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壓香港三大富豪背靠英國財閥 國泰航空4個月巨虧41億
2020年05月20日17:06

  作者 | 宋冠宇

  來源 | 野馬財經

  三十年前,憑藉“多重優勢”,國泰航空曾經擊敗了由“世界毛紡大王”曹光彪、“世界船王”包玉剛、“香港地產巨富”霍英東,及中資機構華潤、招商局等聯合創辦的港龍航空,並一舉將之吞併。

  如今,面對疫情的衝擊,在香港航空業一家獨大多年的國泰航空也難以倖免,過去四個月巨虧45億港元(約41億人民幣)。

  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注意到,國泰航空的實控方太古集團,開發了北京太古裡和成都太古裡等知名商圈,在國內更為知名,而太古集團的背後,則是擁有超200年曆史的英國老牌財閥——施懷雅家族。

  5月15日,國泰航空(00293,HK)公佈了其與旗下港龍航空2020年4月份合併結算的客、貨運量。

  兩航空公司在4月份共載客13729人次,相較2019年同月下跌99.6%。而從1至4月整體來看,運載乘客人次較去年同期下跌64.4%,運力下跌49.9%,未經審計虧損更是高達45億港元。

  而實際上,早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國泰航空已經正處於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之後最艱難的時期。

  國泰“迫降”:虧損連年加劇,改革求自救

  國泰航空是香港第一家航空公司,同時也是全球排名第八的航空公司,在香港的市場份額高達80%。其曆史最早可追溯到74年前。

  純看名字,“國泰”就是一個正宗的中國航空公司,實則不然。1946年,美國籍的Roy Farrell 和澳州籍的 Sydney de Kantzow——兩位以在喜馬拉雅山脈上空飛行“駝峰”航線而聞名的前空軍飛行員打算將從澳州將急需的貨物運到戰後的中國,由此誕生了國泰航空。

  1948年,已經在在中國發展了二十餘年的太古集團開始了航空業務,購入剛剛成立兩年的國泰航空的股份。

  截止目前占股國泰航空45%,是其當之無愧的第一大股東,所以國泰航空也實則屬於外資企業。

  然而就是這家傲視亞洲重要交通樞紐的航空公司,2016年出現了成立73年以來最嚴重的虧損,而且是首次連續兩年大虧。

  圖片來源:同花順

  2016年,國泰航空實現營收927.5億港元,虧損5.75億港元。2017年,國泰航空實現營收972.8億港元,虧損12.59億港元。而此前的2015年,國泰航空卻是近5年的利潤的高光時刻,實現淨利潤60億港元。此次虧損也是國泰航空自2008年來首次。

  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用血淋淋的數據給國泰航空生動地上了一堂課。虧損原因複雜多樣,但有一點顯而易見的重要原因,就是國航、東航、南航三大航空公司的國際航線佈局觸角迅速延伸,隨著歐洲成為中國民眾除本土市場外最受歡迎的全球旅遊區,僅在2018年中歐航線共開通30條航線。

  經濟學學者楊雲鵬對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表示,這種局勢意味著內地旅客前往歐洲旅行無需再通過香港轉機,這無疑動了稱霸香港航空業的國泰航空的“奶酪”,既有航線受到嚴重侵蝕。同時受美元帶動港元持續升值,國泰航空沒有乘上原油價格利好的東風,卻迎來當頭一棒,再加之因為社會及疫情原因,赴港遊客斷崖式下降無疑是又一重擊。

  美元對港元彙率變動

  正如國泰航空顧客及商務總裁林紹波在公告中表示:今年截至4月為止,集團旗下兩家全服務航空公司(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已錄得未經審計虧損45億港元,而公司的財政前景至少在未來數月仍然非常暗淡”。

  面對嚴重的危機,國泰航空無法坐以待斃。2017年交出的課堂作業便是出台了20年來最大規模的為期三年的改革計劃,涉及客戶、運作、商務及人才管理等方方面面。

  通過架構重組、調整高管、降薪等多把斧強力推進改革進程,現在成效初顯。

  2018年,國泰航空扭虧為盈,實現營收1110.6億港元,盈利27.77億港元。2019年,國泰航空實現營收1069.73億港元,盈利16.91億港元。2019年3月份,國泰航空與海航達成協議,花費49億港元,收購海航旗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香港快運航空。這也成為了國泰航空3年轉型計劃中重要的節點。

  圖片來源:同花順

  曾力壓香港三大豪門,獨占區域航空業鼇頭多年

  如今三年重組計劃執行到最後一年,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5月8日再有報導稱國泰航空架構重組將有兩個方案,一是將港龍及香港快運都併入國泰,二是將港龍和快運合併,長線機繼續以國泰航空品牌營運,但短線或會改名成Cathay Express。

  值得一提的是,國泰港龍航空(Cathay Dragon)原名港龍航空(Dragonair)。隨著中國改革開放之路的發展,1985年5月由商人曹光彪、包玉剛、霍英東及中資機構華潤、招商局等共同出資1億港元組成了“港澳國際投資有限公司”,並於同年7月開始營運,專營香港與內地之間的航空業務。成為了當時國泰航空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但這家擁有中資背景的港龍航空只能運營一些利潤薄弱的航線,完全無法與國泰抗衡,成立後五六年中,港龍航空為了挽救經營頹勢,不得不屢次進行資本重組。

  1990年1月,國泰航空趁虛而入,國泰航空和太古集團從曹氏收購了港龍航空的35%,國泰航空開始了對港龍航空的收購計劃。直到2006年,國泰航空與當時港龍航空的股東中國國際航空和中信泰富兩大中資財團達成協議,以總代價82.2億港元,全面收購國航與中信泰富所持有的港龍航空股份。

  國泰航空因此一躍成為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至此國泰航空與港龍航空在航空網絡上構成互補,國泰航空搭建了廣泛的國際航空網絡,而港龍航空掌握了大量香港至內地的航線。

  國泰航空是否會如網傳的政策去改革?而又會選擇那一種重組方案?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就能知道答案。如果此政落地,將再為國泰航空的改革進程加一劑強心針。疫情之下,全球的航空公司都在努力自救,然而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抗過去。

  太古集團“集權”,中資出錢難“出人”?

