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健身設備這麼智能 還要私教幹嘛?
2020年05月13日06:46

  線上競爭未來一定不可避免,產品技術能力會成為區分良莠的重要因素,決定勝負的則是配套的優質內容和定製化服務的能力。

  Nikolas 和 Brittany Loecher 在納帕穀度過了結婚紀念日,返程回到科羅拉多的時候,順帶去逛了 Tonal 位於舊金山的展示門店。

  Tonal 銷售的是具備聯網功能的力量訓練設備,屏幕上能夠播放相應的指導視頻。之前因為看過廣告被種了草,這對夫婦決定趁外出的機會到門店體驗下,畢竟這套產品要 3000 美金,還不算每個月 50 美金的內容訂閱費。

  Tonal 應該是 Loecher 夫婦購入的第四款智能互聯健身設備,他們甚至在家裡專門打造了一間智能健身房。Peloton 的單車是第一台設備,當時 Brittany 剛從一場重疾中康複,夫婦倆都認為‘該把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了’。但家裡孩子尚年幼,肯定騰不出太多時間去健身房鍛鍊,所以趁寶寶熟睡後,跟著視頻課程踩幾腳單車,也是種調劑心情的方式。2018 年 Peloton 宣佈要推出跑步機時,他們第一時間下單,完全成了 Peloton 的忠粉。

  Tonal 的產品是一款壁掛式交互型鍛鍊器,它內置一個大屏交互系統,內容可以根據自己的鍛鍊需求訂閱 | Tonal

  像 Loecher 這樣購入智能互聯健身設備的消費者,近幾年數量呈上升趨勢,這個領域市場增長的同時,競爭也開始變得激烈。和 Peloton 一樣,Mirror、Tonal、Hydrow 這些公司提供了五花八門的家庭健身設備,你只要跟著屏幕中播放的教程訓練即可。‘可能一開始有點奇怪,但想想現在大家對手機的依賴,最終便利性會勝過最初的不適。’Brittany 告訴記者。

  ‘我認為這是未來健身行業的發展趨勢,’Nikolas 說,‘我可以在任何地方鍛鍊,不用費心去找合適的健身房,既能保持規律的運動習慣,也不用犧牲掉陪家人的時間。’

  Mirror 的產品外觀看起來和我們家中的壁掛鏡沒什麼兩樣,但它在運動時能夠在鏡面中顯示你的運動數據,展示運動姿態,幫助用戶更好調整運動狀態。此外,Mirror 還能夠根據你的運動數據,不斷優化針對你的訓練內容 | Mirror

  其實說到互聯式健身,我們最熟悉的莫過於各種 App 和運動手環。Peloton 是將上述兩種產品的功能整合到了一台單車或跑步機上,配合它自製的健身課程,用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時間、對音樂的偏好、強度、教練等)在家即可完成訓練。

  而 Peloton 之後,划船機 Hydrwo、搏擊訓練 FightCamp、主打心肺訓練的 Mirror 以及力量為主的 Tonal 陸續登場。這些公司和 Peloton 的商業模式本質上是一樣的,都希望借助‘產品+內容’撬動家庭健身的入口,只不過各家技術能力、產品搭建邏輯不一樣,從而在各個細分市場產生了差異化的競爭優勢。

  Peloton 的產品相當於將運動 App 和運動手環的功能整合到了一台單車或跑步機上,配合它自製的健身課程,用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時間、對音樂的偏好、強度、教練等)在家即可完成訓練 | Peloton

  技術早已成為驅動健身運動領域向前更進一步的有力武器。面對來勢洶洶的後來者,Equinox 這樣的豪華健身房也開始更新自己的設備,用更前沿的技術為用戶提供精準個性化的服務。2019 年 5 月,Equinox 新開了一家‘Precision Run’跑步工作室,提供定製的跑步機和軟件設計,希望能提供媲美 Peloton 們的用戶體驗。

  3 月初,一家來自矽谷的初創公司 Tempo 上線了自己的第一款產品。外觀看來它像是一個帶鏡子的現代立式衣櫃,但內置了微軟的 Azure Kinect 鏡頭來記錄用戶的形態,並通過點、線的形式描繪其運動軌跡,標記肌肉和關節的位置,確保每次深蹲、硬拉都能做到位,像私教一樣幫你實時糾錯。

