City。

這是一個成熟完整的產業生態,人才的生長路徑十分明晰:通過學習即興劇可以登上舞台,經過劇場演出的磨煉後,有機會登上螢幕,成為家喻戶曉的情景喜劇的編劇和演員。

相比之下,國內即興市場一片空白,沈飛看到了即興這門藝術在中國商業化的可能性。考慮到喜劇在不同語境下的不同,Improv(即興表演)這個“舶來品”如何做到本土化是關鍵。沈飛覺得“在中國做喜劇其實比在美國更容易”,他講了個段子:“在美國,喜劇要麼講性,要麼講政治。不然,沒辦法博取觀眾的眼球,選題太局限了。但在國內,喜劇的選題就非常多了。因為除了性和政治以外,什麼都能講。”

2013年,沈飛在上海創辦了“飛來即興”。與The Second City相似,飛來即興的業務模式包括演出、表演培訓等。現代年輕人對喜劇的需求是龐大的,很多白領會在空餘時間參加表演課。即興劇成為都市年輕人解壓、尋找歡樂的一種方式。和當年的脫口秀一樣,漸漸地,即興劇在小眾圈子流行起來。

“像體育比賽,看了之後你就想參與,即興也是一樣。”沈飛說,即興劇的魅力在於,人人都能上台,未來或許能成為像乒乓球一樣的全民活動。在飛來即興,那些曾經登上舞台的演員們,有著與即興毫不相關的“基因”——李大命曾是質檢員,阿球曾在地產公司上班,“金瑛CP”(金靖、劉勝瑛)也非科班出身。

不過,沈飛也意識到,就算能培養出讓觀眾喜愛的喜劇演員,也不能活在一個孤島上面,需要產業鏈的支援。“當整個行業不存在,單點的付出可能變成杯水車薪。”

換句話說,即興劇要“出圈”,它需要打破“次元壁”,走到大眾中。而電視節目的力量,遠超線下單點的劇場。一次偶然,沈飛結識了東方衛視的製作人,對方正在籌備一檔喜劇節目,打算以一段段小品形式呈現,類似美國的SNL的模式,而沈飛他們當時推出的舞台劇《魔都幸福指南》,也是按照SNL的模式。於是,兩人一拍即合。2016年9月《今夜百樂門》開播,沈飛擔任節目的劇本總導演,同時飛來即興的三名演員金靖、劉勝瑛和薑鈺,也在節目中亮相。在小品《機場培訓師》中,金靖翹起二郎腿、從下巴伸食指罵人的動作,一下子成為經典。這個90後女孩,憑藉著精分、無厘頭等一些獨特笑點,在一幫專業演員中脫穎而出。

爆款綜藝讓飛來即興有了更大的知名度,在線下劇場,湧現眾多慕名而來的觀眾。每當表演中途有熟悉的演員上場,觀眾會像粉絲一樣,細數著自己認識的角兒:“金九粒”“阿球”“李大命”……

沈飛將這次成功稱為“走運”,“第一個做的節目就火了,這個東西可遇不可求。”在《今夜百樂門》中,所有小品都是有劇本的,雖然不是即興,但創意也誕生於無數次的即興排練和創作中。拿《機場培訓師》來說,沈飛和演員們一起寫劇本,在即興當中不斷打磨,不斷修改,“演一遍之後,看到哪裡有笑點就記下來,再思考如何讓這個笑點更出彩,最終一步步地讓所有不是笑點的地方都變成笑點。喜劇作品的誕生,就是如此的苦中作樂。”

最近兩三年,飛來即興參與了多個節目的製作,像中國版《SNL 週六夜現場》《冒犯家族》《旋轉吧假期》等。然而,在效果方面,喜劇節目似乎又陷入了一個新的瓶頸。中國版《週六夜現場》也僅僅做了一季。“今年綜藝節目的招商都很不容易。”沈飛說,國內需要有持續經典的喜劇節目。像美國的SNL,已經播出了45季,沈飛將其比作“美國喜劇演員的孵化器”,“他們先在劇場演出,然後去SNL,接著做情景喜劇,還有機會拍電影。像美國著名喜劇演員Tina Fey(蒂娜·菲)、Amy Poehler(艾米·波勒)等幾十個人都是這樣的背景” 。

在國內的一幫即興演員中,因《今夜百樂門》火起來的“金瑛CP”,在2017年簽約了馬東的米未傳媒。她們來自即興體系,如今在《歡樂喜劇人》《演員請就位》等多個類型的綜藝中不斷嚐試,也面臨過迷茫和挑戰。金靖曾在一次採訪中談到:“感覺好像我們也不是喜劇圈的人,他們也不太認識我們,像走錯了節目,格格不入,不被接納。”在今年春晚的小品《機場姐妹花》中,金靖與黃曉明等人搭檔,節目讓人眼前一亮。沒受過專業訓練的她,這次選擇直面壓力,走向更大的舞台,在表演中把握了搞笑誇張的分寸感,喜劇效果十足。