  因為某些原因,國泰航空最近已經吸引了眾多目光。2019年8月16日發佈董事局變動書。國泰航空董事局宣佈已接受何杲辭任行政總裁職務,以及盧家培辭任顧客及商務總裁職務。

  同時鄧健榮被任命為行政總裁,林紹波被任命為顧客及商務總裁。值得關注的一點是繼任者無一例外,都是太古集團高層。其中鄧健榮1982年加入太古集團,林紹波1996年加入太古集團。

  太古集團在國泰航空發展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國泰航空的股東從上世紀到現在也經曆了許多變化。

  首先1958年,香港航空經營不善,又被國泰航空吞併。從當時的國泰航空股份構成來看,太古集團擁有70%的股份,彙豐銀行擁有30%的股份。

  但從現在國泰航空的股東構成來看,國泰航空85%的股份主要集中在三大股東手裡,分別是太古集團、中國航空集團和卡塔爾航空。其中太古集團持股比例45%,為第一大股東;中國航空集團持股29.99%,為第二大股東;卡塔爾航空持股9.9%,為第三大股東。其他股份分屬挪威中央銀行、摩根大通、安聯保險等。

  2009年,中國航空集團公司與國泰航空完成交叉持股,國航在國泰的股份由不到17.5%增加至29.99%,成為國泰航空的第二大股東,在共擔成本、共享收入的同時進行代碼共享。

  但當初中國航空集團入股國泰航空時達成的相互控股協議,倒是頗有些意味深長。

  首先,規定中資在國泰航空持股不能超過29.99%,而且不能高於太古集團持股比例。

  協議同時規定,國泰航空的5名常務董事必須全部由太古集團提名。這意味著,持股比例近30%的中航在運營管理上不僅沒佔據一定份量的影響,甚至要放棄管理權了。

  從國泰航空的曆史中來看,包括中國首富榮智健在內的多個集團,也想要收購國泰航空,但最後的成績都一般般。

  這也使得國泰航空的實際控製權仍在太古集團一家手中,其未來的發展方向可能也只有太古集團最有話語權。

  “幕後玩家”太古集團的百年商業帝國

  對於普通人來說提到太古兩個字並不是特別陌生,它除了是國泰航空的東家,還是潮流勝地成都太古裡、三里屯太古裡等商業地標的所有者,太古糖的生產商,金鍾地標太古廣場的經營者、戶外品牌哥倫比亞以及多樂士的合資方…。

  其中最為人熟知的就是北京“時尚聖地”三里屯最著名的太古裡商業中心以及成都遠洋太古裡。

  北京太古裡

  此外,更為亮眼的是太古集團還有一個比較冷門的產線,就是在我國,可口可樂的生產商也是他們。因為太古可口可樂即太古集團所轄的飲料業務公司,是可口可樂公司全球最大的裝瓶合作夥伴之一,全球服務人口超過7億,這更是與我們息息相關。這種居家必備的“肥宅快樂水”,光是一年的利潤就有200億。

  2019年太古可口可樂將中國區總部從香港遷至上海浦東,並以上海浦東為中心輻射全國,以更好地拓展中國業務。但以上對於太古集團來說只是冰山一角,它的觸角已經覆蓋了地產、航空、飲料及食物鏈、海洋服務、貿易實業等各行各業。

  追溯太古集團的曆史,1816年,約翰‧施懷雅(John Swire,1793-1847)在英國利物浦創立小型商行為太古集團前身,1866年太古與R.S. Butterfield在上海合夥建立太古洋行(巴特菲爾德和施懷雅公司Butterfield & Swire Co.),正式踏上中國的土地。

  上世紀八十年代施懷雅家族的太古集團曾與凱瑟克家族的怡和、祈德家族的和記及馬登家族的會德豐並稱為四大英資洋行,作為典型的家族企業,施懷雅家族已經傳承了六代,經曆過兩次世界大戰和商海跌宕而未曾衰敗,曆經兩百年而彌新。

  至今,太古集團已經成立200餘年,在中國的發展也有150餘年。

  在1997年香港回歸後,太古集團順應曆史潮流,把握時代契機得到了巨大的發展。其百年商業帝國的發展史也與中國的經濟曆程緊密相連。

  同時中國人民日益增長的消費水平讓這家已將主要業務戰略重心放在大中華區的外資企業賺的盆滿缽滿。其中2019年,太古可口可樂在中國內地市場的收入約為250.43億港元。2019年太古地產租金收入總額為122.71億港元,內地零售物業租金收入增幅達到10%,保持著較高的增長速度,達到23.76億港元。

  2011年時任太古集團主席白紀圖(Chris Pratt)曾說我們希望尋求系統性發展。我們不會這樣做:進入某個領域發展之後賣掉,然後再轉投其他領域。我們只想進行投資、持有,實現平穩增長。這就是太古集團“以慢為進”的太古哲學

  如果說2月之前國內航空公司正在經曆前所未有的艱難時刻,那麼隨著國內各地相繼復工復產,主營國內航線的航空公司已經迎來了“行業拐點”,而紮根於香港,側重於國際航線的國泰航空又被甩下一大步。

  國泰航空作為太古集團航空板塊的明星,是否能像扮演“悶聲大發財”角色的母公司一樣,深耕中國市場,有長足的發展,我們拭目以待。對此你有什麼看法,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