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企業,集體漲價未遂
2020年05月15日19:09

原標題:快遞企業,集體漲價未遂

原創 燃財經工作室 燃財經

燃財經(ID: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唐亞華

編輯 | 黎明

近日,通達系快遞公司經曆了一場集體漲價又尷尬撤回的烏龍事件。

5月初,申通、圓通、百世、韻達、中通等快遞公司先後宣佈,將調整高速免費期間實行的快遞服務價格優惠幅度,原因是自2020年5月6日起,全國高速公路恢復收費。言外之意就是,快遞公司要集體漲價。

幾家快遞公司的調價公告

或許是幾家企業前後腳宣佈漲價“串通”痕跡太明顯,也或許是因高速公路恢復收費的理由太牽強,再加上豐巢快遞櫃限時收費風波鬧得沸沸揚揚,用戶反彈情緒激烈。網友紛紛表示理由站不住腳,抱怨“高速免費的時候也沒見優惠”,甚至連“涉嫌壟斷”都提了出來。

幾家企業眼見形勢不妙,匆忙改口。5月11日,申通、百世、韻達撤除了相關公告,圓通、中通更新公告,調價原因中沒有了“高速公路恢復收費”的相關表述。這一次蹩腳的集體漲價事件以失敗告終。

值得細究的是,快遞企業為何非要頂著壓力漲價,是業績壓力還是運營矛盾?快遞的市場定價權掌握在誰手裡?長久來看,快遞價格到底會不會上漲?

快遞不敢漲價

疫情漸好,交通運輸部近日發佈公告,宣佈自2020年5月6日起恢復公路收費。隨後,申通、圓通、百世、韻達、中通等快遞公司紛紛發佈公告稱,將適當調整快遞服務價格優惠幅度。引人猜想的是,不僅幾家企業發佈公告時間同步,各家也很有默契地稱,原因是全國高速公路恢復收費,快遞行業運輸成本上漲。

這給了網友一個名正言順懟回去的好理由:“高速公路免費的時候快遞收費也沒降過啊”、“油價也降了,也沒見少錢”……

眼見輿論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各快遞企業紛紛懸崖勒馬,撤銷或調整了公告。中通、圓通更新公告,刪除“高速公路恢復收費”字眼,保留“優惠政策進行適當調整”,韻達、申通、百世則直接撤銷了公告。

對此,漢森供應鏈董事長、知名電商物流專家黃剛分析:“馬上就到618了,快遞行業從淡季到了旺季,通常淡季各家會打價格戰,到618、雙11就會提價,因為他們在應對流量劇增投入的臨時工、運營技術等都會形成成本。而且桐廬幫本來就是一條心,再加上阿里入股帶來的紐帶關係,默契度很高,才會出現所謂的集體漲價。”

原中國郵政EMS業務負責人、快遞物流行業資深顧問王大力提到,2019年在部分局部地區如義烏等過度壓價競爭,導致各家快遞微利甚至負利。今年一季度的疫情又致使各家公司收入銳減,所以才會借“高速收費”為理由集體漲價。在他看來,快遞漲價,特別是局部競爭惡化地區適當漲價是符合行業規律的,只不過這次漲價有點不合時宜。

“一是漲價時機不適宜,企業不應該在疫情剛剛宣佈階段性成果,國家積極倡導恢復消費的時候漲價;二是漲價理由太牽強,‘高速恢復收費導致成本增加’這個理由選擇的很不明智;三是幾家公司同時發聲,即使真的是各家根據自身情況做出的決定,但時間如此密集就難免產生‘串通’之嫌。”王大力解釋。

總歸,這次時機、理由、節奏都不明智的漲價事件就此黯然結束。追究背後的原因,受疫情影響,各快遞公司2020年一季度的業績大幅下滑帶來的財務壓力才是更緊迫的事。

國家郵政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020年一季度,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收入累計完成1534億元,同比下降0.6%。

再翻看各快遞企業的財報,申通一季度營收35.73億元,同比下降20.72%,淨利潤5836萬元,同比下降85.6%;圓通一季度營收55.34億元,同比下降14.12%,淨利潤2.71億元,同比下降25.74%;韻達一季度營業收入56.2億元,同比下降15.9%,淨利潤3.3億元,同比下降41.1%。

