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重視的睡眠窒息症你要小心了!睡眠時停止呼吸很危險
2020年05月14日09:14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5月14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如果你患有睡眠窒息症,你可能平時並不在意,但事實上,睡眠窒息症與糖尿病、心臟病和其他疾病密切相關,會讓你身處危險之中。

  全球大約10億人患有輕微或嚴重睡眠窒息症

  尼爾·斯滕伯格(Neil Steinberg)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感覺自己快要死了,白天,我感覺雙膝累得發軟,開車時腦袋昏沉沉的,我一直試著控製自己,儘可能保持清醒地開車,有時我照鏡子會發現臉上佈滿了疲憊皺紋。晚上,我經常會醒來,雙腿抽筋,然後突然驚醒,大口喘氣,心跳加速。”

  斯滕伯格的醫生對該症狀感到迷惑不解,要求他驗血、驗尿、做心電圖,認為這些症狀可能與心臟病有關,尤其是夜晚出現的心悸現象。但是斯滕伯格體檢後顯示,他的心臟很健康,血液各項指標很好。

  2008年,他做了結腸鏡檢查,當時強迫自己喝下5升牛奶清洗自己的腸道,以便讓胃腸病學家仔細觀察分析。當斯滕伯格恢復知覺時,醫生告訴他:“你的結腸非常幹淨,沒有癌症跡象,甚至也沒有任何令人擔憂的息肉。但有一件事情必須要講,當你躺下睡覺的時候,曾一度停止呼吸,建議你再診斷一下,很可能你患有睡眠窒息症。”當時,斯滕伯格驚呆了,稱自己從來沒聽過睡眠窒息症。

  睡眠是人體動態變化的一個標誌,它由不同階段組成,當人們處於睡眠階段時,呼吸、血壓和體溫都會忽高忽低,當人們醒來時,肌肉的緊張感基本上是一樣的,但除了快速眼動睡眠階段(REM),REM階段佔據人們睡眠時間的四分之一。

  在睡眠狀態下,人體大多數肌肉群會明顯放鬆,但如果你的喉部肌肉過度放鬆,氣道就會鬆塌堵塞,其結果是產生阻塞性睡眠窒息症。人們如果患有睡眠窒息症,在睡眠時就會出現呼吸不停中斷,導致血液中氧氣水平驟降,接著你就會醒來,急喘呼吸,這種情況一個晚上可能發生數百次,其不良影響是多方面和嚴重的。

  據統計,全球大約10億人患有輕微或嚴重睡眠窒息症,睡眠中的呼吸暫停增大了心臟壓力,人體不得不泵血速度更快,從而彌補缺乏的氧氣。體內氧氣水平波動也會導致斑塊在動脈中積聚,增加心血管疾病、高血壓和中風的風險。

  呼吸暫停導致夜晚睡眠不足,並且讓人們感到疲憊勞累,這與記憶喪失、焦慮和抑鬱有關。此外,睡眠不足還會導致注意力不集中,容易發生交通事故。2015年,研究人員對瑞典司機人群的調研報告顯示,患睡眠窒息症的司機比沒有睡眠窒息症的司機發生交通事故概率高2.5倍,同時,患睡眠窒息症的司機群體更容易曠工被解僱。

  一項研究表明,在18年的調查時間中,患嚴重睡眠窒息症人群死亡率比健康人群高3倍,該情況在全球普遍存在,依據2019年一項研究報告,全球近10億人患有輕微至嚴重的睡眠窒息症。

  這意味著全球大約有10億人在與睡眠窒息症做鬥爭——但他們甚至並未意識到這一點,更不必說如何接受治療,現在醫學領域開始關注睡眠窒息症患者,並一直努力尋找解決方案,從缺氧研究開始,再到治療缺氧的新型手術和器械。對於患者而言,他們面對的是如果有效地解決這個健康危機?

