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抗疫:幸好還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誌願者係統
2020年05月17日07:25

  原標題:美國抗疫:幸好還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誌願者係統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誌

  美國的誌願者動員能力強大,得益於美國社會誌願精神和結社文化的普及,以及整個社會誌願組織系統的發達。

66歲的保羅·卡里是紐約首位在疫情中犧牲的誌願者,3月底他和隊友驅車27小時馳援紐約。保羅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後,人們滿懷敬意將他的靈柩護送回近3000公里之外的老家科羅拉多。
66歲的保羅·卡里是紐約首位在疫情中犧牲的誌願者,3月底他和隊友驅車27小時馳援紐約。保羅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後,人們滿懷敬意將他的靈柩護送回近3000公里之外的老家科羅拉多。

  近日,66歲的科羅拉多州退休消防員保羅·卡里(Paul Cary),作為誌願者前往紐約從事新冠肺炎急救服務,在前線奮戰一個多月後,不幸染上病毒而逝世。紐約市長白思豪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將為保羅·卡里專門設立一個紀念碑,感謝他從遙遠之處響應召喚。

  保羅的家人則表示:“我們理解保羅,他寧願犧牲自己的健康,冒著生命危險去保護他人,讓這個世界更加美好。保羅把自己奉獻給了最愛的事業,並忠誠追隨了他的信仰,直到生命的終點。作為家人,我們因為懂得這些而內心平靜。”

  誌願者服務是美國的優良傳統之一,幾乎每個美國人都做過誌願服務。誌願者組織不僅在功能上可以和政府互補,還能解決許多社會問題,維護美國社會的穩定,並建立一種相對和諧的社會良好秩序。在新冠疫情暴發後,美國社會的誌願者迅速動員起來,成為抗擊疫情的一支重要力量。

  面對新冠疫情的突發性、危險性、隔絕性的特點,誌願服務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全新挑戰,也給誌願服務也帶來了深刻變化。為此,《中國慈善家》雜誌近日專訪了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公益研究中心總監程芬,通過分析美國的誌願者和誌願者組織在抗擊疫情中所發揮的作用,為中國的誌願服務發展提供借鑒和啟示。

曾在消防部門服役32年的保羅·卡里(左一)兒孫滿堂。紐約市長白思豪表示,將為保羅專門設立一座紀念碑,感謝他從遙遠之處響應召喚。
曾在消防部門服役32年的保羅·卡里(左一)兒孫滿堂。紐約市長白思豪表示,將為保羅專門設立一座紀念碑,感謝他從遙遠之處響應召喚。

  紐約出現8.2萬名醫護誌願者

  《中國慈善家》:據您瞭解,美國在此次抗擊新冠疫情中,誌願者和誌願者組織發揮了怎樣的作用?您如何評價他們的專業性和組織性?

  程芬: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可以說critical ,非常關鍵的作用。因為政府的人力和功能有限,所以美國人遇到各種困難,比如日常麻煩、突發災害,很自然地靠社會行動去解決。

  像新冠病毒大流行這種大事件,當然離不開社會各層面的努力。之前我寫過《美國慈善力量抗疫觀察報告》,主要關注各種基金會、行業組織或專業機構怎麼通過捐贈、撥款、設立項目、溝通信息、匹配資源、開展緊急行動。其實,誌願者、誌願組織和誌願服務也是這裡面的慈善力量之一。因為在英語世界里,誌願部門跟第三部門、非營利部門的含義比較接近,甚至經常混淆使用。只是我們在中文語境里,比較偏愛用公益組織、慈善部門這樣的表述。

  在整個COVID-19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誌願服務和捐贈款物一樣,是美國社會抗疫的主要方式,非常普遍。他們的服務內容非常豐富,比如輔助提供醫療護理服務、運送病人、送藥送餐、發放健康包、幫助老人或流浪者、做口罩之類的個人防護設備,等等。很多誌願服務也是通過網絡在線的方式進行的,一些有技術背景的人開發了在線諮詢和醫療檢查的工具,也有人開發幫助鄰里或幫助當地匹配服務需求的小程序,五花八門,各顯神通。

  總體來說,這些服務都是基於實際需求發生的,靈活便捷,解決了非常多的實際問題。這絕不是靠政府和社會服務機構的日常能力做得到的。他們的組織性比較好,因為在這種緊急事件中,美國有很多誌願者中心和誌願崗位匹配的網站系統,將誌願者分配到明確的服務團隊或組織中進行管理,他們強調誌願服務與社區需求匹配,強調誌願服務的結構化,並不鼓勵個體誌願者的自發無組織的行動。

  他們也有較好的專業性,因為美國的誌願服務組織或平台在匹配誌願者和誌願服務崗位的時候,是要看崗位需求和申請者能力的。他們有很多指南和最佳實踐標準,我看到美國聯邦應急管理署 (FEMA)的一個文件提倡,誌願者任務應該交給具有適當背景的誌願者。尤其是敏感領域,比如為病人、殘疾人、兒童、無家可歸者這樣的群體服務,有經驗的個人,像教師、社工、醫護人員或醫學生、非營利組織的工作人員可能更容易被信任。

  《中國慈善家》:隨著疫情加劇,美國大量的誌願者參與到抗疫行動中。為什麼美國社會具有如此強大的誌願者動員和響應能力?

