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加碼搜索,巨頭戰場迎來“後浪”夸克
2020年05月15日14:03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

  作者:《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雷生  

  搜索引擎有三個重要壁壘:技術、數據和內容,能跨過這三個壁壘的基本都是巨頭,所以通用搜索引擎從來都是巨頭征伐的戰場。代表阿里征戰下一代搜索的夸克,能成為戰場真正的“後浪”嗎?

  夸克搜索決定不再低調,它甚至開始變得有些“激進”。

  夸克並不是一個許多人熟知的名字,但如果要知道這樣一個新興搜索引擎屬於阿里巴巴,事情就會變得有趣得多。

  巨頭之間跨越邊界的競爭總是受人矚目,尤其是發生在阿里巴巴、百度、騰訊、字節跳動這樣的公司之間。

  自然而然的,夸克搜索被認為是阿里巴巴再度向搜索領域發起的新一輪進攻,正如阿里在過去十年間曾經多次嚐試過的那樣。

  2019年底,低調沉默了3年的夸克搜索,在阿里巴巴北京辦公區附近的望京地鐵站等投放了一波廣告,文案中突出“無競價排名”“無虛假的醫療廣告”和“跳過低質答案”,每一句話都像一把尖刀,來勢洶洶。

  2020年4月,夸克發佈4.0版,重點升級拍照搜題、拍照翻譯、拍照轉文檔等AI學習工具,以及卡路里識別、語音聽小說、搜索直達等功能。至於這次升級的核心目標,官方表示是將搜索工具迭代進化為年輕人的生活服務入口。

  儘管外界常從百度的挑戰者這一角度理解,但夸克搜索產品負責人鄭嗣壽試圖弱化挑戰的色彩。“我把它(夸克搜索)當成技術發展帶來的機會,也是整個行業競爭發展帶來的機會。”鄭嗣壽在接受《中國企業家》獨家專訪時如此總結。

  鄭嗣壽所指的機會背後,是人工智能(AI)技術大量應用,以及各類新內容爆髮式增長,有新的變量就意味著新的可能,尤其在被認為江山已定、一家獨大的搜索行業,變化不斷滋生出野望與興奮。

  變局的確正在整個搜索行業醞釀。尤其在2019年到2020年的這個春夏,已經沉寂多年如一潭死水的搜索市場,頻起波瀾,血腥味漸濃。

  除了動作頻出的阿里巴巴旗下夸克搜索外,最大的熱鬧來自於已經白熱化的頭條搜索與百度之間的戰爭。

  2月21日,字節跳動旗下頭條搜索在Android應用商店正式上線,搜索被列為字節跳動這家內容巨頭的核心戰略之一,“頭條百科”等與百度一一對壘的產品不斷上線,憑藉著今日頭條、抖音等超級APP和流量,頭條向百度強行攻堅。百度也在調整自己的招式,進行大範圍的組織架構和人事調整,全力應對覬覦它搜索王座的各股力量。

  其他的巨頭也在蠢蠢欲動。1月9日騰訊微信公開課PRO上,微信搜一搜團隊在公開課上首次亮相,顯示出微信在搜索上的逐步強化;3月,華為在海外市場測試上線了“華為搜索”APP工具,使得這一戰場更為熱鬧。

  而在此時,決定向外出擊的夸克,能代表阿里巴巴從新一輪搜索戰爭中突圍嗎?

來源:被訪者
來源:被訪者

  踏入巨頭戰場

  2018年年中,鄭嗣壽與團隊決定對夸克瀏覽器進行一場重大升級。

  這場變革核心是不再只做一款瀏覽器,而是重新對其進行定位,將“夸克瀏覽器”升級成以AI為主題的搜索引擎應用“夸克”。

  如果做個類比,就好像從2016年誕生到2018年底,團隊嚐試著做一款類似於“極簡版瀏覽器”的產品,而2018年底這場變革後,他們的原來的目標聚焦在了做一個探索版的搜索引擎。

