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計民營企業發展 營商環境再成兩會關注焦點
2020年05月23日03:49

  獻計民營企業發展 營商環境再成兩會關注焦點

  本報記者\郭陽琛\石英婧\上海報導

  民營經濟是我國經濟發展和創新的重要力量,在我國經濟發展中占有重要地位,素有“五六七八九” 一說,即民營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和90%以上的企業數量。

  民營企業的營商環境,再度成為今年兩會代表委員們最為關注和熱議的話題之一。

  《中國經營報》記者梳理多位兩會代表、委員帶來的提案瞭解到,近一年多來,民營企業在信心、效益等方面呈現出向好的態勢,但近期發生的新冠疫情對民營企業的影響非常大,同時國企和民企的差異化待遇在實踐中仍難以真正消除。

  對此,兩會代表委員們建議,要在稅收、金融等方面為民營企業降本“減負”,在更為公平促進民營企業轉型升級,讓民營企業不僅要在疫情中以及未來“活下去”,還要“活得更好”。

  “減負”降本呼聲高

  疫情期間,不少民營企業陷入了成本提高、收入銳減的尷尬境地。

  在全國人大代表、禹洲集團董事局主席林龍安看來,要實施適度寬鬆的信貸政策方能對症施治。在實行穩健貨幣政策的同時,對風險相對較低的企業(資產負債率低等)適當調整信貸政策,增加信貸額度、適當放鬆公司債等發行條件。

  “針對疫情原因導致到期還款困難的企業,有條件給予展期、續貸,不抽貸、不斷貸;適當降低新增貸款或融資成本。”林龍安建議,要有條件加大對企業的金融扶持政策,適當下浮貸款利率。

  全國政協委員、銀泰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沈國軍表示,應保持就業崗位基本穩定的中小微企業,延長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從寬處置其在貸款、擔保、質押等方面的需求,並通過專項再貸款再貼現、激勵國有大型銀行發放普惠小微貸款、增加政策性銀行專項信貸額度等方式,支持銀行更多發放無息或低息信用貸款。

  稅收營商環境是保障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影響因素,也是此次兩會代表委員們熱議的話題。沈國軍認為,應繼續擴大針對中小微企業增值稅減免範圍,延長緩繳所得稅的時限,延長支持疫情防控保供應相關稅費政策實施期限。林龍安也建議,免徵企業一定時期內的稅費或降低稅率,如所得稅、增值稅等;在公平協商的情況下,適當調減社保等繳納比例,或社保部門給予部分社保繳費返補。

  “廣大納稅人、繳費人對稅收營商環境的進一步改善仍抱有極大的期盼。”全國政協委員、南通大學校長施衛東認為,一是“減稅降費”系列政策舉措稅務部門要切實宣傳、輔導、落實;二是挖掘壓縮納稅耗時潛力;三是要加強納稅需求管理機製建設,提供更多個性化、差別化納稅服務產品;四是應引入多元化納稅服務模式,促進政府與市場主體、政府與社會組織、政府與社會成員之間的合作機製,實現納稅服務邊際效益最大化。

  “民營企業能否順利發展,居民就業能否維持穩定,將影響到‘就業——消費’鏈條的運行,並直接影響中國經濟複蘇的質量和進度。”沈國軍說。

  “玻璃門”依然存在

  “從政策文件上看,國企和民企間的差別化待遇越來越少,但實踐中,一方面人們心裡這條鴻溝仍難以真正消除,另一方面玻璃門、旋轉門、彈簧門也依然存在。”全國政協委員、致公黨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南京大學經濟學系主任楊德才說,調研顯示,僅53%的受訪企業認為政府對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一視同仁。同時,政策配套細則也不夠完善,特別是一些牽涉到多部門、多環節的政策,往往難以落實。例如,2019年,黨中央和國務院出台了《關於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新‘28條’”)。新“28條”明確提出,要建立清理和防止拖欠賬款長效機製。

  “但長期以來,地方政府拖欠民企賬款的現像一直存在。”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向記者表示,尤其是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長期被拖欠的應收款對企業的資金周轉、經濟效益、正常運行等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這對很多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無異於是雪上加霜。

