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一個月左右,我國口罩日產量從800萬增加到1.16億只
2020年05月20日08:18

原標題:僅一個月左右,我國口罩日產量從800萬增加到1.16億只

1月25日,800萬隻;2月29日,1.16億只……僅35天,我國口罩日產量就增長約13.5倍。

3月1日至4月4日,38.6億只;4月5日至4月30日,239.4億只……僅兩個月,中國驗放出口的口罩就達278億只,約為去年全球口罩總產量的3倍。

為什麼中國口罩產量能這麼快增長?讓我們來看看4個故事,揭開小口罩背後的大合力。

小口罩折射大能力

中國擁有強大的製造能力。充足的生產空間、完善的品控體系、海量的高素質人才、強大的研發和生產體系……為口罩生產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深圳龍崗區比亞迪寶龍現代化工業園B4棟2層,相當於36個標準籃球場大小的空間內,100條口罩生產線正高速運轉,藍色、白色的無紡布經過疊合、卷邊、摺疊、壓平、縫邊、銲接……僅需0.6秒就化身為一次性醫用口罩。

這裏曾是比亞迪從事手機零部件生產的十萬級無塵車間,現在卻是全球最大口罩生產商的主力車間。

比亞迪的“口罩日記”令人驚歎:1月31日決定轉產,2月10日啟動搬遷,2月17日口罩量產,3月12日日產量達到500萬隻,12天后增至1000萬隻,4月下旬攀升至2000萬隻,穩居全球產能第一!

不僅是比亞迪,廣汽、上汽通用五菱、格力電器、雅戈爾等眾多製造企業紛紛跨界轉產,成為我國口罩生產的中堅力量。

“這麼多原本與口罩毫不相幹的企業能迅速轉產口罩,顯示出我國強大的製造能力。”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說,中國製造業在技術、管理、品控以及供應鏈管理等方面豐富的經驗、充足的人才儲備、寬闊的廠房等,都為口罩生產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生產口罩需要寬闊的無塵車間、完善的品控體系。“新建一座滿足口罩生產標準的十萬級無塵車間要30天,而比亞迪從啟動搬遷到正式量產僅用了7天。”比亞迪負責口罩車間搬遷改造的生產負責人劉曉亮說。

為了確保口罩原材料質量,比亞迪專門搭建了顆粒過濾效率實驗室和來料檢驗控製體系,所有物料進入車間前都增加了紫外線消毒殺菌程式。

生產口罩需要高素質人才。一條口罩生產線包括齒輪、鏈條、滾軸、滾輪等1300個零部件,而比亞迪的汽車產業群組,除了玻璃和輪胎,幾乎可以研發生產汽車的全部零部件。轉戰口罩機,比亞迪3000多名技術人員24小時輪班趕製,3天畫出400多張口罩機圖紙,7天就製作出第一台設備!

生產口罩還需要強大的研發和生產體系。我國裝備製造業擁有大量的數控機床、磨床、模具等高精設備,開展大批量精密製造胸有成竹。

廣汽部件工藝工程部工程師範蔚健清晰地記得,在組裝第一台口罩機時,不起眼的口罩耳帶銲接反而成了“攔路虎”。只焊了兩三片,焊頭就粘在了口罩上,整個生產線不得不馬上停工。

超聲波銲接,關鍵是焊頭。可焊頭上的鋸齒究竟該用6齒還是7齒?要磨尖還是稍有圓弧?鋼材硬度又該控製在多大範圍?沒有人指導,但可憑從業經驗摸索。攻關小組迅速成立,搬出了高精度數控機床做實驗,四天四夜連軸轉,終於找到了最佳方案——0.4毫米乘以1毫米的菱形齒,15度左右的斜度,齒尖要有弧度,齒針要精細拋光,鍛火處理,硬度在58度到60度之間!