  雖然從首屏頁面上並看不出如此大的差別,但這次升級意味著團隊對整個產品的思路發生了重要的變化。

  之所以動如此大的手術,除了不斷增加的用戶需求,鄭嗣壽和團隊察覺到以往“相對冷靜”的搜索市場進入到2018年下半年後,“突然變熱鬧了”。

  外在的熱鬧是巨頭加入,2018年字節跳動擴大了搜索的技術團隊投入,頭條百度的搜索大戰山雨欲來。

  團隊坐下來認真進行分析。一個結論逐漸開始展現:構成搜索引擎基礎的技術與內容本身都在發生著明顯的變化。搜索引擎新的機會來了。

  在鄭嗣壽看來,過去的3~5年里,AI得到了巨大發展,夸克所在的UC事業群也開始大量採用語音識別、圖像識別等新技術,許多產品團隊都在思考人工智能如何與自己的產品相連接,“搜索其實就是最大的人工智能產品。不管從產品形態和為用戶提供價值的方向,它都具備成為下一代智能搜索產品的雛形”。

  另一個大的變化來自於內容,在過去三五年間,文字、圖片、視頻等各類型內容出現爆髮式增長,為新的搜索引擎提供了足夠多的內容支援。

  這讓團隊決定將主要精力聚焦於做好搜索這一件事上。

  但,想要做好搜索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位搜索引擎行業專業人士對《中國企業家》分析,搜索引擎有著三個重要壁壘:

  其一是技術。眼下雖然有一些開發組件,開發一個入門級的搜索引擎並不難,但是一旦做大就涉及到數十億甚至數百億網頁,這就需要極強的對超大規模數據處理能力;

  第二個壁壘是數據。搜索引擎是人用的越多越聰明,它可以使引擎提供更精準的答案。佔據了七成以上市場份額的百度單單在這一項上就擁有別人難以比擬的優勢,這也成為能百度擊敗其他對手的武器之一;

  第三個壁壘則是內容。這是移動互聯網時代“信息孤島化”後出現的更新壁壘,擁有別人所沒有的內容生態,將在新一輪的搜索戰爭中擁有更大的優勢。

  能跨過這三個壁壘的,基本都是巨頭,因而通用搜索引擎從來都是巨頭征伐的戰場。

  百度、雅虎搜索、Google、騰訊、阿里巴巴、360搜索乃至背靠搜狐的搜狗,彼此之間暗戰征伐,李彥宏、馬雲、馬化騰、張朝陽、周鴻禕、王小川、宿華等等名字都曾與一場場與搜索有關的戰鬥相關,幾乎串聯起了半部中國互聯網歷史。

  執念之下的“小而美”

  夸克搜索背後站著的是阿里巴巴。

  而想要理解夸克搜索,就必須先要把它看成一款阿里巴巴體系內的產品,從阿里巴巴對於搜索引擎的執念開始。

  阿里巴巴進軍搜索時間並不算晚。2005年8月,阿里巴巴收購了包括雅虎搜索技術等在內的雅虎中國全部資產,3個月後推出全新的搜索引擎,為此喊出了“中國人做出的最好的面向全世界的搜索引擎”,壓過了百度當時“中國人最好的搜索引擎”的口號。

  阿里巴巴之所以對搜索引擎如此重視,是因為在PC互聯網時代,搜索引擎是流量分發的最重要途徑之一,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等平台需要搜索引擎這樣的流量入口。

  熱愛流量的阿里巴巴和馬雲不能接受的是,手中的流量無法為自己掌控,更無法接受的是流量這個生死線被捏在競爭對手手裡,況且還是一個伺機進攻自己領地的對手。2008年9月,淘寶不惜代價屏蔽了百度。

  但阿里巴巴收購雅虎中國的交易並不成功,團隊整合極其痛苦,甚至被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稱之為“阿里巴巴1001個錯誤”之一。2010年後,雅虎搜索被阿里巴巴放棄。

  也正是在2010年的8月,阿里巴巴、雲鋒基金(馬雲為主要出資人之一)和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張朝陽聯合出資成立了新公司搜狗,再次在搜索戰場押上籌碼,然而2012年7月,這場合作閃電結束,阿里巴巴離場退出。

  2009年4月,酷訊網創始人陳華加入阿里巴巴擔任大搜索部門負責人,負責搜索引擎的研發,不過這個搜索引擎與當時差不多同時啟動的雲計算深入綁定,直到2013年2月,阿里雲搜索才正式對外推出。其間的2010年10月,上線了“一淘網”,發展垂直商品搜索業務。