  對此,劉永好建議,一是從預防角度,要規範項目審批管理,落實項目資金到位;二是建立地方政府信用製度,將政府拖欠企業賬款、單方面不履行合同等行為,列入地方政府的信用指標中,作為地方政府一把手的重要考核指標;三是加強對企業投訴問題核實督辦的力度,對企業通過各種渠道投訴舉報的案件,“督促各地區、各有關部門建立限期解決和反饋製度,做到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著落”。

  實際上,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民營企業也發揮了巨大作用。據不完全統計,僅疫情初期,民營企業即從世界各地運送了20.2億個口罩回國,承運了90%的調往武漢的口罩,且各類物資在途運輸時間平均節約30%。

  “從我國突發事件應對體系相關行業的產能看,民營企業是許多行業的產能主體。”全國政協委員、春秋航空董事長王煜告訴記者,國家突發事件應對體系主要涉及的是民生、醫療、抗災物資、生活保障、交通、物流等行業,而這些行業中大部分的產能主體是民營企業。

  王煜呼籲,增設將民營企業納入國家突發事件應對體系的法條,從法律、法規上明確。同時,王煜還認為,應該明確將民營企業納入國家和各級政府的突發事件應對體系。“將民營經濟的產能、運能、服務能力作為可以信賴和依賴的國家供給保障,列入到國家和各級政府整體應急救援計劃規劃中。在具體應急救援過程中,對待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一視同仁。”

  亟待轉型升級

  “我國大部分民企仍處於產業鏈的低端,抗風險的能力不強,企業轉型升級存在著力不從心的現象。”在楊德才看來,當前妨礙民營企業轉型升級的困難,主要在於“市場風險大,存活率低,民營企業不敢轉型”,“缺資金、缺人才,創新門檻高,民營企業不能轉型”,以及“競爭環境不公平,‘三門’現象仍存在,民營企業不好轉型”。

  民營企業為何不敢轉型?楊德才舉例稱,目前我國民營企業75%以上的創新經費來自企業自有資金,研發投入普遍達不到占銷售收入5%的國際慣例。此外,民營企業管理者忽視人才儲備和培養,導致企業創新人才匱乏,也成為製約民營企業轉型升級的重要因素。

  “我國科研人員主要集中在高校和科研院所,除少數大型國企和明星私企,大部分企業的研發能力較弱。科研人員整體待遇不高,也致使科研隊伍高水平人才不足。”全國政協委員、寶龍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健康對此也深有感觸。他表示,科技成果轉化的機構平台建設不足,科研人才脫離市場,科技成果轉化缺乏標準和指引,也致使科技成果沒能產生更大的商業價值。

  “人才建設是推動創新和發展的基礎性建設。”許健康認為,在國家鼓勵創新、推動創新的新形勢下,迫切要求我們必須從人才建設上著手,系統性地解決阻礙我國創新人才發展與科技成果轉化率低的問題。

  對此,許健康建議,將創新人才分為四類精準施策,包括具有重大理論創新但市場價值需要長期才能體現的人才、具有重大的實踐價值或市場價值創新的人才、既具有重大理論創新,又具有重大市場價值的人才、具有一般理論創新和實踐價值的人才。同時,加強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中間機構和平台建設,並加強長期導向的人才戰略研究規劃和體系機製建設。

  楊德才也認為,要通過創新製度增強企業創新人才的生態吸引力、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協同治理機製建設、深化以企業為主體的技術創新體系,以及改革並完善企業技術創新財政稅收補貼、減免措施,激發企業創新活力與動力。

  除了人才建設,如何能更好促進民營企業轉型升級,讓企業不僅“活下來”,而且“活得更好”呢?

  楊德才就此建議,民營企業自身要練好內功,創新發展模式,提高抗風險能力。同時,政府應繼續進行破除體製性障礙,在促進政策落地上加力提效,“民營企業轉型升級,最重要的是要有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需要在形成公平的要素配置方式、繼續優化營商環境、提高政策製定水平,以及加強政策的執行力度等層面著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