記者點評

與芯片、汽車相比,由兩片無紡布、一片熔噴布、一隻金屬鼻夾、兩根耳帶組合而成的醫用口罩,似乎不複雜。但這還真不簡單。

在世界500多種主要工業產品中,中國有220多種產品產量居全球第一。我們積累了豐富的管理經驗與完善的品控體系,能根據市場需求快速調整和擴充流水線;我們還擁有1.7億多受過高等教育或具有各類專業技能的人才,等等。這些都彙聚成“第一製造大國”強大的製造能力。

小口罩反映大體系

中國擁有完備的產業體系。小到一顆螺絲、一條耳繩、一隻鼻夾,大到熔噴布、超聲波銲接機,沒有在中國找不到、造不出的

“研發口罩機的任務接了,一週交貨!”2月5日,匆匆離開廣州黃埔區政府辦公樓,一家央企的總經理彭兵在微信上火速散發“英雄帖”:“誰有口罩機圖紙,誠邀並肩作戰!”

57歲的彭兵與機械裝備打了大半輩子交道,可當他打開口罩機圖紙的瞬間,還是禁不住倒吸了口氣:一台平面口罩機的零件超過300種,除了電機、電路、氣缸等標準零部件,還有底座框架、打片機框架、本體機框架、料盤等各類非標零部件,僅核心部件超聲波銲接機就需要3種頻率型號。

300種、800多個零部件,從零開始生產、組裝、調試,僅一家企業怎麼可能完成?

一個好漢三個幫,產區集群聚力量。彭兵在“廣州機器人產業聯盟”微信群裡一吆喝,一天之內,同在羊城的20多家零部件企業“集結”完畢。

“我們本身就是做自動化設備的,各類加工機床應有盡有,非標零部件加工我們來!”同在黃埔區的明珞汽車裝備主動請戰,扛起機械加工件生產大任。董事長姚維兵一聲令下,50名複崗工人優先投入口罩機零部件加工生產。同時,明珞還利用自身的工業互聯網,動員上遊25家供應商、500名員工一起加班加點趕製口罩機非標零部件。

除了明珞,生產紡織機械的恒天經緯攬下鏈輪等傳動機構製造;農業裝備“大牛”中國一拖、江蘇福馬千里馳援,派遣8名技術專家趕赴廣州參與研製……彭兵所在央企的5000多平方米車間變身口罩機事業部,各種零部件、技師彙聚於此,各種短板、缺口由這裏解決,眾誌成城將產業集群的優勢發揮到最大。

圖紙需變更,隔壁就有“導師”。廣東東莞是全球口罩機的主產地。在東莞企業的傾囊相授下,從派人前往口罩機企業現場學習設計思路、裝配工藝、調試難點,到第一版平面全自動口罩機設計圖紙通過評審,僅用了3個工作日。

材料要充足,出門就是市場。口罩機需要大量標準零部件,無論是六角螺母還是各類鋁型材、塑料棒材,在廣州華南鋼材市場都能找到。

部件備齊,謹慎組裝,精心調試……24小時爭分奪秒,所有技術員以車間為家,睏了就到車間一角的鋼絲床上眯一會兒。2月15日,第一台平面口罩機樣機下線;2月19日,首批3台口罩機成功發往中石化。截至目前,彭兵所在的央企已生產發貨700多台各類型口罩機,新訂單仍在源源不斷湧來。

“能這麼快實現口罩產能不斷增長,離不開中國完備的產業體系。小到一顆螺絲、一條耳繩、一隻鼻夾,大到熔噴布、超聲波銲接機,沒有在中國找不到、造不出的!”彭兵頗為感慨。

記者點評

“中國產業鏈環環相扣,具有完備的產業體系”,成為此次參與口罩生產企業的共識。口罩雖小,卻覆蓋複雜的產業鏈,涉及化工、紡織、材料、機械、冶金、電子等眾多基礎工業門類,更關係材料加工、機械製造、電氣控製、超聲波壓焊等諸多基礎工藝。在任何一個環節上“掉鏈子”,口罩就造不出。

我國擁有41個工業大類、207個工業中類、666個工業小類,形成了獨立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疫情防控期間,在全球物流不暢的情況下,口罩生產所需的各種材料、口罩機生產所需的各種部件都能短時間內在國內生產出、採購到。

完備的產業體系,不僅為口罩擴產提供了堅實基礎,更為全球抗疫做出了巨大貢獻。目前,中國已向全球127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提供了醫療物資援助。