  2014年4月,阿里巴巴與UC推出了神馬搜索,專注移動端搜索引擎的佈局。到2019年,神馬搜索在移動搜索領域佔據了22.8%的市場份額,位居整個移動搜索領域第二,但與第一名百度相比,依然有不小的距離。

  不過隨著阿里2010年之後通過投資併購,淘寶、支付寶等自身流量不斷壯大,阿里巴巴構建起了龐大的流量帝國。與此同時,2010年之後微信為代表的社交流量的崛起,今日頭條為代表的信息流推薦算法的擴張,以及視頻等各類流量的開發,搜索引擎作為流量分發入口的重要性在降低。

  儘管如此,對於有流量焦慮的阿里而言,搜索引擎永遠對其充滿了誘惑,而夸克搜索又給了阿里巴巴一次可能。

  夸克2016年10月誕生於阿里UC移動事業群。在此之前的2014年6月,UC正式被阿里巴巴全資收購併融入集團。

  2015年之後,UC加速去瀏覽器化,當年7月,類似於今日頭條的UC頭條上線。2016年8月正式對外宣佈UC瀏覽器將更名為UC,宣佈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大數據新型媒體平台”。一時將瀏覽器、資訊消息、PP助手和豌豆莢、神馬搜索、文學遊戲等囊括於一身。

  時任UC總裁、被稱為“超級產品經理”的何小鵬察覺到了UC瀏覽器變得過於龐大,2016年8月面對媒體採訪時他透露,“未來兩個月左右將有一款新的產品推出。這個產品籌備時間達一年,目的是為瞭解決UC瀏覽器本身功能繁多、產品設計越來越重的趨勢和困擾。”

  2016年10月,夸克瀏覽器正式推出,推出前它的內部代號是“極簡瀏覽器”,並以此為名進行了公測。夸克瀏覽器主打極簡與讓用戶高效獲得搜索結果,友善、極簡、克製、強大等幾個原則貫穿了早期產品設計。

  “在2016年時,UC相對體量已經比較大了,而我們希望在信息服務方面有不同的角度和方式上,做更多的面向用戶的嚐試。”鄭嗣壽表示,夸克算是當時UC內部眾多業務創新產品中之一。

  “UC做加法,夸克做減法。”有人對夸克的角色做出如此判斷。

  如果說UC、騰訊手機瀏覽器等選擇向右,走向無所不包的平台,夸克則選擇向左,只做一款純粹的滿足用戶需求的工具,“一切圍繞用戶主動獲取,一切圍繞搜索來展開”。

  有趣的是,2018年5月,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也對外介紹推出了“簡單搜索”,與備受詬病的充滿廣告的百度APP不同的是,簡單搜索APP中沒有廣告,也同樣是極其簡單的交互界面設計。

  2016年到2018年中,夸克瀏覽器將自己定位為“小而美”,在傳播推廣上它顯得相當低調,許多人並不知道阿里還有這樣一款產品。它更多依賴用戶間的口碑傳播,用戶群體頗為小眾,絕大部分是年輕人,尤其是25歲以下的年輕人佔據相當高的比例。

  有用戶曾在一個應用商店下面留言:“完美的應用!為了不被太多人用起來而導致應用走下坡,我選擇(給它)差評!”

  減法與加法

  2019年八九月份,夸克搜索決定嚐試“出圈”。

  鄭嗣壽覺得經過三年的打磨,夸克搜索在“搜索的整體能力和用戶產品體驗上有了不錯體驗”,這讓他覺得夸克出圈有了底氣。

  不過也有媒體做出了另一種解讀,核心觀點是夸克的用戶數據在2019年中出現顯著下滑,因而在下半年的大力推廣更多是出於對產品的自救。

  鄭嗣壽否認了這一說法:“我們的流量一直非常符合冷靜上漲的趨勢,在數據層面非常健康。一個層面的健康是在DAU(用戶日活躍數)或者MAU(用戶月活躍數)數據上的健康,另外我們非常關注的用戶粘性等質量指標也非常健康。”

  縱觀過去三年多,夸克搜索在產品上一直嚐試做“加法和減法”。

  減法很容易理解,它自誕生時,便儘可能的捨去了UC等瀏覽器日益繁雜的功能,極簡也算是減法的結果。而後團隊又將“夸克瀏覽器”減成搜索引擎“夸克”,用戶界面只剩下Quark的logo、搜索框以及幾個功能入口。

