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斷絕與美以一切協議 恩怨要從半世紀前說起
2020年05月20日15:14

  原標題:巴勒斯坦斷絕與美以一切協議 恩怨要從半世紀前說起

  中新網5月20日電 (張奧林)綜合報導,當地時間5月19日夜,巴勒斯坦各派領導人針對以色列吞併巴被占領土的計劃,舉行緊急會議。會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發表講話,宣佈即日起停止履行與美國和以色列達成的所有協議,以及基於這些協議的所有義務,其中包括安全義務。

資料圖: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
資料圖: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

  巴以問題由來已久,阿巴斯緣何此時做出這一決定,美國在其中又扮演了何種角色?

  停止履行的是什麼協議?

  5月17日,以色列正式組建新一屆政府。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當天發表演講, 其中提到,以色列的主權擴大到位於約旦河西岸的猶太人定居點。對此,《以色列時報》5月20日刊文指出,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認為,內塔尼亞胡此舉就是“廢除”了《奧斯陸協議》,並稱以色列新政府將依靠美國,最快在7月1日“吞併”約旦河西岸。

  阿巴斯提到的《奧斯陸協議》,是1993年8月20日,時任以色列總理拉賓和時任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主席阿拉法特在挪威首都奧斯陸達成的和平協議。當年9月13日,雙方又在美國白宮草坪簽署了《臨時自治安排原則宣言》。

  這一系列協議,其實是為解決國際社會“老大難”問題的巴以衝突,被認為是巴以和平進程中的里程碑。

  提到巴以衝突,還得把時鍾撥回到半個世紀前。1947年11月,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規定在巴勒斯坦領土上分別建立猶太國和阿拉伯國。這一決議迅速引發了周邊阿拉伯國家的不滿,並導致了雙方的多次戰爭,而其中的第三次中東戰爭,給今日的巴以衝突埋下了直接隱患。

  1967年6月5日,第三次中東戰爭爆發。以色列在“先發製人”的戰略指導下,在短短六天內打敗埃及、約旦和敘利亞三國,並占領約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舊城至今,此後建立大量猶太人定居點,與巴勒斯坦形成多年的僵局。

資料圖:2019年3月25日,以色列軍方對加沙地帶多處目標實施空襲。
資料圖:2019年3月25日,以色列軍方對加沙地帶多處目標實施空襲。

  雖然巴以雙方在1993年為打破僵局做出了嚐試,但在協議簽署後兩年,以色列前總理拉賓遭到暗殺,令巴以關係急轉直下。《奧斯陸協議》的執行遭無限期擱置,這一“世紀難題”,依舊未能得到最終解決。

  “世紀協議”激化矛盾

  近年來,巴以衝突雖然持續不斷,但總體呈現大局穩定的趨勢。不過,這一切在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開始發生變化。2017年12月6日,特朗普宣佈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引發了巴勒斯坦及整個阿拉伯世界的強烈反彈。

  面對激烈反對,美國並沒有收手,而是變本加厲要攪亂巴以局勢。

  2019年12月1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美國政府不再視以色列位於約旦河西岸的猶太人定居點“不符合國際法”。

當地時間2020年1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白宮舉行聯合發佈會,宣佈所謂推動解決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問題的“世紀協議”。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當地時間2020年1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白宮舉行聯合發佈會,宣佈所謂推動解決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問題的“世紀協議”。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2020年1月28日,特朗普公佈了一項“中東和平計劃”。該計劃呼籲巴勒斯坦當局在未來四年,滿足讓美國承認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所必備的條件,包括:

  放棄恐怖主義;

  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通過法律剷除腐敗;

  製止激進組織“聖戰組織”和“哈馬斯組織”在巴勒斯坦的活動。

  以總理內塔尼亞胡評價稱,這是一項“世紀協議”。

  “世紀協議”公佈後,遭到了巴勒斯坦的強烈反對,巴方明確拒絕了特朗普有關耶路撒冷的大部分決定,以及“世紀協議”的全部內容。阿巴斯也於今年2月3日表示,若美國執意推行該計劃,巴勒斯坦將斷絕與美以兩國的安全合作。

資料圖: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
資料圖: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

  以色列組閣成導火索

  一邊是巴勒斯坦的激烈反對,一邊是美以兩方的我行我素。4月20日,內塔尼亞胡與新任議會議長甘茨就組建聯合政府簽署協議,不僅使以色列漫長的組閣道路告一段落,結束了組閣失敗的局面,協議內容還涉及把約旦河西岸一些地區納入以色列版圖的方案。

  4月26日,內塔尼亞胡更是表示,以色列將在未來數月內,對約旦河穀和約旦河西岸猶太人定居點“實施主權”。

  5月14日,美國務卿蓬佩奧訪問以色列,呼籲加快推動所謂的“中東和平新計劃”。蓬佩奧指出,美國已經與以色列組成了一個聯合小組,將根據特朗普的中東計劃,在約旦河西岸劃定新的“領土”。

  3天后的5月17日,內塔尼亞胡在組建新政府後重申,將加速推進吞併約旦河西岸的計劃後,阿巴斯正式決定斷絕與美以的一切協議。

2019年4月25日,巴勒斯坦藝術家Ali Al-Jabali在加沙地帶一破損建築的牆面上,創作多幅壁畫。
2019年4月25日,巴勒斯坦藝術家Ali Al-Jabali在加沙地帶一破損建築的牆面上,創作多幅壁畫。

  “阿拉伯人渴望和平”

  由於以色列國內政局趨於穩定,加速了“世紀協議”的實施進程,這也被看作是巴勒斯坦做出與美以斷絕所有協議這一決定的導火索。

  然而,特朗普的“世紀協議”,在耶路撒冷歸屬、猶太人定居點合法性等重大問題上偏袒以色列一方,無視巴勒斯坦方面關切。評論指出,如不及時修正,該協議可能嚴重威脅到地區安全。

  同時,這份協議在國際上也並無太大“市場”,早在其公佈時,多個中東國家就明確反對。

  關於如何解決這一“世紀難題”,國際社會與巴勒斯坦本身,也早就給出了更佳選項。

  聯合國表示,應該用巴以各自建國的“兩國方案”解決這一問題;阿巴斯也表示,願意由歐盟與聯合國、美國、俄羅斯建立的中東問題“四方會談”機製來斡旋,而非美國單方面斡旋,並否認“世紀協議”為談判基礎。

  接下來,巴以局勢將何去何從,或許從阿拉法特的話中可以找到答案:“中東和平進程毫無疑問將繼續前進”,因為“巴勒斯坦人渴望和平,大多數以色列人渴望和平,阿拉伯人渴望和平,整個國際社會都渴望和平。”(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