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球核心難題仍是“結構調整”
2020年05月19日05:03

原標題:中國足球核心難題仍是“結構調整”

中國足球核心難題仍是“結構調整”

郭劍

  5月18日,在德甲重啟後的一場焦點戰中,拜仁慕尼黑隊作客2:0擊敗柏林聯合隊,繼續在積分榜上領跑。視覺中國供圖

  中國足協在上週結束的職業聯賽工作會議上給出了一份具備可操作性的中超賽程預案:中超聯賽重啟時間暫定為6月27日(週六),至12月5日聯賽結束一共進行20輪比賽,其中前14輪為分組常規賽,後6輪比賽為爭冠組與保級組分別進行的淘汰賽。

  和往年30輪聯賽相比,今年中超減少10輪比賽,讓俱樂部和球員最為頭疼的一週雙賽也只有7月22日和7月25日1次。鑒於亞足聯擬定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賸餘4輪比賽在10月和11月舉行,中超聯賽還為國家隊備戰40強賽留出3個間歇期,分別在9月上旬、10月上旬和11月上旬。

  但據記者瞭解,今日上午中國足協召開相關部門協調會議,中超和中甲聯賽的“賽會製”預案亦被提出進行討論:如果受各方條件所限聯賽確實無法在6月下旬開工,則聯賽第一階段採取賽會製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賽會製將大大減少人員流動,更有利於聯賽參與單位實施嚴格的衛生防疫管控舉措。

  中國足協相關人士表示:“考慮到疫情複發的不確定性和常態化防控的重要性,中國足協將積極整合各方意見,繼續優化、完善聯賽的疫情防控方案和賽事計劃。”

  由此可見疫情防控常態化期間賽程的擬定相對複雜但並不困難,“緊急預案”才是特殊時期更高決策部門需要看到的核心內容:一旦聯賽進行當中疫情發生反複,“刹車”和“善後”工作如何有序進行?這決定著中超聯賽能否如願於6月27日“正式開工”。

  國際足壇已有復工先例可供中國足協參考。5月8日韓國K聯賽開工,5月16日德國德甲聯賽重啟,至記者截稿尚未有聯賽導致疫情複發的消息傳出。重啟聯賽遵循的嚴格衛生防護措施包括但不限於全員分階段多次核酸檢測,比賽必須空場進行,取消球員握手儀式,減少不必要的身體接觸,強調口罩的重要性,後備球員戴口罩並間隔1.5米觀賽,記者以同樣間隔距離在媒體坐席區域觀賽,賽後採訪安排在場邊遠距離舉行……

  雖然不少德國當地鐵杆球迷對於德甲聯賽的重啟並不“買賬”,類似“沒有現場觀眾的比賽只為俱樂部獲取轉播費用,而非有真正價值的足球比賽”這樣的思考也見諸專業媒體,但特殊時期的特殊對策值得理解,一旦俱樂部無法化解巨大財務危機導致球隊結構發生變化,球迷更難欣賞到精彩比賽,因此俱樂部“求生存”的慾望,也需要球迷作出一定讓步——不得已而為之的“空場比賽”至少不是下策,在現階段希望聯賽一步到位全面恢復正常狀態的想法不切實際。

  和中超聯賽同樣籌備開工的是日本J聯賽。3月初J聯賽官方已向各傢俱樂部發放“新冠病毒防控指南”手冊,目前已有球隊全面複訓(鳥棲沙岩,封閉訓練),絕大多數球隊的日常防控工作也在積極展開——老牌勁旅鹿島鹿角隊甚至還將自己主場鹿島體育場“借給”茨城縣政府作為新冠病毒檢測中心使用——“出現確診病例的對策”是手冊在近期更新後第一部分內容,“空場比賽的準備工作”和“限製觀眾人數的比賽準備工作”也在手冊當中。

  由於國情不同,中國足協還有待確認自己的聯賽開工細則,但值得警惕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對於中國足球而言只是“外部困擾”,中國足壇結構調整才是新賽季職業足壇必須面對的頭等大事。

  5月17日在中甲北體大隊效力的職業球員呂征通過個人社交媒體發表退役聲明,這位曾先後效力過山東魯能和上海申花的邊路突擊手宣佈“退役”並不令人驚訝,但他的退役聲明長文所涉及的俱樂部欠薪以及球隊管理層“不專業”操作,則事關中國足球基礎建設,值得中國足協過問並認真處理。在新冠肺炎疫情降臨之前,多家中甲、中乙俱樂部退出職業聯賽的事實已經令人不安,中超聯賽近年來的繁榮景象掩蓋著低等級聯賽的虛弱基礎,聯賽的“職業”屬性往往受到外界因素所幹擾,而這些實際存在的問題並不會隨著聯賽開工甚至國家隊打進世界盃而自動消失。

  因此機構改革後中國足協“大競賽部”和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預計兩個月之內組建完成的“職業聯賽理事會”所承擔的重任,對於中國足球長遠發展的重要性還在國家隊管理部門之上,未來10年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的基礎結構建設都要持續接受嚴峻考驗。

  本報北京5月18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5月19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