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美食博主丁寧 吃大閘蟹看性格最愛甜品
2020年05月19日10:20

  本文作者:《乒乓世界》陳偲婧

  2020年的第一季度在新冠疫情的籠罩下,我從大年二十八開始就沒去過飯館吃飯了。在家辦公時對飯館的炊香、和朋友面對面吃飯的感覺格外想念。對一直見不到的中國乒乓球隊隊員也格外想念。最近一次的面對面採訪,我和丁寧都戴了口罩,這讓我沒法真切看到“小愛豆”在聊天時笑嘻嘻的樣子。

  把兩份想念放在一起,就組合想起了1月軍訓時看中國乒乓球隊隊員們吃飯,成為了“新兵”的隊員們盛飯格外安靜有秩序。閆安技術嫻熟地撈面,丁寧糾結了一番後拿了兩塊蛋糕,王曼昱上演了選米飯還是饅頭的“經典糾結”,劉詩雯裹著大大的軍大衣拿了一盤子菜和肉。發到微博上,球迷們都表示,孩子們吃飽了,他們就放心了。順便細心的網友還解釋了為何朱雨玲不喝雞蛋湯反而盛了一大碗煮湯麵的白麵湯,原來這是減脂的小竅門。

  再往前回想我跟隊去過封閉訓練,在成都集訓時的夥食我覺得最好,有的時候有滋味十足的小面,更早些時候的封閉訓練有水煮魚、串串香這些成都當地有望的美食,還可以吃到火鍋。隊員們每次在封閉訓練中都瘋狂往下掉肉,倒是我每次跟隊都要胖幾斤。第一次採訪“舌尖上的中國乒乓球隊”,除了瞭解到國家隊檢疫食物的進貨安排流程,就是和大師傅聊哪個隊員最愛吃什麼。現在還能想起來的是男隊員和教練好多都愛吃海鮮,女隊員愛吃牛肉和蔬菜的比較多,還有就是丁寧,那次採訪留下的印像是她愛喝紅豆沙。

  後來隨著隊員們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逐漸生活化地展現自己,可以看到丁寧這個“顏飯”對美食的長相很挑剔,加上對主食的熱愛,湊成了丁寧對很好看的甜品有著強烈的探索心,喜歡嚐試,然後分享出來讓大家也去嚐嚐。通過吃同款,可以知道丁寧的點餐功底還是很讓人信服的,她點的菜和甜品都挺好吃。搭配上紅豆沙的“初印象”,丁寧整個人給我感覺就變得甜甜的。

  有一次採訪很碰巧能圍觀一把丁寧吃大閘蟹,那場景也很讓我記憶深刻,螃蟹被她“精雕細琢”,吃得干乾淨淨,連帶著採訪時間都變長了,採訪的內容都細緻了。順帶一聯想,她吃螃蟹這態度可能就是平時鑽研球、看技術錄像、寫訓練日記等等時候的態度,細緻又認真。

  其實中國乒乓球隊隊員因為有興奮劑檢測的約束,平時不能在外面的飯館里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最鬆的規定也是“四條腿的”不能點。這些製約對他們來說早就習慣了,不僅如此,他們自己還經常給自己製定更嚴格的規定。更有可能不愛吃什麼就非得讓自己吃,因為對身體好,也可以以此磨練意誌。在飲食方面給自己“找不痛快”,是對自己的磨練。為了在比賽中抗住壓力,他們每天進行著高強度訓練不說,在生活的各個細節還都要給自己找彆扭,連吃飯也不能放鬆隨心,這樣日複一日的自我約束,時時刻刻地磨練心智,真是讓人佩服。

  也有不想去挑戰的那一個點,比如丁寧說過她不吃臭豆腐,怎麼激將法都不吃。也是,這種“豪放”的事物沒有甜甜的感覺,畢竟丁寧吃肉類都最喜歡鍋包肉,就是這麼甜。平時丁寧對自己也是很有約束的,一個人吃飯時要給自己安排營養搭配全一點。

  平時閑聊的時候,我也會問問類似明星大調查版塊里那種開店想開什麼類型的,丁寧的回答毫不意外,甜品店、麵包房之類,並且表示如果真的擁有自己的店一定會不斷創新推出新產品。不知道是她的職業病還是我的職業病,我感覺她說的這些都可以安排在乒乓球事業上。

  回顧了一遍丁寧在我印象里和吃有關的一些記憶,饞火鍋烤肉鹵煮爆肚的感覺得到了緩解,就想吃點甜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