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髒亂差”村莊蝶變記——浙江部分地區鄉村振興觀察
2020年05月19日16:37

原標題:“髒亂差”村莊蝶變記——浙江部分地區鄉村振興觀察

  新華社杭州5月19日電 題:“髒亂差”村莊蝶變記——浙江部分地區鄉村振興觀察

  新華社記者嶽德亮

  初夏時節,浙江省衢州江山市石門鎮長山源村的幾處荷花塘,綠意盎然。一架無人機低空徘徊,劃著輕盈的曲線,不時往來荷塘間。“在進行消殺作業,免得蟲害破壞了荷花美景!”村民張中海笑著說。

  “以前髒亂差,如今美如畫。”長山源村黨委書記柴樹林眼中的村莊變遷,正在浙江大地不斷延展開來。一些曾經的“髒亂差”村莊在“頭雁”引領下,因地製宜,找到了適合自身的發展路徑,當地村民富了“腦袋”也富了“口袋”。

  2018年12月,金華市浦江縣鄭宅鎮廣明村、下方村合併成立廣方村。說起五年前的村容村貌,原廣明村黨支部書記於文風直皺眉頭,“廣明村違章建築曾經是浦江全縣最多的,我們村的村民,有70%從事廢品收購,那時候垃圾特別多。廢品存放需要倉庫,所以亂搭亂建的違章建築也比較多。”

  違章建築、露天糞坑,帶來環境髒亂差,村莊發展慢,村民意見大。紹興市新昌縣東茗鄉後岱山村黨支部書記王國洋說,前些年幾乎每家每戶門口都有垃圾堆和露天糞坑,蒼蠅蚊子滿天飛。村民信訪比較多,“2017年綜合排名,後岱山村是全鄉15個村中的第15名,而且已經多年穩居第15名。”

  調研採訪中,記者發現,這些“髒亂差”村莊轉變的背後,都遵循一個規律:黨建引領,多元激活鄉村閑置資源,因地製宜發展農旅項目、盤活物業經濟等模式,促進集體增效、農民增收,與環境實現良性互動。

  2017年從企業經營者“轉型”村黨支部書記的王國洋感觸更深,“我是在罵聲中上任的,當初家人都反對。三年時間過來,可以說我收穫的是掌聲。”

  漫步村中,石牆黛瓦間,綠植、花壇隨處可見。王國洋邊走邊介紹著今夕變遷,“那花壇下面,原來可是四五家的露天糞坑。”實現環境優美的後岱山村採取村企合作方式,統一回收閑置農房,面向全國招募新鄉賢出租經營這些房屋,形成“村民有租金、集體有分紅、創業有平台”共贏格局。目前已有14位新鄉賢簽約入駐,一次性為村集體增收37.8萬元。

  “以前是養豬大村,汙染嚴重,環境一塌糊塗。”依然保持著軍人作風的衢州江山市峽口鎮楓石村黨總支書記陸承江,帶領村兩委班子,硬是“啃下了硬骨頭”,促進村容村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成為全省美麗宜居示範村、充分就業村,“去年村集體收入達到70萬元,村民儲蓄存款增加明顯。”

  攻堅拆除違章建築後,建起了綜合市場大樓、設立鄉村振興夜市……金華市浦江縣鄭宅鎮廣方村黨支部書記方誌奎告訴記者,截至去年,該村集體收入超過100萬元。

民宿集聚地衢州江山市保安鄉化龍溪村通過村企合作,對民宿提檔升級,打造農特產品特供基地和生態休閑療養基地,帶動本地群眾持續增收。數據顯示:去年該村經營性收入為13.8萬元,是2017年經營性收入的12倍。

  村民“口袋”富了,“腦袋”也富了。

  廣方村的鄉村振興夜市,成百上千個攤位在村中主要道路上一字排開。“每天下午4點半開始,持續到次日2點左右。有賣燒烤的,有賣衣服的,結束的時候攤主們都會自覺把衛生打掃好。”附近的村民說。

  蛻變的背後,沒有驚天動地的舉措,起作用的都是一些接地氣的“土辦法”。

  記者注意到,在廣方村村口,一排公告欄上標示出全體村民戶的“好家風指數”。方誌奎介紹:“我們每季度評選公佈,現在外村女孩子找本村的男朋友,都會來這裏看看指數怎麼樣。”

  “我們的村規民約都是由村民代表逐條表決。現在村民建房,都會主動‘後退一步’,村莊的道路才可以越走越寬。”陸承江說。

  後岱山村設置了“黃金屋”,方便村民閱覽圖書,紅光滿面的81歲老黨員王生波不僅負責管理值班,還要養護房前屋後的綠植鮮花。“對老同誌、老黨員來說,最好的補品,是存在感、成就感。”王國洋說。

  多位村黨組織負責人表示,環境變美了,農戶收入多了,民風變好了,如何讓村莊的“家底”更厚實,鄉村振興走到了新的起點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