小口罩凸顯大擔當

中國擁有一大批發揮“頂樑柱”作用的國有企業。“國家隊”衝得上、頂得住,哪個環節薄弱就加強哪個環節,哪種資源不足就生產哪種資源

5月9日18時18分,碩大的熔噴頭源源不斷地噴出白色纖維,瞬間凝結成雪白的布匹,中國石化儀征化纖第十二條年產500噸熔噴布生產線投產成功。至此,疫情防控期間中國石化緊急部署的兩期16條熔噴布生產線全面建成,僅用76天,中國就擁有了全球產能最大的萬噸級熔噴布生產基地。

熔噴布,醫用外科口罩的核心層,阻斷飛沫的潔白“盾牌”。“打個比方,中石化生產聚丙烯,相當於是種麥子的,熔噴料類似麵粉,熔噴布是面片,口罩好比花捲,四個工序,缺一不可。”中國石化新聞發言人呂大鵬說。

阻斷疫情傳播,口罩是重要防護用品。然而,2019年中國口罩產量約為50億只,多數用於出口,現貨庫存並不多。

依靠全球採購?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產國,產量約占全球的一半。即便把全球其他國家的口罩都採購來,也不夠中國全部人口用一週。

盤活既有生產線?我國2000萬噸聚丙烯年產量中,僅不足2‰用於生產口罩所需的熔噴料。要滿足全國每天1億只口罩的需求,熔噴布的產能缺口在50%以上。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熔噴布成為口罩生產的最大短板。這塊短板怎麼補?關鍵時刻,“國家隊”出手!

“哪個環節薄弱我們就加強哪個環節,哪種資源不足我們就生產哪種資源。現在,國家需要熔噴布,我們就要為國家生產熔噴布。”中國石化集團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張玉卓說。

要有“布”,產足“料”,上遊企業火速向下遊延伸。2月9日,中國石化燕山石化迅速組織精幹力量,開展熔噴料生產配方研究、測試分析和放大試驗等工作。次日,熔噴料基料成功產出,並在擠出機生產線上轉為熔噴無紡布專用料。2月13日下午,第一批熔噴料成功發往江蘇和廣東的下遊廠家。自此,滿載著潔白結晶的黃色紙袋源源不斷地輸送到全國各地。

有了“料”,還要有“織布機”。2月24日,中國石化與國機恒天迅速牽手,在北京燕山石化、江蘇儀征化纖籌建一期10條熔噴布生產線。當天夜裡,燕山石化東廠區,3600平方米舊廠房牆壁上,紅底白字的橫幅“為了口罩,我們拚了”被高高掛起。

選址、設計、採購、施工……一切從零開始,18批設備從7省份陸續運到。每當夜幕降臨,整個燕山石化馬達轟鳴,燈光如晝。“一天完成正常情況下3到5天的作業量,只要看看牆上的橫幅,大家就熱血沸騰。”從開工到3月5日交付生產線,10天里,北京燕華工程建設公司總經理耿煥然只回過一次家。許多管理人員也是36小時一個班,累了就到車里眯一會兒。

完成這樣一條熔噴布生產線建設,一般需要半年時間,而強強聯手的“國家隊”僅用12天便不辱使命。3月6日23時59分56秒,燕山石化熔噴布生產線一次開車成功,比計劃時間提前了48小時!這寶貴的48小時,意味著可以多生產出1200萬隻醫用平面口罩。

如今,中國石化16條熔噴布生產線的日總產能達到37噸,一年下來可助力增產逾135億只醫用口罩,相當於為全國人民每人增加9個口罩。

記者點評

不僅是中國石化與國機集團,中國石油、兵器裝備、中糧集團、通用技術……一大批國有企業召之即來,來之能戰,不講條件,衝鋒在前,緊急佈局醫用口罩生產線。2月29日,全國口罩日產量達到1.16億只,“國家隊”在其中發揮了“頂樑柱”作用。

從口罩到防護服,從消毒液到核酸檢測盒……在疫情防控的關鍵時刻、重要關口,一大批國有企業急國家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以一馬當先、捨我其誰的勇氣,衝得上、頂得住,以實際行動證明,國有企業是堅決貫徹執行黨中央決策部署的重要力量,是黨和國家最可信賴的依靠力量!

