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長“直播帶貨”後 消費扶貧下一步咋走?|問2020
2020年05月21日14:21

原標題:縣長“直播帶貨”後 消費扶貧下一步咋走?|問2020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脫貧攻堅收官之年。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不少地區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受阻,扶貧項目開工和扶貧龍頭企業、扶貧車間復工復產延遲。在此情況下,扶貧農產品線上銷售作用凸顯,“縣長直播帶貨”成為現象級消費扶貧行為。商務部4月23日通報稱,一季度全國電商直播超過400萬場,100多位縣長、市長走進直播間為當地產品“代言”。

分析認為,“縣長直播帶貨”熱潮過後,扶貧產品還存在產業化發展不足、職業化人才培養需求增加以及物流和銷售渠道等方面問題。消費扶貧下一步如何走,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給出各自建議。

5月15日晚,河北省保定市政府副秘書長馬東參加直播帶貨。受訪者供圖

扶貧產品銷售渠道不暢 政協委員呼籲建設鄉鎮物流專用運輸線

5月15日晚,在河北保定掛職的北京扶貧幹部團隊發起首次“直播帶貨”,推介阜平“香酥脆棗”和易縣“玫瑰花茶”,開播3小時賣出3.3萬單,總計112.6萬元。

阜平縣是北京市對口幫扶保定的8個貧困縣之一,今年2月剛剛“摘帽”。保定市政府副秘書長馬東介紹,受疫情影響,貧困縣出現農產品滯銷問題,掛職團隊通過“線上+線下”同步方式,聯繫對接北京商戶企業幫扶銷售,同時著手網絡銷售渠道打通,加入直播帶貨的行列。

據商務部通報,一季度全國電商直播超過400萬場,100多位縣長、市長走進直播間為當地產品“代言”。“縣長”們突破形象的直播表現頗受好評。例如,洛川縣委書記王明智舉著蘋果和攤開雙手唱,“蘋果成熟的季節,洛川等你來”;濟南商河縣副縣長王帥模仿李佳琦喊出“所有女生、偶買噶、買它”等網絡流行語,模仿大胃王直播吃扒雞。

消費扶貧並非一帆風順。“目前,渠道不暢是一大掣肘。”馬東表示,扶貧產品銷售各自為戰,渠道就像毛細血管,無法完成批量銷售。保定計劃建立扶貧產品聯合體,打包“線上+線下”銷售,滿足多樣化需求。

針對類似情況,全國政協委員、廣東宏偉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偉忠建議圍繞農村電商做好文章,如鼓勵地方與電商企業對接,共建線上線下品牌農產品營銷推廣體系;加快鄉鎮物流快遞專用運輸線建設,實現鄉鎮、社區快遞網點全覆蓋。“更重要的是,要建立健全電子商務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化體系,努力營造促進農村電商發展的法治化營商環境。”

還有一些消費者對農產品質量產生了質疑。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由於長期粗放的種植銷售習慣,不少貧困地區農產品尚未完成從產品到商品的轉變,品質仍有較大提升空間,在市場競爭中很難搶占位置。

“我們不擔心產品銷量,擔心的是供貨和品控能否跟上。”四川省阿壩州小金縣縣委副書記鄭宇告訴記者,當地自然條件優越,蘋果、鬆茸、沙棘、犛牛肉等農產品品質優良,但並未匆匆踏入這趟直播列車。當地農產品中,部分為野生採摘,並未形成規模化種植,食品許可認證尚未統一獲得,而一旦進入網絡銷售,無法滿足大批量訂單需求,以次充好的情況可能出現,“這些都需要考慮並做好準備。”

直播銷售員或成新職業 人大代表建議加強自律和監管

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5月11日發文稱,擬增設“互聯網營銷師”這一職業,包括但不限於“直播銷售員”工種。

就此,陳偉忠建議,充分利用本地職業教育資源,培養更多農村電商人才。

上月末,全國首個《網絡直播營銷專項能力考核規範》在浙江金華實施。據瞭解,今年金華計劃培訓10000名網絡直播營銷人才,重點培育1000名優質“帶貨網紅”,為企業拿到更多訂單、賣出更多商品提供實質性幫助。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員夏學民認為,在金華試點基礎上,應採用標準化手段進一步完善提升網絡直播營銷員的職業規範,並向浙江乃至全國推廣,“尤其要加快培養一大批更具鄉土氣息的‘帶貨網紅’,助力國家脫貧攻堅。”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副院長張兆安認為,職業主播是“帶貨”而非“賣貨”,不承擔銷售主體的法律責任,這導致了產品、銷售、售後等環節不合規等情況。

