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毛九出現食品安全問題:造富神話能否繼續?
2020年05月20日18:24

  新浪港股訊 5月20日消息,此前暴漲的九毛九今日午後轉跌,一度跌2%,現跌1.08%,報12.8港元,最新市值177億港元。自上市以來,股價暴漲94%近乎翻倍。

  2020年1月15日,也是九毛九首次登陸港交所的光輝時刻。而上市首日的九毛九市值便突破了百億,截至今日公司市值更是高達177億港元。隨著公司市值的增加,創始人個人身家也躋身10億美元富豪。

  九毛九上演造富神話,創始人身家超10億美元

  1月15日,“太二”酸菜魚母公司九毛九(09922.HK)正式登陸資本市場,發行價6.6港元,收報10.32港元,漲幅高達56%。

  九毛九原本其實是一家坐落在海口的一家山西小麵館。短短25年時間,這家麵館竟然憑藉一碗“酸菜魚”成就出了自己的上市之路。

  1995年,26歲的九毛九的創始人管弘毅在海口開了一家叫做“山西面王”的山西麵館。2003年,隨著麵館生意變好,管弘毅決定將業務擴展至廣州;2005年管弘毅將其麵館生意起名為九毛九。2014年九毛九開始融資,2015年下半年,九毛九培育出了知名品牌:“太二”酸菜魚。2016年時,管弘毅本打算在A股上市,但籌備兩年仍進展緩慢,最終選擇赴港上市。

  2019年赴港上市以來,隨著國內疫情基本控製,後疫情時代的九毛九股價也取得非常好的表現,公司股價自4月以來至昨日高點,已經暴漲了50%,投資者也是賺的彭滿缽滿。不過,由於上市時間較短,內資目前還無法參與九毛九紅利。

  公司實控人兼董事長管弘毅無疑成為九毛九股價增長的最大贏家。根據2019年年報,公司大股東管弘毅持股44.42%,按公司177億市值計算,管弘毅個人身家為78.62億港元,折合10.14億美元。

  上海領語持股10.84%為公司第二大股東,該公司由IDG的合夥人林棟樑和楊飛實際控製。

  九毛九絕大部分收入來自品牌“九毛九”和“太二”。根據2019年數據,九毛九2019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41.93%至26.87億元,淨利潤同比大增136.06%至1.64億元,包括自營和加盟在內九毛九餐廳總數由2018年的241家升至336家。

  關店虧掉了半年利潤?再現食品安全問題

  不過,在收入大增背後,九毛九“偏科”嚴重,九毛九品牌收入13.48億元,同比增至只有2.1%;太二收入12.75億,同比增長136%,成為九毛九營收增長的主力,且收入越來越逼近九毛九。

  同時翻座率卻小幅下降,其中九毛九的翻座率由2.4降至2.3,太二酸菜魚的翻座率由4.9降至4.8。同店銷售增長率上,九毛九由4.4%降至0.2%,太二則由7.7%降至4.1%,銷售增速明顯放緩,單店經營效率存在一定壓力。

  不僅如此,九毛九於今年1月份登陸港交所,無奈剛上市就遭遇疫情,九毛九旗下所有餐廳暫停營業,停業時間約2個月,在幾無收入的情況下,公司的職工薪酬、租金等開支仍正常消耗,為公司帶來巨大的經營壓力。

  根據2019年財報,九毛九2019承擔的年租金為2.19+0.44億=2.63億,分解到每個月約為2100萬元。

  根據年報,九毛九2019年員工成本高達6.97億元,每個月的員工成本約5800萬,此前因疫情影響集體關店超1個半月,九毛九集團至少虧了1個億,虧掉了超過半年的利潤(2019年盈利)。

  近期,資本市場更是驚出一身冷汗,九毛九一番迷之操作嚇壞了一部分投資者。

  5月12日晚間,九毛九公告稱,為了節省成本緩解疫情影響,決定關閉客流較少的門店,並停止在北京、天津及武漢經營九毛九餐廳。消息一出,九毛九隔天跌超1%。

  吃貨、投資者都不淡定了,九毛九扛不住了嗎?不過,隨著市場解讀,九毛九也是一掃陰霾。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目的是把品牌管理半徑縮小,把轉型升級做好,之後再做新一輪的開店擴張。”“相比於九毛九西北菜,太二酸菜魚是個網紅品牌。從投入產出比來說,選擇人流量和利潤更高的太二品牌,對集團更好。”

  從上文也能看出,九毛九太二的無論營收增速、翻檯率、盈利能力都更好,2019年九毛九開了119個餐廳,只太二就占了一半還多(61家)。雖然市場認為九毛九關店可以聚焦優勢品牌和利於轉型升級,但關店也從側面反映了公司縮減開支、盈利下滑的現狀。

  5月18日,九毛九旗下餐廳還爆出了食品安全問題。從廣東省市場監管局公佈的食品安全抽檢結果可知,在近期抽檢的9類食品1149批次樣品中,有8批次樣品不合格,涉及連鎖餐飲品牌九毛九的1批次淨鱸魚檢出獸藥殘留。

  根據公告,此次8批次產品不合格主要涉及微生物汙染及獸藥殘留超標等問題。其中,廣州九毛九餐飲連鎖股份有限公司順德大良順峰新天地分店銷售的、佛山市麥點食品有限公司經營的淨鱸魚(淡水魚),檢出氯黴素。

  這個問題大不大呢?有投資者表示,只是旗下一家餐廳影響不會大。不過,今日公司股價還是跌出了和上次關店一樣幅度,收盤跌了1.08%,雖然跌幅不大,但顯示了資本市場對九毛九食品安全的擔憂。網友們紛紛表示,“旗下的太二酸菜魚也不能吃了”,但也有網友表示“廣州的線下門店,酸菜魚已經下架了”

  能否繼續複製海底撈神話,九毛九還能買嗎?

  值得注意是,九毛九此次赴港上市的承銷商和保薦人均為招銀國際,後者也是海底撈(6862.HK)的承銷商和保薦人之一。翻倍率媲美海底撈、業績不斷增長,九毛九似乎要複製海底撈的造富神話。

  目前,海底撈市值已經高達2006億港元,根據公司公告,張勇及舒萍合共於公司已發行股本總額中擁有約57.23%權益,此外,張勇夫婦合計控製公司股份從36.36億股減少為36.125億股,最新控製權益從68.6%減少為68.16%。按57.23%權益計算,張勇個人身家高達1145億港元,依然為新加坡首富。

  天風證券此前發佈研究報告稱,公共衛生事件之下公司關閉部分經營不善門店,反而有利於公司輕裝上陣高效運營。九毛九作為中式快時尚餐飲領軍者,供應鏈體系完善,商業模式可複製,具有長期品牌勢能。

  不過,有投資者表示,“不建議追了”,還有投資者表示,“出了食品安全,九毛九能挺到微跌也是不容易,之後估計慢慢跌”,還有投資者表示,“出問題這家公司是九毛九全資子公司,是重要的供應商”。

  對於九毛九的食品安全問題,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首先這個食品問題是否發生在太二,其次,是因為食品中毒還是老鼠藥呢,不同的情況影響也不同。整體來說,公司旗下有餐廳出現食品安全問題,對公司品牌肯定有一定影響,對品牌的傷害也會有,不過,整體影響有限。他表示,可能最直接的是短期對股價有一定影響,但消費端對此不敏感,這是單店出問題。(文/新浪財經 金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