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援小龍蝦:對湖北“搭把手”的樣本
2020年05月18日07:43

原標題:“吃”援小龍蝦:對湖北“搭把手”的樣本

  3月17日,湖北省潛江市後湖管理區的“蝦嫂”們在該市小龍蝦交易中心分揀小龍蝦。新華社發(吳燕軍 攝)

  5月10日淩晨1點10分,北京簋街胡大飯館仍需等位。

  “前面就一桌了,很快的。”服務員耐心安撫排隊的食客。

  確實算快了。如果不是疫情,即使在後半夜,要吃到這家飯館的小龍蝦,等位時間通常以小時計算。

  除了胡大,簋街不少燈火通明的餐館門口,同樣人流如梭。既有勾肩搭背的年輕情侶,也有哈著酒氣喧嘩的中年大叔。餐館外,賣花的老人,踩著摺疊車的代駕,隨時等待招呼……

  以宵夜著稱的簋街,冷清了一個春天后,人氣又旺了。

  此前兩天,國務院發佈關於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態化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在落實防控措施前提下,全面開放商場、超市、賓館、餐館等生活場所。

  簋街的煙火氣,不僅餐館老闆期盼已久,而且讓遠在湖北的農民振奮。

  幾個月來,潛江蝦農陳居茂最期盼的事情之一,就是餐飲業複蘇。

  在潛江,幾乎有一半人,都像陳居茂一樣,小龍蝦是主要收入來源。中國蝦穀小龍蝦交易中心負責人康峻認為,這個說法並不誇張。

  潛江是湖北的小龍蝦養殖重鎮,湖北是中國的小龍蝦養殖大省。農業農村部《小龍蝦產業發展報告(2019)》顯示,2018年,全國小龍蝦總產量163.87萬噸,其中湖北產量81.24萬噸,約占全國總產量的一半,遠遠領先排名第二的湖南省。

  受疫情影響,今年湖北小龍蝦產業受到了哪些衝擊?養蝦人和賣蝦人如何應變?“縣長直播帶貨”網紅賣力吆喝,對提振產業有多大作用?這個夏天,小龍蝦還能成為國人宵夜的實力擔當嗎?帶著這些問題,本報記者進行了採訪調研。

  封村閉戶,養殖戶有蝦缺人撈

  好不容易培育出爪小身大、口感Q彈的優質小龍蝦,怎麼忍心說扔下就扔下

  春節前,陳居茂就囤了10多噸飼料和40多噸菜籽餅。按理說,他的小龍蝦不至於斷糧。但出於防控需要,每戶每3天只允許1個人外出,這位養殖戶手中有糧,卻無奈不能及時喂到小龍蝦嘴裡。

  陳居茂所在的金星村,分佈著大片養蝦的池塘。內心焦慮的陳居茂,只要能出門,就跑到塘口去。比起跳動的感染人數,他更關心氣溫的變化。

  到2月底,當地氣溫一度到20℃。溫度升高,小龍蝦生長加快,食量也一下大了很多。如果此時投喂沒跟上,它們就會吃掉水草,甚至自相殘殺。

  水草可不能任蝦隨便吃。養蝦先養草,對於小龍蝦養殖來說,水草對維繫池塘生態平衡至關重要。一旦水草被破壞,水渾了,小龍蝦就會病死。

  當看到池塘已經有些渾濁,水面上星星點點漂起被小龍蝦夾斷的水草,陳居茂實在坐不住了,緊急叫來本村的12名工人,從早到晚圍著池塘轉著圈投喂。

  陳居茂和兒子陳龍在村里承包了1800畝池塘,年產小龍蝦近80萬斤。投喂、管理、起捕、銷售等各個環節加起來,需40名工人才能正常運轉。

  由於封村,外面的工人進不來。於是,好不容易讓蝦吃飽了,新問題接踵而至:沒有人手起蝦。

  小龍蝦越來越密。一旦密度過高,無論怎麼投喂,也長不大。

  父子倆想了一些辦法,例如把蝦苗撈出來騰出生長空間;往池塘里投放吃蝦的魚,間接稀釋密度……

  蝦苗撈出來,如果不能及時賣出,就會很快死掉。但今年蝦苗暴跌,一度跌到3元一斤,而去年曾賣到40元左右。

  這樣賣蝦苗無疑巨虧。可光投人工、投飼料,卻賣不出蝦,也虧,而且投的越多虧的越多。有的養殖戶絕望了,任由天生天養吧!

