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全世界第一項主流聯賽重啟了
2020年05月16日18:00

好了好了,總算不用天天掰玩鍵政,把好端端的盒飯博主逼的整天裝神弄鬼,體育圈算是有點兒複蘇的苗頭了。 什麼叫複蘇的苗頭?就是有項主流比賽即將重啟。別誤會,不是CBA,CBA什麼時候重啟,球員,球隊以及CBA公司之間還得掰扯會兒; 也不是NBA,雖說大佬們想恰飯想掙錢,但花旗目前這狀況,總感覺到了傳說中的七月至少200萬開外,所以施華說了,弟兄們稍安勿躁,再給我點兒時間從長計議; 更不是13億人民喜聞樂見,被譽為東方大國國粹的競技運動:乒超聯賽印度板球聯賽。 而是德甲,明晚9點半開始的魯爾打比,宣告德甲作為“世界第一聯賽”正式回歸啦。

站在球迷的角度,德甲複賽絕對是喜大普奔的開心事情。 對於德國球迷來說,他們太想看球了。鄉親們都知道,日耳曼人素來以嚴謹刻板著稱,畢竟青島至今仍流傳著下水道油布包的都市傳說。 當然也正是由於嚴謹刻板,德國並不以夜生活豐富多彩而著稱,既不打麻將也不鬥地主,既不好搓澡捏腳也不整全套桑拿。因此碩果僅存的娛樂項目之一,便是三五成群邊恰啤酒邊啃豬手,邊聚在一起看球了。

奈何疫情來勢太凶,把這絕無僅有的娛樂項目也給剝奪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疫情剛有所緩解,德甲便迅速製定重啟方案。一方面就防疫抗疫而言,德國在歐洲絕對錶現優異;而另一方面,德國人實在太想念足球了。 那麼對中國球迷來說呢? 同樣是福音。

德國不僅為國足輸送了第一位洋帥(在春晚賣公開拍賣頭髮的施拉普納),還是最早進入中國的主流聯賽之一。早在90年代初,德甲便登陸央視,因而無形中培養了一批死忠。論人數,德甲球迷可能不如英超或西甲,可若論及忠誠度,或許有過之無不及。 一方面得益於結緣最早,另一方與中國球員有關。1998年,楊晨加盟法蘭克福,成為首位登陸五大聯賽的中國球員。至今,仍有不少老球迷能回憶起楊晨在保級關鍵戰破門得分時的場景。 一晃眼,二十多年過去了。 都說時間是殺豬刀,黑了葡萄軟了香蕉,但死忠卻如美酒,其內心的信仰只會伴隨歲月流逝,變得愈發醇厚。 這份信仰也會驅使著你往更高更遠的地方前進。

杭師大附屬醫院呼吸內科醫生戴一帆,是一名如假包換的20年老仁迷,在疫情期間義無反顧地馳援武漢。在疫情的中心,他忘情戰鬥,爭分奪秒搶救病患,與死神賽跑。 在那段漫長而又刻骨銘心的日子裡,在與戰友一起並肩作戰搶救病患外,唯一陪伴戴醫生的,便是他心愛的德甲,心愛的拜仁。

2月16日,值完夜班的戴醫生拖著疲憊身軀走出醫院時,望著飄落而下的雪花不由自主縮了縮脖子,順手發佈了一條微博。 “武漢最近下雪了,有點冷,大家記得多穿點。半夜搶救了一個呼吸衰竭的病人,希望這個病人能有好的預後,能夠度過難關……不知不覺又到了週末比賽日了,加油!拜仁!”

拜仁用一場大勝回饋了守望光明的仁迷們,賽後拜仁老兵湯馬士-梅拿同樣還給戴醫生送來溫暖的問候。 一眨眼的功夫,又是三個月過去了。 防疫形勢逐漸好轉,戴醫生褪下了防護服,回到了杭州。隨著德甲的回歸,他又可以安安心心地坐在屏幕前,重拾自己的熱愛。5月18日拜仁對陣柏林聯賽前,戴醫生將會來到PP體育演播室,講述關於抗疫、關於自己、關於熱愛的故事。

其實不僅僅是德甲死忠,對於任何一位球迷,乃至籃球迷來說,德甲重啟意味終於有比賽可看,把農藥,吃雞與動森放一放吧,通過久違了的比賽,去找尋時間倒流的感覺: 啊,德甲重啟了,爺的青春又回來啦。

德甲重啟近在眼前,PP體育為廣大德甲新(偽)球迷推出“邀請好友,免費看德甲”的活動。動動小手,本輪德甲賽事就可以一網打盡了!

所以本賽季德甲還有哪些看點?

從球星層面來說,從萊萬多夫斯基到維爾納再到哈弗茨,當然最當紅的莫過於哈蘭德。這廝年僅19歲,刷數據刷的比夏登還快,堪稱全宇宙頭號數據刷子。

因此對於對德甲陌生的新球迷來說,強烈建議關注那支身穿黃色隊服的球隊,指不定你剛打開電梯,那小子又進球了。

本賽季南大王拜仁誌在第八次捧起冠軍獎盃,大黃蜂杜特蒙德則在威斯特法倫埋伏好刀斧手,準備摔杯為號決一死戰。當然也不能無視萊比錫,他們曾在很長一段時間位列聯賽榜首。三足鼎立,鹿死誰手,仍難有定數。 前浪們試圖延續統治,後浪們則懷揣“大丈夫生當如是彼可取代之”的想法,希冀把前浪拍死在沙灘上。20歲的桑祖,20歲的哈弗茨與19歲的哈蘭德凝視著拜仁所牢牢把持的巔峰王座。 究竟是改朝換代,還是一如既往的“朕不給你,你不能搶”? 一切的謎底,將在5月16日,通過PP體育全程揭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