  難解決的健康危機

  雖然睡眠窒息症存在長期風險,例如:肥胖、脖子變粗、扁桃體增大、下頜變小或者衰老加快,但只有在人們入睡時才會出現身體危險信號,因此診斷該疾病的唯一方法就是監測一個人的睡眠狀況。

  因此在2009年初,斯滕伯格在身體疲憊不堪和醫生的強烈建議下,到“睡眠醫學中心”預約了醫學專家,對斯滕伯格會診的是睡眠醫學專家麗莎·希夫斯(Lisa Shives),她檢查了斯滕伯格的喉嚨,然後建議他做一次多導睡眠圖檢查,這是一項針對睡眠質量的人體檢查,記錄患者的呼吸、血壓、心率、大腦和肌肉活動。

  一名醫護人員帶斯滕伯格進入一間小臥室,裡面有一張雙人床和一個大衣櫥,一扇窗戶可以看到裡面有一個實驗室,擺滿了儀器設備,此時,斯滕伯格換了一條法蘭絨睡褲,將醫護人員叫了過來,她將電極貼在斯滕伯格胸部和頭部,然後給他穿了一件漁網衫,便於固定身體上的連線。大約晚上10點左右,斯滕伯格關了燈,很快就睡著了。

  他在第二天淩晨4點半醒來,但還是感覺有些睏意,打算繼續睡覺,此時醫護人員告訴他現在已記錄了6小時數據,現在可以結束這次檢測。當斯滕伯格穿好衣服,希夫斯告訴他患有嚴重的睡眠窒息症,隨後講述詳細病情,此時的斯滕伯格內心非常憂慮。

  幾週之後,這次是白天時間段,希夫斯讓他坐在計算機屏幕前,屏幕里是五顏六色的曲線和數字,還有拍攝斯滕伯格睡覺的一小段黑白視頻,這些數據令他非常不安,就像觀看自己的犯罪現場一樣。

  當談及死亡,希夫斯告訴斯滕伯格:“你在晚上測試的時候,停止呼吸長達112秒,幾乎是兩分鍾。通常情況下,脈搏血氧儀測量的正常血氧飽和度在95%-100%之間,患者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的血氧飽和度在80%以上,而你的血氧飽和度僅有69%。”

  這有多糟糕呢?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份外科指南報告,如果患者血液飽和度降至94%以下,就應該立即進行檢查,觀察氣道是否堵塞,肺部是否塌陷,或者血液循環是否出現問題。

  “夜晚睡眠中停止呼吸長達112秒,接近兩分鍾!”

  希夫斯說:“我治療斯滕伯格的選擇性方案很少,我可以做一個懸雍垂齶咽成形手術,這個手術就像它的名字一樣可怕:從軟齶移除組織,在喉嚨後部擴張氣道。但這將是一場非常痛苦的手術,恢復過程很漫長。”然而,她很快否定了懸雍垂齶咽成形手術方案,畢竟該治療方案風險太大。

  據瞭解,當發現某人出現睡眠窒息症,隨後的15年里僅有一種治療方案——氣管切開術,這是一種外科手術,在患者喉嚨上開一個氣管造口,從而繞過塌陷的上呼吸道。雖然該治療可一定程度緩解睡眠窒息症,但會產生相關的併發症狀。

  在診斷睡眠窒息症患者初期症狀時,醫生通常未採取強硬措施進行治療,由於病情不明朗,常採取保守治療方案,在上世紀80年代才發現病情嚴重的睡眠窒息症患者。他們醒來時會感到頭痛,這與身體組織無法獲得充足氧氣有關,同樣,人們可以預料到他們非常疲勞,生活中會變得抑鬱,情緒波動較大,脾氣暴躁。

  由於存在諸多副作用,患者對氣管切開術的謹慎態度是可以理解的,現今氣管切開術是“最後的手術方案”,僅在極端緊急的醫療情況下才會進行。儘管手術對患者生活帶來一些不便,但是此項手術確實消除了睡眠呼吸暫停問題,挽救了很多病患的生命!

  儘管醫學領域在治療睡眠窒息症方面取得了成功,但是氣管切開術改變患者生活的弊端啟發了雪梨大學醫學教授科林·沙利文(Colin Sullivan),他發明了循環正氣壓儀(CPAP),該設備已成為最新的一線治療儀器。

  上世紀70年代末,沙利文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幫助一名睡眠研究員研究狗在睡眠期間的呼吸控製,該項目包括氣管造口將實驗氣體輸給狗。當他返回澳州後,設計了一個面具,可以佩戴在狗鼻周圍,通過該方式來治療打鼾問題。

  沙利文指出,我曾遇到過一位人類患者,在他被安排進行氣管切開術時,他非常迫切地想知道是否還有其他有效療法,正是他的一番話,啟發了我嚐試修改狗面具,應用於人類患者。

  他對患者的鼻子製作了一個石膏模型,製作了一個玻璃纖維面罩,管子可以附在面罩上。該面罩的吹風器來自於真空吸塵器,頭帶來自於自行車頭盔內部的帶狀結構,這就是他發明的循環正氣壓儀。1981年,沙利文發表研究報告稱,他和同事對5位患者使用了循環正氣壓儀,結果顯示該裝置可以完全避免上呼吸道阻塞。

  沙利文對循環正氣壓儀申請了專利,經過多年的研發升級,最新款循環正氣壓儀可在實驗室外使用,更大程度地方便了睡眠窒息症患者,現今數百萬人都在使用循環正氣壓儀。

  “25%-50%的睡眠窒息症患者使用一年就放棄循環正氣壓儀!”

