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星病例會再造成疫情小的流行峰嗎?吳尊友:不會
2020年05月12日07:27

原標題:零星病例會再造成疫情小的流行峰嗎?吳尊友:不會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新聞1+1丨如何看待新增本土病例?常態化防控該如何落實?白岩鬆連線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專家吳尊友

  5月7日以來,吉林省舒蘭市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5例;5月10日,遼寧省瀋陽市新增1例本土確診病例,該病例5月5日由吉林市乘坐高鐵到瀋陽;5月9日以來,湖北省武漢市新增確診病例6例,均來自同一小區。如何看待這些新增的本土病例?疫情的常態化防控又該如何落實落細?《新聞1+1》白岩鬆連線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為你解讀。

  新冠肺炎遠比非典複雜 零星的病例報告在預料之中

  吳尊友:這種情況在預料當中,我們1月30日第一次做《新聞1+1》連線的時候,我告訴大家拖尾會相當長,現在也證實了拖尾相當長。當看到每天的零星病例報告,特別有陽性檢測者報告,我們知道零星發生是會出現的。關於“零病例”,大家有一個不同的期待, 2003年非典流行時,當出現零病例、雙清零以後就沒再發生過新的報告病例了,很多人把非典流行的歷史或者經驗還記在腦海當中,當新冠肺炎出現“零”的時候,我們也希望能像非典時一樣。新冠肺炎遠遠比非典要複雜,我們對它的認識還是非常有限,從它的傳播方式、防控的難度和臨床表現來看,它都比非典複雜得多、困難得多,這些給我們對它的認識都有了進一步的提高。

  吉林舒蘭首例確診的洗衣工不一定是源頭

  吳尊友:在聚集性疫情發生以後,流行病學調查試圖找到源頭,找源頭的工作確實很睏難。昨天中國疾控中心也派專業人員到舒蘭去協助調查,目前的情況來看,首例診斷的病人是不是源頭病人,目前還不好判斷。這位女同誌是一個洗衣工,目前一種推測,她可能是這一次聚集性疫情的源頭,但也存在著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還有一個真正的源頭還沒有發現,可能是造成這次傳播的主要源頭,這些都需要更多的流行病學調查,或需要生物學手段來加以分析推測。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有些病人的潛伏期可能比這個洗衣工的潛伏期更長,他可能傳染給了這個洗衣工,而這個洗衣工的潛伏期比較短,可能兩三天就發病了,而真正的源頭病人可能感染以後,七八天才發病,潛伏期是具有傳染性的。如果像這種情況的話,就非常難判斷,到底是誰傳給誰的。

  吉林舒蘭確診病人是否與俄羅斯入境病人有關?

  吳尊友:馬上需要做的,是對這一組聚集性病例病人的病毒和從俄羅斯入境的病人的病毒進行基因序列分析,看他們的同源性,如果同源性非常吻合,那就可以推定是與俄羅斯入境病例有關,具體怎麼發生的相關關係,目前還不好判定。

  吉林舒蘭確診洗衣工由衣服傳染,可能嗎?

  吳尊友:幾天以前,有一個研究報導,是關於空氣當中的病毒含量,研究人員對醫院病人的病房空氣和醫生更換隔離服的半汙染區,以及清潔區的空氣進行采樣,發現在醫務人員更換隔離服的空間中,空氣當中的病毒含量反而更高,也就是說,如果醫務人員在病房裡面,他的衣物上可能會沾上病毒,脫的過程當中,空氣當中病毒含量更高。那麼這是不是也提示在舒蘭的聚集性病例當中,有類似的情況?這些也都給我們分析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

  白岩鬆:民間有種說法,現在確定在舒蘭的病例是公安局的洗衣工,公安局4月8日到30日,涉及到接人(俄羅斯入境人員),這個洗衣工有可能在洗製接人公安的衣服過程當中感染嗎?

  吳尊友:有這種可能。

  從吉林到瀋陽的確診病例提示:乘坐密閉交通工具一定要做好防護措施

  吳尊友:我們在旅行過程當中,很可能會碰到感染的病人,或者處在潛伏期的病人,也提示我們,對於在交通密閉的環境當中,防護措施還是要堅持。對於這樣一個病例來說,他在沿途當中會有很多感染者,同時也提示我們要把密切接觸者完全調查清楚,也是非常困難,有可能會出現遺漏的密切接觸者,而遺漏的密切接觸者,如果他感染、發病,又會造成新的聚集性疫情。

  常態化防疫不意味著疫情沒有了 日常防護措施必須做好

  吳尊友:對於常態化,可能大家的理解不一樣,很多人理解,常態化是不是疫情沒有了?是不是可以完全回到新冠肺炎疫情沒有發生以前的那種生活狀況?其實不是這個意思。所謂的常態化,就是在我們採取防護措施的情況下,能夠基本恢復正常的生活、工作,在常態化環境下,還是要按照防控指南的要求,在人員聚集的地方,在密閉的地方,還是要堅持採取保護措施,特別是當我們在旅行的過程當中,一定要注意防護。

  武漢東西湖社區首個確診病例 發病從3月到5月為何這麼長?