  陳居茂養了十幾年蝦,什麼季節喂什麼料,什麼溫度養什麼草,全靠自己一點一點摸索。好不容易培育出爪小身大、口感Q彈的優質小龍蝦,怎麼忍心說扔下就扔下。

  物流遇阻,經銷商虧本分銷

  只有我們行動起來,讓養殖戶看到蝦能賣掉了,他們才有心思繼續養下去

  當陳居茂等湖北蝦農,連人帶蝦都出不了村的時候,康峻帶著他的收蝦隊伍進村了。

  康峻執掌的中國蝦穀小龍蝦交易中心(下簡稱“蝦穀”),是全國最大的小龍蝦交易市場,坐落在潛江,現有580家商戶,輻射全國450餘個城市。

  往年,他們從大年初三就開始分銷蝦農送來賣的小龍蝦,今年都過完農曆正月了,仍門可羅雀。到了2月下旬,村子還沒有解封,等蝦農上門賣蝦已不現實,康峻決定帶人下到養殖戶的塘口去收蝦。為了進村,他們先是層層上報有關情況,又層層獲得各種通行許可。

  由於當時泡沫箱廠、製冰廠都沒復工,康峻帶著節前囤下的物品,走村串鄉去接小龍蝦。

  “只有我們行動起來,讓養殖戶看到蝦能賣掉了,他們才有心思繼續養下去。”康峻反複強調企業在特殊期間的責任。

  2月25日,蝦穀終於發出了春節後的第一車小龍蝦,共950斤,目的地寧波。康峻每斤蝦只提一塊錢,但物流成本卻高達五六千元。

  有些地方只要看到湖北車牌的車,就不讓進城,逼得康峻掏錢請收貨方所在城市派車來潛江運蝦。即便如此,有些地方得知車是從湖北發來的,仍不許其落腳,逼得司機輾轉到周邊縣市卸貨。

  “蝦路”受阻,讓蝦穀在半個月內賠了200多萬元。後來,隨著收上來的蝦越多,才逐漸攤薄分銷成本。

  從3月中旬開始,外地工人慢慢回到金星村,陳龍趕緊組織大家撈蝦。他告訴記者,任憑蝦苗撈出來死掉,他們也要盡力稀釋密度,保證小龍蝦能夠長好長大。

  進入4月,隨著打包、製冰、加工廠逐漸復工,路也逐漸解封,小龍蝦的銷售渠道通暢起來,父子倆抓緊時間起蝦賣蝦。

  陳氏父子經營的潛江蝦寶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以往都是直供餐飲企業。在陳居茂看來,小龍蝦只有賣給餐館,才能賣出好價錢。但受疫情影響,餐飲門店遲遲不開,今年只能把蝦賣到交易市場,價格自然受到影響。

  按照往年的行情,小龍蝦5月集中上市,月底價格就跌落穀底。今年的價格能堅挺多久,誰也說不好。不過,和去年同期相比,每斤收購價普遍降了10元左右。

  銷售渠道變了,市場行情更加不確定,陳氏父子是咬著牙在賣。

  “等不及蝦長太大,越早起蝦越能賣上價。我們有積累、有技術,先活下來再說。”

  儘管行情不比往年,但像陳居茂一樣,越來越多的湖北蝦農開始重振旗鼓。

  3月中旬,蝦穀的交易開始有所起色。4月中旬,蝦穀單日發貨量最高達到了600噸,基本與往年持平。5月1日當天,蝦穀發往全國十餘個省市的小龍蝦共計1000多噸。

  電商進村,加工銷售模式改變

  大型電商平台紛紛派人收購,製成冷凍調味蝦後,再通過線上銷售

  從3月份至今,中國電子商會智慧三農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王新安,就一直沒有離開過荊州市監利縣,忙著協調當地的小龍蝦養殖企業和各個電商平台對接。

