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衡信號:韓國社會 過度失衡必將爆發
2020年05月14日17:01

  原標題:失衡信號:韓國社會,過度失衡必將爆發

  [編者按]

  《大趨勢》是韓國知名財經記者樸鍾勳所寫的一本解讀經濟,把握經濟疲軟信號的書,其中文版近日出版。澎湃新聞經授權摘錄其中一章。

  韓國經濟已喪失活力

  2014年韓國國會立法調查處發佈的一項報告顯示,700多年後韓國人將在地球上消失。韓國目前的總和生育率為1.19,若按此計算,最後一批釜山人和首爾人將分別在2413年和2505年出生。牛津大學的大衛·科爾曼(David Coleman)教授早在2006年便警告稱韓國低生育率問題非常嚴重,並因此可能會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消失的國家。

  然而現實比預期得更加糟糕。2018年韓國總和生育率下降至0.98,成為全球唯一生育率跌破1的國家。低生育率問題不容小覷,它將導致經濟活力不足、增長率下滑,引發失業和收入大幅減少等各種社會和經濟問題。

  首先,生育率降低並開始步入人口老齡化社會的國家很難再找回經濟發展活力,尤其是適齡勞動人口的減少,會使國家陷入長期低速增長困境,甚至引發經濟危機。以日本為例,該國在1989年遭遇了適齡勞動人口減少和經濟泡沫破裂的危機,隨後便進入長達20年的經濟蕭條時期。

在韓國首爾汝矣島漢江公園玩耍的孩子。
在韓國首爾汝矣島漢江公園玩耍的孩子。

  令人擔憂的是,目前韓國的低生育率問題比日本更加嚴重。2006年日本的總和生育率為1.26,隨後緩慢爬升並維持在1.4左右。與之相比,韓國的總和生育率在降至0.98後不僅沒有停止,反而進一步加速下滑。

  韓國成為了世界上適齡勞動人口減少最快的國家。照此速度,適齡勞動人口比重下降10%只需12年的時間,日本則需要17年。由此可見,韓國今後將面臨十分可怕的局面。不過,韓國的房地產市場和股市並不存在日本房地產市場和股市中存在的那樣嚴重的泡沫,也沒有像困擾意大利政府那樣的巨額債務,因此只要政府未雨綢繆、早做準備,或許能夠避免危機。只是從其他已陷入嚴重蕭條或經濟增速下滑的國家來看,人口結構惡化導致的長期蕭條仍將無法避免。

  另外,韓國在養老方面的準備不如日本,因此韓國人退休後大多選擇成為個體戶繼續經商。但是隨著低生育率現象加劇,屬於消費主力的年輕人越來越少,個體經營也將面臨挑戰。在當前適齡勞動人口減少的背景下,個體戶危機成為加劇韓國經濟衰退的又一重要原因。

  如今韓國正在邁向超高齡社會,退休老人未來將難以利用投資賺錢。低生育率和老齡化程度的加深意味著長期的“低速增長與低利率”,無論是投資股市還是房地產,獲得的回報都將整體減少。因此隨著老齡化進程的加快,養老和貧困問題也將愈發突出。

  處於超高齡社會的日本2019年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僅為0.1%。但令人鬱悶的是,日本人依舊習慣將錢存入銀行。不過,由於當前國家經濟喪失活力,人們可投資的地方其實不多,所以這種存錢行為也是出於無奈。

  低生育率問題不只屬於年輕人,它同樣影響著中老年階層。若不能及時解決這個共同的社會問題,韓國將無法再實現經濟飛躍,前途一片黯淡。

  早在2018年7月,韓國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比重就已達14.3%,標誌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有預測認為這一數字將在2026年超過20%,韓國將正式邁入超高齡社會。因為65歲以上的老年人大多依賴自身資產收益或社會保障製度,而不是勞動收入,所以當老年人口比重超過一定界限時,社會保障負擔加劇,經濟發展也將受到阻礙。

  韓國的實際退休年齡為73歲,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排名前列。而其他成員國的實際退休年齡在65歲左右,相比之下韓國人需要多工作8年。造成這一差距的主要原因是養老準備不足,韓國人即使達到60歲的法定退休年齡後也不得不繼續工作。

  不過,有觀點認為,較高的實際退休年齡可以削弱老齡化對韓國經濟的衝擊。這種想法過於簡單。提高退休年齡雖能適當放慢人口老齡化進程的速度,但並不意味著可以完全避免相關問題。日本便是最典型的例子。該國的退休年齡為70歲,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排名第三,但依舊未能消除老齡化帶來的負面影響,國家經濟陷入長期蕭條。

  韓國經濟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貧富差距的擴大。若僅從收入差距來看,韓國的情況比歐洲更糟糕,但沒有美國嚴重。不過,隨著第一批嬰兒潮一代(1955-1963年間出生的人)正式步入退休,問題的嚴重性便會暴露出來。這一代人退休後因無法完全享受養老金等社會福利保障,一退休就會淪為低收入階層,導致收入差距進一步拉大。