  淡化廣告算是另一個重要的減法選擇。搜索競價排名差不多算是過去20年間互聯網里最快捷最有效的變現方式,但它同時也極富爭議,尤其是涉及到醫療等領域的關鍵詞競價排名上更是如此。

  “當廣告一直放在最前面時,產品其實很難有大的動作進行突破和創新。”團隊把這一想法在事業群內部提出時,隨即就得到支援。

  鄭嗣壽將“減法”稱之為聚焦,也就是說從產品表面看起來像是“減法”,而它的核心是聚焦,“不管是產品設計,還是在AI能力上探索都是圍繞搜索的智能工具上佈局,聚焦把主動信息獲取搜索這麼一件事做透做好。”

  極簡,在鄭嗣壽看來反而是一種更大的挑戰。極簡意味著用戶的注意力將會極其集中,此時如果不能滿足用戶的需求,用戶也不會留下來。“總體來說,極簡是最難做的一件事情。”

  減法之外,更重要的是加法,也就是分別在技術與內容的加法。

  從技術上而言,加法表現在對於AI技術的大量應用,諸如基於深度學習技術的自然語言處理、智能語音、機器視覺等等技術的應用。

  由於融合了語音交互、機器視覺交互等,這讓對夸克搜索的使用不再局限於文字輸入,由此發展出AI識圖搜索(如識別植物、食物卡路里含量等)、夸克寶寶(類似語音助理)、AI學習(拍照搜題)等功能。

  更重要的是利用AI引擎對搜索結果的優化,目標是當用戶進行搜索時就能給出答案,或者第一個結果就是希望獲取的消息,而不用使用戶陷入到龐雜的且充滿陷阱的搜索結果之中。為此一個產品設計細節是,搜索出的第一個結果會進行預加載,因為它往往就是用戶所想要打開的鏈接,這樣當用戶在打開時速度就會變得非常快。

  更重要的加法來自於內容。

  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後,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今日頭條等諸侯爭霸,一個個APP成為信息孤島,只有通過搜狗能搜索到微信內容,今日頭條的信息也只能在頭條搜索獲取,搜索引擎們之間的競爭實質上已經演變為內容生態之間的爭奪。

  夸克的優勢毫無疑問在於對阿里巴巴體系里內容的鏈接,鄭嗣壽表示,“我們對於集團內部所有資源和內容的觸達能力是優先的。我們創新事業群內部(含UC、書旗小說、蝦米音樂等)其實有大量內容,另外在電商內容上的觸達,我們對淘寶的內容也是無縫觸達的。”

  2019年下半年,夸克嚐試將網絡上所有圖書的知識鏈接到了自己的內容庫裡面,一些在線化的數據完成後,團隊甚至繼續嚐試將沒有在線化的圖書進行在線化製作,使這些知識能夠上網。這就使得在搜索一些知識時,夸克搜索中會出現圖書知識的聚合,這成為它一個獨特的內容。

  圍繞著顯示一部分高頻場景的搜索結果,團隊也進行了優化。比如在搜索感冒時,首屏結果會直接展現感冒的症狀、藥品、治療等,向下歸類展示感冒相關視頻、圖片、優質科普文章、圖書聚合知識等等。

  雖然夸克表面看起來是一個純粹的搜索工具,不過它也在嚐試建立起自己的內容生態。工具的屬性使用戶更好更快地獲得信息,而建立起生態則滿足人們連接更多的信息。

  “夸克的目標是前台極簡、後台強大、生態繁榮。”鄭嗣壽表示。

來源:被訪者
來源:被訪者

  “後浪”

  夸克誕生時,它處於阿里巴巴的移動事業群,此後隨著2016年阿里巴巴組織架構調整成為阿里大文娛體系的一部分。

  2019年6月,阿里巴巴的組織架構再度進行了調整,這一次,夸克及其所屬的UC,以及阿里大文娛部分板塊被劃進了新重組的創新事業群。而這一事業群的主要使命就是為阿里巴巴探索下一代產品。