  監利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李詩模表示,2019年,監利縣小龍蝦養殖面積有148萬畝,年產量15萬噸。在全國養殖小龍蝦的縣市中,養殖面積和產量都位列第一,但養殖戶主要依託傳統渠道賣蝦。

  剛到監利時,王新安發現當地的電商產業基礎不發達、生態不完整,養殖戶沒有這方面經驗。大到聯絡運營公司,小到找包裝盒,都要替他們操心。但王新安鐵了心要把這件事做成,他本身是荊州人,也想為家鄉做點什麼。

  4月,在盒馬鮮生負責食品安全和質量管理的徐輝團隊,代表阿里巴巴集團,也從杭州趕過來,到潛江、監利、洪湖等幾個市縣去收購小龍蝦。到了5月上旬,已經收購加工了近2000噸。

  阿里巴巴數字農業相關人士表示,公司啟動的助農計劃,將在今年4月至8月,出資10億元採購湖北小龍蝦,投放到盒馬鮮生、大潤髮等商超進行線上線下銷售。

  不止阿里巴巴,京東、拚多多、每日優鮮等大型電商平台,也紛紛派人到湖北收購小龍蝦,經過加工製成冷凍調味蝦後,再通過線上銷售。

  徐輝被同事戲稱為“品蝦師”。在接受記者採訪前幾分鍾,他還在潛江一家加工廠里試吃新口味。

  盒馬鮮生目前推出的“加油小龍蝦”,只有麻辣和十三香兩種口味,徐輝擔心無法滿足消費者的口味追求,正和團隊馬不停蹄地開發新品,並通過高溫、油炸和液氮速凍手段,力圖將冷凍調味蝦的味道,儘可能還原到餐館現吃現做的水準。

  “通過電商平台賣小龍蝦,不僅開拓了新的銷售渠道,還促進小龍蝦加工產品多樣化。”國家級星火計劃淡水螯蝦項目負責人、湖北省水產科學研究所正高職高級工程師舒新亞對記者說,“現在網上賣的小龍蝦以調味蝦居多,還有很多產品類型有待開發。”

  徐輝團隊去年收購小龍蝦時,只找了一家加工廠合作。今年收購量迅速增加,需要五六家加工廠才能消化。

  位於荊州的湖北金鯉魚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小龍蝦速凍加工為主業,2019年銷售額就突破億元。總經理王誠表示,今年為了擴大產能,“之前能貸的商業貸款都貸了,資金壓力可想而知”。

  加工企業加大收購力度,能切實幫助蝦農消化存塘量、提高小龍蝦價格。3月28日,湖北省出台小龍蝦收儲貸款優惠擔保和一次性財政貼息政策,扶持省內收儲規模為300噸以上(含)的小龍蝦加工保鮮收儲企業。

  在這一背景下,王誠的企業獲得了500萬元無抵押貼息貸款。從4月10日開始,這家企業較往年提前收儲加工小龍蝦,緊急招募培訓員工,吸納就業800多人。

  直播帶貨,“吃”援小龍蝦

  短短兩個多小時,幫銷小龍蝦10萬多隻,達到了俄羅斯世界盃期間的出口量

  除了政策支持,政務網紅直播帶貨,對小龍蝦產業的拉動作用更加直觀。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潛江市委書記吳祖雲、荊州市農業農村局局長黃君、荊州市監利縣副縣長楊金勇等多人,先後和各電商平台的網絡主播連麥直播,幫銷小龍蝦。

  4月13日,在一場名為“粵過千里 吃援鄂貨”的直播活動中,吳祖雲現場推介清水小龍蝦,共吸引180多萬網民圍觀。

  稍早前一場名為“為鄂助力”的潛江龍蝦專場直播中,潛江市老新鎮黨委書記何波,坐在小龍蝦養殖塘口現場開吃。短短兩個多小時,幫銷龍蝦10萬多隻,達到了俄羅斯世界盃期間的小龍蝦出口量。

