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疫情”何以撼不動特朗普重啟決心
2020年05月14日09:21

  原標題:“身邊的疫情”何以撼不動特朗普的重啟決心?

  陶短房

  近日白宮周圍驟然成為新冠確診病例多發的熱點:5月7日,總統特朗普一名貼身隨從被曝確診;5月8日,副總統彭斯新聞秘書米勒被證實確診;稍後,特朗普長女伊凡卡的一名私人助理也被證實確診。

  儘管白宮和有關方面竭力淡化事態的嚴重性,如強調幾位“主角”核酸測試均呈陽性,宣稱特朗普和那名確診隨從“接觸不多”、伊凡卡的私人助理“疫情期間一直在家辦公”等等,但白宮政要周邊確診病例不斷出現,足以表明美國當前疫情仍然嚴重。

  “一斑”如此,“全豹”也不例外:當地時間5月8日,美國新增確診病例26295例,新增死亡病例4504例,從而不僅令全美累計確診數達1346339例、累計死亡突破8萬人,雙雙高居世界第一,且單日死亡數自上週從4月中旬高點回落後,又連續4日掉頭反彈。法國經濟類傳媒《論壇報》根據多個流行病學模型推算,照此趨勢,6月初美國累計死亡人數將達到10萬以上,且許多美國觀察家指出,此前特朗普、彭斯等美國政要所津津樂道的“疫情有所緩解”,實際上主要應歸功前期熱點、地狹人稠且感染率畸高的紐約州數據“衝高回落”,倘剔除紐約州,全美範圍內疫情數據仍未達“拐點”——一言以蔽之,美國疫情仍然十分嚴峻。

  然而所有這一切都撼不動特朗普的重啟決心:5月5日,他走訪亞利桑那州,不戴口罩參觀了一個口罩製造廠,強調“雖然一切不是都那麼完美,但我們必須盡快重啟”,這是他自3月初以來首次離開華盛頓;6日、7日和8日,他又在不同場合強調“無論如何都要重啟”的決心和意義。

  特朗普並非看不到“身邊的疫情”:儘管他於5月8日再出驚人之語,稱“新冠病毒即便沒有疫苗也會在某一時刻自行消失”,但正如《華盛頓郵報》所言,就在此前一天他還對福克斯新聞稱“祈禱科學家和研究人員能迅速找到可靠的療法和疫苗”,承認“美國正在與一種可怕疾病展開激烈鬥爭”。更早一天,5月6日,他否認了彭斯5日“在庫什納影響下總統有意解散由國家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和伯克斯等組成的疫情應對小組”說法(儘管許多證據都表明,他的確有過這樣的意思),理由是“我不知道這個小組如此受歡迎”……簡單說,雖然言辭反複、閃爍、自相矛盾,但總體上特朗普還是承認“疫情仍然嚴峻”的——儘管如此,重啟也仍然被他繼續不斷強調為“剛需”。

  為何特朗普要不顧一切重啟經濟?

  首先,經濟數據慘淡。

  4月29日美國公佈的2020年首季度GDP年化季率初值為-4.8%,是自2008年四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這意味著美國有史以來最長的經濟擴張戛然而止,美國經濟可能步入新一輪經濟衰退;5月8日,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美國失業率高達14.7%,創下自1948年建立現行紀錄標準以來的曆史新高。

  比數據更令人擔憂的是,形勢可能比數據所表現得更加嚴峻:疫情對經濟和就業的影響仍在持續,而人所皆知的是,選舉年美國官方有“做數據”的傳統。

  在這種情況下,不但特朗普及其政府亟需重啟以穩住經濟、保住就業,並借此避免可能隨之而來的社會動盪,民主黨也好,各州各地方也罷,他們同樣需要穩經濟、保就業、維護社會安定,因此同樣要面臨“重啟可能病死、不重啟多半餓死”的兩難選擇。正因如此,自復活節前特朗普開始大談“重啟”以來,除個別疫情特別嚴峻的州,美國絕大多數州所談論的不過是“怎樣重啟”“何時重啟”“重啟到什麼程度”,其中共和黨人更激進些(有些甚至比特朗普本人走得更遠),而民主黨人相對保守,但正如特朗普5月8日在福克斯新聞講話中所坦言,在糟糕的就業數據面前,“就連民主黨人都不會責怪重啟”。

  其次,選舉支撐點動搖。

  經濟和就業是2016年大選期間,特朗普選舉政綱的兩大支撐點,也是直到疫情暴發前特朗普選舉團隊主打的兩張政績牌:當時美國經濟正處於曆史最長的增長週期中,“特朗普減稅”的魔力被廣為傳頌,而(2020年2月)失業率是創曆史新低的3.5%。如今這一切被疫情打得粉碎,儘管一些親共和黨的智囊認為,特朗普可以將經濟、就業數據不佳歸咎於“前所未有的疫情”,但此前他及其團隊在疫情問題上言辭閃爍、態度反複,讓這一險招變得未必好使。

  自3月下旬以來,原本選情慘淡、支持率走勢軌跡不佳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柳暗花明,民調支持率反超特朗普,儘管共和黨人再度炒作“性侵門”和“老糊塗”等“老梗”,但拜登的領先優勢還在緩慢擴大。5月7日蒙茅斯大學公佈民調顯示,拜登支持率從3月下旬的48%小幅攀升至50%,而同期特朗普支持率則從45%小幅下滑至41%,後者支持率下滑幅度,甚至明顯高於前者支持率上升幅度,也就是說,越來越多美國選民即便還沒拿定主意投票給拜登,但他們很可能選擇“兩不相幫”,不再投票給特朗普。

  11月2日就是總統投票日,選情當前,特朗普的選擇無非兩條路:要麼拿出高招,切實在投票日前贏得階段性“抗疫”勝利;要麼把糟糕透頂的經濟和就業速度像“熔斷”後大幅反彈的美股那樣“拉出一個V字”。

  很顯然,特朗普團隊必然、事實上也的確選擇了後者:疫情防控變數太多,能否趕在11月2日前拿出個“好分數”並無把握,但“給經濟和就業拉V字”就容易多了,正如魏徵所謂“亂世之民易治”(因為失望透頂的人最容易滿足),讓GDP增速和失業率從“難看透頂”變成“有點難看”,在絕大多數地方的確只缺簡簡單單“重啟”二字。儘管在疫情嚴峻的背景下大幅度、大範圍重啟,要冒疫情反複的巨大風險,但兩害相權取其輕,火燎眉毛的特朗普及其團隊,恐怕也顧不得那許多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