小口罩體現大優勢

中國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製度優勢。為保障口罩生產供應,各級政府部門、各行各業均在第一時間投入戰鬥,全國一盤棋,打通供應鏈

“海外訂單排到了10月,目前已援助出口了不少國家。”山東日照三奇醫療衛生用品有限公司外銷事業部副經理焦娜感慨,從臘月二十七至今,工廠車間的燈從未熄過,累計生產口罩約3億只。

1月22日,武漢“封城”前一天,日照三奇公司董事長王常申接到了工信部電話,公司被確定為支援湖北醫護物資的重點生產供應單位。隨後,又接到了山東省政府的任務書:每天提供50萬隻口罩作為應急保障儲備。

王常申二話不說,迅速啟動應急機製,召集職工迅速返崗,次日恢復生產。僅用3天,三奇公司就趕出近300萬隻口罩,其中,240萬隻趕在除夕前發往武漢,成為湖北省外第一家援助武漢的口罩生產企業。

在這場與時間的賽跑中,三奇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為了幫助三奇復工擴產,日照市成立了“工作專班”進駐企業現場辦公,相關部門也派出了兩名駐企特派員,缺什麼幫什麼,合力打通產業鏈。

缺證,有“綠色通道”審批。三奇原以出口為主,為盡快讓其獲得國內非無菌醫用防護口罩的註冊證,國家發改委會同生態環境部、工信部、國家衛健委、市場監管總局和國家藥監局組成專項工作小組,赴山東日照推動企業獲得相應生產資質。在保證質量安全的前提下,山東省藥監部門全力配合,通過優化檢驗流程、工作並聯推進、提前準備好全部程式性文件等方式,從樣品檢驗到《醫療器械註冊證》核發僅用57個小時,比常規程式縮短近1個月。2月6日上午,檢驗結果全部通過,當晚第一批3萬隻口罩啟運湖北,占當日全國發往湖北醫用N95口罩總數的21.4%。

缺人,有“工作專班”出手。日照高新區黨工委、河山鎮黨委緊急動員村黨組織“尋人”,從黨員幹部、入黨積極分子,到返鄉大學生、適齡婦女、離職紡織工人,有一個算一個。於是車間里有了這種景象:大年初一一早,車間組長閆雲霞帶著兒子、表弟、表弟妹、表姐4個人一起加班。工廠員工就這樣從300多人迅速增加到1200多人。

缺錢、缺材料,政府部門不僅幫助申請貸款5500萬元,還加速供應鏈協同復工。耳繩斷供,駐企特派員第一時間與江蘇省工信廳協調,南通市工信局迅速行動,配套企業南通奧爾盛線帶有限公司很快復工復產。口罩滅菌能力存在“缺口”,日照天一生物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無償提供環氧乙烷滅菌解析設備。物資包裝面臨“斷供”,日照環宇紙製品有限公司召集職工火速回廠啟動生產線……

難題一個個解決了,三奇日產能迅速攀升至350萬隻,是平日裡的五六倍。

放眼全國,為保障口罩生產供應,各級政府部門、各行各業均在第一時間投入戰鬥,全國一盤棋,打通供應鏈。“咱們國家有製度優勢,每個人每個崗位勁兒往一塊使,才會有這樣一個好效果。”中央指導組物資保障組成員、國家發改委社會司副司長孫誌誠說。

記者點評

在疫情防控鬥爭中,我們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集中統一領導,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製度優勢,動員全社會力量、調動各方面資源,迅速形成了抗擊疫情的強大合力,展現了中國力量、中國精神、中國效率。

為了快速增加口罩產量,各地區各部門、各行各業識大體、顧大局、步調一致、全力以赴:市場監管部門簡化審批註冊手續,財稅部門全額退還增值稅增量留抵稅額,央行專項再貸款直接用於保障重要醫療物資生產,發改委宣佈政府對多生產出來的口罩等防護物資兜底收購……打通供應鏈,全國一盤棋,一切都是為了更快更多地生產口罩。

(原題為《小口罩里的大合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