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積金存廢之爭迎定論 專家建議改革思路有四
2020年05月20日11:09

  原標題:公積金存廢之爭迎定論!中央明確改革住房公積金製度,專家建議改革思路有四

  21世紀經濟報導

  持續數月的公積金存廢之爭或將畫上一個句號。

  5月18日晚,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的意見》(下稱《意見》),在完善覆蓋全民的社會保障體系中,《意見》明確提到要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併舉的住房製度,改革住房公積金製度。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向21世紀經濟報導介紹,中國的住房公積金製度雖然在投資收益率、統籌層次等方面存在問題,但在製度效率和製度公平方面,住房公積金的表現並不差,為職工緩解住房難發揮了作用,其曆史使命並未完結。

  鄭秉文在今年“兩會”的一份提案中建議,公積金應加快改革步伐,而不是因噎廢食,其思路有四:一是提高統籌層次,加強地區間互融互通,提高收益率;二是整體改製為國家住房公積金管理公司,成為獨立法人的非銀行金融機構;三是改組為國家住房銀行;四是參照新加坡中央公積金的思路,與企業年金合併。

  公積金存廢之爭沸騰

  今年2月,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撰文指出,除稅收等政策以外,建議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製度,為企業直接降低12%的成本。

  他認為,住房公積金製度是1990年代初從新加坡學來的,現在我國房地產早已市場化,商業銀行已成為提供房貸的主體,住房公積金存在的意義已經不大。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一建議引發大量爭論。北京大學金融學劉俏和張崢兩位教授發表署名文章《我們為什麼反對“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製度”的政策建議?》予以反駁。文章稱,“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製度”是一個不恰當的,甚至可以說是一個糟糕的政策建議,不僅不能在‘非常時期’真正給企業減負,而且會破壞正常的市場規則和秩序,給經濟生活帶來一系列不必要的負面衝擊。”

  文章認為“公積金是作為住房工資強製發到職工賬戶里,是免稅工資,是職工福利的重要體現形式。無論從企業還是職工的角度,住房公積金都是職工勞動報酬的一部分”。

  格力總裁董明珠與全球財富管理論壇理事長、中國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隨後公開表示,讚成取消公積金。更是給公積金製度的存廢的討論,添了一把火。

  事實上,廢除住房公積金製度的觀點早已有之。支持者認為,住房公積金製度已完成曆史使命,在製度公平上存在問題,取消可以為企業減負;反對者認為,取消住房公積金,意味著動了工薪階層的蛋糕。

  公積金不能因噎廢食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指出,住房公積金存廢問題再次成為熱點話題,有人認為住房公積金製度不公平,主張廢除住房公積金,住房公積金已經完成了曆史使命。“我認為,評價住房公積金要從效率和公平兩個方面來考察。”

  在製度效率方面,鄭秉文認為:

  第一,公積金受益率比較高。建立公積金製度以來,累計發放個人住房貸款3335萬筆,其中雙職工占三分之一,即約有5500萬人受益,在1.44億實際繳存者中,38%的人成為住房貸款人,這個受益比例是比較高的。

  第二,公積金每筆房貸平均高達40萬元。2018年發放個人住房貸款253萬筆,發放金額1.02萬億元,平均每筆40萬元,在三線城市交首付後就基本上解決了職工購房問題。

  第三,公積金一年發放的貸款可為職工節省2000億利息。公積金貸款利率低,五年期以上3.25%,比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基準利率低1.65-2個百分點,僅2018年發放的貸款,就節約職工利息2020億元,按平均10年貸款期算,每筆貸款節約利息支出8萬元。

  第四,公積金行政管理成本來自提取的管理費。全國有342個公積金管理中心,服務網點3439個,從業人員4.4萬人,2018年提取管理費117億元,每億元資產的綜合管理成本僅21萬元。“這是全國很少有的自收自支的福利製度,而其他幾乎所有繳費型和非繳費型福利製度都是靠財政養活的,甚至包括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

  在公積金的製度公平方面,鄭秉文認為:

  第一,公積金覆蓋面逐漸擴大。截至2018年,公積金實繳人數1.44億人,在具有可比性的社會保險中,除醫療和養老以外,失業保險覆蓋1.96億人,生育保險2.04億,而它們強製性要大於住房公積金。其他一些繳費型製度覆蓋人數就更少,例如,企業年金覆蓋人數不到2400萬。

  第二,公積金私企繳存職工占比不斷提高。在1.44億繳存者中,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占31%,國企20%,私企31%,外資8%,其餘10%為民非、集體企業和其他類型單位等。我國狹義的正規部門就業是指城鎮公司製機構和城鎮集體單位,就業人數1.7億;廣義是指還要加上1.4億城鎮私營就業人員,指經營地址設在縣城關鎮以上的私營企業就業人員。失業和工傷保險、公積金覆蓋的主要是狹義的正規部門就業人員,廣義的1億多縣域私企沒有包括進來。2018年公積金新開戶1990萬人,其中私企占50%(994萬人),這說明發展趨勢正在進一步好轉。

  第三,公積金透明性很好。每年向全社會公佈的“年報”信息齊全,包括繳存人員按單位性質劃分比例情況(公務員、事業單位、國有企業、集體企業等)、按類型公積金提取情況(提取原因、人數、比例金額)、各種類型貸款情況(房屋類型、面積、套數等)、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設試點貸款情況、業務收支及增值收益情況、各省住房貸款和增值收益分配情況、資產風險情況等,在全國的繳費型和非繳費型福利製度里,這是透明度最高的。

  “從上述效率和公平兩個角度看,公積金的表現並不很差,為職工緩解住房難發揮了作用,其曆史使命並未完結:中央部委和一、二、三線城市各級政府和事業單位每年公開考試錄用的人員承受著較大購房壓力,同時又承擔著國家機器運轉職能,取消公積金就意味著他們解決住房問題存在回歸到福利分房的可能性,那將更不公平。”鄭秉文指出。

  中央定調,專家稱改革思路有四

  值得注意的是,5月18日晚,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的意見》(下稱《意見》)。作為一份中國基礎性製度安排,《意見》在完善覆蓋全民的社會保障體系中,明確提到要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併舉的住房製度,改革住房公積金製度。

  這意味著,中央為住房公積金製度的廢除之爭確定了基調:住房公積金製度或迎來一輪改革,而非廢除。

  鄭秉文在提案中指出,當前公積金確實存在很多問題,最大問題有兩個:

  一是投資收益率太低,跑不贏通脹,繳存職工記賬利率更低;

  二是統籌層次太低,貸款率高的地區(天津99.5%)和低的地區(青海78%)之間不能調劑。

  為此,他在提案中建議,公積金應加快改革步伐,而不是因噎廢食。

  在鄭秉文看來,公積金改革的思路有四:

  一是提高統籌層次,加強地區間互融互通,提高收益率;

  二是整體改製為國家住房公積金管理公司,成為獨立法人的非銀行金融機構(美國兩房和吉利美的思路);

  三是改組為國家住房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的思路);

  四是與企業年金合併(新加坡中央公積金的思路)。

  (作者:夏旭田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