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報:以堅定決心嚴肅問責解決教師待遇問題
2020年05月20日07:46

原標題:以堅定決心嚴肅問責解決教師待遇問題

  一些地方時有保障教師待遇的政策出台,但有的政策並不能嚴格落實,教育督導對各地進行實地檢查督查時,要防止地方政府和有關部門玩“花招”。教育督導要提高政策水平和專業素養,傾聽基層一線教師的聲音,深入瞭解教師工資水平的真實情況,嚴格督促各地年底前完成“義務教育教師工資水平不低於公務員”目標任務。

  教育部5月19日召開新聞發佈會,教育部教育督導局局長田祖蔭在會上介紹,教育部就“義務教育教師工資水平不低於公務員”連發兩個通知,要求今年底以前必須完成這項目標任務。各地要把這作為一項硬任務開展自查,教育部下半年將就此組織實地檢查督查。(相關報導見A4版)

  2018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調整優化結構提高教育經費使用效益的意見》提出,確保中小學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於或高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力爭用三年時間解決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工資待遇問題。去年底和今年初,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先後發出通知,部署2020年底前實現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的總體目標,重點考察各地近三年來的落實情況。

  這一系列政策“組合拳”,表明了國家今年內達成“義務教育教師工資水平不低於公務員”目標的決心。即便今年因受疫情衝擊,各地財政收入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但只要下定決心,相關政策持續發力,相信年底前一定能解決義務教育教師工資待遇問題。

  1994年1月1日施行的《教師法》明確規定,教師的平均工資水平應當不低於或者高於國家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平,並逐步提高。1993年頒布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提出,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在20世紀末占GDP的比例應該達到4%。解決義務教育教師工資待遇問題,和實現國家財政性教育投入占GDP4%的目標比較相似,都有著不小的曆史包袱,面臨著現實的困難。

  2010年頒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明確提出,到2012年使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GDP的比例達到4%,併成立“4%辦公室”督促落實這一任務。到2012年,我國曆史性地實現了這一目標。

  督促各地解決教師待遇問題的任務,落到了教育督導身上,需要教育督導真正“長牙齒”。我國《教師法》規定:地方人民政府對違反本法規定,拖欠教師工資或者侵犯教師其他合法權益的,應當責令其限期改正;挪用國家財政用於教育的經費,嚴重拖欠教師工資,損害教師合法權益的,責令限期歸還被挪用經費,並對直接責任人給予行政處分,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然而較長一段時期中,一些地方不依法保障教師待遇,造成拖欠教師工資、“打白條”等後果,有關政府部門和人員並沒有被嚴肅問責。

  這也是教師們最擔心的問題所在。一些地方時有保障教師待遇的政策出台,但有的政策並不能嚴格落實。有些地方把“工資水平”定義為基本工資水平,不包括崗位津貼、獎金等,把教師基本工資定得比公務員高,但加上津貼、獎金後,教師的收入就比公務員低了。實際上,“工資水平”指的是總工資收入水平,教育督導對各地進行實地檢查督查時,需要注意這類問題,防止地方政府和有關部門玩“花招”。教育督導要提高政策水平和專業素養,傾聽基層一線教師的聲音,深入瞭解教師工資水平的真實情況,嚴格督促各地年底前完成“義務教育教師工資水平不低於公務員”目標任務。

  完成這一目標任務,是依法保障教師待遇的第一步。要持續提高教師薪酬待遇,建設高素質的教師隊伍,還要建立完善新的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製。當前義務教育經費保障以縣市財政為主,由於各縣市財政實力不同,對義務教育的投入保障力度也不同,不利於切實保障教師待遇。鑒於此,應強化省級財政對基礎教育尤其是義務教育的統籌,加大中央財政對不發達地區、貧困地區的轉移支付力度,不斷強化義務教育經費投入保障,從根本上解決教師待遇問題。

(責編:仝宗莉、董曉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