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京東財報:低線城市用戶超6成 再孵化“獨角獸”?
2020年05月16日09:49

  新浪科技 韓大鵬

  疫情籠罩下,線下實體經濟所遭受的衝擊不言而喻,但電商的日子似乎還算明朗。

  昨日晚間,京東集團發佈了2020年第一季度業績。儘管受到疫情影響,京東還是實現了淨收入1462億元,同比增長20.7%。

  可喜的是,在電商淡季的大背景下,京東的活躍用戶數又新增了2500萬人。這些人多數來自於下沉市場,同時,在今年3月,京東移動端日活較去年同期增長46%。這也意味著,下沉市場的人口紅利仍未消失,且疫情在某種程度上正向推動了電商發展。

  不過,特殊時期依舊對京東影響不小:比如一路攀升的現金流轉負,再如淨利潤較去年同期降低等。

  即便如此,資本市場對這份成績單給予了積極反饋。昨晚京東市值漲至740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

  疫情促百貨銷量增加 履約費用加重?

  劉強東已淡出公眾視野許久,在老將徐雷接管京東零售的日子裡,京東逐步表現出了增長勢頭。

  縱觀京東往期財報,此次淨收入同比20.7%處於低區間,不過亮點在於日用百貨商品銷售的增加。在一季度,百貨品的淨收入同比增長了38.2%,達到了525億元。

  實際上,這份數據的提升應在預料之中。由於一季度受到春節和疫情的雙重影響,多家物流公司停滯,京東的運營尚未間斷。從此前公佈的數據便可看出端倪:據京東大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3月,線上銷售以成交額計算,禽肉蛋品同比增長301%,蔬菜同比增長207%;清潔用品同比增長333%,糧油調味同比增長79%等。

  不過,柴米油鹽這類百貨商品,要明顯高於大型家電商品的消費頻次,這也意味著在倉儲環節和運輸環節,其所占的空間、重量都相對較高,所以京東必然要為此付出更多的物流成本。

  該現象可能導致京東的履約費用率增高。財報顯示,其履約費用率相比上一季度的6.44%,上漲至了7.11%。同時,市場費用也較上年同期增長了13.4%。

  季度現金流轉負 主動縮短結款週期所致?

  相比起履約費用及市場費用的變動,京東的現金流則出現了較大異常:該季度現金流轉負,變為-30億元。

  實際上,近幾年京東現金流浮動明顯:2018年現金流為-79億元,當時劉強東表示,“我們會保持高於行業平均增速的增長,提升我們的毛利和淨利,改善現金流狀況”;2019年,京東進行了戰略、組織和業務等一系列變革,全年自由現金流增長至195億元,此次又回落為負值。

  對此,京東方面給予的解釋是:為了與品牌商、中小商家等合作夥伴共同面對經營困難,尤其是短期現金流緊張等問題,京東在疫情期間不僅主動、大幅縮短了向供應商的結款週期,還向供應商提前預付了大量的預付貨款,公司一季度的應付賬款周轉天數也較去年同期縮短了5.7天,周轉天數降至51.7天。

  這一數字在零售行業中處於較高水準。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以來,零售行業平均應付賬款周轉天數約為103天,蘇寧今年一季度為90天,亞馬遜為81天。簡言之,此次京東加快了對供應商的結款週期,這是為緩解中小商家運營壓力的舉措之一。

  低線城市銷售額過半 轉高端人群推會員服務?

  自去年以來,“貓狗拚”三家電商決戰下沉市場,先後各自獨立:拚多多“限時秒殺”升級為“秒拚”獨立事業群;阿里將聚划算從淘寶、天貓獨立出來,成立大聚划算事業群,並在手機淘寶中設為一級入口;京東拚購業務則從內部拆分,之後獨立運營。近日,“京東極速版”的悄然上線,也被視為對標拚多多的低價購物平台。

  由此可見,下沉市場仍存在不少紅利。

  京東零售子集團CEO徐雷在電話會議中透露,一季度按照收貨地址來看,三到六線城市用戶佔比已經超過六成,銷售額佔比已經超過一半,“未來將採取雙輪驅動的方式,一是通過京喜獨立的平台,另外一個是京東主站通過算法來針對下沉用戶的轉化”。

  他還透露了個重要信息:京東將對中高端用戶展開“攻勢”,“我們計劃在二季度末三季度初,將原來的一號店轉型為一號會員店,針對高線市場的中高端人群,推出精選商品的付費會員服務”。

  發力工業品領域 要孵化第四隻“獨角獸”?

  此次財報還有個易被忽視的亮點:融資。京東宣佈旗下子公司京東工業品簽署2.3億美元A輪融資協議,本輪融資由GGV紀源資本領投,紅杉資本中國基金、CPE等多家投資機構跟投。

  根據京東數據,目前京東工業品投後估值已超20億美元,其融資規模和估值已超同類企業,或成為工業品領域內估值最高的公司。據悉,京東工業品在此時完成融資,並創造中國MRO領域融資記錄,其在工業品電商、工業智能採購平台、工業創新型智能零售業態,以及工業互聯網技術應用等工業品全領域的佈局也是投資機構看中的關鍵。自2017年,京東完成品類擴張正式推出工業品,隨後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迅速升級為京東主站一級頻道。

  據投資機構相關人士透露,目前京東工業品50%以上的交易是通過獨立於京東主站之外的採購平台完成,不同於通用商品的品類獨特性和已經形成的獨立商業模式,這可能使其成為繼京東數科、京東物流、京東健康後孵化出的第四隻“獨角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