  隨著韓國社會階層之間的橋樑消失,人們不再相信只要努力就能取得成功。這種想法的背後隱藏著比貧富差距更深刻的問題。就在30年前,父母的收入水平還不能決定孩子的成績或將來的成就,那時人們相信即使出身貧困,只要努力總會取得成功。

  然而,如今因為高昂的課外輔導費用,父母的收入水平成為影響孩子成績的決定性因素。2013年首爾市教育廳的調查結果顯示,家長收入在500萬韓元以上的一年級學生的三門主要學科的平均分數為218.3,而家長收入在200萬韓元以下的學生三門學科的平均分數為192.6,比前者低了11.77%。

  這種差距在大學修業能力考試成績上體現得更加明顯。因為在韓國現行的考試製度下,家長所擁有的信息資源與經濟能力將極大地影響錄取結果。首爾大學經濟系金世植(音譯)教授研究發現,在2014年首爾大學的入學新生中,每100名學生中只有0.1人來自江北區,而有2.1人來自江南區,足足是前者的21倍。

  而且即便努力克服困難、成功進入頂尖學府求學,也不能保證就能進入上層社會。自1989年韓國允許私立大學自主決定收費標準後,平均學費迅速上漲了5倍,若缺少父母財政上的支持,孩子將很難在畢業前還清貸款。另外,求職競爭也愈發激烈,為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大學生們往往需要花錢考取各種語言證書和資格證來豐富履曆。

  而如果在這場激烈的求職競爭中敗下陣來,年輕人將很難再得到逆襲的機會。首先,中小企業職工和臨時工的工資還不到大企業正式工的一半,而且一旦從前者做起,未來跳槽到大企業的可能性很低。

韓國首爾廣場。
韓國首爾廣場。

  即便克服了上述困難、順利成為大企業的正式職工,在接下來的買房問題上韓國青年仍需要父母的幫助。如今,首爾市房價躥升,人們不吃不喝也要奮鬥數十年才能買下一套房。在這樣的社會,低收入階層的青年光靠個人的“拚搏奮鬥”很難擺脫貧困,躋身上層社會。

  2017年2月,民調機構益普索(Ipsos)以紐約、東京、馬德里等世界25個主要城市的18~24歲青年為對象展開問卷調查,試圖瞭解他們對成功的定義。在回答“是否認為自己有可能在喜歡的領域取得成功”這一問題時,首爾僅有38%的受訪者給出了肯定答案,在受調查的25個城市中排名最末。

  當財富始終掌握在少數人手中時,渴望躋身上層社會的有抱負者將越來越少,經濟也將逐漸喪失活力。富二代將輕易繼承財富,而普通人越發失去奮鬥慾望。一旦努力變成了白用功,無論對於低收入階層還是富人階層來說,無所事事都成了最佳選項。於是財富以繼承的方式流動,社會失去競爭機製,整個經濟將一路滑向沒落的深淵。

  當前,正在走下坡路的經濟增長率便是上述問題的現實寫照。韓國經濟年均增速從金大中在任五年期間的5.32%,下滑至盧武鉉時期的4.48%,再到李明博時期的3.2%,最後在樸槿惠時期跌至2.98%。與其他發達國家一樣,韓國在實現經濟高速發展後也陷入了低速增長的泥沼。

  隨著懷揣夢想、努力就會成功的時代一去不複返,韓國經濟迅速喪失活力。如果政府不能及時出台特別措施,阻止人口結構繼續惡化,並為人們提供改變人生的機會,未來韓國經濟將會像日本一樣面臨長期蕭條,或是如意大利一般陷入衰退。

  而若想拯救經濟,當務之急是要找回經濟發展活力,並重新架起實現人生逆襲的“橋樑”。這是唯一的途徑。

  韓國經濟危機的信號:失衡

  若用一個詞來描述當前韓國經濟狀況的嚴峻程度,那便是“失衡”,即經濟增速放緩,投資收益越來越低,社會財富向同一個地方傾斜的現象。如果說韓國經濟的根本問題是喪失發展活力,這也體現在失衡的現象上。

  這種失衡現象的典型是出口領域。韓國的出口競爭力自2011年起急劇減弱,尤其是在2015年和2016年出口額分別下降了8%和6%。作為出口導向型經濟體,這無疑讓韓國陷入了整體上的經濟困難局面。並且在出口方面,韓國對中國市場依賴嚴重,未能開拓其他新市場。從2018年的數據來看,韓國對華出口比重為26%,對華出口依存度不斷上升。這種失衡的後果是兩國經濟聯動性大,一旦中國經濟發生任何細微波動,韓國將受極大影響。

