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跳舞!跳舞!這個國家的婚禮究竟有多熱情?
2020年05月22日06:46

原標題:跳舞!跳舞!跳舞!這個國家的婚禮究竟有多熱情?

原創 《世界文化》 環行星球

文/李廣旭

原文刊於《世界文化》2020年第12期

未標註的照片&視頻:©李廣旭

圖文:審稿-嘟嘟、排版-斯凱勒

封面圖:©FotograFFF / Shutterstock

“如果不加限製的話,我們能在婚禮上跳通宵!”烏茲別克斯坦朋友Amar一邊盡情舞動著雙臂,一邊驕傲地對我說。

如果你有幸參加一場烏茲別克斯坦的傳統婚禮,相信你一定會終生難忘。那是一種持續的幸福感,即便婚禮結束,你也會在回家的路上不由自主地邁開快樂的舞步,彷彿仍有愉悅的旋律在耳畔迴蕩。

去年夏天,我有幸受邀參加烏茲別克斯坦青年漢學家Nigina博士的婚禮,在見證她幸福的同時,也親曆了原汁原味的烏國風情的婚俗。

一、晨宴抓飯,幸福的傳遞

在烏國,新娘家負責晨宴,新郎家負責晚宴。早晨宴會(osh)以抓飯(plov)為主菜,可以是婚禮當天,也可以是前一天。屆時會有約200到300人應邀前來,能被邀請出席晨宴是一件頗為榮耀的事情,意味著你被看作是真正的朋友與親人。但是按照習俗,晨宴只允許男人參加,女人,哪怕是新娘,也不允許現身。

天剛濛濛亮,女方的親戚們就站在酒店門口恭迎賓客。宴會廳內,餐桌分列左右,一側是女方家賓客,一側是男方家賓客,中間留出了諾大的空地,為晚上的婚宴舞會準備的。

餐桌上擺滿了葡萄、哈密瓜、無花果等當地水果,各類堅果則盛在高腳杯里,還有糕點及以西紅柿、黃瓜、洋蔥為主料的沙拉等。每張桌子都會擺上饢與茶。

在烏國有這樣的傳統,長輩為晚輩掰饢以賜福,而晚輩則為長輩沏茶以回敬。沒有個人的餐盤,掰好的饢就直接放在鋪著桌布的桌面上,要正面朝上以示尊重。當地人喜甜,會在茶碗裡放上一塊白砂糖或黃糖,用茶水衝泡,品著甜絲絲的茶,別有一番滋味。

7點整的時候,當地有名望的阿訇會頭戴朵帕(do’ppi,烏國傳統四角帽,一般是黑色白花),端坐在主席台上,以《古蘭經》的名義祝福兩位新人及賓客,送上愛情箴言,並以頌詠的方式傳達真主的恩賜。

在阿訇發言的時候,所有賓客都會放下手中的食物,虔誠地聆聽。待阿訇發言結束時,人們抬起雙手,以“捧”的方式置於胸前,然後默念清真言,做擦臉狀禮畢。

主菜抓飯會在此刻登場。抓飯是在一口巨大的鐵鍋裡燜熟,每一粒米都油亮亮的,混著黃蘿蔔特有的甜味,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對於婚禮抓飯,烏國人可不是只是吃這麼簡單,他們將抓飯演繹成整場晨宴最富有儀式感的環節。

筆者在後廚嚐試翻炒抓飯

所有年輕的賓客們紛紛起身站成一列,隊伍從廚房一直排到宴會廳的餐桌旁,廚師將剛出鍋的熱騰騰的抓飯盛出後遞給離自己最近的賓客手中,然後後者將手中的抓飯傳遞到身後的人手上,身後的人再繼續依次傳遞,餐盤經過了隊伍中所有人的雙手,由最後一個人畢恭畢敬地端上餐桌。

隊伍會根據餐桌的遠近與方向進行不斷地調適。此舉寓意著每位傳遞者都將自己的祝福送到抓飯上,每位傳遞者也由此獲得了喜氣。

每一盤的抓飯份量都很足,兩三人合吃一盤。雖然名為手抓飯,但如今大部分人還是使用勺子或叉子品嚐美味。期間朋友Amar幾度慫恿我用手抓著嚐嚐看,我覺得那樣吃完後會滿手羊油,便微笑著婉拒了美意。

晨宴結束後,我以為自己躲過了用手吃抓飯的命運,但萬萬沒想到的是,我還是在之後的婚禮環節上吃到了用手抓著吃的抓飯,而且還是別人的手喂的。

婚禮手抓飯

二、“我來了,美麗的新娘!”