  程芬:我看到的數據,到4月底,紐約的醫護誌願者報名人數是8.2萬人。這確實是一個了不起的現象。羅馬不是一日建成的。美國的誌願者動員能力強大,得益於美國社會誌願精神和結社文化的普及,以及整個社會誌願組織系統的發達。

5月7日,一家公益組織在紐約皇后區發放免費食品。誌願者服務是美國的優良傳統之一,幾乎每個美國人都做過誌願服務。攝影/中新社記者 廖攀
5月7日,一家公益組織在紐約皇后區發放免費食品。誌願者服務是美國的優良傳統之一,幾乎每個美國人都做過誌願服務。攝影/中新社記者 廖攀

  你提到的醫護誌願者,主要應該來自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HHS)的醫療後備隊(MRC)。這個後備隊是一個誌願者組成的全國網絡,主要是為了加強公共衛生能力,尤其是提高美國的應急能力,建立社區適應力。他們遍佈美國的大約850個社區單位,大約有17.5萬人。

  MRC的誌願者大多數是有醫療和公共衛生背景的專業人員,但是也包括一些沒有醫療背景的社區成員。他們不僅為社區健康做倡導、檢查,為流行病這樣的衛生事件服務,也為大型公共聚會提供急救服務,為野火、龍捲風、暴風雪和洪水之類的自然災害作反應,甚至還有獸醫為寵物服務。

  除了醫療誌願者,美國還有減災誌願者、消防誌願者、警務誌願者、社區誌願者、紅十字誌願者等等。我的感覺是,美國政府各大服務部門和有影響力的協會團體都恨不得有一套自己的誌願者係統。他們各有自己的要求和培訓,但是在緊急事件中也能一起協作。尤其是2001年9·11恐怖襲擊和後來的颶風,讓美國各界都意識到誌願者和社區建設的重要性,很多誌願者係統建立起來,協作機製也逐漸完善。前面提到的FEMA,他們的社區應急小組(CERT)跟醫療後備隊類似,就是與各地政府、社區和組織合作,招募誌願者,接受基本的災難響應技能培訓,例如消防安全、輕型搜救、團隊組織和災難醫療操作等。一旦發生緊急情況,就激活這些誌願團隊就近救災。

  專業誌願力量與社區密切聯繫

  《中國慈善家》:請問美國在社區誌願服務方面有什麼值得借鑒的經驗,特別是在重大傳染病暴發後的專業誌願方面。

  程芬:不管是疫情,還是其他災害,都需要有序的誌願服務,否則大量湧入的誌願者會帶來管理混亂,給當地幫倒忙。美國的專業救災誌願組織也一再提示誌願者不要自發行動進行災害服務。因為,任何時候,保護誌願者的安全是誌願服務的前提。

  他們的專業誌願力量與社區是密切聯繫的。首先,他們的服務就基於社區需求,上面提到的FEMA的社區應急小組,就在社區招募誌願者,與社區的機構合作,在社區進行培訓和聯繫,所以一旦發生緊急情況,可以第一時間響應。

  美國還有一個專門促進救災協作和救災誌願服務的機構National VOAD,它有55個州和地區級的VOAD,美國各地的居民都可以去他們的網站上找當地的組織和誌願服務機會。我看到最新的統計數據,註冊誌願者超過521萬,服務時間是4000多萬小時,2016年為全美應急響應和恢復提供的勞務價值有11億元。它有73個正式會員,每個會員都有嚴格審查,在捐款救災等方面都遵循比較高的標準。證嚴法師創辦的慈濟基金會也是它的會員之一。目前階段他們的工作重點是響應疫情,不僅與社會和社區層面的組織協調,也在跟HHS,FEMA和CDC(美國疾控中心)這樣的聯邦政府部門協調,以確保服務有序有效。

  反觀我們國家,無論是在誌願服務上,還是在應急管理上,社會和政府之間還缺少有效的溝通和協作。我們已經有了中國慈善聯合會救災委員會、救災協調會這樣的支持性機構,很多成員也在積極推動相關的溝通協作。我想假以時日,我國的社區減災和誌願服務也會逐步完善。

  營造善意、嘉獎、信任的氛圍很重要

  《中國慈善家》:近年來,中國誌願者組織增長較快,但誌願組織的生存週期比較短,60%的誌願組織維持在五年以內。請問美國的誌願組織一般的生命週期是多長,誌願組織通過什麼方法保持生命力和存續時間?

