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億!Google領頭巨資砸向這個行業,細節耐人尋味
2020年05月17日16:10

  來源:21Tech

  作者:倪雨晴

  編輯:李清宇、劉雪瑩

  30億美元的融資,本週Waymo又佔據了自動駕駛、AI界頭條。

  需要說明的是,這一輪融資分兩次完成,先是3月2日融得22.5億美元,然後5月13日,Waymo再次獲得新投資方7.5億美元的追加投資。

  在如今審慎投資的環境下,這樣的巨資足以令人咂舌。30億美元是什麼概念?約合人民幣213億元,創下了自動駕駛市場單輪融資的新高度。當年收購AlphaGo背後的Deepmind,據報導Google花了4億美元,而5000萬美元買下的Android,現在看來簡直是白菜價了。

  帶頭燒錢的還有另一位自動駕駛大哥Cruise,據報導,通用旗下的Cruise從2015年到至今,已獲得超70億美元融資。

  等等,說好的自動駕駛是人工智能產品,怎麼突然有了半導體行業的味兒,不斷地獲得投資、不斷地週期性發展,僅Waymo一輪融得的200多億元已經可以支撐起一條半導體顯示產線了。

  倒不是懷疑自動駕駛的未來,我相信,自動駕駛有美好的前景。且俗話說的好,有錢能使AI開車。如此大手筆的融資,其實也很符合Google的一貫風格,其中的一些細節仍耐人尋味。

  Google式燒錢

  首先,自2016年Waymo成為獨立子公司以來,此番融資是Waymo首次引入外部投資方。投資方包括T.Rowe Price Associates、Perry Creek Capital、Waymo母公司Alphabet等等。

  那麼Google為何拉來一眾投資方?

  一方面,面對吸金獸Waymo,Google或許變得更謹慎了,更多的投資方可以分擔一些風險;另一方面,外部投資方會帶來新的企業文化和新的管理方式,比如,就有可能在技術之外,也更講究商業化。一位軟件工程師就告訴記者:“Google工程師文化嚴重,工程師都渴望極致技術,希望永無止境地投錢,只關注技術,排斥KPI,也有不少項目因此流產。”

  眾所周知,目前自動駕駛的最終盈利模式還未知,自動駕駛本身也是冰火兩重天,不少創業公司破滅或賣身。同時,在經過了此前過熱的階段後,現在資本是相對謹慎保守的,在這樣的情況下,Waymo業務並非如此兇猛,盈利期限也尚未知,就狂捲幾十億美金的融資。可以映射出Google非常的躁動和不安,Google需要新的增長點,自動駕駛是不得不探索的領域。

  這非常Google式,先進行瘋狂投資,然後攫取市場份額。有預測說,到2030年,Waymo或將持有美國自動乘車服務市場25-30%的份額。

  雖然Waymo已經啟動了自動駕駛出行服務Waymo One和貨物運輸服務Waymo Via。但是目前無論真正的無安全員自動駕駛、還是自動駕駛卡車,都還在測試中。眼下並沒有看到Google的市場份額迅速增長。

  那麼,30億美元是Google衝動了嗎?

  不能說Google很衝動,應該說Google想讓大家一起來衝動,Google想當自動駕駛帶頭大哥,甚至想做幕後的操盤者。但是整個市場,似乎還沒有成熟到到瘋狂湧入金錢的時代。打個比方,這個市場上,還沒有到湧現滴滴、美團、今日頭條等應用的階段;也沒有到湧現出iOS、Android等大操作系統的時代,也許他們在某個時刻等待著我們,但是現在還沒有看到。

  回想iOS和Android出現後,兩者瘋狂地攫取市場、瘋狂地消磨大家在C端的使用時長、瘋狂地去獲取營收。Apple的iOS橫空出世後,帶來訂單迅猛的增長和充足的現金流,然後投入研發不斷地迭代,不過Apple每年的研發投入比例在巨頭中並不算高。而Google則是拚命地燒錢研發技術,Android在iOS的競爭下,不僅沒有更孱弱,反而崛起,在開源世界拿下了一片天地,在中國獲得巨大成長。很難說這兩種模式,到底誰更酷。

  從AlphaGo到Waymo

  為什麼開車比下棋難?

  說回到自動駕駛本身,它是有前景的行業,但是不應該資金為導向,而是盡快產品化。只不過現在Google只是一味地砸錢,不免讓市場變的很乏味。如果有人願意重金買自動駕駛汽車,拋棄原有汽車,大家轉向自動駕駛產品的態勢兇猛,那確實值得稱讚,但現實並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當年iOS對功能機是摧枯拉朽式的碾壓,但是當前自動駕駛對人工駕駛完全沒有這樣的碾壓,只有資金入場。

  我們不知道奇點什麼時候會來,但不會是這樣的方式。4年前AlphaGo出道,我們以為看到了世界奇蹟,4年後我們以為AlphaGo會前途無量,但是並沒有。

  再換個角度說,AlphaGo之後,Google近年來並沒有出現更好的營銷(非貶義)。AlphaGo捧出了Google收購的Deepmind人工智能公司,但是怎麼落地?我們並沒有看到很好的答案。沒錯,Google是技術驅動的,但同時也是營銷、人力資源、整套管理製度驅動的。Google技術並不是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它也需要關注度。

  不管如何,我們曾經見識過AI在圍棋界打敗了人類頂級高手,AlphaGo帶來人工智能、深度學習、卷積神經網絡等的普及,達到了Google人工智能形象的一個高點。隨後,大家也對自動駕駛充滿期待,但是4年後,大家卻發現,遷移能力也不能使得會下棋的軟件會開車。

  為什麼AI開車比下棋難這麼多?

  在人類當中,頂尖的棋手極少,優秀的駕駛員卻極多。駕駛技術的門檻低,成年人經過訓練一般都可習得;而圍棋代表了人類智慧的高峰,以至於當年人機圍棋大戰赫赫有名。

  為什麼到了AI世界,事情就變得顛倒了?

  人類下棋需要的是智力,而AI可以通過機器深度學習的方式,訓練海量棋局數據,最後習得“智力”;但是自動駕駛不一樣,它要依靠的不僅僅是智力,還需要情感、情緒、經驗。

  僅從自動駕駛中的感知和控製層面來說,小小紅綠燈的感知就是一個難題,且不說天氣因素影響傳感器的視覺能力,各個地區、街道的紅綠燈的位置、標識情況都非常複雜,人類可以通過眼睛觀察做出判斷,機器卻很難“理性”地實地判斷。如果沒有紅綠燈,在十字路口辨別一位交通員的手勢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再比如控製,人類控製背後實質是情緒,根據情況危急還是緩和,再進行車輛控製。而機器卻沒有情緒選項,也沒有情感。要讓自動駕駛像人腦那樣思考,這條路徑太漫長。除了學習人腦的模式,或許可以通過其他模式達到目的,比如洗衣機就沒有通過手洗的方式達到洗淨衣服的目的,自動駕駛也可以尋找新的模式,考慮新的外部道路也是方式之一。自動駕駛是世界級難題,有太多課題需要探討。

  今年以來自動駕駛獲得融資的企業不少,行業調整也不少,Waymo面臨的競爭對手更多,大家都各自為陣。根據美國研究公司NavigantResearch發佈的2020年自動駕駛競爭力排行榜,處在第一陣營的是Waymo、Cruise、Ford、百度Apollo。

  大家拿到巨額資金後,如何為商業化添磚加瓦,依舊值得期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