15:30左右,迎親團隊姍姍來遲到新娘家。樂隊開路,樂手們一個個都身著繡有金絲花紋的深色坎肩(烏國傳統服飾,所用布料被當地人稱作艾德萊斯,adras)。

吹karnay(民族樂器,類似超長柄喇叭,需要很高的肺活量和很強的手臂力量)的走在最前面,“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渾厚的聲色帶有很強的節奏感。緊隨其後的是鼓手,有力的鼓點頗具氣勢。

吹karnay的樂手,

圖片來自:dizoza.blogspot.com

而他們身後,是一眾白襯衣黑西褲的兄弟團,他們邊走邊舞,將穿著黑色西裝外套的新郎簇擁在中間。進了家門的兄弟團沒有先去新娘的閨房,而是去了餐廳填肚子,所謂吃飽了才有力氣打勝仗。

茶過三巡後,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儀式,即新郎用手抓抓飯依次喂兄弟團成員。前文中我所謂的用手吃抓飯經曆,就是此刻。司儀將一份新出爐的抓飯擺在新郎面前,兄弟們依次起身站到新郎身旁,新郎用右手中間的三根手指將抓飯攆成飯糰,然後喂送到兄弟口中。當然,每次喂完都會用濕巾將手擦拭乾淨。

誠然,這是一個我意料之外的環節,我必須入鄉隨俗,心下不免幾分忐忑。輪到我時,新郎特意多加了點兒肉,半開玩笑地問:“Are you ready?”我下意識地深呼一口氣,表示準備好了。

在我看來,用勺子吃抓飯與用手吃抓飯在口感上並沒有本質的差異,但其背後所蘊含的寓意卻是不同的。新郎喂兄弟團吃抓飯,是為了傳遞喜氣與福氣,也意味著新郎與兄弟團們親如一家。吃完新郎喂的手抓飯後,每位兄弟還能獲得一份新郎精心準備的小禮物與喜糖。

而兄弟團也會將“紅包”遞送到一個托盤上,烏茲別克斯坦錢幣索姆的面值很大,雖然托盤上盛滿了五萬十萬的大鈔,實則折合人民幣並不太多,有點兒像廣東地區的利是,只是圖個綵頭。

面值十萬的索姆,折合人民幣約70元

茶飽飯足後,阿訇拉過新郎,當著所有人的面不忘再叮囑新郎幾句。新郎此時整理了一下衣裝與髮型,在前呼後擁下敲開了新娘的閨房。新郎Khurshid是撒馬爾罕人,新娘Nigina是塔什干人,他們在大學時代相識,儘管一個愛喝綠茶,一個愛喝紅茶,但並不妨礙兩人墜入愛河。再後來,一個留學日本,一個留學中國,遠隔重洋,彼此牽掛。等到今年新娘博士畢業,兩人方才結婚。

他們的愛情戰勝了時間與距離,克服了重重困難,這在平均婚齡僅20歲的烏國,顯得既不可思議,又彌足珍貴。

片刻,新郎牽著新娘的手,緩緩地從房間里走出來,人群迸發出熱烈的掌聲,樂隊們也鼓瑟齊鳴。新娘的家人將糖果輕輕地灑在新娘的身上,讓糖果沾染新娘的喜氣,小孩子們這時候一哄而上,撿拾落在地上的糖果。她在親朋的祝福聲里,依偎著丈夫,帶著對未來的期許邁出了娘家門。

三、跳舞!跳舞!跳舞!

在當地人看來,參加婚禮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與會者無不盛裝出席。烏國盛產帥哥靚女,精心打扮一番後,更是養眼。

值得一提的是,新郎雖然大部分時間是以西裝為主,但在拍攝一些婚禮場景及個人最初入場的時候,需要披上白色禮服——刺繡袷袢袍子(kuyov chopon,烏國傳統服飾,有長袍及類似阿拉伯纏頭巾的帽子,服飾上繡著金色或銀色的絲線花紋),象徵對烏茲別克傳統文化的回歸。

新郎所穿的白色傳統禮服,類似左邊的樣子,

圖片來自:Michael Tallman/catalystwedco.com

對烏茲別克人來說,音樂是不可或缺的。他們更崇尚人的演奏,認為沒有真人參與的音樂是缺乏靈魂的。如果一場婚宴沒有樂隊現身,那麼這場婚宴無疑是令人遺憾的。

主席台正對面會搭一個小舞台,新郎聘請的樂隊正在為婚禮暖場。這是真正的現代樂隊,鼓手、吉他手、貝斯手、鍵盤手,彼此配合默契,彈奏的曲調時而歡快,時而舒緩,偶爾會跟台下的賓客互動一下,搞個怪,惹人莞爾一笑。