製圖 / 燃財經

也就是說,高速恢復收費是表面上的理由,快遞企業迫於成本上漲和財務壓力試圖漲價更可信。

快遞行業常講的一句話是:“誰先漲價誰先死”。這也導致了,即使行業利潤很薄,已經形成的市場格局和客戶需求導致快遞企業誰都不敢提價。此次通達系調價又改口的“羅生門”也證明了這一點。

行業深陷價格戰泥潭

不僅漲不了價,多年來,快遞行業過度競爭,各家深陷價格戰的泥潭。

最近的一次價格戰是順豐挑起的,通達系被迫應戰。

2月17日,順豐快運取消10元/票的資源調節費,隨後在2月18日,中通快運對全網中轉費(轉運費+操作費)按原價7折收取。此外,物流企業壹米宣佈省內中轉費7折、省際6折,安能物流全國中轉費按照分撥基準7折優惠。

有資本的地方,就有廝殺。

義烏是全國快遞價格的風向標。“8毛起,發全國,歡迎聯繫”,這是2020年3月義務快遞“黃牛群”對某快遞價格的爆料,並且有兩家快遞迅速跟進打出了9毛起的底價。而此前,價格戰打得最慘烈的時候,義烏的最低單價還是1.2元。

“這已經不是價格戰,是價格屠殺”,快遞行業從業者表示,因為再怎麼精打細算,這都是跌破成本的價格。由此也有來自快遞網點的傳言,“義烏過來的快件,派一票虧一票”,不少網點抱怨在給義烏網點免費甚至賠錢打工。

近年來,因為義烏小商品的巨大規模,引得幾家快遞公司一再突破底線流血爭奪市場,甚至有不少電商企業盯上了快遞優勢專門在義烏建倉。

數據顯示,快遞行業3月份單價跌幅逼近3年極值。據韻達、圓通、申通最新公佈的月度經營數據顯示,3月份,這三家A股快遞公司均出現了“增量不增收”的情況。三家快遞企業單票收入跌幅較大,分別下跌23.33%、22.27%、11.65%。

而順豐此次疫情期間表現亮眼,一季度順豐營收335.4億元,同比增加39.59%。順豐的快遞市場份額為13.7%,超過圓通、申通在疫情期間的水平。

再往前推,上一輪價格戰發生在通達系內部,由中通發起,通達系其它企業被迫應戰。

2019年3月,春節一過,中通在全國發起搶市行動。幾個主要對手迅速跟進,到5月份,部分快遞甚至開始“不計成本”,賠錢也要打,快遞單價“破4”。6月,申通全網啟動“航海計劃”,集中火力參與市場份額之爭。到了7、8月份,快遞均價到了3.81元。

2019年,中通全年快件業務量121.2億件,相比前一年增長42.2%,市場占有率達到19.1%,地位逼近行業第一的順豐。

但有人在社交平台上反饋,“你們為了打價格戰,通過各種手段一再降低網點派費想方設法去壓榨一線員工的辛苦錢,現在派費太低了,到加盟商手裡一個件才9毛多錢,加上卸車費、電話費, 放快遞櫃一個快遞3-4毛,一個快遞員平均送200件貨,每天拚死拚活掙不到100塊錢。”

而快遞企業原本毛利率就不算高。截止到2019年三季報,銷售毛利率順豐為19.31%,韻達為14.37%,申通為11.99%。

“可以說,除郵政EMS、順豐和京東外,在品牌、時限、價格和質量沒有明顯差異化的快遞公司,要搶占市場和客戶,以降價為標誌的打價格戰似乎是唯一選擇。”王大力提到。

由此帶來的問題就是,快遞企業總部與末端網點、一線快遞員之間的矛盾激化。黃剛就提到,目前行業內這個價格能夠運營起來,證明有他的合理性,不過企業總部和末端是兩回事,上市公司在資本上也是比較“血腥”的,它要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末端可能有一些不健康狀態。

