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騰訊、百度,為什麼紛紛起訴字節跳動?
2020年05月17日11:40

  巨頭訟戰,並不鮮見,不正當競爭是主要理由。

  來源丨獵雲網

  作者丨盛佳瑩

  快手又起訴抖音了。

  5月12日,北京海澱法院發文《“快手”訴“抖音”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索賠500萬元》,稱日前,海澱法院受理了此案。

  快手公司發現在第三方應用商店“360手機助手”內輸入“快手”二字,出現的搜索結果第一條並非“快手”產品,置頂搜索結果竟然為“抖音短視頻”APP,並且在應用程式名稱右側顯示有“推廣”標識,點擊該搜索結果即可完成“抖音短視頻”應用程式的安裝及正常使用。

  原告快手公司認為,被告將“快手”設置為付費關鍵詞的行為,利用了其公司在春節期間斥巨資推廣運營產品的契機以及“快手”商標知名度,對自身產品進行推廣宣傳,且因雙方產品功能高度相似,相關網絡用戶本欲通過搜索“快手”搜索相關產品,但搜索結果卻被鏈接到“抖音”所運營的產品,因此使得快手公司提供的產品與其註冊商標之間的特定聯繫被削弱,從而實質上損害了快手公司獲取的商標專用權,因此構成商標侵權。

  此外,被告的行為客觀上導致希望下載安裝“快手”的網絡用戶在第三方應用商店中搜索程式名稱時,卻在搜索結果第一條得到“抖音短視頻”的安裝鏈接,從而增加了“抖音”產品獲取用戶的機會,減少了本應屬於“快手”的用戶數量,損害了其合法利益,該行為屬於典型的混淆他人商品名稱的“食人而肥”和“搭便車”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5月13日,抖音方面回應稱,尚未收到法院通知,具體情況還在瞭解中。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方面表示:頭條、抖音一貫支援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而在今年3月,因發現快手在經營中使用了同樣的手段。抖音已就此向法院提起三起訴訟,起訴快手侵犯其商標權及構成不正當競爭,總計索賠1500萬元。

  字節跳動方面介紹:“今年年初,我們發現快手在在百度、小米應用商店等平台推廣中多次使用今日頭條等相關產品品牌為快手產品導流。在相關應用商店搜索’頭條’、‘剪映下載等’,出現的均為快手下載鏈接,為了達到更好的導流效果,快手的下載鏈接甚至使用了今日頭條的商標。我們已就此向快手提起訴訟。海澱法院已於3月6日立案。該案目前已經完成了證據交換。”

  互聯網巨頭們之間的訴訟之爭並不鮮見,不正當競爭,是一個主要的理由。據天眼查消息,字節跳動公司成立至今,涉及訴訟上千起。

  據《財經》E法報導,中國社科院大學互聯網法製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認為,目前國內對此類問題的判決結果並不統一,有些法院認定為不正當競爭,有些法院則認為屬於正當行為範疇。對於這一問題是否存在“搭便車”的嫌疑。如果消費者能輕鬆分辨出哪個是自己要下載的應用,即使競爭對手付費靠前推廣,也並不能認定給消費者選擇和搜索帶來誤導或困擾。形象地說,這類行為就像是消費者要在一個賣場買到百事可樂,而去往百事可樂櫃檯的路上,各個櫃檯上擺滿了可口可樂。

  也就是說,在信息完全是披露的情況之下,利用對方的關鍵詞來進行廣告導流行為,並且沒有對競爭對方的行為、沒有對消費者的選擇造成過多的干擾,帶來過多的不便,不宜輕易認為這是一種不正當競爭行為。

  百度VS字節跳動

  2018年1月29日,字節跳動旗下的今日頭條公司表示,將對“百度不正當競爭”提起訴訟。百度則認為今日頭條故意捏造不實言論,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維權的權利。2月1日,今日頭條繼續指責百度“公然撒謊”並追加訴訟。