總的來看,即興市場的根基薄弱,還需慢慢培養。相對來說,脫口秀的土壤日趨成熟,像《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這些爆款綜藝的持續性打造,李誕、思文等這些人,構成了脫口秀人物群像。國內的脫口秀行業,從人才挖掘、內容創意,到持續性產品輸出,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

沈飛說,脫口秀和即興劇有一個共同特點,都是年輕人喜歡的喜劇形式。“脫口秀相當於新版的相聲,即興喜劇相當於新版的小品。‘相聲’先火了,‘小品’還要再加加油。”

03

回歸本源

即興,是勇敢者的遊戲。

金靖曾把即興比作跳傘,“那個極致的快感、那個美麗就是跟極限運動一樣”。在方寸的舞台中間,演員們無需準備,根據觀眾拋出的話題,迅速建立場景,同伴間通過“Yes and”不斷認可對方的思路,並繼續演下去。所有人進入同一頻道,讓整部戲朝著同一個方向發展。

如果同伴接不住翎子,出現尬演怎麼辦?“每個錯誤都是一個禮物,”沈飛說,“有一個人犯錯了,就給了隊友一次把這個錯誤圓回來或發現新笑點的機會。”即興演員在舞台上不但不恐懼變化,而是以變化為興奮點,以變化為樂趣。

主持人曹啟泰就很期待這種“意外之喜”,“台上看第一反應,第一時間有自己的節奏和力量。就像初吻,你不能安排什麼時候會有天雷地火的瞬間,它就是發生了。”曹啟泰是一個即興高手,在三十多年主持生涯中,很少準備,只管吃飽睡好,到了台上他會調動所有感官,沉浸其中,感知當下,妙語信手拈來。一次活動,有人問他為什麼不準備,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我準備了幾十年,所有的記憶、感受都在這裏。”

其實,即興這種能力,我們的祖先早已有之。在面對各種不確定性時,他們警覺、機智,解決眼前的難題,活在當下。隨著人類對自身和世界的認知加深,計劃、預判變得愈發重要,先人們學會了預見危險、未雨綢繆。進入21世紀,移動互聯、人工智能等科技的進步帶來了商業的飛速發展,瞬息萬變的世界似乎又把人類丟到了那種原始、不確定的狀態中。即興,這門古老的智慧,又重新浮現,賦予當代人啟示:人生就是一場即興,要擁抱變化,活在當下。

即興的智慧,能化解人在面對不確定時的緊張與焦慮感,並找到應對之法。大多數人在遇到變化時,往往處在抗拒的心態,潛意識地不接受它,而即興舞台的Yes And精神,能給現實中的人們以啟迪—Yes是主動接納、擁抱變化,And是做出反應來解決,頗有些“順勢而為”的哲學意味。

如果翻譯成企業語言,在沈飛看來,Yes代表管理者對自己團隊的認可,不要總是否定員工的idea;And代表支援隊友,把他們的idea 變得更好。這樣才能激發員工的內驅力,讓員工在認可中獲得成長。“在舞台上,一個新人演員擁有所有角色和情緒的種子,哪裡獲得了觀眾掌聲的認可,哪裡就會豐滿起來。同樣在工作中,管理者在哪裡認可和Yes And你的下屬,他的能力就會往哪裡發展。很多人的職業生涯都是沿著這樣的脈絡發展的。”

當下,即興的精神正從舞台滲透到現實生活,並被加以應用。在西方,即興進入了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耶魯大學等高校的商學院課堂,主要開發管理者的領導力、創造力、合作能力、溝通能力和團隊能力等。在沈飛的觀察中,那些創新型企業的文化,都在朝同一個方向走—擁抱變化、團隊合作、可持續創新、同理心等,“這一套與即興劇是完全契合的”。在國內,飛來即興已經向一百多家500強企業提供了培訓課程。在面向管理者的課堂上,沈飛會設置熱身、即興創作、上台表演等環節,嚐試將即興精神與企業文化相結合。“舞台就是另外一個世界,現實生活中你想做的事情,都有機會在舞台上實現,然後把舞台上的那份自信帶到現實中,拓寬你性格的廣度。”

然而上台前,面對觀眾的期待,毫無準備的即興演員如何克服緊張感?“盡興玩吧。”沈飛說,百分之百活在當下,才能進入忘我的狀態。美學家朱光潛先生曾在書中提到,人在遊戲的放鬆的狀態下會開啟直覺和靈感之門。

畢竟,戲劇就是play。

本文節選自複旦大學管理學院與中國管理研究國際學會(IACMR)聯合出品的第21期《管理視野》雜誌,限免閱讀開放中。

IFBK 0522 The End

原標題:《沈飛:即興劇,也是勇敢者遊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