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第一批焦慮的父母出現,這些育兒理論就在一茬一茬割韭菜
2020年05月20日09:47

  來源:科普中央廚房 | 北京科技報

  撰文/丁林 新媒體編輯/房永珍

  3個月大嬰兒“趴睡訓練”中窒息的消息令人痛心。新手父母固然沒經驗,也應該對不靠譜的育兒理論保持警惕,別拿自己的孩子做實驗。

  自然界有許多動物,出生不久就能展現自主性。出生幾個小時的羚羊就能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出生一天的小斑馬就能跑過鬣狗;小海龜破殼而出後,就能辨識大海的方向。  

  人類的嬰兒大概是最不讓雙親省心的了。讓3個月大的嬰兒面向下趴著,他們就被原地“鎖定”,連自行翻身的能力都沒有——3個月的小獅子已經開始學習捕獵了。

▲趴睡時食管位於氣管上方,回流的食物等可能導致窒息(圖片來源:nih.gov)
▲趴睡時食管位於氣管上方,回流的食物等可能導致窒息(圖片來源:nih.gov)

  為什麼人類的嬰兒如此脆弱?這是為了他們成年後更強大付出的代價。如果人類嬰兒孕育到大腦發育成熟才出生,他們過大的腦袋就無法通過產道。正因為嬰兒和成熟個體的巨大差距,人類“育嬰”的漫長程度才遠超其他動物。

  自從第一批焦慮的父母出現,“育兒專家”這個行當也應運而生。不過,歷史上不少育兒建議是異想天開的純理論派,比如:20世紀上半葉,一些歐美父母被告知用豬油塗抹剛出生的新生兒、把嬰兒放到窗外掛著的小籠子裡以便獲得新鮮空氣和陽光、訓練剛出生的孩子使用廁所或者給他們喂麥片;部分亞洲國家曾認為初乳是“不乾淨”的,於是建議在母親分泌初乳期間給孩子喂蜂蜜。實際上,人初乳可以預防新生兒感染,蜂蜜中含有少量的肉毒杆菌毒素,對嬰兒非常危險。

▲專為嬰兒設計的“窗籠”(圖片來源於網絡)
▲專為嬰兒設計的“窗籠”(圖片來源於網絡)

  然而,21世紀的父母也未必能逃出“坑爹”育兒方案的魔爪。前不久,一則嬰兒在“趴睡訓練”中窒息死亡的新聞,再次為他們敲響了警鍾。

  無害也無用的“莫紮特效應”

  有一段時間,家長們曾對音樂胎教和音樂育兒的理論深信不疑——許多人相信古典音樂,尤其是莫紮特的作品,能讓孩子更聰明。雖然嚴謹的研究證明,聽音樂不會讓人們的智力或認知水平(在音樂之外的領域)有任何的提高,但“莫紮特效應”的說法從未消失。

  這種育兒風潮開始於1993年。當時,36名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大學生被分為三組,一組聆聽10分鍾的莫紮特“D大調雙鋼琴奏鳴曲”,第二組聽同樣時長的放鬆指導,第三組在無聲環境中等待10分鍾。隨後三組學生參與了空間智力的測試。聽莫紮特的學生,平均分高出其他組8~9分(不過,這種效果只持續了15分鍾)。

  其實,在研究者發表的論文里,並沒有“莫紮特效應”這種說法。音樂(包括流行音樂等)為何能讓空間智力暫時略有提高,後續研究也給出了各種解釋。

  然而,聽音樂能讓孩子變聰明的理論實在“簡單易懂”,和年輕的父母們一拍即合。隨後,解讀“莫紮特效應能讓孩子更聰明,更健康,更幸福”的各種書籍和衍生產品迅速席捲市場。美國喬治亞州的州長,甚至推薦政府給每個出生在該州的嬰兒贈送一張古典音樂的CD。一時間,古典音樂成了各類幼兒教育活動的必須元素。別人家的孩子都聽莫紮特,如果自家孩子不聽……萬一長大了不聰明怎麼辦?