  在鏡頭前表現更加專業的電視台主持人和網絡主播們,更是不甘示弱。在他們的直播間,網友們用真金白銀實力表達自己“買光湖北貨”“為湖北胖三斤”的強烈意願。

  央視主持人朱廣權和知名網絡主播李佳琦,搭配成“小朱配琦”組合,在直播時作打油詩賣蝦:“鳳爪藕帶熱乾麵,米酒香菇小龍蝦。守住金蓮不自誇,趕緊下單買回家。買它買它就買它,熱乾麵和小龍蝦!”這場“比拚”共吸引1.2億人次在線觀看。

  4月21日,知名網絡主播薇婭和盒馬鮮生CEO侯毅共同直播,叫賣盒馬鮮生近期趕製的自有品牌“加油小龍蝦”。僅用時5秒鍾,盒馬鮮生的天貓旗艦店內,600萬隻小龍蝦就賣光了。

  連春光沒想到,網上賣小龍蝦竟能如此火爆。他經營的監利縣春燕漁業專業合作社,自2009年成立至今,已有2.5萬畝小龍蝦塘,日產10萬斤以上。今年以前,合作社的小龍蝦都是賣到批發市場或直供餐飲企業。

  至於網上銷售,連春光說:“也不是完全沒想過,但實在不知道怎麼搞。而且就算我們在村子裡播起來,誰會來看呢?”

  王新安、徐輝等人主動來到監利,手把手教連蝦農怎麼包裝、怎麼直播,還免費附送流量,讓蝦農看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不僅銷量每天能達到大幾萬斤,更關鍵的是價格穩定!”嚐到電商甜頭的連春光,派了兩個員工專門學習如何網上賣蝦,並建立了名為“蝦噠噠”的品牌,想把電商渠道一直做下去。

  靠政府官員和央視名嘴的直播帶貨畢竟不可持續,為了幫助農民學會自己直播賣貨,淘寶開啟了“村播計劃”。該項目負責人朱曦表示,他們將在小龍蝦等農產品產地打造“村播學院”,手把手免費教農民零門檻入駐淘寶直播,教農民自己當“網紅”,給自家小龍蝦代言。

  通過接觸小龍蝦,各類電商企業也發現,小龍蝦有熱度、有流量,不需要市場教育。

  康峻把近期小龍蝦的網售銷量稱為“奇蹟”。這讓他下決心要把蝦穀自營的電商渠道“蝦穀360”App做精。接受記者採訪時,康峻正在開往成都的火車上。他說,從單個城市銷量來看,成都排全國第一。今年他們準備深耕西南地區和西北地區的市場。

  小龍蝦價格季節波動性強,集中上市時,價格總是跳水。養殖戶反映,6錢(30克)以下的中小蝦,始終賣不出好價。而通過電商平台網上銷售調味小龍蝦,無論原料時價如何變動,成品售價在一段時間內都是穩定的。

  此外,網售調味小龍蝦主要面向家庭,主打經濟實惠,選用的原料多為6錢(30克)以下,使得中小蝦有了更好的出路。

  蝦苗價暴跌,倒逼產業升級

  比起疫情造成的市場衝擊,舒新亞更看中疫情對小龍蝦產業升級的促進作用

  今年的市場行情還有待於觀察,但蝦苗價格暴跌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在有些地區,三四元一斤的價格,降到了曆史新低。

  舒新亞認為,小龍蝦苗種價格暴跌,並不意味著小龍蝦養殖在全國範圍內已不再受歡迎。據他瞭解,今年以來,除湖北外,多個省份仍在新增和擴展小龍蝦的養殖面積。

  “小龍蝦養殖的經濟效益相對可觀。”他解釋說,“尤其是稻田養殖小龍蝦,比單純種稻穀高5到10倍。不僅如此,為了保證小龍蝦的生長,養殖戶主動停用農藥,減少化肥用量;秸稈還可以作為小龍蝦的飼料,實現生態循環。”

