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麗:回國近一個月,還沒跟父母見上面
2020年05月15日12:16

原標題:張偉麗:回國近一個月,還沒跟父母見上面

3月8日衛冕UFC草量級金腰帶後,張偉麗一度因疫情滯留美國。4月20日回國以來,張偉麗先在天津集中隔離了兩週。之後,張偉麗的日程被活動、拍攝、採訪填滿。“說實在的,比以前沒拿冠軍時忙多了。”張偉麗說,她還是喜歡比較簡單的生活,過去兩個月已經耽誤了很多時間,她需要盡快進入正常訓練節奏守住這條來之不易的金腰帶。

張偉麗回國路上"全副武裝"。 圖/社交媒體

隔離

感覺每天都在不停吃飯

3月8日,張偉麗在UFC248比賽中戰勝喬安娜,衛冕了女子草量級金腰帶。這之後受疫情影響,她一直滯留美國。3月底接受新京報等媒體電話採訪時,張偉麗表示從未想過回家會這麼難,並一時情緒激動落淚。

4月20日晚,張偉麗從洛杉磯回到天津,並就地集中隔離了14天。“當走出機艙,看到防疫人員身上寫著‘歡迎回家’時,感覺很溫暖,差點就落淚了。”張偉麗說,那些穿著防護服的防疫人員都很親切,像家人一樣。

5月14日接受採訪時,張偉麗說,隔離那段時間感覺每天都在不停吃飯,“早上起來吃早飯,上午學會兒英語該吃午飯了,下午練一會兒又該吃晚飯了。”

女生A是一項按體重級別劃分進行比賽的項目,張偉麗在吃這方面特別講究,團隊對她的飲食也非常重視。“現在就是正常吃,只不過訓練量不大,不能吃太多。”即便是隔離期間,張偉麗也很自律,她早些年偶爾會偷偷吃一些高熱高脂的東西,但現在絕對不會了,“我知道這個東西對我不好,我為什麼還要去做?人管人是管不住的,關鍵是你自己知道要的是什麼,清楚怎麼做。”

從美國回來時,張偉麗對隔離已做足了準備,英語學習、體能鍛鍊、直播,時間被她安排得井井有條。隔離期間,張偉麗每天都會學英語。之前因為備戰,加之英語老師不在身邊,張偉麗以為英語水平掉了不少。前幾天,一個美國朋友給她發語音,張偉麗發現能聽懂,還能跟對方交流,開心得不得了。

“14天時間,感覺過得還挺快。”張偉麗說,“趁機好好休整了一下,也做了些沉澱,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的時間了。”

隔離結束後,張偉麗直接回到北京,並沒按原計劃回河北老家。回國近一個月時間,張偉麗還沒跟父母見上面。“在美國耽誤了一段時間,回來又隔離了兩週,想著休息休息就趕緊開始恢復訓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張偉麗說,她要好好守住這條金腰帶。

變化

比以前沒拿冠軍時忙多了

與去年8月31日首次拿到UFC金腰帶相比,張偉麗這次衛冕更受國人關注,女生A運動在國內也為更多人熟知。在很多人看來,張偉麗的商業價值堪比李娜、朱婷等人,已是中國體壇炙手可熱的職業運動員。不過張偉麗說自己沒有變,也不會變,變化的只是認識她的人多了而已。

4月20日回到天津時,張偉麗穿了一身防護服,面部也用防護鏡、口罩捂得嚴嚴實實。即便這樣,張偉麗剛出機場就被認了出來。隔離期滿後,張偉麗一早去河邊跑步,同樣也有不少人喊她的名字。

“說實在的,比以前沒拿到冠軍時忙多了。”5月14日中午接受新京報等媒體採訪時,張偉麗還沒顧得上吃午飯,“現在最想做的是,希望別那麼忙,趕緊回歸到正常訓練中去,現在太忙了。我還是喜歡比較簡單的生活。”

5月5日,隔離期滿的第一天上午,張偉麗去天津交管局拍攝宣傳片,她被聘為天津市文明交通公益宣傳形象大使。近幾天,活動拍攝、媒體採訪把張偉麗的日程填得滿滿。

在社交媒體上,張偉麗會發一些活動拍攝時的帶妝照片,這跟她在賽場上的形象判若兩人,“每一個人都應該有更多的一面,我喜歡我美美的,也喜歡我凶悍的一面。”

不過,在把另一面展示給外界的同時,張偉麗也聽到了一些質疑的聲音。“有很多人說我拿冠軍就飄了,不好好訓練啦。”這一點,張偉麗看得很開。她說,不可能讓每一個人都喜歡你,努力把自己做好,好好吃飯、好好訓練就行,“他們不瞭解我的生活。我沒有在網上發訓練的照片,就說我沒訓練嗎?”

張偉麗從不在乎外界的看法,她今天的成功都是在內心驅使下完成的。“多面的個體、有趣的靈魂”是張偉麗一直追求的,這一點也延續到了她的擇偶標準上。

“長相身高這些都無所謂,人品好,有責任心、有愛心就可以了。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個有趣的靈魂。”張偉麗明確表示另一半不想找同行,她不希望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不能說訓練一天了,回家還在一起聊戰術,我可不想下班後還一直在工作狀態中。”

目標

升重挑戰上一級別金腰帶

滯留美國那段時間,張偉麗一直沒有回看跟喬安娜的比賽。在天津隔離,她看了幾遍比賽錄像,越看越覺得當時在場上很遲鈍。“喬安娜真的很強、很厲害,我發揮得不是很好。”張偉麗說,比賽前3個回合基本都是蒙圈狀態,局間休息她跟教練說的第一句話是“我腦袋一片空白,技戰術都忘了”。

因為疫情的緣故,張偉麗跟喬安娜的這場衛冕戰十分不易,她先後繞道曼穀、阿布紮比才輾轉趕到拉斯韋加斯,“以後一定要調整好比賽前的作息,一定要調整好。”

喬安娜是張偉麗衛冕的第一個對手,也是她長期的假想敵,“這次戰勝她,我的一個夢想也實現了。”輸給張偉麗後,喬安娜一度表示想打二番戰。張偉麗也說兩人還有可能交手,“但肯定不是現在。”

打完跟喬安娜的這場比賽,張偉麗更堅韌、更自信了,之前從未打過5回合比賽的她體能也得到了檢驗。當然,在UFC草量級這個級別,張偉麗的目標已經不是喬安娜了。下一場衛冕戰,張偉麗的對手很可能在羅斯、瓦倫蒂娜·舍甫琴科和蘇亞雷斯之間產生,這3人也是張偉麗計劃中的假想敵,“她們中的任何一人來挑戰,我都會很樂意。”

張偉麗喜歡分階段定目標,現階段的目標就是要做到UFC草量級無可爭議的冠軍。被問及何為“無可爭議”時,張偉麗回答得很痛快,“就是大家能想到的那些對手,都給贏了,之後再無競爭者,讓所有人心服口服。”

壟斷UFC草量級後,張偉麗接下來的目標是升重挑戰上一級別的金腰帶。再遠一點,張偉麗的目標是希望更多孩子加入進來,通過運動讓孩子們的身體變得更強大,“這項運動需要更多人的努力,才能發展得更好。”

去年在深圳UFC格鬥之夜拿下金腰帶後,張偉麗曾向UFC總裁白大拿喊話,希望UFC數字賽早日來到中國。隨著張偉麗的衛冕,UFC數字賽來中國看上去已經不遠了。“很快了,這兩年肯定會。”張偉麗稱,UFC受到越來越多中國粉絲的關注,在中國辦數字賽只是時間問題。

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編輯 韓雙明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