  Tempo 的產品內置了微軟 Azure Kinect 鏡頭來記錄用戶的形態,並通過點、線的形式描繪其運動軌跡,標記肌肉和關節的位置,確保每次深蹲、硬拉都能做到位,像私教一樣幫你實時糾錯 | Tempo

  The Verge 記者 Natt Garun 體驗後的感受是,它會告訴你在下蹲的時候要有意識地往後靠,這樣膝蓋才不會超過腳尖。一旦修正了動作,屏幕會彈出提示,告訴你做得完全正確,課程也會繼續。每節課結束後會有複盤環節,可以查看訓練總結,裡面詳細記錄了做錯的動作。如果訓練中沒有及時更正,此時再次查看教程,可以獲得正確的動作指導。

  除了 AI 的能力外,Tempo 的優勢在於讓用戶和教練一起完成訓練 | Tempo

  Tonal 是通過預先錄製的視頻結合用戶的設置指導其進行力量訓練。Tempo 則側重於教會用戶正確的動作而不是強調重複。雖然它也會根據最初的體測數據建議使用的重量和重複的組數,但它似乎更強調用戶在 30~60 秒一組的訓練中將動作做標準。通過鏡頭的機器視覺算法,系統會自動記錄用戶完成的組數,自動顯示在屏幕上。

  由於這款產品今年夏季才開始正式發售,使用體驗如何還需等待用戶的真實反饋。$1995+$39/月的價格與其他競品基本保持一致,直播課每天一節,產品包含了最高可加至 100 磅的杠鈴片以及 25 磅的杠鈴杆,但用戶也可以使用自己的設備(啞鈴等)進行訓練。

  Tempo 借助微軟 Azure Kinect 鏡頭的機器視覺算法來實現對用戶動作完成度的實時追蹤和糾錯功能 | Tempo

  毋庸置疑,‘舒適性’和‘靈活的自由度’是用戶選擇智能互聯健身產品的重要原因,Peloton 及其後來者們都希望自己的產品能像 iPhone 一樣普及起來,即便帶著昂貴的價簽,也會成為信徒追捧的聖盃。

  家庭健身正成為強需求

  任天堂帶火了家庭健身。

  一個瑜伽訓練中使用的普拉提環,配上 Switch 遊戲機的 Joycon 手柄,搖身一變竟成了能夠進行‘心肺+力量訓練’的工具。

  這就是任天堂 2019 年發佈的‘健身環大冒險’,它讓很多不愛運動的人開始在自家客廳揮汗如雨。只要有一台電視,一張瑜伽墊,根據自身需求選擇合理的強度、計劃,隨時隨地可以燃脂塑形。

  因為疫情突襲造成的需求暴增,以及供應鏈停滯造成的供貨緊張,任天堂的《健身環大冒險》一度被市場炒成了理財產品 | Nintendo

  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宅家成為新常態,健身環很好地滿足了大家的基礎運動需求,所以才會再次爆火,一環難求。而在健身環火爆的同時,行業也越來越重視家庭健身的場景。

  由於擁有成熟的健身文化,海外特別是美國市場在家庭健身領域的探索一直走在前列,近年來不僅湧現出 Peloton 這樣明星級的家庭健身上市公司,緊跟其後還有 Mirror、Tonal 等在不同細分領域競爭的同類型初創企業。大家的商業模式基本相似,都是利用智能互聯設備和配套付費課程撬動用戶。與此同時,眾多線下健身房也在積極部署自己的線上戰略,希望進一步拓寬用戶渠道,形成線上線下聯動的規模效應,實現進一步的盈利增長。

  所以,健身教練這個職業也要被機器代替了嗎?

