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不知道的野保故事:保護動物之外,同樣要關心“人”
2020年05月16日09:58

原標題:那些你不知道的野保故事:保護動物之外,同樣要關心“人”

中南屋 中南屋世界公民教育

"

Now more than ever, wildlife conservation is inextricably linked with the livelihoods of local communities.

如今,野生動物保護與當地社區生計間的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緊密。

——奧佩傑塔保護區

"

這是寫在奧佩傑塔官網上的一句話,也是奧佩傑塔保護區正在踐行的野保嚐試。

奧佩傑塔野生動物保護區是一家位於肯尼亞中部Laikipia縣的一個私人非盈利野生動物保護區,占地360平方公里,以擁有“世界上最後的北方白犀牛”和“甜水黑猩猩庇護所”而聞名。作為非洲僅有的兩個入選IUCN(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綠色名單的自然保護區之一,奧佩傑塔在當地極具聲譽,在旅遊、野保和社區項目的運營上都極為成功。

行車駛入奧佩傑塔保護區,入口處的牆壁上,社區項目的海報與野生動物的海報同時被張貼在醒目的位置。

彷彿某種理念的彰顯——在奧佩傑塔,社區建設是和野生動物保護同等重要的事情。

這或許與大眾認知中的“野保”有所出入。

“野保”是關注動物的事業,為什麼要大費周章與“人”的問題聯繫起來?

▲ 奧佩傑塔保護區入口的海報牆

沒有社區,保護區將無法立足

問題的答案,或許要從奧佩傑塔的建立談起。

一九八八年,倫敦公司Lonrho將他們在肯尼亞中部Laikipia地區的牛場改建成了荒野中第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區,作為黑犀牛及其他動物的避難所,成為今天奧佩傑塔的雛形。“奧佩傑塔”在當地語言中代表火的祝福,象徵著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熱情如火的生活。

隨處可見的斑馬、高貴的長頸鹿、憨態可掬的犀牛以及其它無數千奇百怪的動物與生活在這裏的居民們共同組成了整個奧佩傑塔。

▲ 夕陽下的奧佩傑塔保護區

但共享一片草原的人和動物之間其實存在著許多不和諧的因素,水源和用地的爭奪是其中的主要矛盾之一。

奧佩傑塔在成立之初,為了緩解人獸衝突,曾在河西側設立電子圍欄,防止動物襲擊村莊。但隨著西南與東南部的村莊以及聚集在北部的遊牧民族不斷擴大,野生動物的遷徙路線上出現了越來越多人類的城鎮和農田。

野生動物打破圍欄,破壞莊稼和襲擊牛羊的事件日益增多,人獸矛盾愈發激烈。

“我們從2012年開始做社區項目,從那時起我們意識到了社區的重要性。沒有社區,保護區將無法立足。同時,與社區保持良好的關係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確保野生動物的安全。”奧佩傑塔社區項目負責人Steve在解釋奧佩傑塔設立社區項目的初衷時這樣講到。

奧佩傑塔從2012年宣佈成立社區部門併成功實施第一個社區計劃至今,已建立了數十個社區項目,且數量還在不斷增加。這些社區項目為保護區周邊的18個社區提供了教育、醫療、能源等多種資源,同時還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

據奧佩傑塔的工作人員介紹,保護區現有的700多名員工中,超過60%都來自於周邊社區。

“爐火計劃”是社區發展的一個縮影

“爐灶計劃”是奧佩傑塔眾多社區項目中的一個。社區居民原本使用明火來做飯,容易造成能源的浪費、危害居民健康,且易發生火災。在一家德國企業的幫助下,奧佩傑塔決定向社區推行爐灶來代替明火。

項目負責人希拉里表示,保護區向社區提供的爐灶成本近40美元,但保護區僅象徵性地向居民收取3.5美元的費用。如今,這種高效安全的爐灶已在6個社區中得到普及。

希拉里表示,他們的最終目標是在所有18個社區中推廣這種高效爐灶,讓更多的人能安全用火。這一方面提高了能源利用率,另一方面也能避免社區居民和野生動物遭遇意外的火災。

▲ Gilbert和他的爐灶

Gilbert是“爐灶計劃”中的重要參與者。1999年,他從大學輟學回到家鄉。他用了整整五年時間尋找最適合製作黏土的配方——三種不同的泥土,配上水泥和沙子。他精湛的手藝得到了周圍人們的認可。

