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帶貨”是闖路子,農貨暢銷更要“闖牌子”
2020年05月14日19:17

原標題:院士“帶貨”是闖路子,農貨暢銷更要“闖牌子”

  新華社北京5月14日電 題:院士“帶貨”是闖路子,農貨暢銷更要“闖牌子”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高潔 楊靜 吳濤

  “這個荔枝口感很好,飽滿多汁,酸甜度適中。”中國工程院院士趙春江在10日完成了他的首場“直播帶貨”,累計168萬名觀眾在線“圍觀”,短短半小時內賣出4萬斤荔枝。

  疫情之下,困難中有商機,直播帶貨形成熱潮。為了雲南省瀾滄縣的貧困群眾,中國工程院院士朱有勇也走進田間,並通過電商平台直播賣土豆,不到1小時,將近25噸土豆銷售一空。

  作為特殊時期的新銷售手段,院士們直播帶貨得到不少網民關注和稱讚,也帶動了農產品銷售。但是也有網民不禁發問,院士直播帶貨是否只是一陣風,暢通農產品銷售渠道、加強農業品牌建設如何進一步推進?

  說“土豆皮膚好”的院士是“別人家的院士”

  “瀾滄土豆‘皮膚好’‘體格大’,一個就能炒一大盤。”今年4月,中國工程院院士朱有勇來到雲南省瀾滄縣進行直播帶貨,銷售受疫情影響滯銷的土豆。

  許多網友收看直播後表示,實在慶幸有像朱有勇這樣的“別人家的院士”。“農民院士瞭解農民的情況,他們的存在是農民之幸。”一位網友這樣評論。

  2015年,中國工程院將“直過民族”拉祜族聚居的瀾滄縣確定為院士專家科技扶貧點。朱有勇院士團隊在調研的基礎上,引進土豆新品種、改進種植方式,最終帶動了當地群眾種出“比臉還大”的土豆。

  朱有勇在與農民交往的過程中發現,拉祜族群眾在市場和品牌的理解上還有些欠缺,尤其是對於電商、直播等新事物很少嚐試。朱有勇決定帶頭走上“雲端”,在電商平台直播賣土豆。

  “我想通過直播行動,把豐收的勞動成果,傳遞給更多的人。”朱有勇希望能通過下田做直播,把電商培訓課程帶到田間,向參與的農戶直接普及推廣電商運營經驗,從而帶動當地形成生產、銷售的扶貧閉環。

  作為國家農業信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趙春江在參與荔枝銷售直播後認為,數字技術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扶貧攻堅、鄉村振興的核心任務就是讓老百姓致富。讓農民的農產品賣到好價錢,就是幫助農村、農民致富。我也願意為此盡一份力。”趙春江說。

  今年以來,除了院士直播帶貨,各地的縣長、市長等政府官員也紛紛為農副產品“代言”。這些特殊的“網紅”自帶流量,在走上“雲端”後,吸引了大批網友關注並最終下單認購,帶動了地方農貨銷售。

  有網友表示,“直播帶貨”是脫貧攻堅的創新之舉,是促進農民增收的有效手段。據短視頻平台快手的數據顯示,2019年,有超過1900萬人從快手平台獲得了收入,其中500多萬人來自國家級貧困縣。

  想買買不到,想賣卻賣不出?

  河北省保定市滿城區山林冷庫負責人韓山林等人曾因果蔬滯銷愁眉不展。後來,他們與電商平台展開合作,開啟了網絡直播帶貨。他們給平台上的“粉絲”展示果蔬採摘、冷藏、上市等全流程,沒想到一週就銷售了3萬多單,銷售額超過80萬元。

  本身標識度和認可度不高也是農貨滯銷的一大原因。

  無論是土豆,還是荔枝,農民在銷售時缺少品牌效應。而“院士帶貨”直接給農貨進行了賦能,在產品質量方面形成“背書”。因此,很多網友看來,直播帶貨,扶貧加電商的模式,是農民和消費者的雙贏,既解決了農民朋友的銷路問題,也讓消費者看得見源頭,自己吃起來也更加放心。

  “城市消費者想買卻買不到,貧困群眾想賣卻賣不出的窘境會因直播態而發生改變。”一些專家學者認為,線上線下融合的銷售渠道將能更好地服務於居民消費。借助互聯網的力量,農產品銷售無論是採用線上銷售還是採用線下銷售方式,均可達到減少流通環節與拓寬銷售渠道的效果。

  而這也將打破蔬菜流通主要靠收購商、批發市場和實體店的流通模式,使得菜農可以有更多的終端銷售渠道選擇,分享到更多的終端銷售收益,減少蔬菜滯銷的風險。

  未來應聚焦渠道、品質、品牌

  院士直播帶貨、官員參與直播,受到了網民廣泛好評。但也有網民提出疑問:如果沒有院士、官員直播帶貨,優質農貨如何在市場上叫得響?

  站在直播風口上,樹上的水果、地下的土豆都被“吹起來”。但有專家指出,雖然新風口下帶來了新的售貨渠道,但農貨銷售面臨較大瓶頸,亟需突破品質和品牌的瓶頸,讓農貨更好地在市場上銷售。

  互聯網對於農產品的益處不僅僅在於減少滯銷的風險,更重要的是構建產銷之間的精準對接。上海財經大學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勞幗齡認為,直播態是對農貨的一種技術賦能,構建了生產者和消費者互動式的聯繫,有助於破解小農戶對接大市場難題。

  “院士能作為帶貨網紅去親身體驗、並且去親身推廣,我真的是很敬佩。”作為一名農業從業者,正莊農業總經理王妍很敬佩院士帶貨的做法,她認為應該有更多科研工作者從實驗室走出來,從市場端找訴求,然後再從科研端發力。

  但王妍也提到帶貨是一種營銷手段,不是實現長期、穩定的一種供求關係的唯一手段。她向記者表示,優質的農產品貨源是持續的直播帶貨的重要前提,在此基礎上,網紅或者專家才能有帶貨的底氣。

  “地方政府應建立地方農產品市場體系。”王妍希望由政府來統籌,建立政府層面的安全食品品牌,為周邊的老百姓的農業產業規劃和農業產業定位,通過逐步試點實現訂單農業,讓老百姓種出來的東西從數量、質量和運輸半徑上都能解決後顧之憂。同時,農業企業可以協助政府建立健全市場體系,為消費者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院士們帶貨一場就帶出驚人的銷售數字,說明我國數字農業和農業信息化大有可為。”山東大學社會學教授王忠武說,政府、企業、科技工作者等應幫助農戶培育和構建本地電商銷售的生態體系,打造更多叫得響的中國農業名牌。(實習生:餘欣月 苗雨 汪佳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