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盯上跟誰學:稱其80%收入是造假 跟誰學高管反擊
2020年05月19日08:53

雷帝網 樂天 5月19日報導

渾水昨日做空跟誰學,發佈報告稱,跟誰學至少有70%的用戶是虛假的;甚至很有可能至少80%的用戶是虛假的。

渾水稱,結論是基於跟誰學自己的用戶和出勤數據文件(而不是任意“抓取”的數據)。渾水從200多個付費K-12課程下載跟誰學的數據,覆蓋54065個獨立用戶。

“我們得出的結論是:跟誰學是一家大規模虧損的企業。沒有用戶,也沒有收入。我們還得出結論,跟誰學在很大程度上低報了各項開支。無論從哪方面講,跟誰學幾乎就是一個空盒子。”

渾水還稱,跟誰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陳向東還找到了一種方法,讓跟誰學的股票對長期持有者來說更加危險——他已經質押了至少3.18億美元的股票。跟誰學的長期持有者所面臨的風險是,保證金貸款人將被迫大舉拋售股票,從而導致價格暴跌。

這是繼香櫞之後,又一家知名做空機構盯上跟誰學,受渾水做空的影響,跟誰學今日跌7.31%,市值仍高達78.41億美元。

跟誰學官方反擊 稱報告數據來源混亂

對此,跟誰學CFO沈楠回應稱,關於precise joiner和burst joiner的問題,是由於切班導致的:目前跟誰學的上課形式為,課前由輔導老師開小班,在輔導老師小班內進行遊戲、批改作業等預熱,到開課時間時,全部輔導老師小班同步切換到主講老師大班。

因此會出現渾水報告中的同一個用戶IP在同一時間點同時進教室的情況,因為在那個時點上,同時由小班切換了大班,從大班角度,會出現大量用戶同時登陸的情況。而且由於K12行課穩定,確實在每一週的上課時間全部都一樣。

沈楠說,這跟機器人無關,完全是直播間大小班切換導致的,是正常的運營動作。

沈楠同時指出,陳向東所持股份在所有已公告的報告期,即2020年3月31日之前沒有任何抵押和質押。2020年4月6日,陳向東質押510萬ADR取得了5000萬元美金的貸款額度,該質押股票數量占公司全部ADR的比例為2.13%。於4月8日的投資人電話會,陳向東已經向投資人披露了該質押信息。該貸款用途為計劃擇機增持公司股票。

陳向東則在朋友圈指出,“沒有想到Muddy Water也攪合進來了,這次,我們會心平氣和地在稍後給予回應。”

陳向東還說,“好公司就是好公司”,跟誰學的1萬多名小夥伴一直在用奮鬥書寫青春年華,一直在用“將心注入,全力以赴”闡述美妙歲月。

跟誰學官方就渾水做空報告做出聲明,稱很遺憾的發現,渾水的這份做空報告數據來源混亂,且充滿了對公司業務的無知。“我們對此表示譴責。”

跟誰學稱,公司鄭重聲明,公司堅持合法經營,並已真實、完整的披露財務數據。

以下為跟誰學針對渾水做空報告的回應全文:

跟誰學針對渾水做空報告的回應

北京時間5月18日晚間,做空機構渾水針對跟誰學發佈做空報告。我們尊重渾水公司的研究方法,但經過詳細的閱讀分析,以及反複的數據校驗,我們遺憾地發現,渾水對於跟誰學的運營細節缺乏必要的認知。為了使公眾更加透徹地瞭解跟誰學和跟誰學的業務模式,我們特針對該做空報告作出如下詳細回應。

關於報告中的Precise Joiners、Burst Joiners以及Early Joiners

跟誰學採用雙師大班模式進行教學。“雙師”指代主講老師加輔導老師組成的教學團隊,其中主講老師負責講授課程和傳道授業,輔導老師負責日常服務和答疑解惑。

為了確保輔導老師關注到每一位學生以提升互動體驗,在常規的直播課中,我們自主研發的直播系統會將一個主講老師所帶的大班,拆分成由多個輔導老師帶領的小班。每次開課前30分鍾左右,輔導老師會開啟小班互動模式,採用做遊戲、複習作業、課前預習等方式陪伴學生。

在正式開課時,或者在主講老師進入直播間後,輔導老師可採用手動切換的方式,將直播間從小班模式切換至主講老師主導的大班模式。如果輔導老師沒有及時切換,直播系統會自動進行補充切換,切換的時點一般為課程表中標註的開課時點前後(不同課程有若干秒的切換時間差,以規避全部課程同時切換導致的服務器擁堵情況)。

K12的課程週期相對固定,同一個課程在不同周次和日次間的上課時間基本一致。例如四年級春季數學課在星期六下午14時上課,那麼通常每週的該時間都為小學四年級數學的上課時間。

在小班切換到大班的過程中,從大班的視角就會出現渾水報告中提及的多個Precise Joiners在不同課節的同一時點到課的情況(例如上例中提到的每週六下午14時),Burst Joiners同時進入直播間的情況,以及學生提早到課與輔導老師互動導致的Early Joiners情況。