4月,就有兩起網點矛盾報導。事情起源於潢川縣圓通、申通、中通、百世、韻達五家快遞縣級網點共同決定對各鄉鎮派費進行調整,統一變為0.6元每票,自5月1日起執行。此舉引發了潢川縣16個鄉鎮快遞加盟商聯合抵製,他們一致決定,於2020年4月17日暫停所有鄉鎮的派件寄件業務。

4月19日,江西省上饒市萬年縣的中通、圓通、申通、百世以及韻達快遞的所有鄉鎮網點,聯合發佈了自4月20日起停運拉貨的通知:“接縣級網點通知,自5月1日起每票派費調整0.6元一票,交保證金2-4萬元不等,導致我們鄉鎮無法運營。”

據悉,去年以來的快遞網點末端拿到的派費從1.2元一步步降低到1元、0.9元,這本就讓很多網點經營困難,快遞員“增量不增收”,而上述降到0.6元的舉動幾乎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義烏的快遞單價跌到0.8元發全國,部分網點派費降到0.6元,這可以說是快遞行業擊穿底線的歷史新低。在這樣“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價格戰里,企業營收下降,網點和快遞員生存艱難,行業內幾乎沒有贏家。

未來,漲價是必然

快遞行業的發展一直伴隨著價格戰。

王大力舉例,行業內第一輪大的價格戰一是來源於順豐,順豐最早就是靠在香港和廣東之間幫人送包裹、商務信函合同等快件起家,因其單據業務明顯便宜於競爭對手,才有了立足之地;二是來源於申通,開辦初期其在浙江和上海之間的單據業務,時限和價格均明顯優於EMS。

第二輪大的價格戰從電商快遞發展算起。在行業內,圓通首個響應了淘寶的降價要求,此後各家迅速跟進,從此電商與快遞並行迅速發展,快遞價格進入個位數時代。

第三輪大的價格戰是各家快遞公司上市以後,二級市場對公司業績和市場份額都給出了持續增長的壓力,同時各家快遞公司在股票市場拿到了真金白銀,也有了補貼一部分成本,加快搶占客戶從而擴大市場份額的底氣。

事實上,對於任何一個企業來說,在利潤得不到保證的前提下,服務和質量確實也無從談起。行業迫切需要升級和整合,投入技術,提高服務,也讓企業自身進入良性發展的軌道。

圖 / 視覺中國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分析,目前整個快遞行業處於轉型期,誰能在智能化的設備設施上優先佈局,就能在下一輪競爭里取得優勢;同時,行業也到了服務升級的調整期,長期以來快遞行業高度同質化,企業尋求在服務體驗上升級加強,面臨成本問題;此外,行業處在底層生態的調整期,以加盟製為主的快遞企業,加盟網點和一線快遞員生存空間受到擠壓。

這中間,每一項都需要成本,也就是說需要給快遞費提價。而如今每家企業都在打價格戰,有限的10多家企業虎視眈眈,誰都沒有辦法去騰出手獲利、再投資。

“這種情況下漲價是客觀趨勢,但是每個企業又不敢輕易漲。”楊達卿說。

很多人對於菜鳥聯盟整合統一快遞江湖抱有期待。但是目前來看,成立菜鳥聯盟,阿里入股通達系,相當於是皇帝和大臣的“聯姻”,只是讓他們有了更深的紐帶關係,成為深度利益共同體。

但在王大力看來,這幾家主要快遞公司都是獨立的上市公司,而且其同質同價的業務本質上還是競爭對手,完全統一的決策和行動很難真正實施,況且,即使菜鳥網絡“一統江湖”,統的也僅是通達系,或者部分電商快遞的江湖,還談不上是整個快遞行業的江湖。

總體來看,此次快遞統一漲價事件顯示出行業不堪價格戰重負的試探性反抗,只是時機和方式不成熟。

行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快遞行業迫切需要整合,市場分散競爭的同時,也造成資源損耗。但就目前的市場情形,短期內各企業還會處於膠著狀態,直到部分企業倒閉、被併購,快遞行業逐步走向穩定期。未來,快遞漲價是必然趨勢,多方博弈後通過價格升級和分化才能讓服務走向高品質。

*題圖來源於視覺中國。

你每個月在快遞費上花費多少錢?

原標題:《快遞企業,集體漲價未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