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叫板佐敦力挺占士 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2020年05月19日08:00

  近日,前NBA球員錢寧-費爾又自覺站到了前台。他公開表示佐敦唯一的工作就是得分,如今的球員們不會喜歡和佐敦一起打球。在遭到包括“人類電影精華”威爾金斯在內的各界人士反駁後,費爾卻又擺出一副“我就這麼說了,不服來戰”的強硬姿態。

  費爾和占士的關係之密切已不是秘密,此番為了給占士正名,他竟不惜叫板佐敦乃至球迷。那麼,費爾究竟是怎樣一個人?他有怎樣的坎坷經歷?他又為何對占士和騎士如此情有獨鍾呢?

  費爾於1983年5月17日出生於紐約,自小就成為紐約人鐵杆球迷。但他的高中生涯是在鳳凰城的聖瑪麗高中展開的。高四賽季,費爾曾當選亞利桑那州年度最佳高中生,並率隊取得30勝3負,摘得5A級別州聯賽冠軍。

  同年,費爾加盟由NCAA名帥盧特-奧爾森所執教的亞利桑那大學,成為“野貓隊”一員。這時費爾遭到了第一個打擊,隊醫發現他的心臟有問題,曾警告他如果繼續訓練,可能隨時猝死。

  費爾聞訊有些傷感,但對籃球割捨不下的愛讓他振作起來。剛來到名校亞利桑那,費爾自知並非隊內最出色的球員,2001年13順位中選的校友謝弗遜是他的榜樣。起初,每逢一對一,敗北的總是費爾,為此他下決心苦練,每天泡健身房,晚上則和禾頓等一起練投籃。

  最終,憑藉努力,費爾成功避免了成為“紅衫球員(Redshirt,指推遲、暫停或中止參與NCAA賽季,從而能保留和延長參賽資格的球員)”,順利地在上滿4年大學後畢業了。

  4年下來,費爾場均可得13.5分7.3個籃板,命中率56.2%。儘管曾在比賽中被撞碎牙齒,甚至面部骨裂,但費爾從未缺席過一場比賽。他的總封籃和總籃板分列校史第2、3位,總得分則排名第8,還入選了全美最佳陣容二隊。唯一遺憾的是,他未能隨隊獲得NCAA冠軍,2次率隊闖入NCAA淘汰賽四強都未能更進一步。

  2005年費爾宣佈參選。由於家庭原因,父母都希望他在首輪第8順位被紐約人選中,費爾起初並未抱太大希望,但轉機很快到來。據悉,由於曾接受過知名訓練師Tim Grover的指導,並和訓練師Mike Procopio合練過,他的名聲越來越響。此二人並非等閑之輩,前者曾是佐敦和高比的私人訓練師,後者曾被高比在淩晨3點喊來一起看球。

  2005年選秀正好在MSG進行,當得知本隊選擇費爾時,紐約人球迷紛紛喝倒彩(10年後,在法烏津吉斯中選後,紐約人球迷又來了一次)。儘管入選了最佳新秀陣容,但紐約終究不是費爾的福地。他在此待了2季後就離開,又在波特蘭待了2季,費爾加盟太陽。

  據費爾所說,正是來到太陽,他才知勝利是何等滋味。加盟首季,費爾就隨隊闖入西決。此外,時任太陽教練贊特利成為費爾的伯樂,他開發出費爾的外線投籃能力。為太陽出戰304場,費爾場均出手5記三分,命中率達到38.9%,在他生涯所效力球隊中分列第1和第3。

  但打擊接踵而至。2012年費爾夫婦偶然發現新生女兒眼睛有問題,後被確診為雙眼白內障,有失明危險。不巧的是,當時費爾正接受肩傷治療,他被迫在位於波特蘭的家和鳳凰城間來回奔波,苦不堪言。

  在這時,籃球再度成為他的避風港,但禍不單行的是,在2012-13賽季開始前,太陽隊醫告知費爾,他被診斷為患有擴張性心臟病,這是屬於慢性心力衰竭的一種。隊醫甚至斷言,費爾可能就此告別籃球。從理論上而言,費爾每次訓練都可能是致命的。

  為此,費爾缺席了整個2012-13賽季。為治療心臟病,他接受了7到8次深入檢查,每6周要接受一次心臟電擊,以至於胸口上還有5個電極板,在每次洗澡前必須取下。他一度無法跑步和投籃,連自行車也不能騎。同時,他的幼女已接受了5次眼部手術。

  不甘心屈服於命運的費爾開始練習瑜伽和打高爾夫。後來,他諮詢了曾為奧巴馬總統治療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醫生們。終於,費爾戰勝了病魔,在2013年8月恢復投籃訓練。

  在輾轉魔術一個半賽季後,命運女神也開始垂青費爾,他在2016年2月被送至騎士。能有機會加盟爭冠球隊,費爾透露他在前往克利夫蘭的飛機上差點哭出來。

  經歷過生死考驗,費爾萬分珍惜得之不易的每一分鐘。在2016年季後賽中,費爾貢獻巨大。他曾在次輪對陣鷹隊的G3中三分9中7,率隊取得3-0,將鷹隊踢入萬劫不複的深淵;東決對速龍,費爾在系列賽投出58.3%的三分命中率。儘管在總決賽中他出戰4場僅得2分,但仍隨騎士完成驚天逆轉,奪得生涯唯一總冠軍。

  也正是在此時,費爾和占士成為莫逆之交。有次,費爾打趣占士:“你簡直弱爆了,才得了40分?”結果,占士二話沒說,轉身就拿了50分。費爾還曾打趣占士是“球霸”,有口臭,占士僅一笑置之。

  在騎士奪冠,女兒的病情日漸好轉,費爾本以為生活就此灑滿陽光。但當他還沒來得及品嚐奪冠的滋味,他的父母卻在2016年下半年的一個月內相繼去世。尤其是父親的去世讓費爾倍加傷感,正是父親引領年幼的他走上籃球之路。

  在這種情況下,費爾更將幾乎全部精力都投入騎士,這裏對他而言不再是一支球隊,而更像第二個家。由此,也不難理解為何費爾對占士、騎士有如此深厚的感情,也就能明白他為了占士為何敢於兩肋插刀,叫板佐敦和球迷了。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