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身貴族,不當名媛當護士,更用統計學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
2020年05月13日11:52

原標題:她出身貴族,不當名媛當護士,更用統計學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

原創 Kai 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

導語

5月12日是國際護士節,也是護士職業創始人、現代護理學創始人弗洛倫斯·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誕辰200週年。

國際護士節設立於1912年,正是為了紀念南丁格爾而設立。

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為今天的護士節增添了別樣的色彩。在抗擊新冠疫情的鬥爭中,世界各地的醫護人員踐行了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於奉獻、大愛無疆的崇高精神,守護了眾多民眾的生命。

被稱為“提燈女神”的南丁格爾因其護理事業而聞名,但她在醫學統計方面的開創性工作卻鮮為人知。實際上,南丁格爾正是當時的“斜杠”女青年,是最早的女性統計學家之一,正是統計學的方法和技巧,在護理之外幫助她拯救了更多的生命。

點燃熱愛統計的火花

01

1820年5月12日,南丁格爾出生於意大利佛羅倫斯的一個英國上流社會的家庭,父母都有英國貴族血統,家裡擁有兩處豪宅。

南丁格爾雖然從小擁有“養尊處優”的天然實力,卻天性善良,極富同情心。她很早就對統計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小時候,她收集貝殼,並利用表格和清單來計算並增補她的收藏。南丁格爾在家裡接受父親的家庭教育,但是她堅持要向一位數學家學習數學。

1844年,當南丁格爾宣佈她將入行護士一職的時候,她的家人非常的悲痛與震驚因為當時的護士地位並不高。但是內心牽掛苦難民眾的南丁格爾心意已決。

1860年時的南丁格爾,圖源the Conversation

1854年,克里米亞戰爭爆發,英國與俄國交戰。11月4日,南丁格爾和其他的38名護士一起從英國出發抵達土耳其。剛到醫院,南丁格爾就被醫院的惡劣的環境和混亂不堪的醫療記錄嚇壞了。

甚至醫院連死亡人數都沒有準確地進行記錄。南丁格爾很快就發現這家醫院竟然有三份完全不同的死亡登記冊,每一份記載的士兵的死亡情況都不一致。南丁格爾利用她的統計學知識,開始著手製定新的指導方針,對軍隊醫院中的疾病和死亡記錄進行統計。這幫助了南丁格爾更好地瞭解了死亡人數和死亡原因。

南丁格爾運用縝密的科學思維來釋義她的觀察結果,“由於感染和疾病傳播而死亡的士兵遠比死於戰場上的傷口的士兵——每1名士兵死於傷口,就有7名士兵死於疾病。"

在她試圖對發病率和死亡率進行分類時,她使用了循證技術,例如流行病學、監測和通過感染控製(洗手、感染控製和傳染性的廢品管理)進行預防。她還與流行病學和統計學的先驅威廉·法爾(1807-1883)一同合作。

這種合作的關係推動了她參與到1860年的國際數據大會中,南丁格爾在大會上倡導一個對疾病和手術進行統一分類的模式來系統地收集醫院的數據,這也是後世所使用的《國際疾病分類》(ICD)代碼的雛形。

發現疫情對死亡影響更大

02

有了改進後的數據,南丁格爾開始更好地發揮她的統計方法。她發現,由於醫院條件的不衛生,因病死亡的人數是因戰鬥死亡人數的七倍以上。

南丁格爾被她的發現震驚了,並且感到了極大的憤怒,她在1857年寫道:

如果城鎮中平民百姓每1000人中有11人死亡,那麼在英國的線炮兵和近衛軍中,每1000人的死亡率可以達到17、19和20人,那麼無異於每年帶著1100個人到英國索爾茲伯里平原然後將他們統統射殺。因為這兩者全是犯罪。”

然而,南丁格爾知道光靠數字的說服力實際上是有限的,因此她開始利用自己在數據方面的溝通能力來說服英國議會採取行動進行改變。

她避開了當時大多數統計學家使用的乾巴巴的表格,而是設計了一個新奇的圖表來說明醫院和護理實踐改革會對軍隊死亡率帶來多大的改善,由於圖表形似玫瑰,後來人們給了它一個美麗的名字“玫瑰統計圖”。