▲莫紮特:“……”
▲莫紮特:“……”

  與“莫紮特效應”相比,一些有足夠科學支撐的育兒理論卻乏人問津。例如:父母為啟蒙期的孩子讀書,能夠讓孩子學得更多。這種正面效應還是積累性的,因為有早期積累的孩子,在未來能夠自己理解更多。

  為什麼家長們會掉進偽科學的坑?和成功學一樣,許多育兒經也是在為複雜問題提供簡單答案。把孩子教聰明很難,但是讓莫紮特代勞,就簡單多了。人家畢竟是大師嘛。當然,古典音樂對孩子也沒有壞處,但將其教育效果無限誇大,確實有點“亂彈琴”。

  有益但被誇大的母乳喂養

  有科學支撐的育兒建議也會被誤讀或誇大。布朗大學的健康經濟學教授Emily Oster以母乳喂養舉例:發達國家中,教育水平更高、家庭更富裕的女性,會傾向於選擇更長時間的母乳喂養。這些家庭的孩子長大後“有更光明的未來”,但這其中有多大程度是歸功於母乳喂養,研究者也很難分辨。

  目前為止最可靠的母乳喂養研究,來自於上世紀90年代的白俄羅斯。該項隨機臨床試驗顯示,母乳喂養的嬰兒,消化道感染和皮膚起疹子的幾率更小。但是與非母乳喂養的孩子相比,這種差距也不大。

(圖片來源:newyorker.com)
(圖片來源:newyorker.com)

  至於母乳喂養會減少嬰兒氣喘,耳內感染等諸多益處,並非隨機臨床試驗結果,而是其他觀察性研究所得。這些益處即便存在,也不明顯。母乳喂養與智力發展,肥胖傾向有沒有關係?研究者找到了一些特殊的家庭——同一個家庭的兄弟姐妹里,有些母乳喂養有些則沒有。數據顯示,是否母乳喂養對他們未來的智力和身材並無影響。

  不過,母乳喂養對母親的健康確有影響(尤其是減少乳腺癌的風險),已經有大量的關聯性和機製研究佐證這一結論。

  可有也可無的睡眠訓練

  目前網絡上對睡眠訓練有諸多爭論。這類方法指的是在入夜後,對偶爾醒來哭鬧的孩子不予理會,等到嬰兒自己安靜下來,或者哭鬧持續一段時間後再幹預。有些兒科醫生會推薦睡眠訓練,但這種方法在網絡上遭到了各種口誅筆伐,反對者最核心的觀點是,孩子會感到被遺棄,最終無法與父母甚至社會建立聯繫。

  反對者的觀點來源於1980年代的羅馬尼亞:當地孤兒院中的孩子在數月甚至數年中都沒有與外人接觸的機會。偶爾的來訪者,會感到孤兒院中安靜得可怕……

▲彼時羅馬尼亞鼓勵生育的政策,導致大量父母無力撫養的嬰兒被送進孤兒院(圖片來源:washington.edu)
▲彼時羅馬尼亞鼓勵生育的政策,導致大量父母無力撫養的嬰兒被送進孤兒院(圖片來源:washington.edu)

  但是將有父母的孩子和孤兒相比,實在不太科學。兒科研究中的睡眠訓練法,是一系列方法的總稱(但不能和放任孩子哭的“哭睡”混為一談)。在一些版本的睡眠訓練法中,孩子醒來後家長需要等待一段時間,如果嬰兒仍在哭,就要進行撫慰。這段時間並沒有固定的數字,而是取決於家長。不同的孩子對睡眠訓練的反應也不同,有的孩子干預少時睡眠改善,有的孩子干預更多時睡眠改善,還有20%的孩子無論如何就是改善不了。

  睡眠訓練法其實是有隨機臨床試驗支援的。2007年,科學家研究了墨爾本市328位7個月大、有睡眠問題的嬰兒。研究者將他們分為兩組,其中一半進行睡眠訓練。很短的時間內,這項干預就改善了嬰兒的睡眠,並降低了他們父母的抑鬱程度。在5年後的隨訪中,研究者也沒有發現這些孩子在情緒穩定性、親子關係等方面和未經睡眠訓練的孩子有差異。換句話說,一絲不苟地執行睡眠訓練,或者堅決反對睡眠訓練,都有點過頭了。

  費城兒童醫院的心理學家Jodi Mindell強調,睡眠訓練也不是一勞永逸的,有時候效果只能持續數月。關於睡眠訓練法的研究不少,卻沒有找到萬能的方案,這本身大概反映出一個事實:寶寶們的脾氣實在不可預測。指望有通用方案的家長們,還是洗洗睡吧。

  有害仍流行的學步車

  比同齡人更早學會背古詩或者彈琴的孩子,常常會被視為“神童”。人們有一種類似的邏輯:孩子越早說話或走路就越好。

  嬰兒學步車在西方已有幾個世紀的歷史,人們曾從不懷疑它的作用。到了1990年代,大量嬰兒腦震盪事件引起了人們的警覺——學步車的安全規範隨後被製定,類似事故的發生才有所緩解。

