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比肩Apple、耐克,全球暢銷66年的它,停了
2020年05月17日08:47

原標題:品牌比肩Apple、耐克,全球暢銷66年的它,停了

原創 泡椒 投資家

“《花花公子》,停了!”

來源 | 投資家(ID:touzijias)

作者 | 泡椒

一向以“開放”標榜的美國,在數十年前也是一個保守的國度,從保守走向開放,有《花花公子》(PLAYBOY)一半功勞。

1949年,休·海夫納只是雜誌社的一名編輯,過低的薪資讓他決定辭職自主創辦雜誌。

1953年秋天,27歲的他向親友籌集了8000美元,其中500美元用來買下瑪麗蓮·夢露半裸照的版權,作為雜誌首刊的封面。

夢露的性感封面,配上海夫納寫下的發刊詞:“我們應該享受這樣的生活:在自家公寓中,調上一杯雞尾酒,準備兩份開胃小菜,唱機里放上一段背景音樂,邀請一位紅粉佳人,靜靜地討論畢加索、尼采、爵士樂,還有性。”讓這本售價50美分的雜誌銷量一下達到了53991本。

這本以女性裸體為主、談性、談愛、談生活品位、談如何休閑的男性雜誌在當時實為罕見,照片十分大膽,也正是因為如此,讓男人們都對此愛不釋手。

自此之後,《花花公子》成為全美最暢銷的成人雜誌,並在1971年登陸美國股票市場實現上市融資,在30多個國家出版當地版本,行銷全球。1972年11月版的《花花公子》創下銷售超過七百萬冊的巔峰紀錄。

雖走的性感路線,但性感並不是《花花公子》的唯一屬性,它對內容還是嚴肅苛刻的,除了女性祼照外,還有30%的嚴肅文學內容和深度政經專訪。

雜誌還以深度採訪著稱,正常一個人物專訪採訪時長長達7-10個小時,採訪對象諸如馬丁·路德·金、史蒂文·霍金、列儂與小野洋子、拳王阿里,甚至還有喬布斯和比爾·蓋茨等知名人士。

休·海夫納也表示,“文明社會的三大發明是火、輪子和《花花公子》雜誌”。的確,《花花公子》開創了美國的享樂文化,讓美國人真正開始釋放自己的需求。

《花花公子》火到什麼程度?海明威、博爾赫斯、馬爾克斯、毛姆、春上村樹……這些大名鼎鼎的作者,都曾經為《花花公子》供稿,在雜誌上發佈新作。甚至很多起初名不見經傳的作者都是借《花花公子》,才慢慢嶄露頭角。

在雜誌爆火之後,1960年海夫納又在芝加哥創辦了風靡一時的花花公子俱樂部(Playboy Club),典型標誌就是身上束以清涼的緞面製服,臀部繫著棉花團的“兔女郎”。

從最早的俱樂部,到後來的服飾、箱包、影音、傳媒等,一套完整的商業帝國就此締造。

作為創始人,海夫納可以說是把“花花公子”四個字發揮到了極致。

他的一生,有過三任妻子,其中第三任妻子是86歲的時候迎娶的,年僅24歲的英國金髮美女模特,他還曾親口說:“我與上千女人上過床,至今她們還愛著我。”年過80,依舊懷抱美女三四個,穿梭名流間,隨心所欲。

隨著紙媒行業的日漸式微,再加上行業競爭加大、互聯網的興起的衝擊,《花花公子》的存在感逐漸被削弱。

尤其2008年的金融危機後,花花公子的業績下滑嚴重,股價亦遭遇重挫,2009年花花公子的股價已經跌至不足2美元,當年虧損到達了5130萬美元,對此,花花公子開啟了收縮業務、裁員等措施,但此後的花花公子的的財報依然沒有大的改善。

苦苦支撐3年之後,2011年,休·海夫納以2.07億美元將花花公子私有化退市,不過,海夫納開出的退市條件是:只要他在世,《花花公子》雜誌就要一直辦下去。

到2015年,該雜誌的發行量已經減少到約80萬冊。2018年,《華爾街時報》就曾報導過,為了賣雜誌,公司每年要虧700萬美元。

雜誌虧錢,公司當然還有賺錢的業務,圍繞兔子頭logo,每年的官方授權和服務,公司就能賺30億美元。

花花公子的大部分收入來自全球範圍內的品牌和logo授權。2014年,花花公子排在全球授權品牌榜單的第42位。

花花公子自己還做過品牌調查,發現它是世界上最具辨識度的品牌之一,甚至比肩Apple、耐克。畢竟,這隻俏皮的兔子,帶有性文化內涵,很少有Logo能擁有這樣的魅力。

即使《花花公子》銷售的30多個國家裡並不包含中國,但在中國就有超過3000家授權專賣店,授權的對像有洗浴產品、香水、服裝、酒類產品、珠寶等商品,都跟兔先生代表的生活情調密切相關。

今年的疫情,成為了壓倒雜誌的最後一根稻草。

《花花公子》CEO 在公開信中這樣說:“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已經擴展到雜誌的供應鏈等部分,經過公司討論,決定從2020年春季刊後停止印刷出版物,將工作重點放在數字媒體領域的更新上。但特別版《PLAYBOY》或者其他形式的實體書刊會不定期推出”。

《花花公子》終於正式宣佈停止發行紙質雜誌了,此時,海夫納也已經過世兩年。

當初振聾發聵的發刊詞仍猶在耳,沒有了雜誌,花花公子的兔子頭生命力還有幾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