  白岩鬆:前天武漢公佈了一例社區確診病例,初步判斷原因是既往的社區感染。但是這個病例,三月份有症狀,後來症狀消失,一直到現在發作確診,如何分析他持續了將近兩個多月的發病史?

  吳尊友:我們也注意到這個病人,實際上在武漢還不止一例這樣的病例,有些可能有30天、40天,甚至50天的病程。對於新冠肺炎病人的康複,主要還是依賴於病人的免疫力、抵抗力,病人的免疫力強,他就能夠短時間里把病毒清除掉,如果病人的抵抗力弱,那麼他就不能清除病毒,使得病毒在體內的時間可能會很長時間。這說明,當人年紀大、免疫力低的時候,病程可能會很長,而且可能會出現反複,這也是新冠肺炎的一個和非典和其他疾病不一樣的地方。對不同年齡組的疾病譜的分析來看,越是年輕人,特別是兒童,無症狀感染的比例更高,而青年人症狀比較輕,所有這些都指向病人呈現的症狀和恢復的快慢,都與免疫力有關。

  武漢6名新增病例來自同一小區給我們什麼提醒?

  吳尊友:只要社區里沒有真正“清零”,或者社區還存在著檢測陽性的(都存在風險)。有相當一部分檢測陽性、無症狀感染者的症狀很輕,他自己感覺不到,那這些還是有傳染性,他傳染給病人以後,被傳染的人可能會出現症狀,也有可能不出現症狀,無論出現或不出現症狀,他還是具有傳染給其他人的風險,社區還是要提高警惕,加強防範。

  主要針對重點地區、重點人群進行核酸檢測 不必要人人都做

  網友:武漢昨天新增5例確診病例都來自長青街小區,是否意味著需要對無症狀感染者進行地毯式篩查?是否需要對全民進行核酸檢測來排查無症狀感染者?

  吳尊友:大規模篩查核酸檢查是不是每個人都要做?其實也沒有必要,主要是在重點地區,重點人群。像剛才這名網友所說的這樣的社區,還是要進行較大規模的篩查,在那些沒有病例的社區,就沒有必要人人都做篩查,主要對重點崗位、重點人群,重點社區的人來做大規模的篩查。

  武漢超長髮病確診病例提示新冠肺炎病毒的狡猾性 目前無法研判它與人類共存的方式

  吳尊友:我們對於新冠肺炎病毒的瞭解還是非常有限,這種有限使得我們不能夠研判,或者確定它未來與人類共存的方式。目前來看,它不會像非典一樣很快消失,它在多長時間會與人類共存,或者它處在流行狀態的形式和我們共存,這些都是不確定的。再一方面,它的臨床表現也很特殊,剛才你講的那個80多歲老人的案例,也說明了它臨床表現很特殊,這些都是我們對新冠肺炎病毒的認識在不斷提高。

  零星的病例不會再造成一定規模的流行

  吳尊友:我認為不會出現小高峰。經過三個多月的努力,我們成功控製新冠肺炎以後,已經取得了,至少獲得了很多經驗,這些經驗就不會讓出現零星的病例再造成一定規模的流行。因為我們的監測系統,只要發現病例,及時排查,及時追蹤,很快就能把疫情撲滅,應該不會出現小的流行峰。

  網友:天氣越來越熱 很多人口罩戴不住了 怎麼辦?

  吳尊友:關於口罩的問題,確實是一個很複雜也是一個科學的問題,對於在開闊地的地方,在家庭裡面,可以不戴口罩;在公共場所,尤其是在密閉的環境當中,即使很熱,也還是需要戴口罩,目前還沒有跡象表明,天氣熱了以後,就沒有新冠肺炎的傳播發生。對於這樣的數據,目前天氣也沒有熱到我們不能戴口罩,還是要克服一些困難,堅持戴口罩,在沒有確切證據以前,還不能把口罩完全摘了。

  測溫槍不準是否會影響防控效果?

  吳尊友:我們不是唯一的依靠測體溫,還有症狀監測,病人的表現有的發燒,有的一開始並不發燒,還有咳嗽,乏力,這些綜合症狀的監測也非常重要。

  新冠肺炎患者沒有出現臨床症狀時已具傳染性 人員聚集時防護措施不能放棄

  吳尊友:特別想提醒的是新冠肺炎的傳染性特別強,尤其是在病人還沒有出現臨床症狀的時候,已經有傳染性了,對於感染者的病毒排毒規律的發現,在病人出現臨床症狀的前一兩天,就會有傳染性。對於大家來說,防範新冠肺炎還是要堅持不懈,在人員聚集的地方,還是要堅持戴口罩,這些防護措施還不能放棄。

【編輯:張燕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