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金剛石不能說的秘密:4億換3千幅字畫 獨董批董事長
2020年05月15日15:47

原標題:豫金剛石不能說的秘密:4億換3千幅字畫 獨董批董事長

4月初,上市公司鄭州華晶金剛石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豫金剛石 300064)將2019年業績由盈利近9000萬元,大幅下調至虧損45億元-55億元,輿論嘩然。隨後,河南證監局和中國證監會相繼對豫金剛石下發警示函和開展立案調查,深交所也相繼下發關注函和對公司及相關人員給予紀律處分。

5月14日,豫金剛石披露對深交所關注函的兩份回覆公告。公告看點不少,有獨董表示曾批評董事長,公司董事會與會計所在數個問題上“不一致”,公司預付款逾4億元最終由3000多幅字畫抵賬……

豫金剛石多筆交易的錢都去哪兒了?應該是投資者看完回覆函之後心中最大的疑問。

4億“換”3千幅字畫

實控人郭留希是否佔用上市公司資金?

豫金剛石曾披露,公司共涉及45項訴訟/仲裁案件,案件金額合計約44.33億元。對此,深交所在關注函中要求豫金剛石核實說明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郭留希及其關聯方是否佔用上市公司資金,上市公司是否違規為其提供擔保。

從豫金剛石的回覆來看,45起案件中沒有一起能確定涉及資金佔用和違規擔保的問題,其中有些回覆頗耐人尋味,包括“截至目前不存在”“暫無法判斷”“不適用”等。

會計師在回覆函中給出的意見則有所不同。其表示,豫金剛石與管理層未識別為關聯方的部分單位之間,存在大額交易、資金往來及擔保承諾等特殊事項。會計所實施了檢查憑證、函證、訪談等程序。仍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消除會計所對管理層關聯方關係識別的疑慮。故無法確認豫金剛石資金是否存在流向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及其關聯方的情形。

此外,深交所還對豫金剛石的大額存貨減值,提出質疑。

會計師在回函中表示,豫金剛石期末抵賬資產8.25億元。其中應收賬款抵賬3.88億元,經評估2019年12月31日可變現價值5909.25萬元;預付賬款抵賬4.37億元,其中字畫3173件4.19億元,河南省書畫鑒定委員會對其中12件美術作品進行了鑒定,豫金剛石未對書畫作品進行價值評估。

豫金剛石回覆稱,自2018年以來,行業內整體經濟形勢呈下滑態勢,對公司經營亦產生不利影響,基於整體運營資金短缺,流動性不足,2019年11月公司成立銷售服務跟進小組加大應收賬款催收力度,追回部分貨款及存貨,最大限度減少損失。該部分抵賬物品與公司產品差異甚遠,在瞭解該部分存貨市場價值後發現減值跡象,並予以測算。後經過評估機構專業評估後計提存貨跌價準備。

未按時回函,深交所“問責”董監高

有獨董稱曾對董事長提出了批評

對於未按時回函,深交所要求豫金剛石及會計師說明截至目前的回函工作進展情況、未能按時回覆函詢的原因、遇到的問題,同時,公司董監高人員是否切實履行勤勉盡責、督促報告等義務。

對此,豫金剛石表示,公司於3月份聘請中威正信(北京)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對存貨、固定資產進行減值測試評估,未按時回函主要因當時評估機構尚未出具結論。

獨立董事尹效華表示,4月3日晚,從媒體上看到公司業績預告巨虧後,聯繫總經理未果;4月4日,總經理回電,告知其也不清楚業績預告出現反差的詳細情況;4月6日下午5點半左右,深交所監管員致電,表示與董事長和財務總監溝通不夠通暢,讓其作為獨董與公司溝通,催促公司對關注函作回覆。尹效華立即給董事長髮微信,告訴其監管員催公司趕快就問詢函作回覆,並語音通話聯繫,告訴其抓緊回覆深交所。

獨立董事王莉婷除陳述4月3日以來的工作外,還表示,其於4月8日早上電話聯繫上郭留希董事長,並將回覆深交所信息不及時之事,進行了交流,並提出了批評。

買樓款、股權轉讓款無法收回

深交所:前後公告為何矛盾?

豫金剛石的兩筆“虧本”買賣讓投資者看瞎眼。

會計師在回覆函中表示,豫金剛石2018年11月27日審批簽訂合同購買鄭州高新科技企業加速器產業園B棟研發生產大樓,全額預付購房款。因B棟研發生產大樓不能按期開工,2019年6月17日變更購買產業園D1組團、D5組團。D1組團、D5組團目前停建,所屬土地2019年3月26日被法院查封。豫金剛石將預付款2.23億元轉入其他應收款並全額計提壞賬準備。

會計師表示,由於查封土地涉及訴訟的不確定性,會計所無法取得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判斷上述交易的商業合理性及上述其他應收款的可收回性、減值準備計提的適當性。

此外,豫金剛石於2018年10月5日分別與寧波梅山保稅港區金傲逸晨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金傲逸晨”)、馮磊簽訂股權轉讓協議,轉讓子公司華晶精密製造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晶精密”),股權轉讓款5.00億元。

對於該起股權轉讓事宜,深交所要求豫金剛石說明,本次擬對上述股權轉讓款項單獨進行減值的原因,擬計提減值金額,以及本次公告與前期公告矛盾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與金傲逸晨、馮磊是否存在關聯關係,股權轉讓交易是否存在關聯交易非關聯化,是否存在資金佔用、利益輸送等違規情形。

深交所所說的“公告前後矛盾”是指,豫金剛石於2019年10月21日回覆深交所半年報問詢函時稱已收到股權轉讓款5.00億元,收款進度與合同約定相符。但如今卻要對金傲逸晨股權轉讓款4.97億元進行減值測試。

為何此前說收到了,現在又做減值?對此,豫金剛石回覆稱,金傲逸晨按照股權轉讓合同約定分別於2019年2月、9月向公司支付了股權轉讓款2.83億元、2.17億元,在簽署協議後華晶精密經營過程中,金剛石線持續受到光伏市場影響,經營情況惡化,金傲逸晨意欲撕毀協議,反悔不履約。金傲逸晨與公司協商將收到的股權轉讓款按其要求支付給其他方,金傲逸晨出具書面說明承諾2020年3月底前將往來款轉回。

豫金剛石指出,公司多次催收未果,截至2020年3月,公司仍未收到該筆股權轉讓款,遂將股權轉讓款進行衝抵,並根據華晶精密的淨資產評估報告計提壞賬準備金額3.95億元。今年4月,公司起訴金傲逸晨,要求其按照約定向公司支付轉讓價款並賠償對公司造成的損失。

會計師在回覆中表示,華晶精密法人變更為馮磊,高管變更,但股東信息未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會計所無法取得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判斷上述交易的商業合理性及上述其他應收款的可收回性、減值準備計提的適當性,無法判斷上述股權轉讓交易是否存在關聯交易非關聯化情形。

新京報記者 肖瑋 李雲琦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李世輝

記者聯繫郵箱:xiaowei@xjb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