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葉永烈辭世:一生跨界,不懈探問十萬零一個為什麼
2020年05月15日18:38

原標題:作家葉永烈辭世:一生跨界,不懈探問十萬零一個為什麼

文學報 今天

作家葉永烈今晨(5月15日)9時30分在上海長海醫院病逝,享年80歲。

葉永烈,1940年8月生,浙江溫州人,畢業於北京大學化學系,著名小說家、歷史學家、報告文學作家,早年從事科普科幻創作,筆名蕭勇、久遠等,以長篇小說及紀實文學為主要創作內容,曾任中國科學協會委員、中國科普創作協會常務理事、世界科幻小說協會理事。葉永烈曾形容自己為“一輩子的碼字匠”,一生創作了超過3500萬字的作品。

在中國科普讀物中,最具影響力的第一品牌,當屬半個多世紀以來影響了幾代人、家喻戶曉的系列書籍《十萬個為什麼》,發行至今已超過一億冊。自1960年起,葉永烈就成為了《十萬個為什麼》的作者。與《十萬個為什麼》的這段因緣,其實應當回溯到考入北京大學化學專業後,文學寫作的愛好與專業相結合時給他帶來的靈感。他曾撰文談到逛新華書店看到少年兒童出版社《塑料的一家》後,便學著把自己的化學小品編成一本《碳的一家》寄給少年文藝出版社,沒多久就收到了審稿意見,書在修改和補充後順利出版。

1980年版《十萬個為什麼》

1959年國慶節後,一套問答式的大型自然科學叢書醞釀啟動了。由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的《十萬個為什麼》書名“借用”了蘇聯作家伊林的同名科普讀物,而因為《碳的故事》中詼諧活潑的文筆,葉永烈被邀請參加寫作《十萬個為什麼》化學分冊。後來成書的《十萬個為什麼》化學分冊初版本共收175個“為什麼”,葉永烈寫了其中163個。在這以後,他不但正式走上了科普寫作的道路,創作了包括《小靈通漫遊未來》在內膾炙人口的多本科普佳作,也一直參與了第一版至第六版《十萬個為什麼》的創作過程。

《小靈通漫遊未來》

2018年,在上海舉行的葉永烈科普作品作品研討會上,許多人談及“有雙烏黑髮亮的大眼睛,兩隻大耳朵,長著逗人喜愛的小圓臉”這個膾炙人口的“小靈通”形象,它儼然是無數人開始喜愛科幻作品的起始之作。

在研討會上,長達28卷的《葉永烈科普全集》被一再提及,全集收錄了科幻小說、科學童話、科學小品、科普讀物、科學家傳記、科普創作理論等六大類內容,這也是葉永烈一生為之不懈努力的創作領域。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副理事長吳岩評價說,葉先生的作品具有思想的深度與廣度,可以與時代契合,甚至說是超越時代;作品內容通過想像力的張揚,有力地挑戰了應試教育,豐富孩子們的精神世界,並推動中國科幻、科普作品走向全世界。

對科普創作,葉永烈有著深刻、獨到的見解。他曾談到科普作家的“短板”所在:“在我看來,絕大多數科普作家出身於理工科,不少人是碩士、博士,就其科學素養而言是足夠的,關鍵是加強文學修養。”也曾表示:“科普創作中,能寫一手富有文采、講究起承轉合的科學小品,是最重要的基本功。”

他還打了一個有意思的比方,科普工作者要具有簡單明白地講述複雜現象和奧妙事物的才能,要像“變電站”一樣,把科學家輸出的,轉變為公眾能接收的。這種將複雜的理論以簡明易懂方式來闡釋的方式,恰恰是葉永烈寫作的特質。

在許多人眼裡,寫科普、科幻的作家,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那類人,但葉永烈恰恰相反。他寫作生涯中極其重要的另一塊拚板,恰恰與現實密切關聯——通過自己的眼睛、腳步和紙筆,他以報告文學的方式關注著世界上發生過和正在發生的許多重要場景。

研討會上的葉永烈

葉永烈曾說,由於自己是學理工科出身的緣故,所以他的動手能力特別強,每次出門,他都要背著一個大大的包,那裡面有錄音機、小型攝像機、還有兩部照相機,其中一部是數碼相機。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把他所去往的大千世界真實記錄和刻寫下來。

他曾以一系列的“行走文學”,為人們帶來遙遠他鄉的旅途紀行,也為本報撰寫過一組特稿,帶來了“哈利波特”系列電影在美國首映時的盛況。而在《行走美國》等書中,他則真實地記錄了他在美國採訪和家居生活:在費城馬思聰女兒家過聖誕節、感受到海外赤子濃濃的思鄉情、美國市場上隨處可見的中國製造的商品、中美兩國人民住房觀的差異、米老鼠的故鄉、影城荷李活和賭城拉斯維加斯、夏威夷的旖旎風光……這些細節逼真、角度新穎的遊記令人讀起來常常會有耳目一新之感。

葉永烈部分作品

與此同時,葉永烈直面當下、向歷史深處掘進的努力從未懈怠。從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進程記載,到對於錢學森的切近觀察,葉永烈以實地探訪和紮實的採訪、資料蒐集整理和細緻的書寫探問,在報告文學的領域里精耕細作。

身處上海、身為上海作家,葉永烈深深感受到歷史的厚重與光華需要作家以筆來重新擦亮。他決心以報告文學的方式決心將把中國共產黨誕生的全過程寫出來。在書寫中,他追根溯源地探討中國共產黨誕生前後的歷史細節。比如對中國共產黨在上海誕生的歷史,葉永烈以“地利優勢”在滬作了長時間細緻採訪,又專程赴北京及嘉興南湖訪問。曆經十餘年考證,他以客觀的筆法創新了“T”字型結構:既以寫橫剖面為主——1921年中國共產黨誕生的斷代史,也寫縱剖面——中共“一大”代表們的後來命運,娓娓道來中國共產黨之由來。

從《紅色的起點》,到《歷史選擇了毛澤東》《毛澤東與蔣介石》,這部最終構成總字數150萬字的三部曲,不僅在國內出版,也被翻譯成多種語言發行至海外。《紅色的起點》成書後,中共黨史專家、中國人民大學黨史系楊雲若教授指出:“《紅色的起點》一書收集了有關中共‘一大’的大量資料,集中解決了若干含糊不清的問題,把黨成立之前的有關事件和人物交代得一清二楚。全書才思橫溢,文筆流暢,可讀性很強,我幾乎是一口氣讀完的。它既是一本優秀的報告文學著作,又有極高的科研價值。”

儘管在科普文學和報告文學領域均擁有座座高峰,葉永烈卻並不願意被固定在某個創作領域中。他曾說,自己不喜歡別人在“作家”之前加上各種定義,他覺得作家是不能被定義的。

這一輩子,葉永烈始終在行走和思考,用筆墨記錄自己的所思所想,在《十萬個為什麼》之外,他對於寫作的探問也從未停止。以葉永烈非常讚同的一句話作為結尾,也作為對於這位的作家的紀念——無論寫什麼,都是自己用心的結果。

新媒體編輯 張瀅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