  目前看來,還不大可能。傳統健身機構的主要資源恰恰就是場地、器械,和人對人的專業指導。而以家庭場景為主的線上健身卻存在互動性差,效果難保證,需額外購買設備,動作不當容易受傷等問題,所以線上線下一定會在短時形成強互補的關係。傳統健身房會為家庭健身場景輸送優質的種子用戶,反過來線上吸納的用戶因為有進階或者社交的需求,也會將線下作為健身消費的補充。

  毋庸置疑的是,線上競爭未來一定不可避免。這個市場有潛力,不可能一家獨大,產品的技術能力會成為區分良莠的重要因素,決定勝負的則是配套的優質內容和定製化服務的能力。

  ‘狼來了’,自救比恐慌更重要

  ‘現在精品健身工作室如此盛行,是因為消費者明白高質量的訓練課程是值得高價付費的’,Mirror CEO Brynn Putnam 指出,‘有些線下健身房也意識到家庭場景有利於觸達新用戶,是一種將線下內容價值變現不錯的方式。畢竟家裡才是最適合鍛鍊的地方。’

  2020 年 3 月中旬,美國精品健身品牌 SoulCycle 聯合 Equinox 推出家用健身 App,正式進入線上健身賽道。這個 App 叫做 Variis,除提供 SoulCycle 的單車課程外,用戶還能體驗到全美各個細分領域精品健身工作室的線下內容,首批種子用戶僅限於 Equinox 健身房的會員。從官方發佈的宣傳視頻來看,Varris 類似於精品版 Keep+Peloton,在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情況下,應該為其他線下健身房做線上運營提供了可參考的案例。

  Variis 應用除提供 SoulCycle 的單車課程外,用戶還能體驗到全美各個細分領域精品健身工作室的線下內容,首批種子用戶僅限於 Equinox 健身房的會員 | Variis

  回到問題的原點。Peloton 的成功並非是靠前沿技術來驅動用戶付費的。它創新性地開啟了家庭健身‘產品+內容’的商業模式,自製高水準的線上課程服務用戶,依靠強大的用戶日活和留存率(訂閱用戶年留存率高達 95%),在單車/跑步機設備銷售量並不高的情況下,公司的收入反倒變得十分可觀。2019 年 Peloton 在線訂閱收入達到 1.81 億美元,占其總營收接近 20% 的比例。

  而 Equinox 和 SoulCycle 合作的線上 App Varris,顯然也希望通過精品化的內容來觸達現有用戶,為健身房的線下付費會員提供可嚐鮮的線上機會。

  這個思路是正確的,因為相比線下和私教面對面,線上訓練的效果難以保證,互動性差,練不對反倒很容易受傷,人工智能、紅外、體感等新技術的介入是在外圍解決問題,儘可能補齊線上應用存在的短板,但線上教學內容的品質及效果才是用戶試用後產生付費意願的根本原因。

  線上還是線下,選誰?

  2018 年 8 月到 2019 年 7 月,Instagram 上 #Selfcare 的標籤數量從 500 萬飆升至 1700 萬。Peloton、Mirror 和 Tonal 等智能互聯健身平台在社交網絡上被熱議的原因在於,大家越來越關注健康,也在試圖借助科技手段更好地實現這個目標。

  Peloton 吸引的一定不主要是健身小白,線下的連鎖健身房、精品工作室是它種子用戶的重要來源。反過來說,Peloton 的用戶也會在線下渠道找到更多價值,比如有進階需求的會願意付費請私教給予更多指導。

  《紐約時報》記者 Molly Wood 有腳傷,活動範圍受限,在嚐試過一些家庭健身設備後放棄了,因為線上平台對有傷病的人不太友好,無法針對其製定對應性的訓練計劃。和私教一起訓練的話,他會幫助你走出舒適區,根據個人情況安排計劃,效果可能要比只是跟著視頻練好得多。

  健身不是生活剛需,線上線下平台目前來看,並不存在誰取代誰的問題。每個渠道都有各自的優勢,服務的用戶群體有重合,但不會形成激烈的競爭關係。但經曆過這次疫情後,線上能力會成為各家必須修煉的內功。線下健身房可以參考 Equinox 開發線上應用的案例,而像 Peloton 一樣的家庭健身公司則要守住自己的陣地,需要持續創新,保持高質量內容的輸出,探索更全面的個性化服務。

  題圖來源:Tempo

  本文來自極客公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