  但是學步車真的有用嗎?1999年發表於《發育與行為兒科雜誌》的論文卻發現,有一些使用學步車的嬰兒,他們學會坐、爬和行走的時間都比對照組要晚——學步車起到了反作用。嬰兒在適當的年紀,會出於好奇開始探索爬行、站立和蹣跚學步。如果孩子只需“坐著”就能行走,反而無法完全掌握沒有輔助的步行。

  即便如此,如今的很多家長仍然在購買學步車。在禁止售賣學步車的加拿大,甚至還出現了相關黑市。

  育兒指南的巨大市場

  其實,新手家長也有難處——歷史上,育兒從未如此艱難過。

  在傳統大家庭中,人們從很小就能在父母祖輩叔叔阿姨那裡耳濡目染一些育兒之道,有些人甚至從小就有照顧弟弟妹妹的經驗。在大家庭中,又一個孩子的出生,也並不會帶來多大改變。

  但在現代社會中,隨著家庭的小型化和更多人晚婚晚育,許多沒有任何經驗的新手父母,指望著通過“速成班”學習帶娃。他們認為帶娃和校園、職場一樣——沿著一條權威專家指點的既定道路,越努力越投入,就會越成功。

▲“摩登父母”自己也在學會長大(圖片來源:theguardian.com)
▲“摩登父母”自己也在學會長大(圖片來源:theguardian.com)

  且不談孩子是否經得起這些花式折騰,他們也並非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例如數據顯示,有的孩子哭得更多更鬧騰,有的孩子更安靜。另外,許多育兒書籍都指出,出生6周後的孩子睡眠會加長——但“6周”只是個平均數。雖然誰還不是個寶寶了,但不同的寶寶差距可能很大。

  根據美國兒科學會的說法,諸多錯誤育兒信息的傳播,商業利益是巨大的驅使力量。正因為以育兒為主題的書籍、網站、視頻博主相互之間存在利益競爭,於是各種博眼球的,誇張的理論都被挖掘出來作為賣點,並借助社交媒體廣泛傳播——除了反對接種疫苗和“趴睡”這樣的極端例子外,還有些家長們被告誡:不要讓孩子接觸花生等常見過敏原,直到他們2歲之後。但是,相反的建議才是正確的——在嬰兒免疫系統早期發育的過程中,讓他們接觸和適應過敏原,才會減少未來過敏的概率。

  在信息時代,專家的威信大不如前了,唯獨罹患急性“重任在肩”、慢性睡眠剝奪的新手父母,對“育兒專家”趨之若鶩。另一方面,網絡上育兒信息的過載和相互矛盾,也讓部分家長更加困惑和焦慮,掉進偽科學的陷阱。

  傾聽孩子的聲音

  其實上面這些,只是嬰兒出生第一年內,新手父母們要經曆的痛苦選擇。Oster表示,他人的建議可以作為參考,但是最終作出決定的還是父母自己。“任何的單個決定都不會毀掉孩子,或讓他們無比成功。”動物世界中,只有人類在不斷嚐試各種瘋狂的育兒偏方。雖然我們的物種至今還是正常地延續著。

  加州大學伯克利的發育心理學教授Alison Gopnik也指出, 一些幼兒早期的經曆對於未來的成長確實很重要。但是“嬰兒車開口朝前還是朝後?什麼時候開始喂固體食物?要不要訓練孩子自己睡?”許多細枝末節的問題從長遠來說,並沒有多大影響。Gopnik將父母們比喻成園丁:“無論你的原本計劃是如何,花園都不會長成你想要的那樣。一些糟糕的事情會發生,一些美好的事情會發生,它們都是你原來沒想到的。”她認為童年階段的主題就是變化,家長們的職責就是創造一方安全穩定的環境,讓孩子在其中探索各種可能性。這樣的“花園”就像一個生態系統,無論外部環境如何變化,都能夠保持成長。

(圖片來源:nyt.com)
(圖片來源:nyt.com)

  所以,無論是育兒潮流、科學研究還是爺爺奶奶支招,都只能幫新手父母們到一定程度。正如一個家庭中的兄弟姐妹,長大後脾氣秉性還常常各不相同——想用一套萬能方案來帶娃,或許同樣幼稚。最後要聽誰的?大概得靜下心來,聽孩子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