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伯禮院士向世界分享中國“藥方”
2020年05月12日04:58

原標題:張伯禮院士向世界分享中國“藥方”

張伯禮院士向世界分享中國“藥方”

胡春豔

  年逾古稀、身披戰袍出征武漢至今,中央指導組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已與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過招逾百日。

  回首百日戰“疫”,張伯禮感慨萬千,既有與狡猾病毒交手的驚心動魄,又有對公共衛生體系的反思。如今,他每天都受邀與海外視頻連線,把抗疫的中國“藥方”分享給世界。

有的患者核酸檢測常陽3個多月

  在疫情最凶險時期的武漢,張伯禮穿著防護服在一線接診、研究治療方案,並及時為公眾回應疫情熱點。“必須要安定民心,讓大家更理智地去理解新冠病毒。”身在疫情“風暴眼”之中,張伯禮清楚,謠言被一再誤傳引起的恐慌,可能比疫病本身更可怕,“製止謠言的傳播是我們的責任”。

  在疫情暴發初期,全國一度出現瘋搶雙黃連口服液的驚人場面;還有無證“神醫”李躍華自稱不戴口罩,用穴位注射療法治癒了多位新冠肺炎患者,一時間成為輿論焦點。

  為什麼這些今天看似有些可笑的常識性問題,在當時會有人相信?張伯禮認為,這是人們恐慌心理的真實反映。大家對疫情不太瞭解,聽到一個消息就彷彿抓了一根救命稻草,不管藥是否有效,都先搶來囤著。

  坐鎮武漢前線82天,張伯禮一直在想辦法摸清新冠病毒的脾氣秉性,及時調整診療方案,“第一次接觸這種新病毒,即使是專家,也不能一下就看得很全面,難免會有疏漏。”張伯禮坦言,大家對這種新傳染病的認識也是一個不斷深化的過程,要不斷修正。

  在他看來,新冠病毒比一般的病毒要更複雜、更狡猾。經曆過“非典”戰“疫”,張伯禮表示,新冠病毒不會像SARS病毒一樣,進入6月就消失得毫無蹤影,“要高度警惕在秋冬季節再次流行”。

  新冠病毒的狡猾之處在於其行蹤不明:有的人核酸檢測轉陰後又複陽了,有的人感染了但無症狀,還有的核酸檢測出現常陽。

  張伯禮見過一個特殊的常陽病例:患者沒有任何症狀,但核酸檢測陽性持續了近3個月,而絕大多數病人陽性持續時間在7天到14天左右,“個別會持續到20天,但超過1個月,甚至3個月的就很奇怪了”。

  張伯禮主張對這位患者進行病毒培養,結果發現,其體內都是死病毒,並沒有傳染性。但因為不確定的原因,病毒在體內崩解破碎後一直沒能完全排淨,而核酸檢測時,那些破碎的病毒片段一再被檢測出來而呈陽性。

  從全國範圍來看,這些複陽、常陽的病例也是少數。在那些複陽的病例中,張伯禮發現,在排除誤診和假陽性等原因之外,可能與其痰比較黏稠,形成痰栓,而痰栓里包裹了病毒,沉積在肺的小氣道,暫時排不出來有關。此後肺修復過程中排出痰栓,也帶出了病毒。但複陽的,檢測出來的病毒一般都是死病毒,毒性也很低,幾乎沒有傳染性。

建議修改傳染病防治法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張伯禮正在將幾個月來自己的思考寫成意見、建議。他說,這次武漢出現疫情,初期出現混亂的狀況,說明我國的傳染病防治法、應急響應相關法規亟須完善。

  張伯禮梳理了此次疫情上報的時間線:湖北“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醫生在12月27日將其發現的情況報給醫院,隨後醫院上報給區疾控中心,再層層上報到武漢市、湖北省,隨後各級再逐級到醫院考察,“按照現有的製度,這些程式並沒有問題。”

  “但層層考察再層層上報,整個過程耽誤了很多時間。”張伯禮認為,“以後再出現類似情況,地方有權直報,甚至直報到中央。”

  他發現,疫情初期調配給武漢的檢測試劑盒也明顯不足,“有一段時間,一天只有200個試劑盒,後來增至1000份,可卻遠遠不夠。防疫的戰略物資存儲、調配製度都需要修改、完善。”

  此外,全國的P3實驗室數量太少,這次疫情中暴露出來很多病毒實驗都不得不排隊,“一個實驗室壓著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實驗”。

  張伯禮強調,一旦出現重大疫情,各個省級政府也應有權做出封市縣級城市的重大決策。同時,傳染病疫情出現不能與業績、政績等掛鉤,“疫情上報後必然會對社會穩定、經濟等方面有影響,這個情況要考慮到,一切以人民的生命健康為主。”

  與此同時,他特別強調中西醫並重政策要落地,應該通過修訂法律條例來保證中醫藥能及時有效發揮作用,“法律上要保證中醫藥作為一線隊伍第一時間、全程參與抗疫防控和治療。”

向世界分享中國“藥方”

  如今,張伯禮每天都與中外專家開視頻會,受邀向海外介紹中國抗疫的經驗和思考,為海外僑胞、留學生答“疫”解惑。

  張伯禮提到,中國經驗最大的亮點,是把人民的利益放在最高的位置上,應收盡收、應治盡治,集中全國優勢力量去武漢參與救援,“不惜一切代價,一個不落地救治,而且治療費用全免。”在此次武漢新冠肺炎病例中,80歲以上患者累計有3000多人,救治成功率近70%,其中還有7位百歲以上老人已經治癒出院。

  通過與各國視頻對話,他認為,有些國家疫情控製得不太好,往往都是在隔離上出了問題。他在視頻中不止一次提醒:“還是要重視戴口罩,少聚集、勤洗手、勤通風。”

  同時,武漢建立了一批方艙醫院。方艙內患者普遍服用中藥,在張伯禮看來,“這是控製疫情蔓延、防止由輕轉重的關鍵一招”。

  此外,中西醫結合、優勢互補也成為中國方案的亮點。張伯禮談到,這次全國都看到了中國的中藥是有效的。“服用中藥能有效防止患者從輕症轉為重症,這是服用中藥最主要的一個評價指標。”張伯禮說,中藥同時還可以明顯改善臨床症狀,比如緩解發燒、咳嗽、乏力等症狀,促進肺部炎症吸收,提高淋巴細胞等免疫指標,降低CRP等炎症因子。而中西醫結合治療重症,又能夠提高治癒率,減少死亡率。在康複期,用中醫藥進行綜合治療有優勢,“中醫藥在每個階段都能發揮作用”。

  張伯禮介紹,目前海外在抗擊疫情,對中醫藥的需求和興趣前所未有的高漲。蓮花清瘟已經合法進入了巴西、加拿大、泰國、印尼等七八個國家。但目前,中藥“出海”依然受到各國法律、法規的限製,“有的中藥送到國外,但因不符合當地法律,不能合法使用”。

  目前,張伯禮團隊正在組織國內專家和法國國立衛生院合作,就蓮花清瘟在法國臨床評價進行設計研究;同時,他還在與美國南加州大學研究對中醫藥聯合評價的方案,他認為,“大家提出願意合作、願意共同進行研究,這就是一種進步”。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胡春豔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5月12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