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移動段然:技術與商業雙重驅動 O-RAN產業生態仍需培育
2020年05月19日14:01

原標題:中國移動段然:技術與商業雙重驅動 O-RAN產業生態仍需培育 來源:新浪媒體新聞

原標題:中國移動段然:技術與商業雙重驅動 O-RAN產業生態仍需培育

C114訊 5月19日消息(李亞利)5月14日下午,C114通信網獨家策劃的“5G圓桌派”系列沙龍第一期:“加速5G無線網絡變革,助力5G成功商用”成功舉辦。沙龍從5G網絡建設、信息安全以及行業應用等角度剖析5G產業發展面臨的挑戰和機遇,為業界提供發力5G新基建的重要思路和5G持續創新的方向。

作為系列活動的“當頭炮”,首期沙龍聚焦面對5G無線網絡新架構、新技術與新需求,運營商應該如何實現網絡智能化,降低網絡建設成本和運維複雜度,增強對垂直行業的拓展,實現網絡轉型和IT/CT融合等熱點話題,邀請業內專家進行深入研討。

中國移動研究院無線與終端技術研究所副所長段然在參加C114主辦的5G“圓桌派”系列沙龍活動時表示,對運營商而言,5G意味著進一步拓展市場的新機會,中國移動去年下半年提出“四輪”驅動策略,客戶服務市場由單純To C向CHBN轉變。與此同時,中國移動提出5G+AICDE新一代智能基礎設施的網絡升級。對無線接入網而言,AICDE戰略直接體現出無線網雲化的演進方向,需要重新思考無線接入網的功能和架構重構,利用新技術新能力賦能,提升網絡的能效、自動化和智能化水平,以滿足5G多樣化的業務通信需求。

段然指出:開放無線網絡具有技術吸引力和商業驅動力,但無線網產業化的生產組織模式變革,非一朝一夕可以實現。總體判斷,O-RAN對當下我國5G產業不會產生重大影響,或起步於5G實現於6G。

開放無線網絡具有技術吸引力和商業驅動力

“在新技術的探索上,開放開源一直是個重要的研究方向。”段然介紹,開放開源並不是新鮮事物,基站開放開源由來已久。早在2009年歐洲學術界就在Eurocom的資助下成立了OAI(Open Air Interface)開源項目,旨在利用開源社區探索研究下一代無線通信網絡技術;2016年Facebook、Intel等IT廠家牽頭成立了TIP(Telecom Infra Project),初期目標是開發更加廉價的4G基站,2018年啟動Open RAN 5G NR項目,開展5G白盒基站研發。

段然表示,開放無線網絡具有技術吸引力是客觀技術發展規律所致:與2G/3G/4G升級換代不同,在4G向5G的代際轉換中,ICT融合成為產業發展的大趨勢,技術融合也由核心網向無線網延伸。從技術架構看,開放無線網絡與傳統基站相同,都是由基帶單元(BBU)和射頻單元(RRU)的硬件及軟件組成。兩者的本質區別在於無線網產業化的生產組織模式,傳統基站是“垂直整合模式”,設備商研發專用硬件和軟件,基站具有黑盒屬性,技術壁壘導致產品性能梯隊分化加劇;開放無線網是“水平整合模式”,依託開放、共享思路,將產業按硬件(含多個子系統模塊)、軟件等多模塊水平分工,由集成商完成組裝、交付和運維。

開放無線網絡同時具有商業驅動力:一是繁榮產業生態,通過開放架構降低產業的門檻,通過軟件的靈活定製增強對5G特定覆蓋場景需求的支持;二是降低成本,5G網絡越來越複雜,許多核心芯片的研發成本非常高,只有開放才能共享核心產品和研發成果;三是運營商轉型的需要,5G發展面向更複雜多樣的行業市場,在傳統黑盒模式下運營商缺少對網絡的掌控力和自主快速提供業務的能力,開放化可以使其快速引入新能力、打造智能化網絡、靈活滿足行業客戶的各種需求。

O-RAN技術探索和規模商用面臨三重挑戰

“理想很豐滿,但現實很骨幹。”段然分析指出,無線網產業化的生產組織模式變革,非一朝一夕可以實現。當前國內研發更多聚焦在部分難度較低的產品方向(主要是室分小站),而國外研發雖嚐試在宏站採用O-RAN架構,但目前多聚焦在4G網絡的商用,而5G宏站還處在探索階段。

這主要是因為接口開放、硬件白盒等技術點的探索,真正做到高質量的規模商用還有諸多挑戰。一是“從垂直到水平”,“先拆再合”十分複雜。無線網先拆解為模塊,模塊間功能界面需清晰定義;再從模塊集成交付,對集成商的集成能力、交付能力和運維能力要求更高。儘管通過開源可以快速切入,但真正做好還需深度定製甚至代碼重構,軟硬件適配和定向調優也尚待時日。二是從專用到通用,產品性能更有挑戰。無線設備對計算能力和實時性要求高,通用硬件設備在性能、功耗、集成度、成本方面挑戰較大,通用硬件“公版設計”是折中結果、難以實現性能最優。三是從CT到ICT,可能會形成新的壟斷,需要謹慎對待,並照顧到國內/國外產業鏈端到端各個環節的多樣選擇性。

段然表示,開放架構並不是片面追求處理平台的全通用化,解決功耗和性能等問題需要在保持軟件靈活、可升級能力的同時,引入專用加速芯片,降低整機設備的功耗。另外,解耦的設備為避免出現網絡故障定位和運行維護等問題,可以採用以下三種策略:其一,運營商組織集成和測試實驗室進行子系統間IoT測試,在設備採購前就做好互通集成對接工作,解決技術問題;其二,定義系統集成商角色,承擔集成後的全系統在現網的安裝、部署、維護等工作,使得各省公司依然只面向一家設備供應商提供支撐服務;其三,引入標準南向接口的OMC軟件,實現跨廠商設備的統一管理能力,並引入解耦子系統的獨立管理能力,實現在子系統間的故障仲裁。

產業生態尚未成熟 核心器件還需加強

對於無線網絡的變革,產業界從來沒有停止腳步,特別是國內運營商積極參與併發起成立的O-RAN聯盟,得到產業鏈的廣泛關注和支持。

“從開放架構的產業生態角度看,國內積極參與開放無線網絡研發的公司,除京信、新華三、聯想、銳捷、富士康等企業規模較大外,其餘以中小、初創企業為主。”段然說:“這些中小甚至初創企業,希望借助基站的開放化,在無線通信網絡這個大市場中得到發展。”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產業公司主要開展系統集成、BBU軟件研發、RRU白盒硬件設計與代工生產,在關鍵核心芯片、器件等方面還需要加強。

從技術研究角度看,在開放平台基礎上引入無線網元智能化研究,還需要進一步推進技術和方案的成熟。雖然當前已經有一些廠商在小區負載優化、業務質量保證等用例上做了相應的原型機研發和組網測試,但在標準製定和用例場景的拓展研究等方面,還需要產業進一步加大研發投入,深度挖掘開放架構引入AI和大數據後帶來的新價值、新增益。

“總體判斷,O-RAN對當下我國5G產業還不會有重大影響。最可能的情況是5G起步,分步實現,過程漫長,可能在6G才能全面實現。”段然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