當奧佩傑塔開始在社區中尋找爐灶供應商時,他第一時間提出合作申請並很快加入。當被問到為什麼要加入“爐灶計劃”時,Gilbert說:“因為我非常熱愛我所生活的地方。我熱愛動物、熱愛環境,熱愛我們的社區。這個計劃可以保護環境,團結我們的社區,這讓我覺得非常快樂。”

“爐灶計劃”僅僅是奧佩傑塔保護區在社區發展中投入努力的一個縮影。除能源項目外,奧佩傑塔還在教育、健康、以及水資源等眾多領域開展了促進社區可持續發展的項目。

社區居民開始有了野保意識

奧佩傑塔於2015年啟動了保護性農業、雨水收集等項目,通過溫室種植和滴灌減少河流取水;與政府合作推行移動診所服務、為醫院與診所提供必要的藥物支援、向社區健康工人中心提供帶有運輸裝置的自行車。

保護區還幫助學校建立儲水設施、廚房、教室、宿舍、計算機和科學實驗室等基礎設施,並在不同學校設立獎學金與補助金。截止目前,已有36所學校中的9,000多名學生從此項目中受益。

來自桑布魯部落的高中生George就是該項目的受益者之一,在保護區設立的補助金項目支援下,他已經順利地從當地的高中畢業。同時,他也表達了希望自己將來可以成為一名律師,回饋社區的心願。

社區同樣也在以特有的方式回饋著保護區——坐落於保護區外圍的社區形成了一圈天然的保護屏障,對保護區內的野生動物起到了很好的隔離與保護作用。

保護區負責人理查德表示:“在社區發展項目啟動之後,越來越多的社區居民開始有了更強的野保意識,並積極參與到了我們的野保活動之中。除了工作人員,當地的社區居民也會在第一時間向我們提供他們所目擊到的可疑盜獵者的信息,這在很大程度地支援了我們的反盜獵活動。”

從“衝突”到“共生”

2018年1月,三名盜獵者闖入奧佩傑塔犀牛保護區,企圖殺害犀牛。由於盜獵者們拒絕投降,護衛隊被迫向他們開火。對於此事,護衛隊隊長Simon表示:“為了豐厚的利潤,一些當地人會向盜獵者提供信息,更有甚者會混入奧佩傑塔的員工隊伍中,伺機幫助盜獵者。我們痛恨這些人,因此社區的幫助是必要的。社區提供的信息會幫助我們分辨哪些是好人,哪些是壞人。”

如今,奧佩傑塔保護區與社區之間已經建立起了良性的互動。一方面,社區成員獲得了更多就業機會,擁有了更高的生活質量;另一方面,保護區也獲得了來自社區的幫助與支援,在贏得與社區之間和諧“鄰里關係”的同時,也收穫了源源不斷投身野保事業的新鮮力量。

▲ 奧佩傑塔保護區內的桑布魯社區

在保護區與社區的良好互動中,曾經困擾保護區的人獸衝突問題也得到了緩解。社區不再輕易殺害侵犯農田或是狩獵牛群的野獸,而是會選擇及時聯絡保護區妥善處理。

不僅如此,社區還曾幫助保護區抵禦南下遊牧民族的過度放牧,避免了對保護區內的野生動物產生影響。

因為要保護動物,所以必須要先保障社區的發展。只有當社區得到充分發展,人們才會有更多的意願和投入去保護動物——這是奧佩傑塔開展社區項目的初衷。

從保護動物出發,到關注人,最終再回歸到動物上。這看似獨特的野保嚐試背後,是奧佩傑塔對野保、人與自然三者關係的深刻理解與思考。

當然,奧佩傑塔社區部門的工作人員也坦言,保護區的社區工作還面臨著一些挑戰。即便是奧佩傑塔將保護區已經將全年收入的55%都用在社區建設上,但仍有許多居民認為保護區做的還不夠。

“一些居民認為保護區為他們提供幫助是理所當然的,他們還想要更多。每當發生野生動物闖入社區的事件,他們就認為保護區應當賠償他們的損失,但這些動物可能並非來自保護區。”

從“衝突”到“共生”,奧佩傑塔基於獨特的理念,在野保與社區發展兩個看似不相關甚至有些矛盾的領域內探索出了一條“平衡之路”。但要維護這樣和諧共處的“鄰里關係”,讓兩個領域都得到更加充分的發展,奧佩傑塔依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