附件一

附件一展示了相關的系統設置,其中,圖一為輔導老師界面手工切班的功能截圖,圖二為自動切班功能的源代碼;圖三及圖四為某隨機選擇的小班切換大班的系統日誌截圖,以展示其IP遷移過程。

關於報告中的GSX IP Joiners

在採用多種方法嚐試複現渾水在報告中提及的學生與老師IP的重合度後,我們很遺憾無法得出重合度為28.2%的結論。

我們以目前數據庫中2020年1月至3月的正價課全量數據,重新計算了學生與教師IP的重合度,得出的結論為0.78%。

通常在家庭寬帶中,用戶的IP地址由寬帶運營商提供,會存在同一IP被不同用戶複用的概率。我們認為,0.78%的IP重合度在合理區間內。

我們在附件二中提供了該數據的查詢語句,以備各方機構複用該語句進行結果驗證。

關於報告中的股份質押

2020年4月7日,Larry通過質押510萬ADR取得了5000萬美元的貸款額度,該質押股票數量占公司全部ADR的比例為2.13%。於4月9日的投資人電話會,Larry已經溝通了該質押信息。

渾水報告中的900萬ADR,並非實際質押的股票。發放貸款時,受疫情影響無法從美國及時取回紙質股票證進行股票證拆分,因此將代表900萬ADR的股票證書寄存,但貸款行只對其中的510萬ADR擁有質押權,該數據在貸款協議中進行了明確約定。

附件三為貸款協議約定的放款額,以及取得該貸款的銀行交易截屏。

關於報告中的電話錄音

報告中的電話錄音提及“跟誰學利用微師平台和北京優聯環球進行刷單”。

首先,微師只是跟誰學旗下提供直播視頻服務的工具,其全部業務已按照會計準則的要求如實計入財務報表。同為跟誰學旗下品牌,無論各品牌間是否有交易,均會在合併報表層面抵消,換而言之,跟誰學無法通過與自己交易來進行刷單,因此該指控不成立。

其次,北京優聯環球為跟誰學關聯方。跟誰學與優聯環球的全部交易,以銀行轉賬記錄為佐證,完整披露於年報及季度報告的電話會議中。該關聯交易金額占收入的比例,一直遠低於1%。

最後,跟誰學目前的業務模式與O2O平台模式完全不同。公司自2017年起全面聚焦在線直播大班課,持續盈利,現金流持續為正,現金餘額持續增加。與報告中描述的情況完全不符。

我們尊重專業的做空機構,並願意進行理性的對話與探討,以幫助所有持不同觀點的外部人士更加瞭解跟誰學。

2020年5月19日

圖一 輔導老師界面手工切班的功能截圖

圖二 自動切班功能的源代碼

  附件二 學生與教師IP重合的查詢

  附件三 Larry貸款合同及實際放款記錄:

跟誰學已與香櫞交鋒三次

這之前,香櫞已經連續3次做空跟誰學,稱儘管跟誰學面臨著世界級的競爭壓力,卻聲稱其客戶獲取成本比同業公司低一半。

除了之前三個未披露關聯方(北京家蒙、百家雲圖和家長村)之外,香櫞聲稱又發現了四個此前未披露的關聯方。其中一個新發現的未披露關聯方的所有者是前跟誰學員工賈揚洋和跟誰學聯合創始人張懷亭。張懷亭是僅次於跟誰學首席執行官陳向東的最大個人股東,擁有近1000萬股票。

張懷亭於2019年12月從跟誰學辭職,但擁有的未披露的相關實體正在很積極地為跟誰學獲取客戶。

香櫞稱,這些未披露的關聯方只是跟誰學用來將成本從公司賬面上轉移出來的空殼公司,同時大幅少報了成本。跟誰學的管理層正在齊心協力,在損益表中用捏造的財務數據欺騙投資者。

“香椽研究公司已提出壓倒性的證據,表明跟誰學上報的收入和學生註冊人數是偽造的。我們將繼續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合作,提供更多關於客戶“刷單”的信息,並將在不久的未來提供更多有關這個話題的信息。”

陳向東則反擊稱,不少投資人都反饋說,Citron的報告真的是太爛了,所謂的“實錘”真的是慘不忍睹,Citron在twitter上充斥著 bluff、嚇人、舉報給SEC等詞句,但就是沒有一個實質性的證據和嚴謹的量化分析。

“有些投資人說我們2019年第三季度的獲客成本變高了,S&M同比漲幅太大,而Citron說我們的獲客成本太低了,所以從另外的角度教育了這些投資人,所以Part 3 應該是一個做多報告才對。”

陳向東稱,也有投資人說Citron是被人“利用”了,被人坑慘了,一次次被打臉,居然還要出part 4, 所以也蠻可伶的。不過,跟誰學還是要感謝Citron,讓更多的投資人開始認真研究 GSX 了,讓更多的優秀人才開始用心來看跟誰學的機會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