  但隨著越來越多的患者進行治療,循環正氣壓儀技術不斷完善和升級,現在可以自動將患者數據上傳至雲平台進行分析,然而,醫生發現該儀器的初級治療通常沒有效果。

  電子芯片可以跟蹤面罩的使用時間,最終醫生發現許多患者根本沒有佩戴它。2012年《紐約時報》一篇報告稱,循環正氣壓儀就像某些無趣科幻電影中的裝置:又大、雙笨,看上去讓人煩,研究表明,25%-50%的睡眠窒息症患者使用一年就不再使用它了。

  斯滕伯格說:“我第一天晚上佩戴循環正氣壓儀確實讓我感覺舒服多了,醒來之後神清氣爽,精神抖擻,感覺更有活力了。但是之後該裝置的積極作用逐漸減弱,在實驗室外使用它沒有顯著療效。該裝置是持續吹氣,意味著當你吸氣時也會有空氣進入口腔,當你呼氣時也會有空氣進入,反複這樣,會讓人們感到不舒服,睡覺時臉上一直夾著這副面罩,即使眼睛是閉著的,面罩周圍會有空氣漏出來,吹得眼睛干痛。”

  斯滕伯格稱,當我佩戴循環正氣壓儀睡覺時,經常會半夜醒來,不由自主地將面罩扯下來,我回到睡眠醫學中心查看該裝置的監測數據,希夫斯只是調試壓力設置,或者鼓勵我嚐試其他面罩,很顯然,我是一個常客而已,這種裝置並沒有顯著的治療效果。

  面對斯滕伯格的反複質問,最終希夫斯惱怒地說:“你如果減肥30磅,這些問題都會消失!”

  雖然正常體型人群出現睡眠窒息症是可能的,但是肥胖人群出現這種可能性增加一倍,斯滕伯格稱,我大學畢業時身高1.79米,體重68公斤,到2009年,我的體重達到95公斤。所以從2010年開始,我決定減肥,我定了一個目標——減肥13.5公斤,最終我實現減肥目標了,到2010年12月31日我的體重減到80.7公斤。

  他指出,事實證明,我錯將一年的減肥勝利當成了健康勝利,我的體重出現了反彈,在接下來的十年里,我的體重增加了13公斤,同時,睡眠窒息症再次發作,直到2019年夏季我做了一次脊椎手術,才意識到體重反彈後出現了健康危機。

  關於打鼾和疲勞的問題很重要,儘管醫學科學努力傳播普及該方面的常識,但大多數睡眠打鼾人群意識到該現象嚴重影響身體健康。2017年,德國一項研究表明,儘管40%成年人存在睡眠窒息症,但僅有1.8%住院接受治療,這可能與患者缺乏健康危機意識有關。

  減肥是最有效療法,問題是,許多人做不到!

  依據《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一篇研究報告稱,美國手術患者“流行”睡眠窒息症,四分之一選擇性外科手術患者存在睡眠打鼾、呼吸暫停的現象,對於某些群體,該比例甚至更高,例如:接受肥胖治療的患者中有80%患有睡眠窒息症,他們存在健康危機。

  該研究報告作者指出,患有睡眠窒息症的患者接受整形外科手術或者普通外科手術之後,肺部併發症的風險明顯增加,需要重症監護服務,這顯著增大了醫療成本。

  斯滕伯格在術前問卷中表示,我曾被診斷患有睡眠窒息症,減肥會明顯改善病情。我沒有在睡眠中心接受治療,而是帶一套設備在家中使用,醫生指導我如何在胸口綁上傳感器帶,手指戴上脈搏血氧計,鼻子下方戴一個夾子監測呼吸,但是家中沒有腦電監測設備,這些設備帶回家中測試存在一個缺點——設備精度不高,監測裝置運行時並不確定我是否處於深度睡眠狀態。