  夸克因此變得探索色彩更濃,它在整個阿里巴巴的角色,被定義為“以AI為基礎,探索新的搜索形態和產品化機會,承擔下一代搜索引擎的探索任務”。

  鄭嗣壽坦言,沒有人能夠說清楚下一代搜索會是什麼樣子,大家的印像是它會是一個AI化的智能化的搜索引擎,但到底如何仍是未知。

  除了對於產品本身的探索之外,夸克甚至嚐試對搜索引擎商業變現模式進行探索。“既然給自己定位要探索下一代搜索。下一代的搜索或者是更好的搜索,意味著它也有不同的新的和更好的商業化的方式。”不過這個商業化方式是什麼,依然不知道,那就先嚐試滿足用戶對搜索的需求。

  這對於夸克而言是優勢。

  對於百度、搜狗等已經上市的搜索引擎而言,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放棄競價排名,即便是帶來頗多非議的醫療廣告也難以捨棄,因為這將對收入產生巨大的影響,是上市公司股東們所無法接受的。

  一位互聯網行業專家對《中國企業家》表示,百度在推出無廣告的“簡單搜索”後,一直對其低調處理,既少對外營銷宣傳,也不向其導流,更多可以理解為是一種防禦型產品。

  不過夸克並不需要在意這些,在阿里內部創業一大優勢是可以暫時放棄商業化的壓力,而對手們投鼠忌器,這可能將給夸克留下壯大的空間。

  但是找到更好的商業化路徑也必須提上日程,否則一旦壯大到不得不進行商業化,故事就將變成屠龍少年如何避免使自己成為另一條惡龍。

  2019年6月擔任創新事業群負責人後,朱順炎曾對媒體透露了事業群內部鼓勵創新的三個原則:“第一獨立思考:不依賴原有業務資源和路徑,有獨到的產品哲學;第二從小到大:相信新生事物的生命力,有耐心從0到1;第三樹立英雄:打破大公司體系內的求穩狀態,激勵個人英雄出現。”

  而在集團內部,當發現一個新業務具有潛力時,阿里巴巴集團會用市場化的方式加大投資,以市場化的方式運作,項目好就繼續投,項目出問題團隊也要承受發展的壓力。

  不過,朱順炎同時又表示,對於表現不好的項目也會及時進行中止,一個重要的參考指標是與行業領先者的差距,如果發現差距在不斷拉大且沒有追趕的希望時就會及時退出,因為這意味著別人解決了你沒有解決好的問題,同時犯的錯也更少,那內部創新的產品就要及時終止。

  眼下,對於夸克和其他通用搜索引擎的從業者而言,產品之外一個更重要的命題開始被反複提及——搜索引擎還會是下一個時代的入口嗎?

  “現在超級APP不斷出現,信息孤島越來越明顯,很多搜索行為直接發生在微信這樣的APP之中;另外隨著物聯網設備進入到千家萬戶,搜索行為也發生在智能音箱等設備上,5G和萬物互聯有可能讓這些趨勢更加明顯。”行業觀察人士分析。

  搜索引擎從業者對《中國企業家》表示,業內廣泛認為下一代搜索引擎是多模態的,文字、語音、圖像等各種搜索形式同時存在,同時搜索可能會分佈於各種場景,“甚至有可能下一代的搜索根本是我們還沒有想像過的樣子。”

  在曾經對百度搜索帶來巨大挑戰的360集團董事長兼CEO周鴻禕看來,顛覆搜索的,不會是下一個搜索引擎。

  會是微信這樣的超級APP,還是智能音箱這樣的設備,還是其他看不到的對手?這恐怕也是李彥宏焦慮的問題。百度也曾嚐試在這幾個方向上發力,嚐試信息流,在春晚紅包上投入10億為百度APP引流;而當智能音箱作為一個入口的趨勢顯現時,百度迅速出擊,到2019年第四季度,數據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公佈的數據顯示,百度佔據全球智能音箱市場10.8%的市場份額,領先於阿里巴巴和小米的9.8%及8.4%。

  這從側面證明,儘管百度許多打法頗受詬病,但在涉及到搜索入口這個命脈時,它依然顯示出自己的進攻性。

  對於意圖“出圈”的夸克而言,終將會在戰場上與巨頭搜索引擎相遇。不過在此時,夸克將目標群體投向了有相似特徵的範圍更大的年輕人。為此夸克也把推廣的主要陣地放在了B站等年輕人聚集的平台。

  也正是在B站,不久前曾有一場以“後浪”為主題的演講刷爆社交網絡,“奔湧吧,後浪”一時成為熱門話題。

  夸克能成為阿里巴巴在搜索引擎戰場真正的“後浪”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