樂隊將演奏整晚,樂隊的優劣直接影響婚禮的優劣,所以在挑選樂隊時都馬虎不得。他們演唱的大多是烏國歌曲,間或有兩三首歐美情歌。

吉時已到,人們也都差不多坐定了。燈光漸漸暗了下來,這時幾名穿著adras abayi(烏國傳統服飾,一種色澤極為豔麗的連衣裙)的舞者率先來到舞池中央,隨著樂隊的演奏翩翩起舞,為婚禮揭開序幕。

一曲舞畢,會有專業的歌手走上舞台獻唱,在他們高亢的歌聲中,新郎與新娘緩緩步入大廳。眾人會紛紛起立鼓掌。新娘戴著巨大的白色頭紗,兩隻手撐起兩角,頻頻向賓客鞠躬致意。新娘向賓客致意是烏國婚禮非常重要的儀式,向眾人表達了對其關愛的感謝。這一環節會持續很久,待一一謝過,新娘方才坐上主席台,與新郎一起。

烏國的婚宴有著很高的賓客參與度。茶敬了三巡,菜上了三圈,歌者與舞者也唱跳了三曲,賓客們已經八分飽了,舞池也空了出來。當地的女人們最先起身,步入舞池中央,很自然地隨著音樂扭動起腰身,而後越來越多的女人加入到舞蹈的隊伍中。

人們圍成一個個小圈,將身體完完全全交給了旋律,肆意地用舞蹈直抒胸臆。慢慢地,舞池中也出現了男人的身影,婚禮熱鬧了起來。音樂節奏舒緩,他們的肢體輕柔;音樂節奏急促,他們的肢體狂野。新人會端坐在主席台上,一面欣賞賓客們的熱舞,一面與一些上台的賓客合影留念,接受最真摯的祝福。

不多時,兩位主角會一起款款走下主席台,來到舞池中。眾人的一個個小圈此時會合成一個大圈,將新人圍在中間,由他們領舞。只見新郎牽著新娘的雙手,面對面隨燈光與音樂踩著節拍,周圍的賓客也晃動著身體,按著鼓點拍手。新人大多時候會坐在主席台上,偶爾會下來幾次領舞,每一次都會掀起不小的高潮。

這樣的氛圍讓人很難不受觸動,熱情大方的烏國人會主動伸出手邀你上前,帶著你一起跳舞。沒有標準的舞蹈動作,也沒有那麼多的繁文縟節,你只需放開內心的束縛,跟著節奏,或索性不按節奏,盡情扭動身體就好,瞎蹦躂也行,只要你開心,想怎麼跳就怎麼跳。沒有人會笑話你,即便你滑稽得像一隻踩在冰面上的笨鵝。在這樣的環境里,再憂傷的人也會忘卻煩惱,精神與肉身得到了極大的釋放。

整個舞場看似狂歡,實則有序。有新人的領舞,有專業舞者的表演,有眾人的群舞,不同的舞輪流佔據著舞池,讓人們既得到片刻喘歇,又保證了舞會溫度不降。

夜已深,但人們絲毫沒有停下舞步的念頭。男人們更是圍成小圈,開始了相互鬥舞,竭盡所能地將肢體扭曲到誇張的地步,哪怕張牙舞爪也在所不惜。大腹便便的烏國兄弟,即便沒力氣跳了,也不甘只做個看客,會索性大幅度地揮起餐巾助興。

這樣激情四射的婚禮只可能在烏茲別克斯坦這樣的穆斯林國度才會出現,婚宴上沒有酒精,不用擔心酒後失控,荷爾蒙通過瘋狂的舞蹈予以縱情宣泄。

在舞池的一隅,幾個話還說不利索的烏國小孩也旁若無人地隨著音樂抖動著胳膊,或轉著圈圈,有模有樣的小動作讓人忍俊不禁。這樣的場景最令人動容,烏國人已經在潛移默化中將舞蹈融為一種刻在骨血里的文化,每個人都是天生的舞者,血液里流淌著跳舞的基因。

只要音樂響起,哪怕是平日裡最溫文爾雅的烏國人,也會變成另外一副模樣。跳吧,盡情地跳吧!在光影交錯的舞池上,每一次抬手,每一次擺動,每一次轉身,都成為對愛最誠摯,也最熱切的表達!

美貌與智慧並存的新娘Nigina博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