南丁格爾最著名的可視化數據揭示了這樣一件事:在克里米亞戰爭期間,死於霍亂和其他可預防的疾病(藍色)的英國士兵比在戰爭中傷亡的(紅色)更多。黑色則是所有其他死亡原因。每個楔子代表了一個月。右邊的玫瑰圖是戰爭期間英軍醫院和營地實施衛生措施之前的圖表,左邊的圖表是則是措施實施後的圖表。左邊的圖表清晰地表明了公共健康措施的實行的必要性以及它們是如何輕鬆地挽救生命的,圖源 | Science News

時至今日,圖表仍然是瞭解醫療衛生干預措施的效果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可以通過圖表對社交隔離的效果有一個評判。

曲線變平是減緩疫情蔓延的另一種說法。儘管疫情的大流行時段被拉長了,但如果重症病例的數目能夠減少,那麼它給公共衛生系統帶來的負擔也會減少,圖源 |the Conversation

與澳州的不解之緣

03

南丁格爾在土耳其經曆了戰爭時期後並沒有去過太多的地方。但是她參與了很多國家公共衛生的改善,其中包括了澳州。

她寫了一些論文,討論亭子式醫院建築設計的益處,後來這個觀點被納入了澳州醫院的建設中。在採納了南丁格爾建議的風格後,澳州醫院的設計主要是由小翼或者是亭子組成的,而它們則導向一條中央走廊——這對護理人員來說很方便,並且又可以提供一個良好的通風。

1868年,露西·奧斯本帶領的護士團隊被派往澳州建立南丁格爾風格的護理模式。這支團隊的第一個任務之一就是護理Victoria女王的次子阿爾弗雷德親王,他遭遇了一次暗殺,雖然沒有失去性命,但是也被子彈射中。

南丁格爾雖然從未親自訪問過澳州,但這並沒有阻止她使用她經常使用的策略,即從她廣泛的人脈網絡中索取資料,並從她尋找出來的東西里得出結論。她也是一個多產的通訊員----現存有超過12,000封南丁格爾的信件,而這些只是其中並沒有被焚燒、丟失或者以其他方式銷毀的部分。

女性統計學先鋒

04

1858年,南丁格爾在統計學方面的成就得到了英國皇家統計學會的認可,而那時她也成為了這個協會的第一個女性成員。

在南丁格爾作為英國皇家統計學會的研究人員的生涯結束的100多年後,才有另一位女性斯黛拉·坎利夫,在1975年當選為皇家統計學會主席。1995年,澳州統計學會才又有了一位女性被選為為會長——海倫·麥克吉利夫。

與許多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學科一樣,女性統計學家仍在為獲得平等的認可而奮鬥。迄今為止,只有兩位女性獲得了澳州統計學會的最高榮譽-——彼特曼獎章。

但顯而易見得是,女性統計學家們仍在不斷進步。2019年,五大統計學會中,有5個主要的統計學協會都是女性主席。

2019年統計學會主席。從左到右的女性依次為:Karen Kafadar(美國統計學會)、Louise Ryan(國際生物統計學會)、Deborah Ashby(英國皇家統計學會)、Helen MacGillivray(國際統計學會)、Susan Ellenberg和Jessica Utts(美國統計學會前主席)、Susan Murphy(數理統計學會),圖源 | The Conversation

在南丁格爾誕辰兩百年的今天,我們再次紀念並緬懷這位傳奇的女性,她用自己善良和卓越智慧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並給後代留下了寶貴的精神和科學財富。

參 考 文 獻

1. Science News, Florence Nightingale understood the power of visualizing science,

https://www.sciencenews.org/article/florence-nightingale-birthday-power-visualizing-science

2. the Conversation, The healing power of data: Florence Nightingale’s true legacy,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healing-power-of-data-florence-nightingales-true-legacy-134649

3. Nationalarchives, Florence Nightingale,why do we remember her?

https://www.nationalarchives.gov.uk/education/resources/florence-nightingale/

4. Nursing Centre, The ABCs of ICD,

https://www.nursingcenter.com/journalarticle?Article_ID=2713783&Journal_ID=54015&Issue_ID=2713782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