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音樂會不在乎開場和壓軸
2020年05月19日05:02

原標題:線上音樂會不在乎開場和壓軸

線上音樂會不在乎開場和壓軸

蔣肖斌

  這是一場沒有“番位”可言的群星演唱會。按照高曉鬆的說法,“基本原則就是誰準備好了誰先上”,不在乎開場和壓軸,每場演出按照表演者名字首字母從A到Z;不過,“也會考慮一下節目的搭配,比如民謠、搖滾,就與個人表演風格稍微強烈的組合在一起”。

  這也是中國音樂史上迄今規模最大的一次演唱會,5月4日至10日,由著名音樂人高曉鬆擔任總策劃、超過130組華語音樂人參與的“相信未來”義演,陸續推出4場線上演唱會,直播累計觀看人次達4.4億。

  在“相信未來”演唱會上,大部分人是抱著樂器或者麥克風,在家中或者錄音棚里獻唱;也出現了不少“名場面”:周迅戴著帽子和墨鏡,對著路邊轉角鏡唱《天涯歌女》;陳偉霆坐在沙發上,一邊抱著自家寵物貓,一邊用手機彈奏伴唱《幾許風雨》;那英邊做仰臥起坐邊唱《默》,還順口改編了歌詞“我要做飯,不抱怨”,唱完這曲她說“我要去買菜了”,然後在買菜路上又唱了一首《春暖花開》……

  目前來看,線上演唱會的誕生和發展都與新冠肺炎疫情有關。在“相信未來”最後一場演唱會落幕翌日,5月11日晚,一場名為“獻給白衣天使”的線上演唱會在網上播出,全長近5個小時,彙集劉德華、周杰倫、孫燕姿等著名歌手。

  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不完全統計,今年1-3月,全國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兩萬場,直接票房損失超過20億元。當各個文化產業紛紛寄希望於“線上”時,一貫主攻線下的演唱會也沒有缺席。

  早在2月的“宅草莓不是音樂節”,就有新褲子樂隊、曾軼可、海龜先生、盤尼西林等70多個樂隊和歌手參與直播。這次線上演出可以視為這種形式的“試水”,內容是以往演出的錄像+藝人自製節目,而後者除了藝人在家的單人音樂表演,也包含娛樂和家庭活動,並非純粹的演唱會。

  4月17日,劉若英主題為“陪你”的線上演唱會,搬來了在台北小巨蛋體育館舉辦演唱會時的配備,在一家電影院中進行直播,觀看人數一度達2600多萬。當疫情從冬天持續到夏天,“相信未來”並不是第一個舉辦線上演唱會的,而更像是一個階段的“總結”演出——越來越趨近於一場真正的演唱會——而且具有鮮明的線上特色。

  在高曉鬆看來,無論電商還是其他產業,每個行業在向線上搬遷的時候都會經曆一個過程,“到了線上才發現,要適應線上的世界”。“電商從直接開網店,到直播帶貨等各種各樣的形式,已經完全不同於從前的手藝。影視業也是如此,包括我的脫口秀節目,就是為互聯網而做的節目,在電視時代是不可能的”。

  線上演唱會有完全不同的表演方式,比如,線下演出只有一個視角,即舞台的正面,線上則有很多方式呈現。高曉鬆肯定地說,線上與線下不能互相替代,“就像電商再龐大,也不能取代線下購物環境和購物體驗。音樂人分兩種,一種是表演者,很有激情,擅於調動氣氛,感染現場幾萬觀眾;但是也有不少人,在線上給大家唱歌,就是很好的作品,而且線上的東西會越來越豐富”。

  “所有行業都在擁抱互聯網,但在這個過程中一定要思考創新點在哪裡。”阿里文娛電影演出業務總裁、義演組委會成員李捷說,線上演出不等於線下演出的“直播化”,不是把線下演出做成直播就變成了線上演出,更不能因為線上無法複製線下的體驗就否定其價值。

  “線上演出要對內容表達形式做創新:第一,拍攝的方法跟線下不一樣;第二,要呈現一種輕綜藝化;第三,互動的形式更多。舉個例子,線下互動的方式比較單一,除了歡呼和鼓掌,沒有別的;而線上有彈幕、打賞、應援等各種工具。”李捷笑言,觀眾在線下演出中獲得的參與感是獨一無二的體驗;但線上演出在網絡綜藝的場景下,多機位的切換讓觀眾可以清晰地看到明星的臉,也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在李捷看來,疫情的打擊,對音樂行業反而起到了兩個推動作用。一是通過這次義演,很多業內人士發現,作為歌手——哪怕是現場感比較強的那種,在線上也會有很好的傳播和表達空間;二是啟發平台方在線上創造一個“平行世界”。

  “大麥跟優酷推出了‘平行麥現場’。意思就是,過去演出在線下,現在要在線上創造一個平行世界。這個平行世界與線下的用戶體驗、視覺、音效,包括舞台感,完全保持相當水準;還會有創新,它的互動模式更發達,與用戶的交互,包括粉絲的觀演體驗也更好。”李捷透露,不晚於5月底,“平行麥現場”將發佈第一期歌手名單。

  參加完“相信未來”的演出後,盲人歌手周雲蓬對高曉鬆說,自己想為視障音樂人也辦一場“相信未來”,“把演出轉移到線上,音樂人應該打開心,不要以為舞台就只能是一種樣子”。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5月19日 09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