  半導體出口領域的失衡現象尤為明顯。從下圖可以看出,出口額自2015年和2016年急劇下跌後,在2017年和2018年恢復了上升趨勢。而在12大支柱產業中,除半導體產業外,其他產業均未有顯著增長。這意味著半導體產業的超級週期是拉動韓國最近兩年出口額增長的唯一動力。

  另外,得益於半導體產業的迅猛發展,美元不斷湧入韓國市場,韓元持續升值。在印度、印尼、巴西等其他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價值跌至原來的三分之二時,韓元一枝獨秀,保持著上升趨勢,大大削弱了除半導體外的鋼鐵、船舶、汽車等主要出口產品的競爭力。

年均出口額(2011-2018年)
年均出口額(2011-2018年)

  一方面,韓國的半導體產業領跑全球;而另一方面,與鋼鐵、船舶、汽車等其他支柱產業相比,半導體產業在出口上的輝煌業績對創造就業崗位並沒有多大幫助。從數據來看,韓國就業係數為6.6名,半導體產業就業係數為1.4名,還不到整體的四分之一。此外,由於半導體產業對進口零部件依存度高,留在韓國的產品附加價值低,因此與其他行業相比,對國民經濟的貢獻較小。

  但是作為韓國的出口支柱產業,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情況對國民經濟有著重要影響。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隨著半導體超級週期結束,出口額開始下滑,韓元將面臨貶值,促進其他產業恢復出口競爭力,進而打破失衡局面迫在眉睫。不過在這過程中,隨著貨幣價值出現波動,韓國經濟很有可能遭受重創。

  韓國國內市場同樣存在失衡現象,具體表現為過去幾年韓國的經濟發展過度依賴房地產建設投資。2016年韓國出口大幅下滑,但經濟增長率卻維持在了2.9%,這對於出口導向型經濟來說實屬罕見,其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原來阻止增速下跌的正是房地產建設領域的經濟刺激政策。通過這些政策,政府吸引到大量資金用於房地產建設,直接促使2016年房地產建設投資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高達50%,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如果沒有這些投資,經濟增速將難以突破2%。由此表明,產業結構及失衡現象與增長率等表層數字同樣重要,我們需要進行全面瞭解以準確把握經濟本質。

  第三個方面的失衡出現在個體工商行業。2017年韓國個體戶占就業總人口的25.4%,即每4名就業人口中就有1名屬於個體戶,使韓國成為繼希臘、土耳其、墨西哥和智利以外的個體戶占比最高的國家。希臘和土耳其屬於旅遊大國,個體戶規模自然較大,但像韓國這樣產業結構健全的國家擁有如此大規模的個體戶群體實屬罕見。

  事實上這暴露出韓國當前產業結構和勞動力市場畸形的一面。以出口和大企業為中心的經濟結構使勞動力市場呈兩極劃分,中小企業與大企業之間的差距不斷加大,而這種差距具體體現在工資水平上。據瞭解,如今大企業的薪資水平足足高出中小企業1.7倍。一旦失業,人們就很難像過去一樣再次實現“體面就業”,所以大多數人就選擇從事個體工商業。

  亞洲金融危機後,韓國廢除了終身僱傭製,使退休提前來臨。第一批嬰兒潮一代由於不能充分享受養老金等社會福利保障,面臨僅靠退休金養老的窘境,因此被迫成為個體戶。這種失衡現象從側面反映出韓國產業結構和勞動力市場存在的問題。

  最後一個失衡的方面是房產價值在家庭資產中所占的比重。在韓國,房產價值占家庭淨資產的比重高達80%~90%,這便解釋了為什麼2018年首爾市的房價暴漲能掀起又一輪房地產投資熱潮。出現這種失衡現象的原因是經濟失去活力,除了房地產以外,人們沒有更好的投資方向。

  充滿發展活力的經濟能通過創新不斷孕育新興產業,吸引市場資金持續流入;相反,失去活力的經濟只能依賴房地產產業。經濟一旦出現增長停滯,資金將首先湧入房地產領域,造就樓市不敗的神話,但是,當國家經濟始終無法回暖,一飛衝天的房價最終也只能跌回原點。

  以日本為例,自20世紀80年代簽署《廣場協議》(Plaza Agreement)後,日本經濟喪失活力,出口競爭力受到嚴重影響。對此,政府宣佈將投放大量資金以刺激國內經濟發展,然而這些錢大部分都流向了房地產行業,導致東京23區的房價在兩三年內暴漲一倍之多。後來,隨著1989年泡沫破裂,房價開始逐步下跌,最終落回到了原來的水平。

  當整個經濟陷入停滯狀態時,房地產價格出現異常上漲是一種缺乏其他投資項目導致的暫時失衡現象。這種現象只是一種迴光返照,並不能實際拉動收入與經濟增長。然而作為一種失衡的信號,它值得我們警惕。

  [韓]樸鍾勳/著 薑明勳、吳婉茹/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