  程芬:我還沒看到過美國這方面的數據。因為誌願組織本身差別很大,有的是政府部門發起的項目,在全國有網絡和管理平台;有的是很有影響力的全國性傘形組織,分支機構和合作夥伴遍佈各地;有的是社區誌願中心跟當地政府一起合作;有的只是大學生社團,很可能畢業就不活動了。總的來說,在美國註冊非營利組織的門檻很低,而且美國的管理思路是“抓大放小”,對於財務規模小的組織監管要求很低,甚至不用提交年報,所以各類誌願組織的存活狀態很不一樣。

  我自己接觸和看到的美國誌願組織都是比較有曆史的。2018年在波士頓訪學期間,我接觸比較多的是社區誌願者和教堂誌願者,社區誌願者在社區圖書館開展各種親子和教育活動,教堂誌願者也開展社區服務,比如為新移民提供各種融入城市的培訓、交流、信息服務、幼兒日間看護。他們的誌願者主要是退休人員,有各種技能,對他們來說當誌願者不僅是服務也是社交;也有在校大學生,提供視頻製作、網絡傳播和外國文化交流等服務。

  這些誌願組織為什麼活得久、活得好呢?第一,有社會價值,真的能提供服務,比如語言學習、照看孩子;第二,有善意文化氛圍,能吸引到各方面的人,包括提供服務的人和使用服務的人,各種人都能友好共處;第三,對資金要求不高,他們的辦公室是捐贈或公用的,就算有些服務涉及小額成本,比如課本、茶點、交通等,也可以請參與的人AA,不一定要組織承擔。

  中國誌願組織維持在五年之內,我覺得並不意外。因為中國誌願組織剛剛經曆過早期的快速發展階段,很多組織還沒有找到自己的價值和關鍵資源,所以會面臨服務經費不足、找不到合適誌願者、或者管理部門和社區不支持的困難。當然,我國社會各界對誌願服務的理解、認可和包容、支持也還不夠。如果外在環境和組織內在價值都具備了,資源就不至於稀缺,誌願組織的生命力自然更長久。

  《中國慈善家》:在內部管理和規範化建設方面,比如招募、使用、培訓、管理、評估和激勵誌願者等,美國的誌願者組織能夠提供哪些借鑒和啟示?

  程芬:在誌願組織管理和誌願者管理方面,美國的經驗很多,而且他們重視流程方法以及最佳實踐的整理,所以也很方便學習。一般的誌願者管理系統(VMS)包括你提到的這個閉環,從崗位開發到招募、培訓、服務、評估、激勵的這套流程,都有規程和培訓、指南。

  歸納各類誌願管理指南和最佳實踐的要點,可以獲得諸多啟示:第一,確保誌願者的安全,包括安全的服務環境、提供必要的服務設備和防護設備,當然必要的時候也要簽署免責協議,排除因個人和不可抗力因素給組織帶來的風險。

  第二,對誌願者的服務要有要求,也就是說,崗位職責要明確,誌願者雖然是義務服務,但是也要有必要的技能或資質、承擔必要的責任,包括按時到崗、提供高質量的服務、遵守必要的行為規則,儘量避免對服務對象的負面影響。

  第三,對誌願者要有投資和管理,包括與服務相關的培訓、保護措施、服務反饋、督導激勵等。

  第四,營造一個善意、嘉獎、信任的氛圍很重要,誌願服務的管理人員要尊重誌願者、認可誌願服務的價值,在合適的範圍內授權並信任他們。然後,不遺餘力地肯定和稱讚他們的付出。美國給誌願者的獎勵非常多,各種層面都有肯定。像這次疫情中紐約市長為保羅設立紀念碑這種事情,在美國並不少見。他們不僅隆重紀念做出重大犧牲的誌願者,對於普通的參與者也有認可。

  國內現在有些誌願服務機構的管理也跟上來了,像北京博能誌願基金會,也會給我們提供專業誌願服務的機會,參加完活動以後也會發證書、記錄小時數。當這樣的專注、專業的誌願組織多起來了,就會改變我們的參與者,進一步又改善誌願服務外部環境。漸漸地,習慣於熟人社會互助的國人,也會逐漸接受和參與陌生人之間的守望相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