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模“發燒友”也能造出無人機
2020年05月19日05:02

原標題:航模“發燒友”也能造出無人機

航模“發燒友”也能造出無人機

王海涵

  一群非科班出身的“發燒友”,也能造出無人機?

  這對於安徽天路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天路航空”)董事長兼技術總監門振宇來說,答案是肯定的,“我們深耕植保無人機、航拍無人機等產品的生產、加工,在這條路上奮鬥了15年。團隊40人,平均年齡30歲,大都不是科班出身”。

  位於安徽淮北市經濟開發區的天路航空,已研發並試飛了TL-200、TL-400、TL-800、TL-X6等數十款多功能固定翼無人飛機,並與中科院空間中心、航天二院、中國科大先進技術研究院等科研院所緊密聯繫,在林業、氣象、應急等領域進行科研合作。

  門振宇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法律專業。小學五年級時他與航模結緣,“學校沒有開設航模課,我和好朋友就自己找機會接觸航模。”一張木製器械的圖紙都能讓他興奮地一連研究了好幾天。由於父親是司機,門振宇小時候經常陪父親開車、修車,耳濡目染,對一些機械知識並不陌生。“現在想想,玩機械模型可以啟發一個人對於智能產品的初期理解和嚮往,打開眼界,還真要感謝那時候淘氣的自己”。

  大學畢業後,門振宇在公安部門工作了半年,但他覺得自己“放不下”對機械技術的喜愛,辭職離開了家鄉。打工之餘,門振宇先後自學空氣動力學、材料力學、自動控製、復合材料等相關知識,為研發無人機做準備。

  2004年,門振宇朋友的公司要用無人機為北京一高爾夫球場做測繪,找門振宇擔任項目技術顧問,“這是從事無人機研發的絕佳機會”。然而不久,這家公司被收購,項目終止,門振宇只好又到海南找了一份新工作。

  2006年,不甘心的門振宇再次回到北京,成立了一個小團隊,購買、改裝航測飛機,拍攝商業圖、地形圖。但航測飛機成本實在太高,只要在20架次飛行內飛丟一架飛機,或是10架次飛行內摔壞一架飛機,都會虧本。

  意外總是不可避免,“飛機撞過山,掉過白菜地,但我們從來沒有放棄。”他回憶,有一次在山溝裡做航測,為了搶在天氣變化前完成任務,他們緊急採購了70多張三合板,再用膠布貼緊,花掉幾千元,專門鋪了一條木跑道,終於讓飛機成功起飛,圓滿完成了航測任務。

  在探索航測過程中,門振宇開始嚐試運用所學知識研發、製造無人機。

  2010年,門振宇經人介紹,獲得了與空間科學家薑景山院士合作研發無人機的機會。“計劃是研發翼展7.5米、重量120公斤,可連續飛行24個小時的無人機。那時,能夠研發生產同等規模無人機的民企還是不多的”。

  為了將該款飛機造出來,團隊在北京通州張家灣棗林莊的廠房,沒日沒夜地研發。冬天廠房沒有供暖設施,大家自己裝上暖氣片和煤球爐;請不起專業畫圖設計師,他們就請兼職設計師週末來幫著畫圖紙。

  最終,從設計圖紙到首次試飛成功,僅用了5個月。“當時,薑院士誇我們是天才,這振奮了我們的信心。”門振宇說。

  2012年,恰逢淮北市城市轉型發展、招商引資,門振宇決定回家鄉創業。當地政府提供了800萬元債轉股協議支援和2800平方米免租金廠房,在貸款申請方面也給予支援。

  “剛回來時,有人質疑,認為我們幾個是騙子,因為投資人、合夥人‘五花八門’,還有賣白酒的,能造出來飛機?”但大夥都憋了一股勁兒,在模具開發、程式編製等方面蓄力,積累技術經驗。

  2013年,公司第一架民用無人機被北京一家公司採購。2014年,一個占地6180平方米的新廠房投入使用。“但新產品的研發需要大量資金,還有配套硬件和人員成本”。

  2015年,公司資金鏈出現問題,半年多時間,連員工工資都發不出來。但團隊30多個年輕人,不僅沒人離去,很多人甚至自掏腰包,買來生產、研發急需的配件和材料。

  “我都擔心團隊要散了,沒想到沒一個人提錢的事,也沒人抱怨。團隊反而開足了馬力,搶在時間節點前完成了任務。”門振宇回憶,2016年年初,他賣掉了自己一套北京的住房,預付款剛拿到手,就給員工補發了工資。“那次危機之後,我決定,一定要把公司辦成‘大家的公司’”。

  天路航空團隊中,航空專業科班畢業生較少,大夥來自各行各業。技術人員則來自汽車設計、太陽能廠模具設計、機加工設計等行業,還有以前從事白酒銷售的人員在公司擔任管理。

  34歲的苗豔武之前在礦上當技工,因喜歡玩航模,與門振宇相識。剛來天路公司時,苗豔武連鋁合金銲接等基礎技藝都不會。後來,門振宇手把手教苗豔武電焊和其他一些基礎技術。苗豔武堅持每天7點到公司,晚上最後一個走,現在,他已是單位的生產、設計主力。

  在門振宇看來,團隊成員知識結構和從業經驗多元化,反而有利於彙聚創新智慧,收穫“奇效”。“機械結構、電子、復合材料設計等一線研發人員占員工總數的80%。大夥思維較發散,可以將其他領域的機械方案應用在飛機上”。

  “沒有雄厚的資本,也沒有最優秀的管理團隊,更沒有成熟的推廣渠道,但我們靠著口碑和產品質量生存。”門振宇感慨。從2017年起,公司開始穩步盈利,到了2019年,公司可以“自給自足”。在一次競標中,正因為設計理念新穎,天路航空把國內一個知名研發團隊的方案PK掉,拿下了訂單。

  “目前主要任務是完善現有項目,並做好高空救援機型等創新產品的研發。但眼下,技術人才和資金還是痛點。”門振宇說。

  平時,門振宇還擔任淮北市青年企業家協會副會長,關注青少年的航空知識和素養教育。他曾專門邀請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學生來廠裡實訓,從繪圖設計開始,參與無人機製造全過程。“我會一直堅持做這個項目,未來,哪怕只有小部分人真正入了行,我都覺得自己做的事有意義”。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海涵 王磊 實習生 彭羽妍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5月19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