他呼籲政府主管部門、監管部門和直播平台應攜手建立直播電商的自律機製。一方面,應該向能力不足的直播電商提供合規支持;另一方面要製定法規明確職業主播帶貨的連帶責任,強化合規自律意識。同時,立法機關對法律適用問題盡快做出解釋或調整,建議監管部門採用人工智能等新技術開發直播帶貨的違法違規行為監測系統,從而構建有效的直播帶貨監管機製。

此外,張兆安建議直播平台向消費者提供商品真實且可比較的信息,各級消協消保委也要針對直播帶貨中的高頻商品類別開展比較。採用算法推薦的直播平台要注重公平性,在與其他通路模式的競爭也要保證公平。

5月20日,貴州省黔東南榕江縣電商運營中心,主播在網上直播介紹農產品。圖/視覺中國

國務院扶貧辦

已認定4萬多個扶貧產品 將動員電商企業銷售

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在5月18日舉行的國務院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將繼續進行掛牌督戰、就業扶貧、消費扶貧、監測幫扶等措施。為克服疫情對貧困地區扶貧生產和銷售的影響,國務院扶貧辦及有關部門對消費扶貧作出了專門的部署和安排。

一方面是常年開展的扶貧產品認定。扶貧產品要求有貧困群眾參與、能夠帶動貧困人口脫貧,目前已經認定了4萬多個扶貧產品,商品價值量大概是3900多億元,已銷售323億元,認定工作還將繼續。

另一方面是採取措施促進扶貧產品消費。以疫情重災區湖北為例,3月份疫情好轉以後,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號召中央和國家機關各單位購買湖北積壓的產品,動員99家單位買了1.86億元,據統計,扶貧產品累計銷售近30億元。

下一步,還將通過政府採購、交易市場、動員電商企業銷售、社會組織參與等方式想辦法進行銷售。

劉永富表示,扶貧產品的銷售要與東部地區和城市的“米袋子”“菜籃子”工程結合起來,“貧困地區的東西都比較好,有時候還買不著,我們這邊組織起來,貧困人口就是生產者,東部地區城里的老百姓是消費者是一個兩全其美的事情,我們下一步還要繼續做。”同時他也強調,要保證質量,價格要合理,尤其要防止打著扶貧的旗號去謀取私利。

聲音

全國人大代表、蘇寧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農村地區生產種植和銷售脫節所暴露的問題進一步凸顯,嚴重影響農戶增收與市場供應。建議推進C2M(用戶直連製造)生產基地建設,以助農富農的方式參與鄉村振興。統籌資源,實現政府、電商、農戶、院校多方聯動,推動返鄉年輕人成為創富主體,帶動形成以共同富裕為目標、以行政村為具體單位、以C2M(用戶直連製造)模式為特色、以線上線下融合為主要銷售手段的鄉村生產基地。

許多實例證明,返鄉創業的商戶以村為單位聚集,依託電商企業賦能建設C2M基地,不僅自己致富,更帶動周邊村民脫貧增收。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二商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唐俊傑:

疫情發生後,受道路交通、農村封閉管理等因素影響,一些地區的鮮活農產品出現滯銷,建議加強農產品冷鏈物流產業發展。

冷鏈物流產業上聯生產、下聯消費,是構建穩定農產品供應體系的基礎性產業。近年來全國冷庫總量連續多年保持10%以上的增長率,但從產業扶貧效果看,貧困地區冷鏈物流產業仍然存在“三重三輕”等問題,包括“重生產、輕流通”;“重物資支持、輕智力幫扶”;“重項目實施,輕頂層設計”。

可以設立專項資金,支持貧困地區做好冷鏈物流產業頂層設計,在總體規劃的統領下,實現冷鏈物流基礎設施連線成網,建成穩定高效的供應鏈。同時,聚焦深度貧困民族地區,以冷鏈物流帶動三產融合,提高脫貧質量。

背景

脫貧攻堅收官年 國務院扶貧辦對52個縣掛牌督戰

截至2014年底,中國有7000多萬農村貧困人口。

2015年11月發佈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明確,到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有保障。確保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決定》提出實施電商扶貧工程。加快貧困地區物流配送體系建設,支持郵政、供銷合作等系統在貧困鄉村建立服務網點。支持電商企業拓展農村業務,加強貧困地區農產品網上銷售平台建設。加強貧困地區農村電商人才培訓等措施。

數據顯示,我國12.8萬個貧困村,到去年底還有2707個沒有摘帽。國務院扶貧辦今年將對沒有摘帽的52個縣和貧困發生率較高的1113個村實施掛牌督戰。

劉永富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扶貧工作強調授人以漁是為了確保脫貧質量,經得起曆史檢驗。“脫貧攻堅以來很多投資是投向基礎設施,而不是投向貧困戶,改‘輸血式’扶貧為‘造血式’扶貧,對於區域性長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新京報記者 馬瑾倩 陳琳

編輯 張暢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