  蝦苗價格下滑,舒新亞認為並不全是疫情所致,有很大因素是受市場調節影響。

  他指出,小龍蝦2015年前後成為網紅食品,2018世界盃期間還曾“遠征”俄羅斯,吸引不少投機者入場哄抬價格,尋求暴利。個別養殖戶貪圖擴大面積,不重視養殖技術,早在疫情到來之前,就已賠得血本無歸。面對疫情,更不敢繼續投苗。

  “只要尊重科學,精細管理,養出優質大蝦,2020年小龍蝦後市依舊可期。”比起疫情造成的市場衝擊,舒新亞更看中疫情對小龍蝦產業升級的促進作用。

  連春光認為,蝦苗價格下降反而是件好事。“苗種價格過高,增加了養殖的成本和風險,對整個產業形成了很大壓力。”

  “前些年,小龍蝦的價格被炒得過高,讓本來平民化的食品,變得難以親近。作為以小龍蝦為主打的餐飲企業,我們也很無奈。”北京胡大餐飲有限公司總經理郭冬說,“疫情讓小龍蝦產業加速回歸理性發展。”

  面對疫情,危中取機為最要

  小龍蝦仍將是國人宵夜的主角,要考慮往後兩三年的發展

  從1月26日胡大餐飲旗下7家店舖全部宣告停業,到4月15日胡大三分店率先重開堂食,近兩個月來,郭冬粗略估計,企業蒙受的損失近2000萬元,但他們沒有辭退一名員工,重開後也沒有漲一分錢。

  “現在不考慮掙錢。服務好每個上門的客人,想方設法給他們更好的體驗,才能把食客留住。”郭冬告訴記者,堂食重啟後的最初半個月,由於大家對疫情尚有顧慮,上座率只有30%。“五一”前夕,伴隨著北京下調疫情防控應急響應等級,胡大餐館幾家門店恢復了往日的熱鬧。

  面對疫情,郭冬認為不能等靠要,而是應該危中取機,比如抄底租下一些心儀的鋪面籌備新店,“小龍蝦仍將是國人宵夜的主角,我們要考慮往後兩三年的發展。”

  就連不把小龍蝦作為主打的湖北餐館,也打起了小龍蝦的主意。

  楚膳紅蕃茄是一家傳統湖北菜館,1998年成立至今,在北京已有4家門店。由於餐館定位中高端,小龍蝦雖然一直在菜單上,但不是主打菜。不過最近開始考慮做小龍蝦露天夜市,專賣潛江運來的小龍蝦。

  相關負責人郭海燕對記者說,湖北菜在京城餐飲圈相對小眾。最近全國人民援鄂情緒高漲,熱乾麵、小龍蝦等湖北特色美食曝光度大增,他們必須抓住機會,迅速調整定位。

  在潛江,最著名的小龍蝦餐館之一蝦皇,已經支起了夜市排檔,人氣不輸以往。

  5月2日,張婷和男朋友從武漢驅車500公里來到潛江,專程去品嚐蝦皇的小龍蝦。“這是武漢解封后我們第一次出城!”張婷言語間難掩激動,“第一站就要來潛江吃蝦子!”

  張婷網購過冷凍調味小龍蝦,也團購過活蝦自己烹飪,但總感覺不過癮。這對情侶到達潛江蝦皇總店時,接近晚餐時間,門口已經停滿了武漢牌照的小汽車,就餐需要排隊叫號。

  “就是想來湊這個熱鬧!”倆人一口氣吃了700多塊錢。

  陳居茂一直是蝦皇的供應商。5月前,蝦皇上座率始終不高,讓他很灰心,現在終於盼回了食客。對於傳說中的“疫情後報復消費”,他嘴上雖說不敢期待,卻仍在投苗投飼料,保水保草。兒子陳龍告訴記者:“精心把小龍蝦養好,這個夏天,我們應該仍有機會。”(記者尹平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