  儘管如此,降低診斷費用和減少分析不便為更多的人們確診是否患有睡覺窒息症帶來了希望,此前實驗室進行的多導睡眠圖分析費用以及耗時較長,被認為是導致診斷率較低的一個主要原因。

  斯滕伯格稱,我發現自己患有中度睡眠窒息症,麻醉師在對我進行麻醉時建議我最好體重減輕5公斤。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專家菲利普·史密斯(Philip Smith)教授說:“減肥是最有效的治療方案,然而問題是許多人做不到。”

  此外,許多人不能使用循環正氣壓儀,許多睡眠窒息症患者存在難診斷病情的現象,因此在過去的20年里,相繼推出了許多治療方案。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一種牙科裝置用開始被那些無法使用循環正氣壓儀的人群採用。牙科醫生大衛·圖羅克(David Turok)說:“阻塞性睡眠窒息症出現在口腔後方,當你的舌頭在嘴裡沒有足夠的空間,就會將氣道阻塞,循環正氣壓儀通過迫使空氣下沉,避免舌頭阻塞氣道,一種口腔矯治器可使下頜向前,舌頭也隨之向前。人們可以將它想像成一個支架,上頜牙齒起到錨的作用,推動下頜牙齒,同時下頜向前移動,會擴大喉嚨後方的氣道。”

  與循環正氣壓儀一樣,口腔矯治器也是一個不完善的解決方案,它將下巴固定在一個不舒適的位置,長期使用會改變人們的口腔咬合,使下巴向前突出,同時,口腔矯治器的壓力也會稍微改變牙齒的位置。

  在圖羅克多年治療睡眠呼吸暫停的過程中,大多數患者都習慣使用口腔矯治器,他說:“但這些患者都是輕度至中度病情,對於有嚴重睡眠呼吸障礙的患者,循環正氣壓儀是首選。對於那些不適應循環正氣壓儀或者口腔矯治器的患者而言,解決睡眠呼吸暫停的最可靠方法就是下頜提升手術,這是一種比擴大咽喉軟組織更好的手術。相比之下,下頜提升手術涉及骨骼癒合,而不是軟組織癒合,更容易實現,但是該手術也存在一些缺點,例如:需要折斷兩處下顎骨骼,並且術後需要對嘴部縫線。”

  此外,還可以採用舌下神經刺激器(HNS),能避免人們睡覺時舌頭向後收縮。循環正氣壓儀是醫學領域推薦的一線療法,但具體的治療需要因人而異,具體對待。雖然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被視為一種單一病症,但它是由多種原因引起的,例如:咽喉構造、肌肉緊張、肥胖等,因此對於患者而言不存在“萬能療法”。我們有一些非常有效的治療方案,但也存在一些缺點,治療的關鍵是充分瞭解患者病情,提供適當的治療。

  在完善治療方面,我們仍有很長的路要走,人們希望未來能夠研製一種藥效顯著的藥丸。

  未來神經化學療法最有前景,目前科學家通過神經化學方法能夠治療老鼠呼吸暫停,也許未來5-10年,人們可以使用治療睡眠窒息症的神經化學藥物,畢竟該症狀涉及人體神經化學過程。並非完全與肥胖有關,也不是脂肪壓迫氣道所致,而是脂肪分泌某些激素導致氣道塌陷。”、

  睡眠窒息症與人體肥胖與激素兩個因素結合所致,近年來,也有專家一直在研究脂肪細胞分泌激素的現象。

  同時,一些療法有望進入人類臨床試驗階段,2017年一篇論文指出,屈大麻酚(dronabinol)是一種合成大麻物質,“安全且耐受性較好”,與安慰劑相比,它能降低睡眠呼吸暫停的嚴重程度。而循環正氣壓儀解決的人體反應問題,而不是解決病因,屈大麻酚的作用是控製上呼吸道肌肉的大腦和神經組織,能夠改變大腦與肌肉交流的神經遞質。

  此外,還有一些充滿希望的療法,一項小型國際雙盲測試(試驗者和受試驗者對該試驗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發現,結合使用阿托西汀(atomoxetine)和奧昔布寧(oxybutynin)兩種藥物,將很大程度地減輕呼吸暫停,使所有試驗者在睡眠中減少50%的氣道阻塞。但對於睡眠窒息症嚴重患者而言,等待該藥物療法真正投入臨床測試,仍需要很長時間。(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