  此次事件的導火索是在百度搜索“今日頭條”相關內容,排序第一的搜索結果是2017年12月中旬今日頭條被要求整改的文章;排序第二的搜索結果是“今日頭條官網”,但是紅字標出警告“提醒:該頁面因服務不穩定可能無法正常訪問”。據此,今日頭條認為百度“不正當競爭”,百度與字節跳動的訴訟戰正式開啟。

  2019年4 月 26 日,百度也以“不正當競爭”這一原由再次將字節跳動訴至法院。

  百度官方宣稱,由於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大量竊取百度“TOP1” 搜索產品結果,已被百度以不正當競爭為由起訴到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百度要求字節跳動立即停止侵權,賠償相關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人民幣9000萬元,並連續30天在其APP及網站首頁道歉。

  4月26日15點,在百度發起訴訟的四小時後,字節跳動由於發現百度在搜索中竊取大量抖音短視頻,以不正當競爭為由起訴百度。字節跳動要求百度立刻停止侵權,賠償相關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人民幣9000萬元,並連續30天在其APP及網站首頁道歉。

  字節跳動官方表示,百度未經抖音授權,在其開發運營的“簡單搜索”APP中,在熱榜板塊設置了抖音專欄。當用戶點擊相關視頻時,可以在“簡單搜索”APP內直接實現“抖音”熱播視頻的播放。從抖音竊取視頻後,百度又通過技術手段將抖音的水印抹去。

  同年12月,百度再次以“不正當競爭”為理由將字節跳動訴至法院。百度稱,在今日頭條手機客戶端內搜索“百度視頻”、“好看視頻”時,搜索結果顯示的是“西瓜視頻”,而西瓜視頻和今日頭條同屬北京字節跳動公司旗下。

  因此,百度認為,其享有權利的視頻產品被今日頭條作為在“頭條搜索”中觸發搜索廣告的關鍵詞,干預搜索結果,系使用不當方式獲取競爭優勢,掠奪本屬於其的商業機會。百度要求其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100萬元,刊登聲明、消除影響。

  而在回應百度的聲明中,頭條搜索表示,正在不斷拓寬品牌保護覆蓋的範圍,相關問題可以發送至反饋郵箱,將獲得及時處理。此外,頭條搜索站長平台,已經上線官網認證提交通道,品牌官網可以獲得免費認證。

  百度和字節跳動接二連三對簿公堂的背後,是雙方不斷加劇的“搜索”較量和信息流之爭。根據QuestMobile發佈的數據顯示,從2016年到2017年,手機百度與今日頭條重合用戶規模由7847(萬人)增長到9189(萬人),重合率已經達到16.9%。

  字節跳動希望從百度手上拿下其PC時代掌握的內容分發權,而時任百度集團總裁兼首席運營官的陸奇更是公然對標今日頭條,“一年內打趴它”。

  而訴訟背後,百度和字節跳動都面臨著搜索引擎的高門檻與增長目標的焦慮。未來,焦慮並不會減少,兩方的競爭也仍將持續。

  騰訊VS字節跳動

  騰訊與今日頭條的紛爭從最開始的業務競爭到輿論交鋒,再到互訟公堂,已經越來越趨向於白熱化。

  從2018年開始,在短視頻領域雙方已經激烈碰撞多次。

  2018年5月31日,字節跳動以騰訊不正當競爭為由,向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對方賠償4000萬元經濟損失,且在騰訊網首頁、QQ空間首頁以及新浪網、《法製日報》等媒體的顯著位置公開賠禮道歉100日。

  字節跳動方面在起訴書中寫道:“互聯網用戶通過被告經營的QQ空間分享、發佈頭條網網頁鏈接時,被告利用技術手段,對用戶訪問頭條網內容進行攔截、屏蔽,妨礙用戶正常使用原告網站。並通過虛構事實對其妨礙用戶正常訪問原告網站的行為進行虛假提示。同時原告還存在其他不正當競爭行為。”

