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環保治理不存在“放水”,藍天2035年常在
2020年05月22日23:31

原標題:對話|環保治理不存在“放水”,藍天2035年常在

今年是藍天保衛戰收官之年,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要繼續打好藍天、碧水、淨土保衛戰,首提突出依法、科學、精準治汙。

今日,新京報記者對話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國家城市環境汙染控製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環科院大氣所原所長彭應登。專家表示,疫情之下,並不存在環保治理“放水”的問題,實現經濟和環境效益雙贏,必須突出依法、科學、精準治汙。在減排空間壓減前提下,精準治汙才能提高環境治理成效。另外,2035年左右,我國PM2.5基本能達標,藍天將常在。

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

新京報:為什麼要突出依法、科學、精準治汙?

馬軍: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非常簡要,但在簡要報告中間依然用相當的篇幅來談生態環境,過去五年,我國執行了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政策。我們的環境監管,包括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等,力度非常大。但在這個過程中,確實出現了地方平時不作為、督察來了又亂作為的情況。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特別是受疫情影響之下,地方有相當一些聲音,希望能夠放鬆環境監管力度。但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中特別提到,我們一定要繼續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如果我們要平衡環境治理與經濟發展的話,就需要更加依法、科學、 精準地治理汙染。

彭應登:這次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依法、科學、精準治汙,跟目前的治理階段和現狀是相一致的。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實施以來,我們大氣治理取得了明顯成效,包括PM2.5濃度目標提前實現,不過,行動計劃中要求地級及以上城市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率達到80%,這個目標還沒有完成。這說明我們在治理過程中還存在急於求成的情況,地方上也存在“一刀切”和層層加碼的行為,也說明我們的治理還不夠精準、還存在不合法現象,如此以來效果也會減價扣。地方政府如果在治理或執法中“一刀切”、存在不合規不合法行為,老百姓會對治汙措施產生質疑。因此,減排空間壓縮之下,措施要更精準,才能降低成本,獲得更大的效益。

國家城市環境汙染控製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環科院大氣所原所長彭應登。

新京報:經過多年大氣治理,如今減排空間已十分有限,還可以從哪些領域挖掘潛力?

彭應登:我們在目標設定上,還是有些急於求成。前期在能源、產業結構調整中,我們下的功夫最多,效果也最明顯。但是,隨著治理向縱深發展,出現了一些難題,運輸結構和用地結構,這兩個結構調整還沒有到位,這兩個結構重還有減排空間,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提出要精準治汙的原因之一。舉例來說,我們發現在大氣治理的重點領域中,有個特點,要想區域性的改善空氣質量,建立聯防聯控機製,形成齊抓共管的合力至關重要。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汾渭平原等重點區域已經建立了聯防聯控工作機製,蘇皖魯豫恰恰是長三角和京津冀周邊兩大大氣治理重點區域的連接帶,長三角地區和京津冀周邊地區著力解決的問題都卓有成效,蘇皖魯豫大約20多個城市空氣汙染顯示出來了。為什麼有這些問題?是因為它的用地結構不太合理,需要調整。各地為了減少本省的鄰避效應,想充分利用周邊和交界地帶的環境容量,結果導致蘇皖魯豫這個連接帶的環境問題很突出。

馬軍:我國的大氣治理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效,北京去年PM2.5年均濃度僅42微克/立方米,創監測以來新低。不過,還有很多城市PM2.5並未達標,在PM2.5治理上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治理PM2.5同時,臭氧問題開始顯現,兩者需要協同治理。臭氧前體物是氮氧化物和揮發性有機物,後者排放來源多、分散,尚未得到有效控製。所以我們下一步的治理,不能僅僅通過政府一方去發力,還需要動員社會監督的力量,要動員市場的力量,在這些方面還有很多的可能性。現在全球來看,中國率先實現了重點排汙單位在線監測數據的實時公開。從實時公開的情況看,仍然有一些排放量很大的企業,還沒有完全達標。同時,受經濟下行壓力影響,企業的數據公開也有所退步。如果將公開排放數據的企業對接到綠色供應鏈、綠色金融等市場化手段,這樣就避免了依靠政府監管可能導致的“一刀切”等問題,通過市場的優勝劣汰,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新京報:疫情之下,經濟複蘇壓力加大,如何看待環境治理“放水”的問題?

馬軍:在實踐中我們確實發現,有地方放鬆了環境監管。例如,有地方出台了環境監管的正面清單,部分企業可以豁免檢查或處罰。不過,有的企業並不能達到被豁免的條件,我們也跟8個城市溝通,最終這些不達標的企業從名單中被移出。疫情發生之後,保經濟和民生是重中之重,但同時,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要堅持達到汙染防治攻堅戰,所以統合這兩者,一定需要用創新的方式、用市場化手段。比如我們通過環境大數據去開展綠色信貸,向企業提供綠、藍、黃、紅4種顏色,到現在為止梳理了數以萬計的企業,其中有近500家企業已經開始整改,修復環境信用,這就是一個綠色的經濟恢復,這樣的恢復過程中,實際上影響的是黑色GDP。做得好的、負責任的企業,反而會獲得更大的發展的空間,總體上對我們的經濟不會產生重大的衝擊。

彭應登:實際上,我們環境治理目標並沒有下降,底線沒變,目標值也沒變。大家可以從放管服的角度來理解,環境治理也體現了放管服精神,雖然手續簡易了,但是中間監督過程更嚴格了。環境準入門檻調整後,加強了中端管理和末端追蹤。中間管理有很多手段,比如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強化監督等等,在監管的同時,我們還有幫扶,在技術和政策層面幫助地方治汙。應該說,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良性循環的基本局面已形成,不存在環境治理“放水”的問題。

新京報:我國PM2.5何時能普遍達標?藍天何時常在?

馬軍:目前大氣治理難點地區主要集中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汾渭平原、長三角以及蘇皖魯豫交界地區。其中,京津冀和汾渭還受到地形因素影響,環境容量有限,擴散條件較差。理想估計,在區域協同以及各項措施取得明顯成效前提下,2025年北京PM2.5年均值預計可以達到國標35微克/立方米。當然,周邊城市沒達標之前,我們不能單獨“擦亮”北京這一個點,還是要協同。我們的治理措施不但要精準到區域、城市、行業,我們還要精準到一家又一家企業,進行差別化監管。現在空氣質量受氣象條件影響較大,公眾要理解,我們要親力親為地通過綠色出行等方式,一起加入到治理中間來。

彭應登:全國來說,保守估計,如果要實現藍天常在,或者說PM2.5全面達標,估計要到2035年。目前空氣質量依舊沒有跟氣象條件脫敏,在氣象條件影響下,容易波動。比如北京,如果只有北京“獨善其身”也不行,必須要周邊地區協同治理,才能更早一步實現區域達標。

新京報記者 鄧琦

編輯 李國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