  2018年6月1日,騰訊宣佈起訴今日頭條與抖音這兩個字節跳動旗下的產品,直指其涉及商業詆毀與不正當競爭,要求兩家公司必須在自有新聞媒體平台推送公開道歉。同時,騰訊將暫停商業採購、投放資源以及其它商業服務性質的合作。

  隨後,因為騰訊利用技術手段屏蔽和攔截用戶訪問今日頭條,北京市字節跳動有限公司以涉嫌不正當競爭糾紛為由將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訴至法院,要求騰訊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4000萬元。

  2018年11月起,騰訊開始對字節跳動旗下今日頭條、西瓜視頻、抖音、火山小視頻等產品提起多次訴訟,並向法院申請禁止頭條系產品繼續傳播騰訊旗下《王者榮耀》、《英雄聯盟》、《穿越火線》等遊戲視頻的直播,2019年6月,騰訊視頻還起訴視頻主播徐某某,要求立刻停止其在第三方平台直播《英雄聯盟》。

  除了起訴許某某和頭條系平台之外,6月12日,騰訊再次因為六名頭條系用戶未經授權傳播《王者榮耀》相關遊戲視頻,以侵犯騰訊對《王者榮耀》所享有的著作權為由,將這六名用戶告上法庭,並要求今日頭條立即刪除上述用戶發佈的全部《王者榮耀》視頻。

  騰訊認為用戶未經許可在第三方平台上直播遊戲,並以此獲利,嚴重違反了《騰訊遊戲服務協議》中的相關規定,損害了騰訊公司的利益,應當承擔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2019年7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應騰訊公司主張,發佈了兩條行為禁令,要求火山小視頻停止以直播方式傳播《王者榮耀》,要求今日頭條、西瓜視頻停止以直播方式傳播遊戲《穿越火線》。

  法院認為,“騰訊遊戲的用戶協議中規定,用戶在使用騰訊遊戲服務過程中不得未經騰訊許可以任何方式錄製、直播或向他人傳播騰訊遊戲內容”說法成立,且《王者榮耀》並不是一個“玩家自由度高,具備一定創作空間的遊戲”,其遊戲玩家僅僅是單純調用資源庫內容,遊戲運行過程中產生的連續畫面是在重現騰訊公司創作內容。

  2019年年初,社交領域再起風雲,三款社交產品齊發,直指騰訊的“大社交”腹地。三款社交產品中也包含了字節跳動旗下的多閃。

  在新產品發佈不到一個月,多閃便遭到了騰訊的“圍剿”。2019年2月,因為抖音與多閃獲取用戶微信、QQ上的昵稱與頭像的爭議,騰訊在天津濱海法院起訴抖音和多閃的運營公司,同時申請行為禁令。騰訊要求禁止在多閃產品中使用微信和QQ的用戶頭像以及昵稱,並立即刪除多閃產品後台服務器中留存的全部微信與QQ的數據。

  儘管多閃認為用戶的頭像。昵稱的權益應該屬於用戶,使用戶授權多閃使用其頭像與昵稱。但是3月20日,天津濱海法院正式下達禁令裁定書,支援了騰訊主張的用戶昵稱、頭像權益歸屬騰訊,並要求“停止在多閃中使用來源於微信/QQ開放平台的微信/QQ用戶頭像、昵稱”。

  從2018年開始,騰訊與字節跳動多次因為旗下產品產生爭端。這與騰訊系與字節跳動系產品的屬性重疊密不可分,字節跳動在不斷講新故事的路上,也在不斷進入騰訊的領地,從內容、遊戲、社交,以及背後的泛娛樂場景,字節跳動每進一城,騰訊必守一城,幾乎每個領域都打了一架。

  尤其隨著移動互聯網進入到下半場,流量逐漸枯竭,為了爭奪更多的流量,在兩家互聯網巨頭擴張的道路上,頭騰大戰還將繼續,有記者問過沈南鵬一個問題,“騰訊和頭條的戰爭,結局會怎樣?”

  沈南鵬的答案是:“長期共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